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胡大设计师
    澡堂子里头今天静悄悄的。小红难得没有看她的肥皂剧,缩在牌位里睡大觉。

    白秀麒被江成路一口气抱到了澡堂子里头,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江成路说你先脱衣服,我上去给你拿东西,转眼去而复返,不仅带来了白秀麒的衣服,连自己的水桶都提了过来。

    倒也是。现在不洗,待会儿想洗都没有水了。

    这样想着白秀麒也没有反对,倒是江成路凑过来问需不需要他帮忙脱衣服。

    横竖都得脱,还是自己动手少点尴尬。白秀麒连说不用不用,接着就把上衣给扒了下来。

    脱裤子稍稍花了点时间,但刚脱了外裤的白秀麒忽然傻了眼——自己还坐在凳子上,这距离冲水的莲蓬头还有十万八千里,待会儿该怎么过去?

    拐杖被放在墙角边的置物柜边上,看起来倒是不远。

    白秀麒琢磨了一下,决定试试单脚跳过去。可是他才刚准备站起,江成路就把上衣一甩转过身来。

    “干嘛去?”

    白秀麒觉得自己真是发烧烧坏脑子了,急忙指了指拐杖,示意江成路帮忙拿过来。

    “你拄着拐杖,洗澡?”江成路笑了起来:“别开玩笑了。”

    说着他就走到白秀麒面前,不由分说又把人给抱了起来,两三步走到莲蓬头下面。

    “扶好。”

    他先让白秀麒扶着墙壁单脚站立,又贴着白秀麒的耳根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在白秀麒脸红心跳的同时,他却转身把凳子搬了过来,扶白秀麒重新坐下,再把那块毕方鸟的顶珠装进莲蓬头里面。

    “搞定。”他拍了拍白秀麒的肩膀:“慢慢享受。”

    “……谢谢啊!”白秀麒又开始磨牙了。

    坐着洗澡的感觉很奇怪,但是再奇怪白秀麒也就只有默默忍耐的份儿。唯一让他感觉到新奇的,是包裹在自己脚上伤口处的那层鲛绡,无论是水珠还是肥皂的泡沫都无法在上头停留。绡纱的边缘也几乎与皮肤融为了一体,根本没有半点渗水的迹象。

    江成路一边冲水,一边继续给他普及有关鲛绡的常识——这种织物是不需要拆除的,暴露在空气中十天之后就会自行消失。而且虽然鲛绡防水效果奇佳,但同时具备很好的透气性,完全不用担心伤口腐坏发炎,甚至还对伤口的愈合有着一定的疗效。

    如果现在还有人鱼,那么他们最可能从事的就是创可贴制造业吧——白秀麒甚至产生了这种无厘头的想法。

    澡堂子的外面隐约传来了走动和东西碰撞的声响,应该是小红醒过来开始准备修炼了。想着不能耽误人家的时间,白秀麒也不再和江成路废话,抓紧时间洗着自己的战斗澡。

    江成路家的清洁用品里没有沐浴露这个选项,洗澡用得是那种椭圆形的白色香皂。白秀麒刚弯腰从桶里抓起肥皂,头顶的水流就沿着手臂一路流到了掌心,肥皂遇水瞬间打滑,喜闻乐见地飞了出去。

    “啪”地一声,摔在了江成路的脚边。

    “哦?”

    江成路扬了扬眉毛,看看肥皂,又看看白秀麒。

    白秀麒已经实在没有什么想法了,干脆低着头,装得若无其事继续搓搓洗洗。

    似乎觉察到了他的窘迫,江成路这次总算是没有调侃些什么。他弯腰捡起了肥皂,在水下冲了冲,走过去要交回到白秀麒手里。

    这家伙居然这么好心?!

    白秀麒有点愕然,又有点狐疑,不管怎么说肥皂已经送回来了,他抬手去接。

    可就在这个时候,江成路却提前松开了手。

    无辜的肥皂再度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这一次着陆在了白秀麒的大腿上,却只停留了零点几秒的时间,就滑到了一个更尴尬的位置上。

    白秀麒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浑身的肌肉紧绷,脑子里也好像短路似地变成了一片空白。

    与此同时,他的感觉却变得异常敏锐起来,温热的水流从高处打在他的身上,带着点力度,还带着点酥麻。

    江成路笑着看着他的眼睛,笑着朝着他俯身过来,却不是伸手去抓那块肥皂,而是凑过头去吻住了白秀麒的嘴唇。

    凳子被推得翘起了两只脚,斜斜地靠在了墙壁上。坐在凳子上的白秀麒也被迫靠着冰冷的墙壁。他暂时没有反抗的机会——江成路一手撑着墙,一手则按住了他的下巴,用不容逃避的力度入侵着。

    白秀麒唯一所能做的只是张开嘴,用怀柔妥协的姿态消化这股突然点燃的热火。

    感觉还……蛮舒服的。

    开什么玩笑,这家伙能够做到这种程度,怎么可能几十年都没有恋人,难道说连这方面都天赋异禀?

