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李坤的喜讯
    离开了珠宝市场,满载而归的小型皮卡在公路上欢快地奔跑着。赶在旭日跃出海面之前回到了玄井公寓。

    车辆停稳之后,白秀麒开始了头疼,他正想着需不需要把水晶袋子弄到楼上去,就看见江成路把那双古怪的旧皮手套递了过来。

    “试试吧,感觉很奇妙哦。”

    白秀麒将信将疑地戴上手套,发现到原来里头还有着粗硬厚重的皮毛,并不十分舒适。他勉强活动了一下手指,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将手伸向那几大袋子水晶石。

    好轻!

    虽然事先有过一定的心理准备,但白秀麒还是免不了小小地吃了一惊——两大袋东海白水晶却只有一本书的重量。他有点难以置信地动了动手腕,袋子居然跟着甩了起来。

    “哟哟,小心!”乐曜春急忙让他稳住:“别看你现在舞得这么轻松,这要是砸到脚上可有够受的。”

    白秀麒这才镇定了一点,拎着两袋子水晶上了楼,脚步轻快无声。

    到了新房门口,白秀麒这才发现靠走廊这一边的窗户已经被扩大,屋内的墙壁大体上粉刷完毕,墙角等几个地方的插座也安装妥当,显然墙体内部水电改造已经搞定。

    才一天的时间,这样的装修进度实在有点可怕……

    白秀麒再往屋子深处张望,看见地上摆放着林林总总的各种工具,还铺着一块三合板,木板上,还是那几只小狐狸团团围抱着正呼呼大睡,偶尔抖抖尾巴和耳朵。

    估计是昨夜赶工,累了吧。

    白秀麒不忍心打扰它们,于是将水晶袋子轻轻地放在了门边上,又除下手套抛给在楼下接应的乐曜春,接着转身回到了江成路的房门前。

    门没有上锁,但是透过破窗看进去,里头却是空着的。

    破门板上没有人,江成路去了哪里?

    白秀麒正在发愣,就听见背后一阵蹬蹬的脚步声,转头一看江成路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蔬走进来。

    “哦。你回来啦。”

    “你也回来了。”

    白秀麒帮着江成路把东西搬进屋子里,分门别类地堆在水池边上。这么多的食材显然超过了两个人的分量,他稍稍一问,江成路就顺势倒起了苦水。

    “每天还得喂饱几只小狐狸精,唉,真是麻烦!”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江成路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洗菜摘菜手上一刻不停。见他忙碌,白秀麒也非常直觉地过来帮忙。两个人分工合作,一边闲话着今天早市上的见闻,倒也惬意默契。

    好在小狐狸们毕竟不是凡人,一天吃一顿就已经足够。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破窗外头露出两个尖尖的红耳朵,接着又搭上来两只毛茸茸的红爪子。

    白秀麒心照不宣地抓起阿涂之前赠送的口罩蒙住口鼻,一边的江成路举起锅铲朝狐狸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一下。

    “别急,去屋子里等着,做好了给你们端过来。”

    小狐狸用爪子刮起沾在额头上的菜汁舔了舔,转头重新蹿回到装修房里。江成路一手抄起铁锅,把菜从火上挪开,白秀麒立刻心领神会地放好了瓷盆。

    合作愉快。

    七菜一汤,四荤四素,全部弄好也不过早上八点左右。两个人端着菜走去隔壁,狐狸们一个个都已经恢复了人形开始干活,一闻见菜香立刻欢呼着围拢过来。

    看着他们吃得开心,江成路也挺有成就感,顺便还拍了拍白秀麒的肩膀:“我说,子孙满堂就是这个感觉吧?”

    “德性!”白秀麒笑着用胳膊肘顶了顶他的腰:“承认自己是老狐狸啦?”

    这边小狐狸们吃着喝着,他们也转身回到自己屋里去吃早饭。

    白秀麒一边吃一边提出,今后想要创作同一主题的系列组画,第一幅就是妬妇津之神。

    幽暗的沼泽、雪白的蒲苇花,长发女子的背影依偎着一条苍老的虬龙。

    “……啊!”

    江成路有点不合时宜地打断了白秀麒的艺术设想:“还记得那个蒲苇精露舟吗?前几天他渡劫成功了,可是受了点伤。他说等他养回点元气,过几天就来投案自首。”

    “哦,那我可以找个时间多问他一点创作的细节。”白秀麒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至于细节,我想那个山洞……”

    他才说到这里,口袋里突然又传来一阵铃声。

    “我去!”

    白秀麒低骂了一声,接起手机。

    电话是好基友李坤打过来的,光凭声音就能够听出这小子现在得瑟到不行。

    “兄弟,今天晚上我要上电视啦。”

    他开门见山地就是这样一句:“今天晚上,8频道特别节目,我,嘿嘿,嘉宾!”

