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烂烂烂
    一觉醒来,白秀麒的脑袋里发出了“起床”的指令,但是他的手和脚,甚至连脑袋自己都没有动一动。

    不是不想,而是根本就动不了,整个人好像被和谐号列车碾压了一遍似的,上上下下的骨头都碾成了碎末。

    他咬了咬牙,又使劲用力,终于顶着腹肌酸到发麻的难受劲儿坐了起来。但是很快更下边一点的地方又开始了钻心蚀骨的疼痛。

    ……不是人!江成路真的不是人!

    从各个意义、各个角度以及各个尺寸上来说,都不是人!

    事实上,昨天晚上真正感受到的时候,白秀麒就已经想要打退堂鼓了。可惜太迟,江成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后还是亏得昨晚上院子里足够嘈杂,白秀麒的惨叫声才没有被世人皆知。

    说什么“可能会疼”,疼根本就是必然的。不用调查,白秀麒几乎可以百分之一百肯定,自己那个说不出口的地方绝对有伤。

    现在回想起来,要不是因为昨天晚上房间气氛太好又兼光线昏暗,他根本早就应该跳起来夺路而逃,那样说不定还能有个“生还”的机会。

    所以江成路糊上窗户,表面上是顺着他的心意,实际上也藏着自己的“阴谋诡计”。

    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白秀麒越想越愤愤不平,接着才发现自己现在除了裹着一条毛巾毯之外什么也没穿。他先试了试确定受伤的脚已经不再疼痛,接着就想爬着去床底下找衣服穿。

    就在他大头朝下、背脊朝天,毫无防备的时候,走廊上由远及近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唷,小心小心!”

    一开门就看见“服务镜头”的江成路赶紧把买的菜丢到一旁,转身把门带上,跑着过来搀扶。

    可是白秀麒好像看见洪水猛兽似地甩掉他的手。

    “离我远点你这个禽_兽!”

    他血泪控诉:“技术太差,我都要被你整死了!”

    “我技术差?”江成路居然还挺无辜地用手指了指自己:“说什么哪,昨天后来你也不也很爽吗?”

    白秀麒一愣,接着才想起昨天后来发生的事,脸色随即青一阵红一阵,煞是精彩。

    江成路看着有趣,忍不住又逗他:“好啦好啦,一回生二回熟,以后习惯了就好了,乖。”

    “乖你妹!”

    白秀麒努力做出深恶痛绝的表情,赶紧抓起衣服缩回毛巾被里,龇牙咧嘴地开始穿。穿了一半见江成路没再关注自己,又偷偷地把手伸下去摸自己受伤的地方。

    倒是真没流血,而且好像经过了清理,还涂着一层软膏……看起来趁着他昏睡的时候,江成路已经尽责地完成了清理工作。

    ……其实,昨天晚上好像也没有那么糟糕。

    最初的乏力与酸痛已经逐渐被适应。白秀麒手脚并用地穿好衣服要下床来,却被江成路给坚决阻止了。

    “你再休息休息,吃了早饭再说。”

    正说着,就听见灶台上“嗤啦”一声,正炖着的什么东西顶开锅盖潽了出来,紧接着香气在狭小的房间里弥漫。

    白秀麒咽了口水,乖乖地按兵不动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昨天晚上的“作战”显然是成功的,他腰酸背痛的结果就是江成路二话不说包揽下了今晚上请客的几乎全部工作。

    看着江成路穿着那条滑稽的围裙在灶台前面忙忙碌碌,手法熟练地处理着各种食材。锅子里腾腾地冒着热气,充盈着这间简陋寒酸、却又丰富温情的小屋……白秀麒的心中忽然涌出了一股久违了的,安心的感觉。

    咕嘟冒着泡的枸杞羊肉粥很快被盛进了小碗,下面垫着厚厚的一沓报纸就端到了白秀麒面前。

    “补补肾。”

    “你才要补肾……”

    虽然很想吐槽,但是白秀麒还是忍住了。他接过肉粥吹了两下,羊肉独特的香气扑面而来,诱人食指大动。他咽了咽口水,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手机振铃了。

    打来电话的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看在这是他新手机的第一通来电的份儿上,白秀麒还是选择了接听。

    “喂?”

    电话那边并没有立刻应答,过了大约半秒钟之后才有人拿起了听筒,并且报出了他的名字。

    “是我,”白秀麒客气地问:“您哪位。”

    电话那头嘿嘿笑了一声:“白老师你好,我姓蒋,叫蒋超。是XX娱乐周刊的新闻记者。”

    “……”

    白秀麒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他愣了一愣,猛然想起这不就是前几天在电视里做嘉宾的那个娱乐记者吗?

    准没好事。

    想到这里白秀麒心中一紧,果然听见电话那头接下去问道:“白先生最近有没有登陆过社交网络?**或者**啊之类的地方?”

