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 神游渔村遇河伯

第一百二十章 神游渔村遇河伯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谢二爷,你现在可以走了!”女孩抬起头来,直视他的双眼。那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无数的鸟语花香,无数精灵在歌唱。他心中涌起很久的火焰,瞬间熄灭。转身,上车,点火,一气呵成,随后,一脚油门离了这里。

    女孩看了看四周,看见的是现代都市中,一处似乎躲藏起来,亦或者是被人遗忘的老房区。这些房子呈灰黑色,起初应该采用的是黑瓦白墙。不过,也许是很久没有粉刷的缘由,白墙已是灰色,给人的感觉是悲伤而不堪回首。他们有着一些江南建筑的色彩,又多了一些沿海建筑的风格。隐约之间,听见木质门被打开的声音。

    一位老大爷拉着狗链,一只哈士奇显得很兴奋,正打算拉着这个年老的家伙,好好运动一番。却是看见一个下身穿牛仔裤,上身白衬衫的可爱女孩挡住了去路。女孩问老人:“爷爷,请问这附近有鱼塘么?”

    老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孩,大声道:“鱼汤啊,你去海边看看,那一代有很多的饭馆啊,想吃什么鱼汤都有的哈!”女孩摆手道:“不是鱼塘,是鱼塘,就是养鱼的鱼塘。”“洋芋,洋芋汤的话,我倒不是很清楚,你再问问别人吧。”老人抖了抖缰绳,如同骑士一般飘飘然,被身前的哈士奇拉走了。

    女孩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低下了头颅。她在某一个瞬间像回头看去,却又有点不明白哪里来的那种本能。她看着那个老者离开的地方,看见的去是空荡荡的街巷,和无人来往的诡异。

    这里非常特别,究竟是特别在什么地方,她也不是很清楚。她继续向前走,没有目的。仅仅是跟着心中的一种感觉向前,向左,亦或者是向右。

    肚子中隐隐传来了打鼓的声音,似乎是对于许久没有填充的抱怨。天空也并不作美,开始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热辣辣的地面上,受到雨水的滋润,升腾起袅袅的烟雾。朦胧中的小巷矮房,看起来如同梦幻迷云。

    她就像是迷失在迷雾中的孩子,始终,走不出这里,也走不到想去的地方。他一直没有去留意那些被刷在老房子上红色的字体。“那个老者似乎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感觉好熟悉,好熟悉。”她蹲在屋檐下,思索着,非常努力地。

    忽然间,她猛地抬起头来。天上也非常配合地,响起一声响亮的炸雷。在雷光的微弱之中,她看向四周,黑压压的地一片,感受除了雨声,雷声之外的寂静。这种寂静,是没有生命痕迹的一种死寂。

    这个小镇居然没有一家一户亮着灯光。

    雷光闪烁之间,轰鸣之声由远而近。她看见了墙上红色且潦草的字体。一个大大的“拆”字,配合鲜红的滴落下来的油漆,如同是地狱恶魔的字迹。她看罢,缓缓坐了下来,坐在了青石台阶之上,几株绿色蒿草之间。

    莫奇妙的悲伤涌上她的心头,她将脑袋埋在了膝盖里,倚靠在木门青石上,低低哭泣。她多么想此刻有一道光芒,出现在这黑暗的世界之中。哪怕是一盏烛光也好,即便它在黑暗中摇曳闪烁,微弱颤抖,她也会用她的身体,去挡住风雨,捍卫最后的光明。

    这一刻,他想起了那个男孩。那个站立在清水湾边,手捧着断裂蜡烛的蒙眼男孩。那时候男孩手中的烛光,是那么微弱,摇曳的光芒照亮了他颤抖的嘴唇。

    她又想起了那个小时候,母亲讲过的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她会不会也如同那小姑娘一样,死在冰凉和冷漠之中。她会不会也看不见明天的阳光,还有明晚的月光。

    那株蒿草,就在她的身边摇曳。上面有着一滴水珠滴落,敲击在青石地板之上,发出清脆的水声。

    隐约之间,她看见了一汪绿汪汪的水塘,上面有着一艘小小的渔船。渔船中央,男子滑动船桨,女子依偎熊怀。身后是破旧的茅屋,屋边是飘动的衣服。白色,青色,还有黑色。

    忽然之间,茅草屋塌了。

    张美蕾站在鱼塘边,想呼喊,却始终发不出声音。回头看去,那鱼塘中央,小船沉了,男人爬上了岸边,女人消失在了水中,依旧保持着依偎的样子,眼角带着泪痕,不与水溶,不与脸别。