    心里忽然浮现出了一种奇怪的好胜心,白秀麒决定反守为攻。他伸手按住了江成路的后颈,手臂发力将人往自己这边揽,同时支起身子想要改变自己被压住的被动姿态。

    可惜他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坐在凳子上的伤员。动作幅度过大的后果就是害得身下的木凳彻底失去了平衡,“啪”地一声滑倒在水中。

    尾椎骨与地面的撞击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这一下白秀麒可是疼得眼泪都快飚出来了,什么旖旎的念头都烟消云散。他龇牙咧嘴地哼哼着,想站却又站不起来,最后还是江成路把他给捞了起来。

    “为什么每次倒霉的都是我啊……”白秀麒一边直哼哼,一边不忘躲开江成路伸过来准备帮他揉揉的手:“饶了我吧,再摔一次我真得废了!”

    “好、好。”江成路从善如流,忽然又问:“那我们这是三垒了吧?啥时候上本垒?”

    “……”

    白秀麒现在严重怀疑江成路根本就比他更了解棒球规则。

    这个时候,置物柜那边忽然有铃声大响。江成路说一定是设计师打来的,于是跑过去接听,果然很快就反馈了一个好消息——

    “设计师已经提前到了,现在离公寓还有两三分钟的路程,走,见见他去。”

    他们穿好衣服走出澡堂,外头夜色如墨,公寓楼上下魂火点点。走了两步,正好迎面吹过来一丝晚风。

    往常的风里面可能会带着一点点韦香荼家植物的清香,可是这一次白秀麒嗅见的却是一种全然不同的香气。

    不是香水,香料,也不是花香,那是一种非常奇特,几乎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香气……甚至连香气都称不上,可是闻上去却让人异常地舒适,并且忍不住想要多闻几下。

    白秀麒不知不觉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又朝着香气传来的方向走了两步,立刻就被江成路给拽住了胳膊。

    “那家伙又在作怪了。”他叹了口气,接着掰住白秀麒的脸迫使他看着自己:“那个设计师身上有股味道,会迷惑人。你要不要先做些防护?”

    “还有那种东西?我只是觉得这味道很好闻而已。”白秀麒的回答有些自负:“不要小看我的自制力。”

    “你也不要小看人家的看家本事啊。”江成路有点好笑:“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可以试试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说到这里,就听见外头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声响,紧接着东北门那里就开进来了一辆拉风的白色跑车。

    跑车很快就停稳在了喷水池的边上,几乎就在看清楚那个从驾驶座下走下来的人的同时,白秀麒忽然觉得心脏开始猛烈地跳动起来。

    “哇……”

    夸张的惊叹声,不受控制地从他的嘴里爆发出来。白秀麒的心底里平白无故地爆发出一阵狂喜,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少女亲眼见到了崇拜的偶像。

    可是正在朝着他走过来的男人,白秀麒发誓自己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难道说,这就是江成路所说的“迷惑人的力量”?!

    白秀麒的心中虽然清醒,可是身体和情绪却在香气之中迅速地失去了控制。他挣脱了江成路的手,朝着那个男人跑了过去,紧接着张开双臂给予了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

    那个人也伸手在白秀麒的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幸会幸会,记得一会儿设计费给我双倍哦。”

    “没有问题。”白秀麒像着了魔似地慷慨点头:“付三倍吧。”

    那个人笑得更加灿烂了:“四倍五倍我也不反对哦。”

    江成路终于看不下去了,插嘴道:“……别闹,要不然把你也抓进去。”

    就在他发话的下一秒钟,空气中游曳的诡异香气忽然消散得一干二净,白秀麒的心跳和情绪也一下子恢复了正常,他像触了电似地一下子退出好几步,惊愕而警惕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这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成熟男性,个子与白秀麒相近。他的长相似乎只能算是普通,却有着一种清爽优雅的亲和气质。当然,留给白秀麒最深印象的恐怕还要算那一双又细又长,末梢还微微上翘的眼眸。它们与嘴角上翘的薄薄双唇一起,组合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独特表情。

    白秀麒脑袋里“咯噔”一下,也不知道哪一根神经搭错了,直接就问:“请问,你是狐狸精吗?”

    那个男人微微一愣,接着摸着自己的脸:“……有那么明显吗?”

    “与其说是明显,不如说你长出了人类心目中狐狸精的标准脸型。”白秀麒有点无语:“你好,我是拜托你做装修的白秀麒,刚才说的三倍装修费请不要当真。”

    那狐狸精笑着点了点头,也从衣服里取出了名片递了过去。

    “你好,鄙人乃是中天装饰公司本市的设计部经理,鄙姓胡,单名一个理。”

    ……这只狐狸还敢更加明目张胆一点吗?!

    ————————————————————————

    惯例求加入书架推荐票。嗯,又是新的一个月开始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