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 > 玄妙之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讨打
    浴室里头的结构倒还算正常。一排置物箱子,稍远些的地方有只能出冷水的莲蓬头。先到的乐曜春已经脱得精光,大无畏地冲起了战斗澡。鸟形的砗磲也独占了一个莲蓬头,抖抖翅膀动动尾巴,洗得不亦乐乎。

    都是男人,没什么好避讳的,白秀麒也脱了衣服,正想着不如试试冷水澡的滋味。就听见背后的乐曜春“哟”了一声。

    “小东家我看你斯斯文文的,怎么也纹得跟个黑社会老大似的?”

    白秀麒知道他是在说自己背上的纹身,于是笑了一笑。

    “这是妙音鸟,是我爷爷去世前最后一幅作品。他的遗言说要我纹在身上,我就拿来改了改,就当是纪念他老人家。”

    “原来是这样……”

    乐曜春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看见落汤鸡似的砗磲连飞带蹦地冲了过来。

    “妙音鸟,迦陵频伽!”它激动地大声叫唤着:“砗磲的祖先,砗磲的祖先!”

    按照砗磲的说法,佛教传说中的歌声悦耳的妙音鸟,原本是居住在雪山上的异族。人首凤身,能够随意变化成鸟类或者人类的模样。而数万年前,逐渐走出雪山的妙音鸟,建立了勒毕国。

    等到砗磲的兴奋劲儿差不多过去了,白秀麒提出了一个疑问。

    “如果妙音鸟真是你的祖先,那你也应该能够随意变化才对。可是现在你只有晚上才能变出人形,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哎,说来话长。”砗磲拍了拍翅膀,声音听起来有点沮丧:“白老爷的原作在哪里?有机会我想亲眼看一看。”

    “有机会带你去看。”

    白秀麒点头允诺,又问砗磲:“这是我爷爷第一次画宗教题材的作品,也是最后一次。你知道他为什么会画妙音鸟吗?是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同样的话,我还想问你呢。”

    砗磲叹了口气:“白老爷也曾经问过我,有没有见过活的妙音鸟。可是现在连勒毕国人都没剩下几个了,活的妙音鸟……少说也有好几万岁了耶,到哪里去找?”

    爷爷要找妙音鸟?

    白秀麒将这条线索默默地记进心里,接着就听见澡堂子的外间传来了小红响亮威严的催促声。

    “断水还有五分钟——!!”

    用剩下的五分钟时间速度完成了一个战斗澡,白秀麒和乐曜春告别,穿好衣服走出澡堂。回到屋子里的时候,桌子上又多了几样小菜,江成路正端着一碗粥呼呼地喝着。

    “见到小红了?”

    “嗯。”白秀麒将桶和热水瓶放回原处:“你也不告诉我一声。”

    “也没见你吓得跑回来搬救兵啊。”江成路笑笑,起身为白秀麒也盛了一碗粥,招呼他坐下来。

    白秀麒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吃这种家常早餐是在什么时候了,或许是大学食堂?当清脆的螺蛳菜在牙齿间迸开的刹那,他恍惚意识到,之前无数个早晨,自己勉强吞咽的干面包片与生菜叶,都只能算是维持生命的药品。

    是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带来了关于生活的一些质朴、却又奢侈的记忆。

    又喝了一口粥,白秀麒决定与江成路谈一谈刚才洗澡的时候,自己胡思乱想出的一些假设。

    “你救了小红,还让她在公寓里修行。”

    “恩,怎么?你可别问她要房租啊。”

    “正经点!”

    白秀麒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继续道:“你拍了一下李坤的肩膀,给了那个蒲苇的寄生株七天的时间,是希望它能够知难而退,不要两败俱伤。”

    “赞!可惜那个蒲苇没你这么冰雪聪明。”

    白秀麒无视江成浮夸的赞美,继续说下去:“还有昨晚,你之所以会生我的气,也是因为我把玄井公寓形容成了灵异垃圾场。但事实上在你的眼中,玄井公寓这上上下下三百多间房子里都住满了租客——是妖怪们的避难所。”

    说完这句话,拥挤的房间里顿时悄无声息。江成路保持着夹菜的姿势抬眼看着白秀麒,过了好一阵才发出了一声佩服的笑叹。

    “可真是奇怪啊,我们明明见面才几天,怎么好像你都成我的知心姐姐了。就凭这么点儿蛛丝马迹,你是怎么整明白的?”

    “我也不明白是怎么明白的,可我就是明白。”白秀麒说着绕口令:“你不是说你失去过记忆吗?说不定我们之前真的认识。”

    “那可是很多年之前的事了,你才多大点儿啊。怎么可能。”

    “那也许是前世呢?”

    试探着说出了这个可能,白秀麒的心跳有点加快,他期待着能够得到一些特别的反应。

    江成路终于将螺蛳菜夹回了碗里,又扒了一口粥,含含糊糊地回答:“是哦,其实我们是七世怨侣,我上辈子欠你的钱还没还清,你又来找我讨债了。”

    “……狗屁。”白秀麒忍不住自毁形象。

    “打是亲骂是爱。”

    江成路洋洋得意,却也不忘记补上一句忠告:“丑话还得说在前头,这公寓里的妖怪也不是个个都像砗磲和小红那样好糊弄。我留它们在这里,并不代表着它们对人类无害。四楼以上绝对不准接近,地下室更是禁区中的禁区。”

    他正说到这里,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刚才还急着去上学的乐曜春又屁颠屁颠地跑上楼来,一边喘着气一边就对白秀麒说道:“门外头有个男的,邋里邋遢的好像有病,他说要找你。你快出去看看吧。”

    “李坤!”

