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简桐的告白

第一百三十六章 简桐的告白

作品:玄妙之井 作者:魏香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暂时放下一路往北,偷偷勘察硫磺矿的打算,江成路和白秀麒陪着郁闷的黄秀绮走了一段路。

    不知道是真的心情不好,还是借题发挥想要拉近与江成路之间的距离,总之黄秀绮这一路上始终在拉着他絮絮叨叨,反而将白秀麒冷落在了后面。

    没有人关注,白秀麒也乐得清净,一个人放慢了脚步躲在后头挠着身上的蚊子包。

    过了瑰火岛大汤锅,江成路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白秀麒。

    “小白被蚊子咬得不行了,你带了驱蚊水没有?”

    “驱蚊水?谁要用那种化学药水啦!”

    黄秀绮摇摇头,她接着抬了抬自己的胳膊。

    白秀麒这才注意到她的手腕上挂着一个草编的手环,几片小小的心形对生树叶,点缀着四五朵圆伞形的花朵。再仔细看,每一朵花的外围是十一二朵橙黄色的小花,中央则是或红或紫的花苞,显然整朵花还没有完全开放,但整体看上去已经十分漂亮。

    “这是岛上特产的一种植物,我们管它叫做九色花,有一种特殊的香气,虫子都讨厌。”

    说着,她随手摘下了一朵花递给白秀麒:“你用手把花给揉碎了,然后抹在被虫子咬过的地方,过几分钟就不痒了。”

    白秀麒道了声“谢谢”,半信半疑地接过花朵在手心里揉开。一股浓烈的植物芳香扑鼻而来。他将碎花抹在皮肤上,留下一片淡黄色的痕迹,但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改变。

    “唷,你被咬得还蛮厉害的嘛,算了,都给你吧。”

    黄秀绮倒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干脆除下整个手环都塞给了白秀麒。白秀麒忙问那你怎么办,黄秀绮笑了笑说她知道有个地方九色花遍地都是,一会儿再去摘点就行。

    既然这样,那白秀麒也没有再推辞,一心一意地揉着花瓣和叶子涂抹在身上。

    不知不觉间,三个人已经一路下到了半山腰的旅馆门口。知道黄秀绮的目标不是自己,白秀麒随便找了借口说自己要先回客栈,让江成路陪着姑娘继续往前走。

    江成路虽然不怎么愿意,可是当着黄秀绮的面也不好拒绝,于是硬着头皮承担下了这个有点微妙的任务。脱身之后的白秀麒正好跑回到旅馆里,将花阴说的事转告给了商斗星。

    商大熊的气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听见这番话也没有再说什么。白秀麒一向来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摸了摸鼻子转身告辞,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擦了擦身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大约过了两三个小时,他正睡得朦朦胧胧,忽然听见一串脚步走进来。

    是江成路回来了吗?

    白秀麒不想睁开眼睛。按照江成路的习惯,回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趁着这几分钟赶紧眯一眯,说不定等会儿就没有睡觉的功夫了。

    想到这里,他一动不动地继续躺在床上装死,可是期待中的水声却并没有响起来。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这样想的时候,白秀麒猛然反应过来了,只听见脚步声,但是怎么没有开门的声音,人是从哪里进来的?

    应激之下,他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了站在床边上的一双腿。

    白秀麒冷不丁地吓了一跳,沿着腿向上看,看见得果然并不是江成路。

    “你怎么进来的!”他立刻起身,警惕着看着面前的男人。

    简桐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着通往阳台的窗户。因为室内闷热,所以白秀麒午睡前将落地窗打开了,简桐显然是从那里爬上来的。

    但是正常人会这样随随便便地闯进别人的房间里来吗?

    答案无疑是否定的。白秀麒瞪着面前的男人,等待着他的解释。

    果然,简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低声说道:“这座岛很危险,你还是赶快离开吧。”

    “我知道。”白秀麒点头,忽然坐起身,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简桐的胳膊:“昨天我果然不是在做梦,你的的确确和我说过话,这是什么,你会幻术?”

