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魂火
    说完这句话,白秀麒哪里还等那小店伙计反应过来,转身拽着江成路就出了队列。他们一口气走出好几百米,随便找了一家银行的自动提款机就把卡给插了进去。

    不是假的,能用。

    白秀麒又含糊地骂了一句,不等江成路反问“怎么了”,就抢先追问道:“这卡你自己办的?”

    “你爷爷帮我办的,好几年了。”江城路老实回答:“他说银行里有朋友。”

    “里头的存款哪里来的?”

    “房租啊,商斗星他们按月给的。具体多少我也没仔细算过。”

    房租?白秀麒再度哑口无言,感情那破破烂烂的玄井公寓,租金都超过今天上午他们去的摩天大楼了。

    “哦,还有就是之前一些人赠送的。”江成路补充,“就是那些把东西送到公寓里来的人。”

    这就类似于“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意思了。

    白秀麒点点头表示理解,又忍不住问道:“这张卡是有年最低消费额度的,你拿它干什么了?”

    “我只取用一点生活费。”江成路回答得坦诚:“不过公寓一年一度有大修,我拿这张卡付大修的钱。”

    原来如此吗?

    这时候最初的震惊也差不多冷却了,白秀麒重新把卡塞回给江成路,又哭笑不得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一个大富豪你知道吗?你的钱,多到可以把刚才那家小店买下来100……不,至少500次。”

    “那不是我的钱。”江成路却摇头:“钱是用来维护公寓的,而且就算是拥有再多的钱,我也还是得住在玄井公寓里头不是吗?我对现在的状态已经很满意了。”

    白秀麒并不同意他的这个看法:“不是叫你铺张浪费,而是适当取用,改善生活。至少也应该对得起那些关心你、希望你过得幸福的人。我爷爷当初帮你办这张卡,应该也有这一层意思在里面。”

    “……”

    江成路终于是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过了好一阵子才重新笑了起来:“我这个人真的不讲究。那么,就要请小东家你以后多多指教了。”

    “好说。”白秀麒点了点头:“回头第一个把你那张破门板床给拆了,膈得我背疼。”

    “你还背疼呢,昨晚上根本就是垫着我睡的!”江成路失笑,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

    “对了,说起来这张卡里头还真有一点钱是我自己的……当年第一次要支付大修费用的时候,钱还不够,我也没有好意思问你爷爷借钱。于是托人把一个扳指给当了。”

    白秀麒忽然一愣:“什么扳指?”

    “白玉的,上头有一点血红的沁色。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江成路答道。

    最后,这天的晚饭还是白秀麒请的客,两个人以就近的原则随便找了一家饭馆。

    平心而论,几道菜的味道还都算可以,但是白秀麒全程都显得心不在焉,不是对着碗发愣就是看着江成路的脸出神。

    晚饭结束的时候,晚高峰也差不多过去了。

    两个人拖着白秀麒的行李、江成路的衣服等等大包小包的回到路上去打车。趁着等候的时间,江成路还在书报亭里买了几份一模一样的生活服务类报纸,说是早看中了它家纸张又大又厚,拿回去糊窗户一定不错。

    “……德性!”

    听他这么一得瑟,白秀麒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对着江城路说你整天换报纸换报纸的,还不如出点钱给所有房间都装上百叶窗,以后想打开就打开,想关上就关上,多方便。

    正说着呢,出租车也来了。两个人把东西放后备箱,接着上了后座。车辆开动之后江成路这才发现白秀麒手腕上还缠着个塑料袋。

    “这是什么?”他凑过去撑开袋口:“哟,大白萝卜?”

    袋子里是从紫源山公墓里带出来的东西,四五支白蜡烛,两盒线香,一包檀香块。

    “给小红的零食。”白秀麒说道:“看她一脸营养不良的挺可怜。”

    “她那样还叫营养不良?”江成路摇摇头:“倒是你这东西,有一些是回收再利用的,香味儿都没了,基本上就等于金针菇明天见,才是真的没营养。”

    白秀麒倒是听说过有些无良的公墓,的确会回收墓地里的鲜花和没点燃的香烛二次出售,却不知道江成路连这个都看得出来。

    接下来,江成路又把话题转到了小红平时享受的香烛元宝上面。蜡烛纸钱这些都是商斗星的淘宝店里赞助的,姑且不提;单是今天上午塑料桶里放着的那点香,就有大讲究。

    “那些可是韦香荼特别为小红制作的,好料好水好手工,营养全面又均衡,别说公墓了,就连普通的寺庙里都买不到的。”

    他这边说得起劲,却没注意到前边开出租车的司机已经开始通过倒后镜警惕地观察着他们。

    白秀麒笑了笑:“我们这儿是开玩笑呢。师傅,一会儿有没有空,十二点钟我想定个车。”

    “大半夜的,要去哪里?”倒是江成路抢在前头问道。

    “去接李坤。”白秀麒回答:“那家伙的胆子其实不大。要是大半夜的发现自己蹲局子里头,也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还是去接一下比较好。”

    “那就打个电话给陶川吧,让他把人给送回公寓来。”江成路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不太好吧,大半夜的人家还能待在警察局里?”