    她想跳进水塘之中,却感觉到了强大排斥力量,将她推出老远。然后,她看见池塘干涸,渐渐填平。随后一栋房子出现在鱼汤中央,然后是两栋,三栋,四五栋。

    街道出现,人影穿梭,来往微笑,见面寒暄。某一个瞬间,她看见了一个女孩,再也挪不开自己的双眼。小女孩乖巧可爱,紧拉着她母亲的衣服,柔柔弱弱,颤颤巍巍。

    蕾蕾嘴中想声嘶力竭喊出那心中的两个字,可是只剩下了嘴型,没有声音。她冲向那个拉着女童想要离去的背影,抓住她,让她回头别走。却是光影变幻,烟消云散。

    光影再变,他看见一户门前,一中年男人,一巴掌扇在了他已经近三十儿子的脸上。这个儿子,正是那划桨的男人。年轻男人捂着脸庞,看着女人曾经离去的方向,低下了脑袋。然后他猛地站起身来,向着小镇外奔跑,再也没有回来。

    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狗,正在高高的门槛里,跃跃欲试,企图越狱逃离。它看见中年男人坐在门槛之上,依偎在门框之边,抽出烟袋,点燃烟丝,然后烟丝又被泪水浇灭。

    小狗还在跳跃,直到它终于能够轻易跳过门槛,准备逃离,却被链子勒住了脖子。它回头看向白发依稀的老者,吼叫一声,向外冲刺,终究还是在原地踏步,没有寸步挪移。

    渐渐地,小镇上的人,越来越少了。小镇外的房子,一点点被红色拆字压垮。在哀嚎之中破碎成了渣滓,然后连渣滓也没有剩下,被一栋栋大厦积压。

    一幢幢一栋栋,连城了混泥土的“树”林。一片片房屋在哀嚎中被碾压分解。大地被挖出了深坑,灌上了混泥土和钢筋,然后凝固,成为了大地的一部分。

    红色的字体从小镇的外围,一点点向小镇中央进军。行驶越来越难,直到停止不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牵着狗,站立在了无数人影之前。他倒地哀嚎,惨叫呼唤。他身边的狗儿,也倒地哀嚎,惨叫呼唤。束手无策的他们叹息离去,不敢上前扶起。

    老人看着儿子离去的方向,哭泣地更加伤心,就像是一个孩子,等着自己的母亲回来喂奶。不管是晴天,阴天,暴风雷雨,他总会在牵着狗,站立在这条路的入口等待。他的儿子,还有儿媳妇,一定是忘记了回家的路。

    这个小镇,这个地方,不能有变化。因为儿子回来的时候,才找得到。他的腰杆越来越弯,甚至连狗都渐渐拉扯不住,走路也开始踉跄,偶尔会跌倒在水坑中央。他的记忆也有点模糊,很多曾经的邻居都已经记不清楚。他的脑中有一个画面,那就是自己儿子被他一巴掌扇离这个小镇之后,落寞的背影。

    一声尖锐的惨叫传来,突兀而骇人。。。。。。

    当所有的一切在渐渐消失,蕾蕾就像是沉入鱼塘中的石头,一点点陷入黑漆漆的泥沼之中,暗无天日。也许是沉睡,亦或者是永恒的安寝。

    “也许不会再看见,离别时颤抖的火焰。也许不会再想起,分开时你的无语哽咽。你说你是我前进的脚步,我说,我是你路上的明眸。”

    “你是尘封在灰尘中的水晶,等待我双手温暖的擦拭。让你看见光明,射入双眼时候的美丽。此刻我能感受你的心情,知道你到底有多么压抑。。。”一个声音在蕾蕾心中想起,但随后又静默不语。

    一双小小的手在擦拭,光明投射而进,他说:“你终于回来了,真好。”蕾蕾看见一个身披白色光丝,头顶金色光环的小孩站立在了她的面前。

    “你是谁家的孩子?”蕾蕾问道。小孩很不开心,他说:“我是河伯,原本是管理这边鱼塘的,谁知道一群王八羔子,把鱼塘给填了,还在上面修了房子。气死个人了,居然压在我洞府上面。。。”

    蕾蕾勉强一笑,起身看向四周,碧波荡漾,好似在水中央。

    “我叫金童,我还有一个妹妹叫做银娃,她不喜欢和我在一起,说我幼稚,你说我幼稚么?”金童看向蕾蕾问道。蕾蕾下意识点头,四下观察,发现周围的水波中星星点点,好像是银河中的星光。

    “哦,我没有说你幼稚,我是说你这里的装修风格不错。”蕾蕾尴尬说。金童笑逐颜开,拍着小手说:“眼光不错,这样都被你发现了。我给你看看我的手艺。”

    他的手一招,一个小物件出现在了金童的手中,他说:“这个是我从河里捡来的,多得很,我收集了很多,全部用来装饰我的房子了。”

    蕾蕾拿过那金光闪闪的装饰,看见的是一个易拉罐。她正要说话,却是发现,易拉罐金光消失,然后迅速开始腐蚀,散发出臭水沟的恶臭味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