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他竟然也死了
    “这一段话,出自《楞严经》……”

    白秀麒对佛学并没有特别的研究,但是他却认得这两句话,并且记得它们的出处。原因无他——他的祖父白沭很喜欢这句话,甚至将它雕刻在了一枚印章的侧面。

    白秀麒从来都没有细想过这句话的含义,可如今却越看越像是意有所指。

    很显然,祖父知道很多事,关于自己和江成路的前世,关于自己的转生和江成路的苦守。那么他继续为这一世的自己取名叫白秀麒,是不是也期待着有照一日自己与江成路还有再续前缘的一天?

    他叹了一口气重新躺回到床上,一手还在滑动屏幕浏览着照片,忽然间手机就被身旁的人给夺走了。

    “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呢?”

    江成路把脑袋凑了过来。因为刚洗过头就睡觉的缘故,头发胡乱地卷翘着,显得孩子般的可笑。

    白秀麒干脆把手机里的照片一张张点给他看,当看见那张合影的时候,江成路也露出了感叹的表情。

    “昔日的小小少年,摇身一变居然成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岁月真是不饶人那!”

    是啊,时间才是人类最大的宿敌。

    白秀麒在心里点着头。他看着照片,思绪却早已经飞远。过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

    “江成路。”

    他郑重地喊出了枕边人的名字:“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见他口气严肃,江成路也支起脑袋来回望着他。

    白秀麒伸手替他拨开遮住眼睛的乱发。

    “如果有一天,我老去甚至死亡,希望你能够建造一个壶天把我收藏起来。我愿意在那里等待,等到天人五衰,等到连你也不得不重入轮回,我们就一起投胎,千世万世也好,不再分开。”

    “……好。”

    江成路的双眼在暗夜里微微地明亮着。

    “只要这是你真心的愿望。”

    ——————————————————————

    梅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夜,直到第二天的早上才勉强停歇。

    白秀麒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昨天晚上的胡闹过后,趁自己熟睡的时候江成路居然还更换了被单——现在他正躺在羯鼓精赠送的那床百子图上面,做子孙满堂状,感觉相当微妙。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一阵香味飘飘悠悠地从不远处传过来,伴随着一阵脚步声。

    “醒了啊。”

    江成路端着个托盘走了过来,清粥小菜,清清爽爽:“新家第一餐,附带客房服务。”

    “搞什么有的没的,肉麻当有趣。”

    明明很开心,但白秀麒还是忍不住嘟囔:“还不是一样要起来洗漱……”

    说着,他就掀开被子起身下地。江成路夸张地放下手里的托盘过来扶,还用一种充满了期待的眼神默默地看着他。

    “……”

    白秀麒当然知道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纠结了一秒钟还是伸出手来摸了摸江成路的头:“比上次好多了,我没事。”

    “顾客的满意就是我的追求。”江成路握拳,又指着自己的脸颊:“亲,记得给个好评哟。”

    “给你妹。”白秀麒忍不住又要戳他:“记住,你这家淘宝店只能有我一个顾客。”

    “是是。过去未来上天入地都只有你一个。”

    江成路咧嘴傻笑着,接着又想起了一个重要的消息:“哦对了,陶川刚才来消息,说蒋超找到了。”

    “绑架犯要求赎金了?”

    “没有。找到的是尸体,大卸八块还放在地上晾干了。”

    与苏雪和王题一样,蒋超的尸体也是在一个偏僻的桥洞下面被人发现的。而且由于梅雨季节天气潮热,尸体已经发生了严重的腐败,这才引发了路人的关注。

    介于尸体的腐败程度,法医鉴定蒋超的死亡时间应该不迟于他被绑架的次日,也就是说,绑架犯很可能在得手的同时就已经将人给弄死了。

    “有一个细节让警察产生了怀疑。”

    江成路继续转述着陶川的话:“一般来说,凶手进行分尸的目的主要有两个:要么为了便于藏匿尸体,逃避罪责;要么为了泄愤,故意展示受害者的惨状。比如之前苏雪的分尸案,从得到第一块尸块直到确认死者是苏雪,其中花了不少时间。但是蒋超的这次分尸案却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因为李坤的证词和监控录像的证据,绑架蒋超的凶徒身份已经基本锁定了。警方早就已经展开了对他的追踪,分尸和弃尸已经无法为凶手争取到逃脱的时间。

    其次,如果凶手真的想要通过分尸这个手段来达到报复,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将尸体藏匿这许多天之后,又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进行丢弃。

    所以说,这分尸和抛尸的意义究竟何在?

    “人有的时候做事情,并不是完全逻辑和理性的。或许所谓理性的分析,反倒是在给自己设下陷阱。”

    听完所有转述,白秀麒皱着眉头陷入思索:“比如说,万一凶手是个疯子,正常人还能够揣摩他的意图和动向吗?”

