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章 温柔温柔再温柔,老婆孩子坐后头

第一百○三章 温柔温柔再温柔,老婆孩子坐后头

作品:玄妙之井 作者:魏香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无论如何,昨晚那场有关于“部分身体构造”的测试还算是令人满意的,至少没有现实中那种腰酸背痛、两股战战的糟糕感觉。白秀麒穿戴整齐,把长发扎紧在脑后,朝穿衣镜子里望进去,恩,依旧是一表人才。

    脖颈上的那道禹步缝线已经淡化得差不多了,可仔细看还是会有刺青一般的奇怪感觉。白秀麒想了想,又翻出一条围巾绕在脖子上。大夏天的看起来不免有些奇怪,但是聊胜于无。

    吃过早饭之后,两个人向花阳和商斗星略作交代,接着就下楼开车准备出发。因为江成路的坚持,白秀麒被剥夺了副驾驶座的位置,赶到后排坐下,上车的时候他看见车屁股上贴了一张硕大的亮黄色提示贴纸,上面是一个大肚子女人。

    「孕妇_i_r」

    江成路蛮不在乎地耸了耸肩膀:“唬唬人嘛,你现在还处在需要轻拿轻放的阶段。”

    白秀麒表示强烈抗议:“就算贴一张bby i r都比这个强!”

    “贴bby当然也成啊,不过这车主可是我,你真能甘心管我叫爹?”江成路一句话结束了这场讨论。

    于是享受准孕妇待遇的白秀麒就这样被塞进了后座,舒服坐好。江成路跳上驾驶座自言自语了一句“温柔温柔再温柔,老婆孩子坐后头”,一脚油门就是一个干脆利落的u_ur,猛地调头车道开出了公寓。

    其实一点都不考虑“孕妇”的感受。

    白秀麒的老家如今就在这座城市下辖的县级市郊外,原本只是白家的一座避暑别业。自从几十年前城里的宅邸充公之后,本家就搬迁到了这里。在高速公路上开行两个小时后。越野车驶入下行匝道,根据白秀麒的人肉导航在田间小路上奔驰。

    “到了。”

    正午之前,他们终于驶入了一座自然村。绕过村口的大槐树向北开,路两边都是一排排别墅式的小洋楼,不少屋顶上架着大锅。院子里停的车也是两辆起跳,看得出十分富足。

    “这里的村民有不少在外头办厂做生意,都说老家风水好,所以雇人看着田地和祖坟,老人和小孩也留着。”白秀麒这样解释。

    正说着,车辆就开到了村尾。正前方忽然出现了一片大湖,湖上架着一座风雨桥,桥两岸全都是密密匝匝的荷叶和荷花。

    “看上去怎么有点眼熟?”

    江成路嘀咕了一句。忽然发现后视镜里白秀麒的表情有点儿尴尬。哦,记起来了,昨天晚上他们两个还在这片荷花池子里躺着呢。

    壶天中有现实中的原型参考这一点儿都不奇怪,看起来白秀麒是将自己小时候的生活记忆给带进了壶天里面。

    想到这里江成路决定捉弄一下白秀麒。

    “喂,我说……”他比了比前面的荷塘:“今晚上要不要到这里来一发?”

    “来你个头。左拐左拐!‘白秀麒一秒钟就掐灭了这个话题。

    白家的大宅就在这片荷塘的岸边上,与村里那些小洋楼截然不同的中式大院子,被一道灰白的粉墙给包围着。从外头几乎看不出什么,只有绿树和一些飞翘的檐角。大门倒是敞开着的。只不过门里头横着一块影壁,遮住了一切的风景。

    大门外头是一大片铺着青石板的空地,江成路就把车停靠在了门口的抱鼓石墩边上。又过来帮白秀麒开门。几乎就在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停下来的那一刻,白家正门里的那块影壁后头就跑出了一个五六岁的男孩,左右张望了两下,就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麒麒哥哥!”

    那孩子还没变声,嗲声嗲气地叫着,一边就要往白秀麒身上扑。江成路一看不好。拦在白秀麒面前抢先把那小孩子给抱了起来。

    这下可好,那小孩一看自己被个不认识的大哥哥一把拎了起来,顿时大眼瞪着小眼浑身上下都僵硬了。还是白秀麒拍了拍他的脊背,介绍道:“这个是哥哥的朋友,你叫他阿江就好了。”

    “不好,叫阿江哥哥。”江成路严肃纠正,又扭头看向白秀麒:“来,你也叫一个听听。”

    “……滚远点别教坏小孩子。”

    白秀麒这次来得匆忙,没有来得及带什么礼物,于是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粉红钞票塞进小男孩的裤子口袋,又让他悄悄的不要声张,接着三个人就往大门里走了进去。

    “哇,看起来很气派嘛!”

