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归去来兮
    重新获得了身体的飞头蛮,在玄井公寓南栋的一层住下了。从此公寓里终于有了一个比江成路家更像狗窝的存在。地上铺着一层纸板箱子,堆着一床毛巾毯就算是床铺;而这个家唯一的家当就是那台闹女鬼的电视机。

    经过飞头蛮的全力调试,这台电视机终于能、且只能够收到唯一的一个电视台——体育频道。

    或许是对于没日没夜从房间里传出来的体育赛事声音感到无奈,公寓里的大家并没有像欢迎白秀麒那样对于这个新邻居表示热情的欢迎。当然飞头蛮也完全不在乎,除了看球赛之外,他最常做的事就是趁着半夜把头从身体上摘下来,飞到公寓外面的西瓜地里去偷西瓜吃。脆嫩的瓜皮是他的最爱,以至于夜深人静的时候,整个瓜地里都回荡着诡异的咔嚓咔嚓声响。

    趁着附近的农民还没有发现其中的蹊跷,玄井公寓里面的生活勉强还算是在平静之中继续着。

    因为知道了白秀麒的魂魄暂时安全无忧,江成路紧绷了一天的神经总算是稍稍松弛了一些。

    白天,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uā阳的壶天里,像照顾植物人似地不断对着白秀麒的身体耳语,替他擦身,更换树叶和纱布。晚上如果下雨,他就趁着浓云的掩护飞到天上去寻找白秀麒魂魄可能发出的亮光,不过很可惜,事实证明那和大海捞针没有太大的区别。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两天的时间匆匆而逝,除了白秀麒的身体逐渐“成长”之外,似乎再没有别的任何进展。江成路甚至还不知道逼着商斗星弄来了一本道教典籍,在院子里摆了个醮坛。做法说是要给白秀麒招魂,结果当然也是无功而返。

    几番折腾下来,大家不得不联合着让江成路有了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当年白老爷子找齐白秀麒的魂魄uā了十多年,这一次除非是老头子自己坦白交代……否则除了同样uā上海量时间之外,只有另外唯一的一种选择。

    就是让白秀麒自己回来。

    白秀麒这边当然也着急。

    比起江成路身边还有那么多替他帮忙,出谋划策的邻居朋友,他这边可是彻头彻尾只有一团粘不出溜儿的黑暗。想要回去,可是东南西北路在何方。全都不清不楚。

    白沭自从那天被“奶奶”召唤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白秀麒隐隐约约地觉得他不会再继续帮助自己了,找到离开这里的道路,只有依靠自己。

    于是,在想清楚这一点之后,白秀麒就告诉自己必须要冷静。反正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不如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自在,看看自己的内心深处究竟还有没有什么值得发掘的东西。

    这一沉下心来,他觉得自己算是作对了。

    原来黑暗的静谧之中并非万籁俱寂的,而是存在着一些极其细微的声响。

    那并不是人类的耳朵在极端静谧环境之下所发出的幻听,而是一些〖真〗实存在着的,日常的声音——

    风声,雨声,很远很远的说话声,汽车在街道上行驶的声音,飞鸟的鸣叫。野猫和狗打架的声响,甚至还有菜肴在锅子上翻炒时所发出的劈啪声。

    所有这些声音。轻到简直远在天边,却又一件一件清楚分明着,好像工艺大师手上最最精细的微雕工艺品,纤毫毕现。

    白秀麒心中暗暗惊诧,又一点一点地将它们细细听来,在对于声音的一点点追寻之中。他仿佛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在移动,就像援着一根绳索努力攀岩那样。

    对了,就这样继续!

    白秀麒朦朦胧胧地想起来,佛教经卷里曾经描述过一种叫做“谛听”的神兽,它跟随地藏王生活在阴曹地府里,却能够听见人世间万事万物的声响。悲欢离合、怨憎喜乐,都不能逃出谛听的耳朵。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好像也挺麻烦的?万一听见什么不好意思的动静该怎么办?