    “普通人也许不可以,但是我相信凡事都有因果联系,或许心理学专家可以解读。”

    “那就留给专家去思考吧。”白秀麒笑了笑:“对了,今天我想请大家到这里来吃顿饭。”

    江成路立刻咋舌:“你这客请得也太频繁了吧?!我根本就来不及准备。”

    “你放心,没有让你准备。”

    白秀麒示意他稍安勿躁,又掏出了自己的笔记本:“还记得之前阿涂给我看的购物网站吗?我发现那上头什么东西都有,还有网络订餐服务。所以昨天就下了单,让傍晚的时候把成品送货上门。”

    “哈?你在那网站上点了餐?”江成路顿时有点哭笑不得:“那你有没有发现,网站上的菜都标注着配料?就算是最普通的番茄炒蛋也未必就是你们人类吃的那种番茄和那种鸡蛋……”

    “放心吧,都跟你混了这么久,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白秀麒拍了拍江成路的肩膀:“一会儿陪我去请大家伙儿。”

    狐狸装修队的进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这会儿听说白秀麒要搬家,不仅欣然答应赴约,而且还拿出了早就准备好了的礼物。

    当然,在邀请这些新邻居的同时,白秀麒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老朋友——

    接到了电话的李坤显得异常兴奋,当然他的兴奋基本上与白秀麒的搬家无关。

    “你听说了吗听说了吗?蒋超的尸体被人发现了!又死一个,太刺激了!”

    虽然这么说的确有点不厚道,但是朋友之间说话随便一点也没有必要上纲上线的。白秀麒只是冷笑了一声,问他:“怎么,人家死了又关你什么事儿了?”

    “事儿大着去了!”

    电话那头的李坤似乎掰着手指头:“四家!今天早上消息一出来,四家媒体哭着喊着要求采访我啊。”

    “你接受了?”

    “不,都给拒了。”李坤的回答有点出人意料:“上次的事儿闹出来之后,我老爹这边怒了,说不许我再跟媒体接触。”

    活该。

    白秀麒在心里给李坤的老爹点了个赞,又问:“那我今晚上正式搬家,请你吃饭你来不来?”

    “来,当然来!”李坤满口答应:“正好这几天没事闷得慌,那我现在就出发咯。”

    “等等。”白秀麒又想起了重要的事:“来的路上去一趟玉脍楼帮我打包一个鸭、一个鱼,再随便来点荤素。刚才上网点错了几个菜,悄悄地交给我,不许让江成路看见!”

    ————————————————————————

    将重要的任务派给李坤之后,关于晚餐的事儿白秀麒总算是暂时性地摆平了。

    江成路没事儿又跑去巡视公寓的角角落落,家里头倒是难得地安静下来,但或许是由于梅雨天潮湿闷热的缘故,白秀麒却总是觉得心神不宁。

    他拿出从浮戏山的井里头找出来的那把残剑仔细擦拭,越看越觉得这把剑有点眼熟。接着又回想起昨天在山上自己拿着它大战怪尸时的场面,古怪中又觉得有点好笑。

    说也奇怪,昨天吃过晚饭之后,江成路也说要耍耍这把剑,可是随便他怎么摆弄,就是没有那种“人剑合一”的奇妙感觉。最后江成路不得不得出结论,说这把剑必然曾经是白秀麒一人的专有之物。

    这个判断倒是让白秀麒又想起了另外一个细节。

    昨天晚上传来的家谱中还有一段这样的记载,说加入了爱晚轩金石书画善会之后的白秀麒,逐渐淡出了家族的丝绸锦缎生意,开始在国内各处游历。他与人结伴,实地探查那些不为人所知,或是正在遭受盗掘侵害的历史遗存,测绘记录、留下珍贵的相片资料。甚至也曾经与居心叵测的所谓“异国探险家”对峙数日,看着对方带着切割工具与化学药品悻悻而归。

    但后来,由于兵燹肆虐,他不得不返回家乡,但依旧留意着市面上不断流出的文物字画。一有流出,不惜重金收购,以避免它们最终流向海外①。

    可是,所有这些他收购的珍宝却在白秀麒“失踪”之后,同样悄然消失了。没有一丝记录可供追踪,更没有任何一件物品再现世间。

    也许,这把绝电剑就是唯一的例外。

    白秀麒抚摸着剑身,看着那亮紫色的光点追逐着他的指尖,好像蝴蝶蹁跹起舞。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一把普通的宝剑,然而它的背后究竟又藏着什么样的谜团?

    “在我和江成路的身上,究竟还藏着几重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这似乎是白秀麒有生以来头一遭产生出这样的疑惑。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