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 魔从火中来
    听完了关于刀山火海的介绍,白秀麒掏钱问阿海买了三个座位。两大一小刚刚落座,开场的锣鼓就响了起来,紧接着登场的是十来个身穿黑衣的舞龙人。

    龙当然是白龙,浑身上下的鳞片银光闪闪,层层叠叠,因为环境昏暗的缘故,两只眼睛里头居然还安装了d灯泡。

    “阿江,看,是你的皮哦。”

    花阴一边抠着鼻孔一边说道,眼前这种程度的表演显然没有办法让她觉得满意。

    “嘘,小声。”

    江成路做了个动作让她噤声,却似乎已经迟了——坐在花阴另一边的那位男性游客已经好奇地看了过来。

    哟,这厮长得还挺人模狗样的。

    江成路只是在脑袋里随便感叹了一句,而花阴的表现就明显大不一样了——她眨了眨眼睛,发出一声轻笑,右手梳理起自己柔软的卷发。

    只可惜,邻座的那个男人却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反倒将目光从她身上越过了,落在江成路的身上。眼神中带着几分惊诧,几分狐疑,剩下的几分则全是警惕。

    这人怎么一脸欠债还钱的表情啊?

    江成路被他看得心里有点发毛,干脆主动问了一句:“你好,我们认识吗?”

    “不。”男人却果断地摇头,“不认识。”

    这时,听见他们对话的白秀麒也探身看了过来,正好跟那个男人打了个照面。白秀麒没什么特殊反应,倒是那个男人猛地瞪大了眼睛。表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你们,也是专门来看祭典的?”男人重新将目光转回到江成路这边,主动问道。

    江成路倒也没想隐瞒,直接回答说明天一早就要去瑰火岛。

    男人又愣了愣。说“这么巧,我们也是。”

    直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江成路才发现原来他身旁的座位上还坐着一个人,始终保持着植物般的绝对安静。夜晚的沙滩虽然有风。但是沙地仍在释放着白天积聚的热力,然而这个人却裹着一条深色的长毯,乍看之下简直要溶入到黑夜中去了。

    无论如何,既然在茫茫人海中相逢,又有着相同的目标,不寒暄几句似乎更加怪异。于是江成路和对方简单地聊了几句。

    男人姓简,单名一个梧桐的桐字,估计取名的时候是受到了“剪桐封弟”的典故影响。自称是一名金融自由业者,坐在他身旁的人名叫罗微卢。与简桐是至交好友。

    直到这个时候。江成路才隐约看见了罗微卢的容貌——感觉上是清爽文雅的一个人。气质类似韦香荼,可是身形体态远比韦香荼还要羸弱许多,很明显是有病在身。听见简桐介绍自己时。罗微卢也礼貌地点头问候,目光却木然而涣散地朝着正前方向。

    果然。简桐接下来的话印证了江成路的猜测——罗微卢是一位盲人,听说流离岛上的温泉有明目除翳的神奇功效,所以他们才不远千里跑过来试一试。

    两拨人的对话很快就暂时告了段落,因为龙舞已经接近结束。

    银色的巨龙“游”下海滩,来到人字形长木棚的尾部,作势准备钻进木棚子里。

    忽然间,长长的龙身分解成为若干小段,银色的鳞片逆向倒伏,露出黑色的内衬。就这样,白龙的身躯消失在了海边的黑暗中,看起来就像是滑进了木棚里面那样。

    但这还不是最*的部分。

    就在巨龙“消失”之后不久,一些明亮的光点突然出现了。那是隐藏在巨龙身体里的d灯光,随着舞龙者四散奔跑的动作“飘”向远处,并且最终消失在漆黑的沙滩上。

    这一段再现得是什么过程,显然不用再多说。白秀麒和江成路愣愣地面面相觑,接着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舞龙表演之后,是上刀山和下火海的演出,果然赢得了观众们的一阵阵热情喝彩。

    江成路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倒是趁机观察起了一旁的简桐和罗微卢两个人,他发现简桐全程都在为罗微卢悄声细语地解说着现在的情况,实在是非常体贴。

    下火海的那位终于顺利走到了炭火堆的对面,朝着大家展示着毫发无伤的漆黑脚底板。人群在一阵掌声过后稍稍安静了一会儿,主持人趁势宣布接下来就是村长致辞的环节。

    不过,真正走出来讲话的人却不是村长,却是阿海的爸爸,全村公认口才最好、说法第一的男妇女主任。

    谁出面、说什么话——对于游客来说当然都是无所谓的,不过村长的缺席已经让一部分村民开始了窃窃私语。阿海爸爸的讲话稿并不长,就在这一片窃窃私语中速战速决了,最后,他重新将讲话稿收进裤袋里,深吸一口气,喊出了最重要的那两个字——

