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昨日之日不可留

第四十九章 昨日之日不可留

作品:玄妙之井 作者:魏香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在解决了人民内部矛盾之后,两个人重新回到楼上。但是新的问题很快又浮出了水面。

    “塞不下,真的塞不下!”

    江成路家那台可怜的单门冰箱恐怕这一辈子都没有塞过这么多的食材,门关上又弹开、关上又弹开,反复了好几次才勉强妥协。

    但是关上了并不代表万事大吉,小冰箱的冷冻室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宣告罢工,肉类放在里头根本起不到保鲜的作用。还有白秀麒买的黑鱼、蛏子、花蛤、虾子和虾爬子,全都养在一个水池子不知道明天会不会生出个蛊王来。

    “不如养在楼下喷泉里?”江成路象征性地指了指外头。

    “不行,绝对不行。”白秀麒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那还不如养在下水道。”

    最后的解决办法是:洗碗池给了黑鱼。洗澡的两个桶匀出了一个给了蛏子和花蛤,前两天炖百爪挠心汤的那口大锅则分配给了虾和虾爬两兄弟。

    至于那一箱子上好的牛羊肉,江成路想了想,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看起来只有送到楼下去了。”

    这并不是白秀麒第一次听说地下室的存在,但是之前江成路提到它的时候,只是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他只知道地下室可能有两层,关押着比楼上更加厉害的怪魔鬼怪,是玄井公寓最为神秘的所在。

    也正因为这一层神秘感,白秀麒在听说江成路要下楼去的时候,立刻提出也要跟着下去开开眼界。当然下一秒钟这个要求就被无情地拒绝了。

    “别闹了,下面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再说我拿着东西,也没手过来抱着你。”

    江成路俯身搬起那箱子包装精美的牛羊肉,想了想又给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这样吧,我用新手机给你拍一段视频,等上来了你自己看。”

    到了这个地步,看不看得到地下室的视频倒成了其次,重要的是江成路这个家伙,嘴上虽然不说,其实心里头还是对新手机挺喜欢的。白秀麒“呵呵”了两声,算是同意了这个提议。

    仅仅五六分钟之后江成路就回来了,一边走还一边摆弄着新手机。他将相册里最新生成的视频给白秀麒看,短短几分钟左右,光线很弱,但还算清晰。

    应该是地下室的空间,显得空空荡荡的,一条笔直的水泥走廊,两侧是对开的几扇门。门都紧闭着,看不出里头究竟是什么。

    “门都是特制的,两层桃木中间夹着一层铁,没有钥匙绝对打不开。”江成路在一边做着注解:“看见那扇门了没有?我把东西都放那里面了。”

    配合着他的解说,镜头一转,门被打开了。令白秀麒有点意外的是,里面并不是一团漆黑。

    有光,绿茵茵的灯光。

    白秀麒的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他记得这种熟悉的光线,曾经不止一次地见到过。

    但不是在现实中,而是在梦境里。

    “鬼火……冥灯。”他喃喃地吐出这几个字:“这里怎么会有鬼火冥灯?”

    “你知道冥灯?”这下轮到江成路惊讶了:“地下室的灯的确和冥灯有点关系,不过工艺早就改良电气化了。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白秀麒并没有马上回答。他凝视着屏幕,思绪却已经飘回到了那个幽深诡异的大牢之中。

    事到如今,似乎也不需再去纠结“科学不科学”的问题了——显然,那并不仅仅是一个梦,而是一段真实的、曾经发生过的记忆。

    他和江成路之间,应该有过更为久远的渊源。或许那也正是他们这一生重逢、乃至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前因。

    只是可是……想到梦中的那头巨兽朝自己挥来的巨爪,白秀麒就觉得脊背一阵寒冷,连带着心脏都隐约疼痛起来。

    见他脸色不对,江成路忙问:“你不舒服?”

    “不,没事。”

    白秀麒敷衍了一句,欲言又止,反复思考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杀过人?”

    “啊?”江成路显然无法跟上他跳跃的思维:“干什么忽然问这个?开玩笑,你见过比我还温柔幽默、聪明风趣又无害的人吗?”

    “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哪儿那么多废话!”

    “至少我记得是没有。”江成路总算是正经了一点:“人活在世界上都不容易,这一辈子没了,谁知道下一辈子会是什么东西。我可吃不消挥霍别人的人生。”

    白秀麒好像在认真地听着他说话,又好像在发呆,一直等到他说完了,才愣愣地又问了一句:“那你有想过,杀了我吗?”

