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五章 江成路的壶天仓库

第一百二五章 江成路的壶天仓库

作品:玄妙之井 作者:魏香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来敲门的人是花阳,门一开他就紧张地朝里头张望。

    “你们的东西都没有被人动过?大熊说刚才有人进过我们的屋子!”

    开门的江成路回头看了看坐在床边上的白秀麒,两个人同时愣了愣,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摆放在屋角的行李箱上面。

    傍晚出去之前,白秀麒打开过箱子取出了洗漱用品,这之后他的箱子就再没有拉上过拉链。里头除了替换衣服之外,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画材和一些户外用的工具。江成路就更是干脆了,因为三天两头要回公寓看看,所以他只装模作样地带了一个手提式的旅行包,里头装着投喂给大熊的粮食。

    “的确被人动过了。”

    江成路看了一眼自己的包,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我原来放在夹层里的润滑剂跑到外头来了。”

    “……”偷偷摸摸地把润滑剂带到岛上来,这家伙根本是早有预谋!

    当着花阳的面,白秀麒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而这时候江成路已经把整个包都翻了一遍,确认道:“没少东西。”

    花阳又看着白秀麒:“你呢?”

    白秀麒暂时也将自己的不爽放到一边,打开箱子看了看,确认所有物品都没有丢失。

    “恩,那和我们这边一样。”花阳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根据商斗星的说法,就在傍晚他们离开旅馆去夜市之后不久,二层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商斗星当时正在吃着花阳给他泡的杯面,一开始也没注意,直到听见钥匙孔里头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现在想想钥匙那个时候商斗星以为是花阳兄妹去而复返,主动走过去把门打开的话,事情很可能就会是另外一番局面了。可是那个时候,商大熊偏偏提高了警惕,刚把杯面放下门就被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个身材矮小,耳朵奇大的年轻男人,微微驼着背,脚上穿着一双软底儿的运动鞋,手上还带着白手套。只见他进了门,先是猛吸了几下鼻子,接着一眼就看见了放在桌上的泡面。

    所幸这个时候离花阳他们出门还没多久,泡面有点儿余温也不难解释。商斗星就看见那大耳朵男人走到了他面前,伸出手来捏了捏他的脸,又在肚子上掐了几下。

    还好,没发现什么东西。

    接着,那家伙又走向了花阳和花阴的行李,用熟练的手法撬开来,一件一件地翻找着。花阳且不说,花阴这个臭美的小姑娘带了不少首饰,真金白银的价值不菲。可是这个大耳朵男人只是拿出来看了看,又放回到了远处。

    最后,他看完了所有的行李,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走,又全部按照原样一件一件地摆放了回去,最后重新搁好行李箱,沿原路离开了房间。

    “所以说,这家伙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江成路摸着下巴陷入了思索。

    “听你这么说起来,我觉得他不是小偷,更像是来检查我们的行李的。”白秀麒看着花阳:“而且肯定不是光明正大的安检,他想找的是一些不能够被放在台面上来说的东西。”

    “不能放到台面上来说的,那是什么?”江成路喃喃自语,目光又飘到了自己行李里头那瓶润滑剂上头:“总不会歧视这个吧?那早知道我变个美女就没事了。”

    “得了吧,你以为人人都跟你这么无聊。”白秀麒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这个岛上肯定有古怪,但无论怎么样敌在暗我们在明,人家还是地头蛇,轻举妄动肯定对我们不利。我觉得不如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看看情况再说。”

    花阳也肯定了白秀麒的这个建议,既然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事,他又随便说了几句就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白秀麒将门带上锁好,一扭头就看见江成路又牛皮糖似地贴了上来。

    “一边儿去,你还能有这种闲心?”白秀麒伸手将人推开:“说不定人家进屋子是为了装监视器呢,你就没有一点儿心理阴影?”

    “那又怎么了?就给他们看看哥强健的体魄和绝伦的精力呗,让他们自惭形秽!”