    白秀麒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是在替别人瞎操心,至少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听见什么不该被听见的声音。

    他感觉自己正在穿过一条喧闹的街市,人行道红路灯的提醒声,行人的说话声,汽车引擎声,还有公交车转弯的声响。

    对了,这里应该是市中心。听见了公交车到站的提示音,白秀麒的心里突然明亮起来。至少现在可以肯定,听见得是这座城市的声音。

    但那又怎么样呢?像这样蒙头乱撞,还是凭着运气追踪着公交车的声响一路向南?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了。

    此时此刻,白秀麒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在这一片纷繁复杂的声音里面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哪怕只是一声叹息也好,至少能够穿破黑暗带来一丝希望的曙光。

    可惜,什么都没有。所有熟悉的车水马龙、熙来攘往,都是属于别人的声响。没有了熟悉的人,熟悉的城市反倒成为了与异地他乡更可怕的存在。

    就在沮丧重新铺天盖地的袭来之前,忽然间,白秀麒又听见了一些什么声音。

    那不再是人类说话的声音,甚至也不是任何他日常所熟悉的声响。声音清澈悠长,像是丝竹之音又有点像是鸟类的啭喉。

    “龙吟凤鸣,是绝电剑……”

    白秀麒心念一动,根本来不及细想,思绪就已经循着而去。

    他只听得见耳边其他的声响都在不断地远去,城市的喧嚣被拉长了扭曲了最终归于沉寂,只有剑气鸣响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好像一盏灯塔,在漆黑暗夜之中指引着归途的方向。

    精神的高度集中很快产生了类似于疲惫的感觉,但白秀麒下定了决定,无论遇到多大的阻力,都一定要穿破黑暗,抵达他想要去的地方。

    ————————————

    事情的发展似乎远比他以为得要简单。

    剑气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与此同时,方位感却在不断地减弱着。终于,白秀麒意识到,如果这真是那把绝电发出的声响,那么自己很可能已经进入了玄井公寓的地界。

    他再次安静倾听,静谧之中果然铺陈着一层细细密密的言语,就和满月之夜他和江成路一起听见的声音非常像。

    是的,这里就是玄井公寓。他回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白秀麒真的很想跪地痛哭。当然这也提醒了他,自己暂时还没有能够跪下的双腿。

    不仅如此,他还是什么都看不见,无法触摸,闻不见任何的气味,恐怕发出的声响也不会有人能够听见。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回来了,又能够做些什么?

    但是这短暂的犹豫很快就被一个新的惊喜所打断了。白秀麒听见了一串熟悉的脚步声。

    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当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久了,你会熟悉他的声音。他的脚步,他的气味,甚至有的时候,明明彼此没有看见,却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

    此时此刻,白秀麒也有了这样的体会。他能够非常清晰地确认,这就是江成路的脚步声。

    是江成路走过来了!

    “阿江,阿江!”无论结果如何,白秀麒还是奋力地放出了叫喊声。

    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带了一点儿颤抖,只可惜之前无数次尝试一样。这一次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能够发出来。

    而正朝着这边走来的江成路显然也什么都没有听见,甚至没有发现日常行走的走廊上出现了任何不同寻常的情况。

    白秀麒听见那种比往常稍稍沉重一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期间还夹杂着一声低沉的叹息。

    江成路真的看不见他。虽然这并不能算是什么意外,但还是将他心头涌起的喜悦一扫而空。

    接下来该怎么办?白秀麒心里面没有底。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信——如果自己不能够在这座公寓里面与江成路取得联系,那么去到别的地方也不会发生任何更积极的变化。

    所以,一定还有什么事是自己可以做到的,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突破这可恶的黑暗,让江成路重新发现自己的存在。

    这样打定了主意之后。白秀麒发现江成路的脚步声已经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远去,他急忙循着声音追了过去。

    从距离上来看,那似乎并不是回家的方向。白秀麒浑浑噩噩地谛听着那串脚步声,感觉到它正在和绝电剑鸣响的声音越来越远。

    紧接着,白秀麒听见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很不客气的声音。

    “你又来干什么?跟你说了耐心等一等等一等,还有四天,就算你搭个帐篷住里面,小东家也不会多长出一块肉来的,急什么急?”

    嗯,这声音肯定是uā阳,他在说我?长肉是什么意思?

    白秀麒微微一愣。

    接着他终于听见江成路轻笑了一声:“当初大熊扑街的时候,你可比我现在更着急。恨不得扒了自己的皮给他穿上。”

    “这跟那个根本不一样!”

    uā阳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不想提起那段往事:“那是我欠他的,我不还我着急。可现在你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要是小白他知道,也不会埋怨你不尽力的。”

    “不,我不是因为怕他埋怨才这么做的。”

    江成路似乎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除了他身边,自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