    “只是微卢给的一点小小药粉而已。”简桐倒也没有打算隐瞒:“对人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影响。”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关切地看着白秀麒:“但是很显然,你的身体已经出了不小的问题。看起来,你上岛的目的不应该仅仅只是治疗所谓的皮肤病而已。”

    “我想我没有必要告诉你。”白秀麒毫不客气地表示拒绝,“我一向来不喜欢接受陌生人的好意。”

    “我们并不是陌生人。”简桐叹了一口气,冷不丁地抛出了爆炸性的言语:“我曾经喜欢过你。”

    “……”

    白秀麒是真的没有想到这句话,愣了好几秒钟才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那还真是多谢了,上一个说喜欢我的人,差点没把我给害死。”

    “可我绝对不会害你的,”简桐摇头:“你要知道当初……”

    “够了。”

    白秀麒声音地打断了他的话:“昨天不是你说一个人没有办法承受过多的记忆吗?怎么现在反而要主动告诉我过去的事了?再说,除了我和江成路之间的往事之外,我对一切的过去都不感兴趣。如果你只是想要过来叙旧的话,很遗憾,我没有这个心情。”

    “……”这下轮到简桐沉默了,他过了许久才发出了一声苦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脾气看起来还是老样子。”

    “是吗?我倒是觉得我已经改变了很多呢。”白秀麒笑了笑,“照你这么说,看起来我以前也没有喜欢过你,是吧?”

    “……是。”简桐很干脆地点了点头,接着冷不丁地掀开了自己的上衣下摆。

    平心而论,简桐的身材真还挺不错的,腹肌在蜜色的皮肤下面若隐若现,足以令不少的同性羡慕嫉妒恨。

    可是联系到他不久之前刚刚说过的话,白秀麒此刻却羡慕不起来了。

    “……你干什么?”

    简桐不说话,只是用手指着自己的侧腹部:“你捅的。”

    白秀麒则才发现他的腰侧有一个三寸来长的伤口,早已经愈合了,留下一道白白的痕迹。

    “我不记得了。”白秀麒坦诚地、理直气壮地抬头回望着简桐:“但我想我不是那种喜欢随便捅人的人。”

    这句话显然又说到了点子上,简桐沉默片刻,生硬地改变了话题。

    “总之这座岛很危险,如果没有重要的事不要继续留下来,听我的话,快点走。”

    “为什么,你和罗微卢今天发现了什么?是因为陈列室里的那张画?”白秀麒还是不依不饶:“你们是冲着海内十洲来的吧?照片里拍到的海市蜃楼,就是十洲的入口处?”

    “我们的确在寻找十洲的入口,但是我要和你说的危险并不是这个。”简桐摇了摇头,接着抛出了重磅炸弹:“黄向远要杀人。”

    “什么?”白秀麒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再说一遍?!”

    “黄向远要杀人。”

    他果然没有听错。

    简桐是在今天中午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他和罗微卢正好泡完温泉回到一旁的竹寮里换衣服。由于两个人的性格都很安静,所以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来,倒是罗微卢听见外头有脚步声,紧接着有人进入了他们边上的竹寮。

    瑰火岛上没几个游客,员工和岛上的居民没事也不会大白天地跑这里来泡着。他们很快就知道了隔壁那几个人的身份——就是汤一朗大叔,还有午后被他送上船的那两个民警。

    两个民警显然是被招待来泡温泉的,在竹寮里一边脱衣服一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其中听起来年轻一点的警察问自己的同事,上瑰火岛原本是为了调查逃犯的下落,可是现在这样又吃又玩的,正经事儿一样没做,回去怎么好交差。

    老资格的那个警察显然早就习惯了这种招待,一面让同事不用紧张,一边解释说瑰火岛上治安向来很好,黄向远这个人黑道白道都有些交集,是不会允许有人公然在他的地盘上撒野的。如果杀人犯真的在他的地盘上,那警察倒是省事了。

    说完这些话,两个人就推门出去泡温泉了。等他们的脚步声完全消失,简桐准备扶着罗微卢离开竹寮,却被罗微卢给拦住了。

    “还有人。”因为双目失明而听力格外敏锐的罗微卢提醒道。

    几乎就在罗微卢说完这句话之后,竹寮的后面就响起了汤一朗大叔的声音。他在和一个人通电话,这人很可能就是黄向远。电话里,汤一朗对那个人简单交代了一下两个民警的情况,又表示招待完午餐之后就将人送走,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这之后,电话那头的人对汤一朗说了些什么,汤大叔连连点头答应了一阵,冷不丁地回应了一句:“我会让人仔细去找的,一旦找到全部都处理掉,一个都不留下。”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罗微卢捏了一下简桐的手,而简桐也露出了惊诧的表情。

    而此时此刻,从简桐口中辗转听见这段消息的白秀麒,当然也感觉到了惊讶。

    很显然,汤一朗是在说杀人的事。瑰火岛上要死人了,黄秀绮被黄向远勒令尽快返回到陆地上,或许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山雨欲来风满楼。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