    “……”

    江成路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纷呈,从惊讶到奇怪,再到怀疑,最后居然自作主张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有病吧!”

    他伸手摸了摸白秀麒的额头,故意想要淡化掉一些紧张的感觉。可是白秀麒偏不买他的账,轻轻地把他的手挡开了。

    “我没有在开玩笑。你问我怎么知道鬼火冥灯的,因为我曾经梦见过。那个梦我也和你提起过,你是一个囚犯而我是狱卒,你从监狱里逃出来之后把我给杀死了……江成路,那不仅仅只是一个梦。”

    说到这里,白秀麒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而意识到了他的严肃,江成路也收起了笑容。

    “过去的事我也不敢保证,但是至少现在的江成路,是绝对不会对现在的白秀麒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来的。其实仔细想想,如果我们的过去真如你所看见的那样,那么说不定现在你就是……找上门来问我讨债的了。可你也知道我这是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以后就跟着你,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

    白秀麒原本来一脸严肃,听见这最后一句话也忍不住垮了表情:“我说你还能不能行啊,就不能认真点吗?!”

    “……我怎么不行了?”江成路一脸委屈:“大爷,您要不验验货?”

    说着,又把那可怜的手机往旁边一丢,一手托着白秀麒的背就要往铺位上放倒。

    还是白秀麒想得周全:“等等。小心又塌!”

    “对哦。”江成路啧啧了两声,忽然用力将白秀麒抱了起来,这下子居然是转移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这里应该还算结识,就是硬了点,将就一下啦。”

    说着,他一手捞起白秀麒受伤的那条腿,另一手就要去掀上衣。

    “等等!”白秀麒又一次喊停,因为情况紧急,还一手按住了江成路的脑袋。

    “你敢买个窗帘先吗?!”他控诉,同时另一只手指向了灶台上方的窗户。

    差不多足有一平方米大小的窗户没有任何遮挡,甚至连窗玻璃也缺了一块。透过窗框和一百米的距离,可以看见对面西栋的二楼,人偶师花阳倚靠在走廊的栏杆边上,正笑着朝他们招手。

    “看起来还真得装修装修了哈。”

    江成路尴尬地笑笑,意外爽快地做出了决定。

    因为时间比较充裕,所以这天的晚饭,江成路用白秀麒带回来的食材做了一盘糖醋排骨,一盘油爆虾,一旁火腿炒蚕豆,还有一锅腌笃鲜。虽然说不上是山珍海味,但实话实说,滋味还是很不错的。

    这也是头一次,江成路向白秀麒提起了有关于自己厨艺的故事。

    原来,当年他一个人生活在公寓里的时候,根本就不懂什么生火做饭,还好附近都是农田,种着玉米、番薯等一些杂粮,时不时地可以偷一些储藏起来。附近还有一条小河,河里有鱼虾偶尔可以打打牙祭。他就守着这两个地方,再加上附近好心人接济的一些食品度日。吃不饱饿不死地,一直到白秀麒的爷爷到来。

    白沭是一位画家,但同时也是一位美食家。他的厨艺,是在各处写生作画的时候,与寄居的小饭馆或者当地居民的手里一点一点学了来的。因为他到过的地方很多,所以学会的本领也很杂,算起来倒是自成一派。

    根据江成路的说法,当年老爷子刚发现这座公寓的时候,深深地被这座建筑散发出的神秘气质和诡异的力学结构所吸引,在里头住了整整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之中,他除了上上下下完全了解了公寓的构造之外,还做了一件意义重大的——收徒。

    从某种角度来说,江成路也是白老爷子的徒弟,但不是绘画方面的,而是烹饪方面。在玄井公寓居住的那半年时间里,老爷子手把手地教江成路做菜,从红油青椒的四川风味,到清甜鲜美的江南菜式,包罗万象,不一而足。

    原来是这样,白秀麒在心中暗暗点头。怪不得当初第一次吃到江成路做的饭菜的时候,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他开玩笑地说道:“你看我爷爷对你这么好,你还不赶紧报答到我的身上?”

    “我这不已经在报答了吗?”江成路夹起一筷子糖醋排骨放在他碗里:“只要你有兴趣,我也可以把你爷爷传给我的手艺再教给你啊。”

    “不要!我学了干什么?做饭给你吃吗?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的阴谋。”

    白秀麒拒绝得毫不犹豫,夹起那块蘸着芝麻的排骨放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每次总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很重要的事但是总是记不起来。算了,求个收藏吧!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