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归去来记忆成苍

第一百一十七章 归去来记忆成苍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我带你去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去看我们曾经看过的风景,做我们曾经看过的事。但是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再回到曾经的那一刻。我们看见的是现在的,你我也是现在的。我们心脏跳动的这一瞬间,过去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时间可以从来,我们也无法改变过去,改变不了的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爱还是爱,不爱还是不爱,过去我们证明不了,现在我们也证明不了。时间是水,最后的归属,是大海。大海是水的目的,死亡是爱的墓地。

    在这条路上,我们一直在寻找,寻找那个内心的真我。在这条路上,有太多的人我们会遇到,有太多的事情可以改变一切。爱是在万事万物改变的同时,而我们的本心依然不变。

    本心是不会变质,不会死去,不会变老的。纵然是一个R体支撑不了一个灵魂太长的时间,灵魂也会在下一个生命的开始时,寻找到曾经对的那个他。千百世的轮回,千万次的同床共枕,同室安寝,灵魂早就产生了如同一个整体的融合。

    “我们站立在清水湾边,曾经也有这样的一幕出现。在时光轴上,如果所有事情重合在一起,所有的事物都是不相同的,只有两个人跳动频率还一样。。。”

    “那个时候,我看得见,那个时候,你能跳舞。我们都不知道后来我的眼睛会失明,你的双腿会失去。曾经就是在这个地方,你站在这里,张开双手,在万千星星点点中,你曼妙起了舞蹈。”

    “时间还没有到,那样的美景,或许你以后才能看见。而我的双眼,已经被尘封。我用意识去看,比真实的双眼,更加清晰。你曾经说,要是我们两人都分开的话,我一定要记住你身上的味道。我应该像狗一样,能够在万千人群中找到你的存在,听见你的声音,不差一毫地触摸到你的脸庞。”

    “我看不见你舞蹈,看不见的模样,但是我知道你的心中有一个人在呼唤,就连你自己都没有感觉到。”

    他的话,今天很多,多得就像是一个已经很久没有开口说话的人。在清水湾前,在舍死崖边,在他们曾经出现过的地方。他的内心有一头猛虎,正在咆哮,想唤醒那个他深爱女子心中内心的蔷薇。

    她说:“这一切都很熟悉,但是我就像是在看别人的事物一样。我想,我要离开这里了。”她最后看了一眼那清水湾黑漆漆的的模样,看着那个男孩头上戴着面巾,手中拿着一支折断了的蜡烛。

    她看见过他是怎样点燃那根蜡烛,那样傻傻地用手去触摸火焰的温度。曾经是否也有这样的一幕出现过,出现过在他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场景中,那些美好的画面里。

    在那些画面里,一个人看见的是黑暗,一个人永远看见的彩色。一个人心中的世界是依靠触觉和听觉。一个人的世界,是依靠另外一个人开心为意志存在。

    瞎子,他是一个瞎子。而我呢,瘸子?

    她看着瞎子端着蜡烛,感受自己离去。终于转身道:“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你们中,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谁爱我,谁骗我,谁用真心换爱心,谁用伪善骗美丽。。。”

    翌日,蕾蕾离开了四平,去了球溪。她不让人跟着,自顾自走着。

    她走在平整的道路上,喃喃自语:这里本来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应该是什么样?蕾蕾看着路边那桉树上满身的泥土道:“你们累了么,你们站立在这边有多长时间了,你们一定知道这里一切的变化,对吧。”

    路还是那条路,只是背负的东西变多了。人还是那些人,只是有的人老了,有的人死了,而有的人出现了。他们的新世界被打开了,他们的人生将从别人人生的中段开始,然后看着别人在自己的半途消失,进入土里。

    黄沙黄土,这里的人们爱哭更爱笑,在黄沙黄土中飞舞,在相遇和相知中奔跑。钢铁巨兽曾经在这条路上飞驰,在这条路上咆哮。原来曾经是那个样子,她看见了过去,看见了曾经一些人在这条路上行走。她看见了半人腰深的水坑,也看见了掉进泥坑骂人的孩子。

    “一切都变了,连同我自己。”蕾蕾喃喃自语,她看着一个方向说道:“曾经我是和谁站在这里,曾经在我身边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她走过禽类交易市场,再次闻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那是弱小的禽类在脱毛油中翻滚时候散发出来的尖叫,还有最后失去生命的不甘。