    第一次造访这里的江成路发出了一声惊叹。

    虽说是当年的别业,但是富商巨贾的产业,气派总还是少不了的。进门绕过影壁之后就是前院,靠南边门两侧是两间倒座房,东西两侧各有一个月洞门,分别通往厨房和堆放杂物的院落。往北穿过院落就是正厅,卷棚顶隔扇门的砖木混构建筑,有着水乡独特的秀气柔美。

    简直就好像琼瑶电视连续剧里的金粉世家。

    房子是老房子,但看得出来得到了妥善的维护。正堂的门也敞开着,白秀麒似乎忘了自己还拄着拐杖儿,健步如飞地往里头走进去。

    “表爷!”

    白家的坟亲与白家历来以表亲互称,此刻等候在正堂圈椅上的小老头就是白秀麒爷爷那一辈儿的亲戚,也就是那天在浮戏山上给他打电话的人。白秀麒的童年有很长的时间在乡下居住,也算是表爷看着长大的。

    此刻,小老头见到了白秀麒也是相当激动,可是上下一打量就呆住了。

    “啊呀!孩子,你的腿怎么啦?”

    白秀麒当然早有准备,马上编造了一套晚上应酬过度,喝酒导致胃出血,晕倒从楼梯上摔下来骨折的谎言。顺便解释了暂时只能进食清淡食物这一点。

    老头儿不疑有他,只是一个劲儿地心疼他受苦,唠叨了几句这才把目光转向在场的另一个人。

    “这位是……”

    “我的朋友,李坤。”白秀麒准备好了另外一个谎言:“我以前经常和你们提起他。”

    “哦,那个小伙子啊。”小老头缓缓地点着头,忽然又瞪大了眼睛:“不对啊……我听说那个叫李坤的大少爷……不是被人杀掉了吗?”

    “……”

    谎言被当面拆穿的感觉挺奇妙,白秀麒这才开始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编造这个容易被揭穿的谎。不过江成路显然已经替他预想到了这个情况。

    “阿伯,我姓倪,倪坤,不是李坤。”

    他先把小男孩放下,往前走两步弯腰凑到老头儿面前:“您好,初次见面。您可别把我当做李坤那个混小子哈!”

    “哦,是倪坤,小倪。”

    老人家又连连点头,过了一会儿又眯起了眼睛:“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儿面熟?”

    糟糕,肯定是因为上次那张夹在家谱里头的照片。白秀麒长得和祖宗很像,这勉强还可以解释,可江成路又该怎么说呢?

    白秀麒正在担心,就听见江成路嘿嘿一笑:“我是演员,得过好多奖。您肯定是在电视里看见过我。”

    “……喔,好像是。”

    老头子又眯着眼睛瞅了一会儿,也许是觉得这年轻人一表人才,还真是做演员的料儿,于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白秀麒真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苦笑。

    现在正好是中午时分,虽然白秀麒早说了不让老爷子忙碌,但他还是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拉着两个人往自己家里去。盛情难却,白秀麒也就只有先把找画的念头暂时放在一边。

    表爷的家就在距离白家不远的道路对面,一头挨着白家宗祠,另外一边则是表爷家的田地。表爷家的子孙兴旺和睦,前一阵子农忙,在外头经商、学习的儿孙辈要么雇人、要么亲自跑回来帮忙,热闹了一阵子这几天才散了。如今门外的地里一片郁郁葱葱,预示着不久之后的大丰收。

    饭桌就摆在门口的大槐树底下,荤素俱全,还特地为了白秀麒煮了一窝南瓜粥。表爷挺健谈,尤其有了江成路这个捧哏儿之后,特别爱提一些白秀麒小时候的琐事。让人在意的是,所有的回忆都停留在白秀麒六岁之后的那几年,是和表爷的重孙小胖子差不多的年纪。

    饭桌上,白秀麒也向表爷问起了白家早年的事,不过很遗憾,因为那个时候这里还只是白家的别业,所以表爷知道的事其实也很有限。紧接着,话题就转到了这座老宅院上面。

    表爷说,老宅子里好像闹鬼。

    差不多就在今年春初,天气还很寒冷的时候,村子里下了一场大雪。雪最大的时候恰好是凌晨一两点,来了一个小偷,翻墙进了白家老宅。

    白家老宅里面有古董,这个是远近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不过知道这些古董大部分都是假货的人也不少。

    白家真正的财富在于白沭的画室,画室边上连着一个库房,库房里放着的正是白沭的画作。

    有人说,真正贵重的画作肯定存到银行保险库或者其他安全的地方去了,又怎么会保存在这么一个常年没有人出入的老房子里头。后来他们才意识到,白家的老房子里头有比银行保安更加可怕的东西。

    ps:

    不要问我的节操到哪里去了,都被我吃掉了……RL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