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婆罗海中不回头

第一百二十二章 婆罗海中不回头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记忆中无法释放的心锁,等待着一个能够打开的人,人们总看不见与自己无关的,无论他们如何的绽放似烟火。可有良药止心伤,可有破舟渡大洋,天昏地黄草木枯,心中绿洲无青草。曾经歌舞地,至今留虫鸣,昨日今天皆等待,天空乌云将成雨。

    棋盘是孤舟,在等待扬帆中枯朽。微凉的天光待破晓,海边浪潮添寂寥。新路浪滔滔,岩石伫立已成沙。刻上誓言待海枯,海湾豚鸣喜跳跃。天边微亮似红颊,伸手擎天恐惊扰。云止静悄等天光,怒神烧化黑夜郎。

    “呜。。。”哭声里,海潮中,沙滩上有脚丫两行。

    小渔村,废墟中,人伫立。

    他说:“你一定没有事情,一定不会有事情的,”他正话语间,就听身后破空之声呼啸,两血红双眸直视那头戴黑巾的瞎子,长枪直指瞎子咽喉。

    “你杀了钟秋月?”帅小戎问。倪丘淡淡道:“是的,我想,也许还会有其他的方式不杀钟秋月的,但是他要去找古荞,往枪口上撞。这也可以说是两全其美了,你说呢?”帅小戎抓住枪头,往自己咽喉上顶,冷声道:“你有本事就现在杀了我,否则就请你放下你手中肮脏的长枪!”

    倪丘并没有拿开长枪,而是说道:“蕾蕾呢?你来得早,一定知道一些。”小戎抓住长枪,全身所有的力量灌注其上,倪丘心中一惊,闷哼一声,飞身后退数步,而小戎转身向着一个方向而去,速度如同飞行的子弹一般。他的身后是一滩鲜血。

    倪丘见罢,心中同样升起不好的预感。

    潮声依旧浪滔滔,沙滩脚丫遗两行。天空海鸥悲鸣叫,迎接下一个红阳。“不可能,这一切都不可能的。”倪丘嘴中这样说着,就看见帅小戎向着大海而行。他被海浪推倒,然后站起,前进,倒下,站起,前进。倪丘起身,几欲用手中长枪,一掷,给予那个瞎子一个了断。然而,他终究还是站立在了原地,没有作为。

    海水中的味道让人难受,海水也同样会剥夺人呼吸的权力。那咸腥的味道,有时还带着来自深处海水的冰凉。他的脑海中除了波涛汹涌和无尽的海水,再也容不下其余的事物。他不敢去想,他害怕这海水中的冰凉会成为心爱的她身体的温度。

    耳边除了海哮之音,还有海鸥鸣叫。隐约之间,深海传来的巨鲸叫唤,也是让人心中迷惘。他究竟去了何方,这样一别,他还能在千万人中找寻到她么。还能在万千人中找到她的身影么。也许可以,但是会是又一段煎熬的过程。

    他知道,她不会死亡,不会就此消失,有一种预感,说不清道不明,总之,就知道和明了。冰凉海水中,死神怒嚎,等待天无光,一切成昨日,前往下一个海角,寻找乃至于天涯。

    她还活着就好,哪怕是Y风叫,海风涛,三千里路飞白毛,势要命休才罢了。

    她在海水中不知飘荡了多远,疼痛是来自海水对于伤口的腐蚀。她已经绝望和麻木,并不在乎身处海洋的哪一个角落。她身下是一只巨大的海豚,带着她正追逐朝阳的光辉,她也不知道,在这样的海水中,这样的绝境里,度过了多少时间。有时风平浪静,有时巨浪汹涌。她这个渴望见到大海的孩子,领略到了海洋的力量。

    在这没有目的的飘荡中,她遇到了一位老者。他坐在一头巨鲸的背上,手中拿着鱼竿正在垂钓。海洋的波涛中,他起起伏伏,已经成为了海洋的一部分。不管浪涛是起,是落,他始终是一样的姿势,一样的眼神。

    她看见老者拉动了鱼线,一条两手指宽的海蛇被吊起。老者抓出海蛇,只是微笑,将他从鱼钩上取下,抛上了天空。下一刻,浪潮汹涌,巨鲸跃出了水面,飞上了天空。它吞下了海蛇,在空中旋转数圈,好似一个翻筋斗的孩子,欣喜鸣叫。

    老者一直坐在巨鲸的背上,没有因为巨鲸的翻滚落入水中,他古井无波,手中鱼线再次抛出,然后丢进了海里。他淡淡说道:“我从二十岁开始,就在海洋中游荡,我已经有五年没有看见过人了,更何况还是一个姑娘,虽然丑了点。”