    她似乎回忆起了,曾经含泪站在栏杆边上,那个时候的她一定很伤心,看着一个个弱小的生命离开这个世界,看着他们无力的挣扎,最后热血撒在砧板上,一点点凝结,失去温度。

    “那个时候,我的身边又是谁?这些如同是别人生命中的记忆,为什么能够感受到悲伤。这些悲伤故事的人物,他们是怎样相互慰藉和依靠,在这孤独的,没有人安慰的世界中,彼此搀扶向前。”蕾蕾转身,看见的是农贸市场已经发须泛白的菜农,看着已经戴上老花镜的屠夫。

    她一点点思索,揉着脑袋,走出了这些人的世界。她闻着花椒和各种佐料的浓香,穿街走巷。曾经,在这个路口,这个路口的这个位置,应该有一个老婆婆,她熟练的包着R末抄手。这一刻,她突然很想吃一碗兔儿面,她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的时候,会感觉特别伤心。

    好多人,好多事,都很熟悉。好多人,好多事,都变化太快。好多人,好多事,最后成为了无用的思绪,在埋入黄土之前消失彻底。厚重的大地,究竟拥抱了多少的灵魂,无私的大地上,又新生了多少生命。

    包子店外,包子西施正给自己的小男人扇着扇子。她说:“你要是再不知道疼爱我的话,我就去找那个瞎子,你不知道,曾经我差点就抓到他。他对我可好了,你不要不懂得珍惜。我可知道,他已经回来了,昨天我还看见他来着。。。”

    蕾蕾走到包子店前,微笑说道:“包小姐,你还认识我么?”包西施抬头看张美蕾,脸上露出尴尬,说道:“蕾蕾,是你啊,我开玩笑呢,别当真。”蕾蕾微笑,说道:“两个豆沙包。”

    包西施看着张美蕾离去那背影,不禁悲从中来,她不知道是从背影中感受到了孤独,还是从背影中看见了哀伤和寂寞。她用力抱紧了自己的小男人,非常紧,非常紧。她害怕失去,害怕失去心爱的老公。她甚至听见了骨头咔咔的声音,听见了老公伸出手颤抖的呼唤。

    羊角山,羊角D,羊角山下球溪河。球溪河,球溪桥,球溪桥下鲶鱼活。鲶鱼游,鲶鱼跳,鲶鱼跳进了笼中叫。笼中沸,筷子挑,最后回到了五脏庙。

    生命的终点会前往何方,生命的起点为的又是什么。从起点到终点,我们想的又是什么。迷惘的人生活在迷雾中,看一方世界,守一方净土。而,有人选择一直前进,前往未知的世界,看未知的一切。

    地球意志,和众多的神一样,选择探索新世界。在这新世界的路上,爱会是明灯,爱会是力量。爱会是船,渡过彼岸,承载着那些无知,却愿意寻找的人。

    一个声音在问蕾蕾,她声音美妙,她问:“你找到了么?看明白了么?”蕾蕾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身体之中?”那个声音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与你共存,寻找出一个真我。”

    “为什么我现在特别想看海,我还想去一个渔村。”蕾蕾说道。那个声音问:“那就去吧,你还记得去那个地方的路么?”蕾蕾说:“我知道那里,那就现在出发吧。”那个声音又问:“那么,那两个人怎么办?你准备一个人去?”

    蕾蕾说:“是的,我想一个人。”那个声音消失了,她看了看山顶周围的风景。风吹来,带来了花香。她看着夕阳向着山的那边降落下去,双眸之中,红色的晚霞和大地山川连成了线,那美景她不会忘记,或者说,曾经有一个男孩也和她坐在这山边的岩石上,和她一起看朝阳和日落。

    她踏上了前往蜀都的汽车,在那里,她还会踏上去另外一个城市的火车。看一看大海,看一看那个小镇,那一汪鱼塘。车窗外的路灯闪烁,黑影交错。最后,车消失在了高速路上。

    火车汽笛声响起,如同怒龙一样,狂奔着冲出了山D。它来自蜀都,承载了开心的,悲伤的人,前往另一个城市。那个城市是别人的家乡,是别人的生的城市,也是别人死的所在。

    “花生香烟烤鱼片,啤酒饮料矿泉水。。。腿收一下。”蕾蕾看着外面的风景,感觉一个身体倒在了她的腿上。侧头看去,是一个睡着了的小女孩子。她的哈喇子伴随着她的梦,连成了线,凝结在了蕾蕾牛仔裤上。她的母亲已经闭上了眼睛,手死死抓住女童的裤子。女童光着小P股,浑然不觉清凉和娇羞。

    也许,很多年以前,也有一对母女,也是采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了她此刻正要前往的地方。</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