    “没事,反正他差不多就是警局公寓两头跑。给他个借口来夜袭小韦他还得感谢我呢。”

    白秀麒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

    正说着,手机那边就接通了,陶川果然爽快地答应了十二点钟之后将李坤带回到公寓来。

    江成路挂了电话又过了没多久,车就到了玄井公寓门口。虽然夜色已经降临,但是从外观上看,老旧的建筑还是死气沉沉没有一丝动静。

    两个人结清车费下了车,从正门走回到大院里,果然又看见那些七彩霓虹灯似的灵火闪闪烁烁。

    “好看吗?”江成路问白秀麒,“妖怪的世界也不是只有一片黑暗。”

    白秀麒没有立刻回答。他仰头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儿,才问道:“这些应该叫什么?”

    “魂火。”

    江成路答道:“万物有灵,按照道理来说都能发出不同颜色的魂火。不过像人类、动物、植物这些生物,魂火藏在实际的躯体里,一般很难被看见。楼上那些妖怪,它们的身躯大多早已腐朽。灵魂则被迫蜷缩在狭小的器物里。而那些它们曾经恨过、爱过、纠缠过的人类,早已经投胎几世……被遗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只有夜里,魂火亮起的时候才能证明它们的存在。”

    这些话语让人伤感,可是江成路的脸上却始终带着微笑。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拍了拍白秀麒的肩膀。

    “人类的魂火有三把,双肩,头顶,会随着运势的强弱发生变化。这三把火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只有那些有点道行、或是天生开了天眼的人才可以。”

    “你能吗?”白秀麒问:“能看见我的魂火吗?”

    “……能。”

    “那是什么颜色的?”

    “……”

    江成路没有立刻回答,他闭上了眼睛静默了片刻,然后重新将眼睛睁开。

    “白色,是很明亮的白色。”

    然而同样的瞬间,白秀麒看见的却是金色。那是江成路眼眸中一瞬间亮起的颜色。

    就在他们两个人出神对视的时候,又有一个人从东栋的一楼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或许是因为光线昏暗,他一直走到了江成路的面前,这才感觉到了异样。

    “哎哟我去!阿江是你吗?你搞什么啊,相亲了吗?小东家是你干的吗?”

    惊愕差点让乐曜春化身为机关枪,爆出一连串的问号。等他稍稍冷静一点,白秀麒承认了自己的所做作为,并且建议乐曜春以后要多多习惯这样的江成路。

    “臣妾做不到啊。”乐曜春还在做着鬼脸:“小东家你也把我改造改造吧,不过穿成这样做淘宝店的客服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

    “小春说得没错,在公寓里的时候没有必要穿成这样。”江成路点头:“再说这些衣服也太紧了,糊窗户的时候根本伸展不开。”

    “休闲的衣服也有。”白秀麒先知先觉地举起了自己手里的纸袋。

    两个人回到家里把行李放下,在展开自己的家当之前,白秀麒先将今天在商场里购买的战利品一样一样摊在床上。高档的衣物和简陋的床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问江成路:“衣服都放哪里?”

    “唔……有个纸箱。”江成路一边动手脱下身上的衣服,一边弯腰从床底下拽出来一个受了潮的纸板箱:“都丢里面吧。”

    “……”

    白秀麒往里头看了看,箱子里还真的皱巴巴地塞着一些衣服。内衣外衣和短裤袜子揉在一起,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大开眼界”。

    真想把这一箱子都丢掉。

    当然白秀麒还是强迫自己忍住了这个想法,转而打开了自己的一个行李箱。将关了一个晚上的凉被、枕头和床单什么的释放到床板上,然后将江成路的好衣服请到箱子里。

    “停!你手上那件也别穿了。”

    他接着制止江成路重新套上那件洗得泛了白的变形T恤,顺手抓起一件深褐色的卫衣准备丢过去:“要搞卫生可以穿这件……等等!”

    他伸出去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外头跑了一天,还去了公墓,先洗洗吧。”

    “好啊,”江成路点头:“一起?”

    “呃……”白秀麒突然打起了退堂鼓:“你先洗,我一会儿。”

    江成路也没立刻回答,他低头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一会儿就没得洗了。九点以后澡堂子断水,这还有二十分钟。”

    白秀麒咋舌:“这又不是宿舍,也没有热水,怎么连冷水都断?”

    “必须的,小红晚上要修炼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