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唐朝往事3

第一百三十二章 唐朝往事3

作品:玄妙之井 作者:魏香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商大熊那两颗纽扣般的黑色眼眸,看不出表情和视线的方向,因此对于别人而言,他的情绪和想法始终都是迷一般的存在。

    所幸除了眼神之外,他还能够说话。

    可惜的是,比起巨大却可爱的外表来,他的话语听上去既没有技巧也毫不柔软,甚至可以说还有一点“词不达意”。

    而最清楚这一点的人,无非就是花阳。

    白秀麒可以明显地看见,就在商斗星开口发出第一声的时候,花阳整个人很明显地紧绷了起来,这是一种抗拒的反应。

    但是商斗星并没有因为他的抗拒而住口。他低沉地说道:“你应该也知道频繁改换身体对魂魄的损伤。你已经换过五具,接下来还能换几具,自己心里比我清楚。”

    就像打乒乓球似的,剩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回到了花阳身上。

    花阳轻笑一声:“不能换就不能换了呗,乖乖地去投胎就是了。跳下转轮司又是一条好汉,也不用再记得这样那样的糟心事。”

    “不要啊,哥!你走了我怎么办?”花阴首先叫了起来:“我以后再也不提要换身体的事了,你也别提再说什么死不死的话!”

    “不提有什么用?看现在这个苗头,总归还是要走到那一步的。”

    花阳冷笑,又看着商斗星:“你一直都不愿意完全按照我的办法来重塑你的身体,不也正因为心里有怀疑吗?现在事实证明我的确错了,失败了,我还是不如你啊……师父。”

    师父?花阳管商斗星叫师父?白秀麒自然大吃一惊,随即看见江成路的脸色也很复杂。

    然而对这个称呼反应最大的人,还是商斗星。

    就在听见这声“师父”的下一个瞬间,他就已经“蹭”地一声从桌旁站了起来。肥壮的身体碰得桌上的碗碟叮当作响。

    他看着花阳,一字一句地回应道:“你既然还记得我是你的师父,那就别忘了你还欠我什么东西……在没还清楚这辈子的债之前,别想轻轻松松地逃到下一辈子去!”

    花阳面前的茶杯也被震倒了,他伸手扶起,在桌面上流淌的茶水映出他的苦笑。

    “我是想还,可凡是我给的,你都不要;而你要的,全都已经没了。我不是没有找过,上穷碧落下黄泉,废了两具身体,无功而返。我想造些相似的,把他们还给你,可你说那些都是假的,你不想要。你究竟还能让我怎么办?”

    “那也是你亲手毁掉的,你必须负起这个责任来。”商斗星盯着花阳,语气中并没有一丝退让。

    “……八百多年了,难道还不够吗?”

    “不够。”商斗星摇头:“直到你把他们找出来,还给我为止。”

    “……”

    花阳终于再没有任何的话说,他起将手里的地图和纸笔搁在了没有沾水的桌面上,然后起身朝着门口走去。老旧松动的门把手,在被他握紧的同时发出了细小的抖动神,那是他手腕的颤抖所引发的。

    他打开门走出去,又轻轻地把门给带上了。这之后一连串脚步声轻微,最终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花阴也“蹭”地一声站了起来,跑向门边。

    商斗星沉着脸摇头道:“不用去追,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走了之。”

    “可他是我唯一的哥哥!”说完这句话,花阴把门摔得震天响。

    最后屋子里只剩下商斗星和江、白两个人。白秀麒如坐针毡,实在忍不住了才轻咳一声:“……我看我还是去找找他们两个吧。”

    “真不用。”江成路也苦笑起来:“差不多的事儿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人越多越难哄,他们兄妹的事只有自己想明白了。倒是商大熊啊,你今天这话实在是有点重了,你知道花阳恐怕一辈子都做不到的。”

    “一直做不到就一直去做。”商斗星回答:“我要他一直记得自己还欠我什么东西,这也是我现在这幅样子还一直活着的理由。”

    ——————————

    一场不欢而散的午饭,终于以白秀麒和江成路的告辞而结束。帮忙把碗碟拿到楼下还给餐厅,江成路领着白秀麒往海滩边上走,说是饭后散步。

    一路上白秀麒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表情看上去却很郁闷。最后还是江成路忍不住了,干脆找了棵大树边上,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招手示意白秀麒也坐到他的身边来。

    “我说,你其实很想知道商大熊和花家兄妹的故事吧?”