    “点火——”

    火把被送到了全村最年长的老者手中,他颤颤巍巍地走到了人字形木棚的头上,吃力地弯下腰,点燃了木架子里头的东西。

    原来,那是一条用稻草扎成的,淋满了菜油的草龙。

    火光很快沿着油和草混合成的路径向着海中延伸,人字形的木棚也迅速地被点燃了。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将沙滩上观礼的人群吓了一大跳。白秀麒也打了一个激灵,这才意识到原来木棚子里还有烟花和鞭炮。

    五颜六色的烟花随着火焰的到来而被点燃了,海滩的黑夜里顿时充斥着绚烂的色彩。游客们从惊恐到了惊喜,情绪也随之调动到了最高点。

    一直等候在边上的孔明灯小贩们开始登场了,兜售着写有各种吉祥字样的孔明灯和鲜花。也有更浪漫一些的游客,已经开始跟着大功放的乐曲声在沙滩上跳起了舞蹈。

    看起来接下去就是自由活动的时间,花阴打了个哈欠说了声“无聊”,转头准备继续尝试勾搭简桐,而就在这个时候,熊熊的火堆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刺耳的尖啸!

    距离火堆最近的贵宾席上的人们首先愣住了,接着回过头来的是围着火堆跳舞的人群。众目睽睽之下,熊熊燃烧的人字形木架发生了一连串的崩塌,紧接着,却又有什么东西从低矮的火堆里一点一点地“生长”了出来。

    那竟然是一个人。

    一个浑身上下着了火的人,痛苦疯狂地嚎叫着,从祭典的火堆里爬了出来,踉踉跄跄地朝着人群走去。

    目瞪口呆的人们很快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一边惊声尖叫,一边四散奔逃,场面一时间大乱。嘉宾席上,盲眼的罗微卢被声音所迷惑,不安地抬起头来,简桐立刻镇定地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暂时没有任何的危险。

    江成路和白秀麒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没有恐惧。下一秒钟,江成路已经大踏步地朝着活人走去,而白秀麒则看住花阴,不让她轻举妄动。

    烈焰熊熊,那个人已经没有办法继续站在沙滩上了。江成路快步来到他的面前,却并没有伸手去尝试烈焰的温度,随着他的到来,不远处的海水忽然发出涨潮的咆哮声,一个接着一个的浪头拍击在岸边的礁石上,飞溅的水沫如同阵阵急雨洒向熊熊的烈焰。

    火焰很快就熄灭了,裸露出焦黑的人形,一动不动地伏趴在沙滩上。

    这个时候,远处也传来了救护车的警报声。

    ——————————————————————————

    烧草龙烧出了一个大活人——这个荒诞却又恐怖的事很快传播开去,多方的证词和推测互相排除或者印证,有些真相很快就开始浮出水面。

    被害人就是在祭典开始之前不知所踪的落龙村村长。他被人用药物麻醉了之后丢进木棚子里,点火的时候才悚然醒过来,惨叫着、挣扎着,接着就有了海滩上那骇人的一幕。

    当地局显然对这件事非常重视,一口气赶来了七八辆警车。惊恐莫名的人群被有秩序地进行了引导和疏散,而一些目击者和关键人士则被留下来问询。

    下午负责看守木头堆的阿海,和他的父亲也在被问询之列,老板娘担心老公儿子自然也没有走开。江成路三人留着也没事可做,于是打道回客栈,却意外地发现原来简桐和罗微卢也住在阿海家。

    回到客栈之后,花阴迫不及待地向兄长详细描述了海滩上发生的凶案。与此同时,社交网站上有关的照片和消息已经开始了漫天飞舞。

    “当地媒体说村长已经被送到医院,正在全力组织抢救。”

    白秀麒首先刷出了一条消息:“全身80%面积被烧伤,就算挺过了最初的抢救期,后续感染并发症恐怕也不容乐观。”

    “但是至少有可能从他嘴里知道凶手是谁。”江成路进一步推断:“你们不觉得这一点很值得玩味吗?”

    “是啊。”白秀麒点了点头:“如果只是为了杀人,把尸体绑住大石头丢进海里就可以。再不济,杀死之后放进木堆里,一样可以无声无息地焚烧掉。为什么偏偏要用药物迷晕了,还给村长留下一个活命的机会?”

    “为了,为了让来参加祭典的人,都看见这毛骨悚然的一幕。”

    一直都坐在远处的商斗星,冷不防地来了这么一句。RO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