    她身下的海豚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召唤,靠近了巨鲸,和巨鲸同游,两者相互鸣叫。巨鲸偶尔喷出的水柱,在阳光的映S下,形成了七道绚丽的光彩。

    “老爷爷,我能和你一起漂流么?”女孩问老者。老者说:“不行,我生平英俊帅气,从不和丑陋之辈同行,此刻,你在我旁边,我已经是感觉到浑身难受了。”女孩眼中泪水汹涌,不知道说什么来打破这么多天无言的寂寞。

    “上来吧,我这上面有吃的。”老者说。女孩看了看自己破烂的衣服,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上去的意思。老者说:“丑虽然是丑,但终究还是一个人,和我说说话也是好的。”老者拍了拍身下的巨鲸。巨鲸伸出了左鳍,女孩身下的海豚也靠近了左鳍。

    女孩缓缓站起,走上了巨鲸的背上。巨鲸的背上斑驳褶皱间,有着岁月雕刻的痕迹,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洗礼,风雨的雕琢。

    她站在老者的身边,看着枯瘦老者手中递出来的那条鱼干,伸手接过。“老爷爷,请问我现在在什么地方?”老者看着没入海水中的鱼线,说道:“这里是海洋,是一个需要勇气和毅力的才能忍耐的地方。我很好奇,你是怎样一个人来到这里的,就凭借那头懵懵懂懂的小海豚。。。”

    老者说话之间,隐约看见了女孩的眼睛,手中的鱼竿抖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和地球意志是什么关系?”女孩不明所以,说道:“地球意志,那是什么?”老者沉默良久,然后看着海洋中起伏的倒影。从怀中摸出一颗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珠子道:“茫茫大海中相遇,也算是缘分,这颗珠子有美颜的功效,算不得什么贵重的礼物。”

    女孩不好意思道:“老爷爷,这怎么好意思,我什么都没有送您,您反而还送我这么贵重的珠子,这样不好。”

    老者抓了抓自己的乱糟糟的胡子说:“你要是过意不去的话,随便送我点什么也可以的。”女孩翻遍了全是上下,也没有找到一样可以赠送的东西。“老爷爷,我身无一物,要不这样,我唱首歌给您听,您看可以么?”

    “也可以,就是不要唱太难听了。”老者病没有在意,只是挥挥手,示意她可以唱歌了。

    仅仅是开始的一个音符,就让老者身上浑身的毛孔舒张开来。她唱:“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老者抬头看天,看见天空中变换之间,乌云遮蔽,来去匆匆,变换无常间,自己已经是从年少成白头,不禁鼻头发酸,老泪纵横。曾经多少少年志,转白头,堪回首,千丝万缕心头R,如今枯朽在坟头。

    “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寒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Y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女孩唱罢,见老者落泪长髯上,以为是自己唱得不好,不安道:“老爷爷,是我唱得不好么?”

    老者说:“很好,太好了。”女孩听罢,心中稍安,但是依旧忐忑,一直蹲在老者身边。两人相继无言。直到鱼线的扯动,让老者从从沉思中拉回。

    “走吧孩子,你不属于海洋,离开吧。”老者拉起鱼线,摘下上面的海藻放在身边。他指了指海豚:“它会带着你离开这里的,这一路上,不管你看见什么,都不要回头,不然你再也回不到你的那个世界。”他说完,继续恢复女孩之前所见的不动如山,和巨鲸化为一体。

    女孩看着老者,将手中的珠子放进了衣服中。“记住,不论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要回头。就算是我叫你,也不要回头。这里是婆罗海,再也不会有我这样善良的鬼了。”他侧过脸,露出了森森白骨,还有鲜红的牙齿。

    直到女孩消失在了远处,骷髅眼中才流出一滴金色的泪水,滴落巨鲸的背上,凝结成霜。他灰色的头发也雪白飘散,最后化成光点消散。夕阳余晖中,茫茫汪洋里,多少孤魂葬送,从此不再回归故里。

    “小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呀,过来玩玩嘛!”一个声音在女孩的耳边响起:“虽然是丑了点,但是我可是拥有帮您恢复美丽面容的法术的哟,嘿,小家伙,你不信回头看看我这美丽的脸蛋。。。”

    女孩没有回头,面无表情地趴在海豚背上。她看向前方,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站在海平面上,她觉得那个男子很熟悉,想看清楚男子的面容,但是男子的脸上总是有一团迷雾,无法看清。

    “蕾蕾,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不回家么?”那个声音也非常熟悉,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见过。</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