    “是想,可那是人家的隐私吧?”白秀麒纠结。

    “如果人人都和你一样,那这世界上的八卦也不会有第二种意思了。”江成路一手搭着他的肩膀:“不行,反正我第一次也是从花阴那里听了来的,不能我一个人做坏人,我要拉你下水!”

    说着,他清了清嗓子。

    “你知道吗,花阴和花阳两兄妹曾经搞死过中国历史上最伟大帝国的一位皇帝。”

    花阴说她自己有一千一百多岁,推算回去正好是唐朝的中晚期。更加严格地说起来,她应该诞生于唐倵宗李潺执政期间。而她和她哥哥搞死的,当然也就是唐倵宗李潺。

    李潺的是非功过,自然有专业的史学家来评说。但是对于花阴和花阳两兄妹而言,杀死李潺却是他们被“创造”出来的唯一理由。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提起过的反魂木吗?”江成路冷不丁地提起了陈年旧事:“就是秦始皇想要用来打棺材的那种树。”

    白秀麒点点头,却有点不太清楚现在提起这个茬儿有什么意思。不过江成路很快就揭晓了答案。

    “花阴和花阳两兄妹最初就是用反魂木雕刻出来的,而制做他们的人正是商斗星。”

    商斗星原本不叫这个名字,这只是一千多年前他被迫还俗的时候登记在户籍中的假名,他是被唐倵宗的宗教运动强行逐出寺庙的。

    当时,被后世称为“灭佛”的宗教肃清正在大唐的疆土上轰轰烈烈的进行着。不仅是佛教,景教、火祆教等诸多“夷教”都受到牵连。无数宗教珍宝被封入地底,从此再不见天日;本地僧尼被迫还俗,庙宇夷为平地,史称“法难”。

    商斗星在这场“法难”之中,被遣返回了户籍所在之地。他原本想要就此隐居,过着不问世事的生活,却没有想到树欲静而风不宁。

    忽然有一天,乡里开始征召十五岁的少年男女了。

    根据最初传出的消息,这群少年男女是要被招往京城服侍达官贵人们。虽然有些不舍,但毕竟是一个好差事,而且应征者当即还有小半贯钱可以得,有不少穷苦人家的父母为此而送走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这群十五岁的少年男女,从此一走就再也没有消息。可是这之后没多久,乡里又开始征召同样年岁的少年,人们终于开始了怀疑。

    最穷的那批家庭已经失去了他们的骨肉。剩下的人家也不会为了那小半贯铜钱而出卖自己的掌上明珠。很快,出钱征召就变成了强令抢夺,那些有适龄孩童的家庭纷纷关门闭户,有些还在家里深挖地窖,想要保住骨肉的周全。

    商斗星隐居的小院附近,就有这样一户小康人家。这家人平日里为人敦实良善,在邻里之间也颇有口碑,一双孪生儿女更是生得活泼可爱,转眼间也到了女孩许婚的年龄。因为婚期临近,家里人想着一旦出家便不会再担心被征召,可谁知就在姑娘出阁的前一天,这家人就发生了祸事。

    说到这里,江成路叹了一口气:“为了带走这一对少年,赔上了全家上下十八条人命。”

    或许直到今日,商斗星都可能无法忘记那恐怖的画面。他捧着化缘的斋碗站在这家人的门口,看见有红色从紧闭的门缝里满溢出来……

    这之后,几乎每个无月的夜里,商斗星都能听见那个荒废了的凶宅里传来鬼哭的声音。有的时候,他还能够看见这家被掳走的少年男女一脸惨白的站在门口,却无法进入。

    终于有一天,他实在忍受不了内心的煎熬,从暗格里取出了自己曾经的袈裟与法器,穿戴齐整之后推门而出,要为死难的这一家人做超度的法事。却意外地发现凶宅里头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那是一个老道士,须发皆白,穿着一身明黄道袍站在临时搭设的祭坛前面做法事。见了商斗星这个和尚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倒是商斗星心里头有点发憷——法难之中,道家是少数没有受到波及的;不仅如此,一些妖道曾经主动检举揭发隐匿在民间的僧众信徒。如今自己全身上下一副和尚装束闯进来,这不正是自投罗网吗?

    他正想到这里,忽然间院子里吹起了一阵阴风。商斗星忽然听见自己的背后,院子外头的小街上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哭泣声。他悚然转身,看见这家被掳走的那对少年男女的鬼魂飘了进来,在祭坛前面站定了。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