    “……没有。”白秀麒一边摇头,一边已经打开了自己的新手机。上面倒是已经安装了**程序,他输入了自己的账号和密码,一登入就傻眼了。

    数万条的@和上千条的评论,涌向他实名认证的账号。

    白秀麒定了定神,选择了一条**打开,发现那是一组图片。各种各样场合、各种各样角度的他的照片,组成了一个九宫格。再看那条**的文字——

    #八一八周一鸣事件中那个神秘帅哥#,跟着的就是他白秀麒的简单简历,还有一个天涯社区的网络链接。

    转发评论这个帖子的内容,大多数是以花痴为主,当然也夹杂着一些不好听的语言。白秀麒没有仔细看,直接关闭了。

    再看熟人的私信,居然也有好几条。都是那些平日里仅有点头之交,没有互留手机号码的**好友发过来的。而私信内容几乎都是受人所托,想要说服白秀麒接受媒体采访。

    看到这里白秀麒心里已经大致清楚了,于是回问蒋超:“你也是想要采访我的吧。”

    “没错。”蒋超的声音听起来志在必得:“最近周一良这件事,相信您也一直都在关注着吧。各方面差不多都发过声了,只有您一直保持着沉默。您看,是不是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和网友说点什么。”

    白秀麒摇头:“该说的我都已经和警察说过了,剩下的我看报纸电视上也都说得比我明白,我看就不必了吧。”

    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哎,白老师你这就想不开了,现在但凡是跟这件事沾一点点边的,都迫不及待地开八了。您这个亲眼目的犯罪过程的反倒不说几句,不是便宜他们了?不妨直说,您的号码是鼎力的李少给我的,作为回报我明天还得给他出个稿子呢。您就忍心让我做这笔亏本生意?”

    “那是你和李坤之间的问题了吧。”白秀麒笑了笑:“很感谢您能够在百忙当中想到我,但我是靠画笔吃饭的人,保持相对独立和安静的生活是创作的一部分。”

    “可不是每一位画家都有你这样优秀的外貌条件的,你不利用就是暴殄天物……”

    蒋超还在说着什么,但是白秀麒心意已定,随便敷衍了几句最后还是把电话给挂上了。

    “好像是一个麻烦的家伙?”

    在一边旁听的江成路笑着将羊肉粥递回给白秀麒:“我还以为你会二话不说直接挂电话呢,怎么,原来你也不是对谁都凶巴巴的嘛。”

    “我?凶巴巴?”白秀麒哑然失笑:“你不要冤枉人好不好,出去问问我人缘怎么样……说我凶?你才有病!”

    “喏喏喏!”

    江成路一脸“逮着现行犯”的揶揄表情:“那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别老是呼来喝去的。”

    “……”

    白秀麒不说话,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阵:“我觉得我们上辈子是仇人,这辈子你欠我的。”

    江成路被他的歪理逗乐了:“那我们直接跳到下辈子吧。”

    “下辈子?你不是说,六道轮回芸芸众生,这一世相遇都不容易,下辈子再见面简直就是奢望?”

    “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的。”江成路耸了耸肩膀:“但是我相信我们与众不同。”

    这一番话令白秀麒有些感动,并且忍不住开始暗暗检讨自己对待江成路的态度是不是真的不够温柔。

    但是他还来不及改变些什么,忽然就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牵动着浑身上下的肌肉一起疼痛起来。

    他一边龇牙咧嘴,一边皱着眉头嘀咕:“怎么有股臭味……”

    “是哦?”

    江成路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计,猛吸了几下鼻子,眼神里忽然多了一丝了然。

    “有人来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把门给打开了,顿时一阵倍加浓郁的臭味从门外飞窜进来。白秀麒被熏得一阵头晕目眩,他赶紧在反胃之前重新将羊肉粥重新放下,爬到床边的窗户大口透气。

    这股臭味不是尸体的气味,也不是排泄物或者化学药品的刺激性气味。应该说白秀麒对这股气味不算太陌生:学生时代的夏天,拥挤的地铁车厢里,稍有不慎就会与这种气味相遇。

    狐臭!

    几乎就在白秀麒的脑袋里跳出这个字眼的同时,走廊里传来一串轻巧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有着大大眼睛、白皙皮肤的美少年出现在了门外面。

    “请问……”他的声音也清脆好听,还带着一丝怯意:“白秀麒先生在家吗?”

    居然还是来找自己的?

    白秀麒和江成路对视了一眼,心想自己似乎没有告诉过什么人自己住在这里,再想想,忽然又明白了。

    果然,那美少年怯生生地开口道:“我是来替师……胡老师送合约的。”

    哦,原来是胡理的徒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为狐狸正个名儿,其实大部分时间它们都是不臭的,但我还是无情地黑了他们……

    没事求个收藏呗,我好像又忘记要说什么重要的事儿了,下次吧……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