    正面防守不成,白秀麒决定以退为进,忽然苦笑了一声:“那就随你了。说不定人家做成录像带卖了还能给我们抽点版税。反正我也不打算继续在书画界混了,正好趁机隐退。”

    江成路这下子总算是吃了瘪,忽然转身就朝着床对面的电视机柜走过去:“不行,我现在就得查一查这屋子里有没有摄像头。如果有,待会儿就去找他们算账。”

    “……”

    说实话白秀麒其实是不相信摄像头这种说法的,提出来也只不过是个缓兵之计而已。现在江成路一脸认真地要检查房间,查完了接下来要干什么也就不难推测了。他正苦笑着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多说这一句,就看见江成路走了两步到墙边上,对着白墙挥了挥手。

    下一瞬间,空无一物的墙体上忽然出现了一扇黑漆小门,看形制居然就是昨天下午白秀麒在梦里见过的那一扇。

    想起梦中见到的那一幕,白秀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而江成路却显然没有发现他的表情,反而一脸兴奋地问道:“想不想看我的宝贝仓库?”

    白秀麒的本能反应就是拒绝,可他又转念一想,做出的回应却是点头答应。

    “走。”

    他甚至还拍了拍江成路的肩膀,然后主动走到了他的前面。

    小门里面的壶天世界是一片昏暗,脚下的地面也从木板变成了坚硬的石头地面。而更令白秀麒感觉不安的是,远处隐约有幽绿的光传过来。

    他几乎可以肯定,那就是鬼火冥灯的光亮。

    “等一等,”

    走在后面的江成路忽然出声,与此同时一只手已经搭在了白秀麒的肩膀上。

    “披上这个。”

    下一秒钟,一层薄薄的黑纱落在了白秀麒的头顶上。清晰的视野顿时罩上了一层朦胧。片刻之后他才意识到这就是自己曾经在梦中大牢里披过的东西。

    江成路帮他将黑纱仔细拉好,这才解释道;“你现在不能算是普通人,对于鬼火冥灯也无法免疫。遮着点,不然昏睡过去可就随便哥怎么折腾了。”

    “你不会的,”白秀麒笑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

    “哟,这张小嘴突然变得这么甜了。”江成路仿佛不习惯似地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跟我走吧,这里头东西堆太多,有点狭窄,小心别撞着。”

    他这样提醒的时候,自己身上却什么都没有披着。白秀麒好心提醒了一句,却只换来了几声自信满满的大笑。

    “这么点小火苗,哥才不怕呢。要想困住哥?来一片火海还差不多。”

    恐怕你以前还真被困在火海里呢。白秀麒在心里默默吐槽,但身体已经自动跟随着江成路前进了。

    就像江成路刚才所说的那样,这个从充作仓库的壶天里实在是只能用“拥挤不堪”来形容。左右两边都是顶天立地的巨大石头柜子,抽屉大大小小,里头恐怕装得东西尺寸形状也不尽相同。

    “你就不能稍稍整理整理吗?”白秀麒看了几排,终于没忍住抱怨了起来:“这拼得跟俄罗斯方块似的,不难过吗?”

    “难过吗?”江成路理直气壮的反问:“连我自己都不记得这里头的东西积攒了多少年,理到猴年马月去?”

    白秀麒叹了一口气,又问:“壶天是可以无限扩容的吧,那为什么不弄大点儿,非搞这么挤?”

    江成路嘿嘿一笑:“玄井公寓也挺大,你还问我为什么只住那么一小间?”

    “……你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是病,得治。”

    江成路乐了:“我有病,那你有药吗?白医生?”

    这分明只是一句戏谑,却让白秀麒的表情一下子凝滞了。过了好几秒钟,他才郑重地朝着江成路点了点头。

    “我就是你的药。我会努力变得强大起来,让你不再需要通过空间的拥挤来获得安全感,我会帮你分担你肩膀上的重担,陪你到无论什么时候,去无论什么地方,无论什么样的谎言都无法将我们分开。”

    似乎是没有料到白秀麒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江成路半张着嘴陷入了短暂的愕然。许久之后,他才重新发出了半是戏谑半是担忧的叹息声。

    “伤脑筋啊……听起来我的总攻地位岌岌可危了嘛。那我可得抓紧时间先做个够本。”

    说着,他又要伸手来捉白秀麒。

    白秀麒赶紧朝这一边躲开,急忙提醒:“等等,我们两个现在都在壶天里,万一房间里再闯进来什么人怎么办?还是先出去。”

    “哦,也对,还是先出去再说。你等等……有了!”

    江成路伸手打开了一旁的石头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硕大的“莲蓬”。

    “走,出去找摄像头去。”

    他一手托着莲蓬,又腾出一只手来拍了拍白秀麒的屁股:“今晚本神就让你死得心服口服!”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