    “江成路家的电视摔坏了。”白秀麒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他的机会:“什么事你直说。”

    原来,今天是王题被杀的第七天。事到如今,各方面的消息也已经逐渐尘埃落定,于是电视台就接着头七的当口,请来多方的几位嘉宾,再把这口快要过期的冷饭炒一炒,榨干剩余价值。

    这件事原本是不关李坤什么事儿的,事实上,节目组原本想要邀请的人是白秀麒。可无奈白秀麒这段时间一直行踪不明,而几位相关人员也三缄其口、讳莫如深(事实上是受到了白秀麒的拜托)。只有李坤一个人在社交网络上装得好像知情人士,鹤立鸡群。

    除此之外,邀请李坤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理由——蒋超的推荐。

    看起来,这个狡猾的娱乐记者是想要拿李坤当做接入口,搭上这艘大船,日后就算搞不定白秀麒,至少也能捞到一些鼎力地产这边的八卦风声。

    白秀麒当即对李坤进行了提醒和警告,可惜李坤似乎已经被蒋超灌了迷魂汤,两个人聊了十来分钟谁也不能说服谁,只有不欢而散。

    放下电话,白秀麒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江成路:“这公寓里头,哪儿还有电视?能听声音就行。”

    结果这天傍晚的时候,江成路从楼上抱下来一个大纸板箱子,打开之后里头是一个用红绳子缠着的显像管电视机。他把电视放在桌子上,接好电源,只听“啪”地一声,电视屏幕自动亮了起来,一片嘈杂的雪花点中间悚然出现了一个容貌凶恶、红衣长发的女人。

    “我……要你……血债血偿啊……”

    女鬼张口诅咒,一双苍白枯瘦的手臂眼看着就从电视机屏幕里头伸了出来。白秀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却看见女鬼的手臂碰触到了绑在屏幕上的红绳,发出“噼啪”一声类似静电的脆响。

    像是感觉到了疼痛,女鬼猛地把手收了回来,虽然嘴里还在念叨着,却不再轻举妄动,倒好像是个狰狞版本的桌面宠物似的。

    “跟你说了几遍了,你的案子警察叔叔已经破了,凶手已经枪毙了。也请你好好修炼、改过自新。”

    江成路拍了拍电视机,语重心长地教育道。

    或许是因为闹鬼的缘故,这台电视机虽然款式古旧,机器本身却有八成新,也能模模糊糊地收到几个台的电视信号。

    白秀麒问江成路要了几个衣架和一管铁丝,做了个简易天线架设到走廊外头,信号清晰了不少……至少终于能够分辨出台标。

    最后,他们终于赶在节目开始之前捯饬好了机器。整点广告结束,片花走完之后主持人登场开始介绍嘉宾,刚介绍到李坤的时候,就听见“啪”地一声,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团漆黑。

    靠!停电了!

    白秀麒和江成路相顾无言。好不容易搬下来的的铁盒子又哑了壳,只有女鬼依旧哀怨地抱着膝盖蜷缩在屏幕一角。

    “是保险丝的问题?”

    白秀麒首先站起来,他知道江成路有一个工具包放在灶台下的橱柜里,里面有一卷铜线可以暂时替代使用。江成路也跟着他出了门来到走廊上,可是才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不是保险丝的问题。”

    说到这里,他伸手指了指对面以及南栋的方向。

    一二层都是一片漆黑。这三栋楼的电表都是彼此独立的,如果真是保险丝问题,不太可能同时出现故障。

    “又停电啦——收工睡觉!”楼下淘宝店里上夜班的乐曜春也跑了出来,声音听起来倒是有点幸灾乐祸。

    白秀麒趴在窗台上往下看他:“你今天早上不是跟我去采购来着吗?怎么又加夜班?”

    乐曜春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哎,这不梅雨季节快到了,店里人手少了吗。”

    这话倒是说在点子上了。淘宝店但凡有了一点规模,只有老板和一个店员显然是不现实的。事实上白秀麒在玄井公寓的这段时间,就算明知乐曜春外出上课,也经常看见楼下的淘宝店里有不少人影晃动,传出淘宝消息通知的滴滴声。

    前几天白秀麒还逛上过淘宝,也进了怀古轩淘宝店,首页右边一溜十二三个客服头像。

    这些家伙,平时都藏在哪里呢?

    楼下的乐曜春听见了这个疑问,笑了起来:“你还记得那些客服叫什么名字吗?”

    “这个怎么可能还记得……”

    白秀麒愣了愣,皱起眉头:“记得一些,都是很奇怪的名字。除了一个叫宣纸之外,剩下的还有叫蜀纸、剡纸、皮纸的,好像都和纸有关系?”

    “那就对啦!”乐曜春那一口白牙就算是在晚上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因为他们都是纸人啊。”RS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