    不需要太多推理,白秀麒只把玄井公寓的事告诉过李坤一个人。听乐曜春形容得凄惨,他立刻放下碗筷往外头走,江成路也紧紧跟上。

    ——————————————————————————————

    等在大门外头的人果然就是李坤。不过一个晚上没有见面,原本养尊处优、油光水滑的富二代突然就憔悴了,他缩着脖子站在土路上,身上面从里到外七七八八地裹着衬衫毛衣直到外套等多件衣物,可是一张脸还是冻得惨白,叫人看着着急。

    “李坤,你怎么了?你穿得那都是……是我的衣服?!”

    白秀麒简直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显然在自己家中过了一夜的家伙。皮鞋、长裤、里里外外的衣服全都是从自己的衣橱里拿出来的,也不管合身不合身,全都套上了。

    怪不得刚才乐曜春要说他好像有病呢,这又是要做什么?

    白秀麒正想要问,就发现李坤在看见自己的那一瞬间双眼猛然发亮,接着就往前走了几大步。

    “秀麒,我好想你……你跟我回去吧,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低头,掀开身上的大衣裹住脑袋,用力地嗅闻了着白秀麒衣服的气味,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神竟好像磕了药似地,非常陶醉。

    “……你的气味,好闻的气味,我离不开,没有你,只能这样……”

    说着,又是一个深呼吸。

    这衣服不能要了。白秀麒在心里下了决定,等到李坤恢复正常之后,问他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

    “哟。”

    跟过来的江成路也从大门里探出头来:“看来发作得挺厉害的,连白天都不正常。也难怪,富二代谁都舍不得。”

    在看见江成路的那一刹那,李坤的脸色都变了,他又退回到了刚才待着的位置,好像害怕江成路再拍一掌直接结束这一切似的。

    白秀麒一手拦住江成路让他不要再往前,接着又试图向李坤解释:“阿坤,你现在是中了邪。等到今晚上十二点钟一过,就会恢复正常。你听我说……”

    “我只要听你说,回到我身边来,否则……”李坤冷笑:“不用等到十二点,如果你现在不答应,我一会儿就上高速自杀。”

    “!!”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一哭二闹三上吊?!

    白秀麒真是哭笑不得,却也担心李坤真的被操纵,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他正想着不如先假装答应,然后和江成路联手把人困到今天晚上12点,忽然瞧见门口大路的远处尘土飞扬,好像有什么车辆开过来了。

    害怕李坤一时冲动直接往车轮子底下跑,白秀麒急忙答应他“有事好商量”。不到半分钟车辆就开到了面前,经典的黑白车身,头顶红蓝警示灯,车门上还有盾形的警徽——

    居然是一辆警车。

    说也奇怪,那警车开到玄井公寓门前就刹住了。副驾驶座的门打开,走下来一个身穿烟灰色西装,戴银边眼镜的文雅男人。接着驾驶员也下了车,是一位制服笔挺、带着墨镜的高个子警察。

    “阿江。”

    文雅的男人向着江成路打了招呼,镜片下的目光又迅速扫过白秀麒和远处的李坤,似乎正在迅速地对他们的身份进行判断。而白秀麒则清楚地闻见他的身上有一股香气。

    不像是市面上常见的男用香水,也不是花朵或者水果的芬芳气味,男人身上的香气更沉着、稳重,似乎带着一些时光的积淀。

    “香道师……韦香荼?”他喃喃地想起了江成路之前曾经介绍过的一个人。

    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文雅的男人停下来看着他:“你是……”

    江成路抢在前面插嘴:“这位是我的朋友白秀麒。小韦你工作了一晚上也累了吧,详细的以后再介绍。”

    这时候那位警察也绕过警察走了过来,一手很自然地搂在韦香荼的腰上,被墨镜遮挡着的眼睛却不知道是在看着谁。

    白秀麒正在猜测这位警察的名号身份,忽然被江成路用力地推了一把,接着就朝李坤那边踉跄了两步。

    “干什么!”他扭过头来朝着江成路龇牙。

    推人的家伙竟然一脸无辜:“欸,你刚才不是说,有话要好好和李坤商量的吗?我们先进去,你们慢慢聊。”

    搞什么啊?

    白秀麒心里泛起了嘀咕。虽然不太明白江成路这么说有什么目的,但他还是朝着李坤走了过去。

    中了邪的李坤看见白秀麒走过来,嘴角激动地抽搐着。一点点张开双臂准备迎接。

    五步、四步、三步……

    白秀麒在心里倒数,很快自己就要落入李坤的熊掌,昨天晚上被偷袭的恶心感觉又在一点点复苏。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背后有人叫了一声。

    “喂,那个谁……你的钱包掉了。”

    说话的是那个墨镜警察,他弯腰,还真的从地上捡起了一个黑色的钱包。

    当然不可能是白秀麒的,昨晚上仓皇出逃的时候他只带了一个钞票夹而已。但正是这一声询问,让白秀麒弄明白了江成路葫芦里买着什么药。

    “恩,钱包是我的……谢了。”

    他点头应了一声,马上转身装作要回去拿钱包,却被李坤死死地抓住了胳膊无法动弹。

    在这样的僵持状态下,警察顺势拿着钱包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下次记得自己放好。”

    白秀麒满口答应,硬拖着李坤走了几步。就在快要交接钱包的一瞬间,那个警察也一个箭步上前,干脆利落地将李坤拿下了。

    ——————————————————

    接下来三天,我要去西安参加一个会议。连载继续,时间上大致尽量保持在中午发布。不过留言可能无法及时回复,请大家有事可以去**找罪化。

    给建新号过来围观的同学:可以去个人中心升级一下自己的等级,这个是自动涨的,等级高了权限也跟着高啦。

    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啦,谢谢!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