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过往时光和所用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过往时光和所用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在这个世界上,大家总是把爱情和缘分拉扯上关系。甚至曾有流传,是一个叫做月老的猥琐老头,在从中作梗。此人身穿白衣,手中常常有一打红线,看见哪个痴男怨女情投意合,就扔出红线,让两人长相厮守。

    有时候,还会有很多的现实阻隔,将红线斩成两段。这时,大家会痛诉这个猥琐的老头,为什么要在喝醉的时候给大家系上红线。乱点鸳鸯谱的结果是人神共愤。每每这个月老会在月下说:“是情深缘浅,留一生遗憾,还是情浅缘深,一辈子怨偶。。。不要总怪我好伐。”

    是缘浅缘深,也和上辈子划伤了等号。黑脸阎王和颤笔判官会在功德簿上,勾画出来世的相聚相散。当有缘无分的时候,除了埋怨没有给月老份子钱,然后坑了自己外之,还会说黑脸阎罗与颤笔判官武判前世功德。

    翌日,帅小戎和张美蕾站在了她曾经的家前。蕾蕾站在门口,看着那已然杂草丛生的院子,还有上了锁的大门,说道:“这就是我以前的家么,真熟悉,但总感觉像是别人的记忆。”

    蕾蕾眼中滑落一滴泪水,看着那窗户。喃喃道:“好多让人伤心的画面,好多让人难过的事情,为什么要让我来承受,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孩子。”

    她最终还是没有走进院子,而是在院子的篱笆上抚摸了一下。她的目光落到了院子外的坎下。那里有一大株非常茂盛的黄金子。蕾蕾道:“他一定还在那里。”小戎将蕾蕾抱进怀中道:“他已经走了,放下了一世的痛苦和记忆,现在一定已经在一户人家里被人疼爱,当一个乖宝宝。”

    蕾蕾在小戎怀中,感觉是那么熟悉和安全。这样的怀抱,这样的气息,真让人迷醉。她听小戎说道:“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孩子,不知道未来的现在,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也像现在不知道将来会如何。”

    他们慢慢行走,行走在这条曾经一起走过的路上。前面就是打锣山,那个开满了苜蓿花的地方。也是在这里,是蕾蕾父亲安寝的所在。蕾蕾看着花开遍野的苜蓿花笑了,她说道:“他一定很高兴,小戎我们到山顶看看好不好,我知道山顶上可以看见山下蜿蜒的河流。”

    小戎看着蕾蕾欢快的背影,心中道:“要是蕾蕾能够忘掉那些不痛快的记忆就好了。忘掉曾经的痛苦,忘掉自己父亲的亡,忘掉自己母亲的死。”小戎看着那落魄的房子,心道:“倪丘啊倪丘,你要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曾经以蕾蕾要挟,霸占了蕾蕾妈。如果她想起你的话,就会想起这一切,你还会继续这一切么?”

    小戎站在打锣山上,看着周遭的景色,想起了一些事,一些过去的回忆。

    那个时候,温煦的阳光下,女童抓着自己的裙摆,扭捏着说:“我叫张美蕾,妈妈说家外面坏人很多,所以不让我出来。”她是圆圆的娃娃脸,脸上没有丝毫污秽,没有小孩子一丁点的鼻涕。

    小戎走到蕾蕾身边,做出撒豆成兵的手势道:“我叫戎大帅,是玉皇大帝派我来放羊的。”一旁的蕾蕾笑了,笑不露齿,她说道:“小戎,你是我的什么?”小戎最近才听电视里好像有一个这样对话的广告。

    小戎心道:“要是说你是我的那啥,会被蕾蕾认为是不走心。”思索良久,小戎道:“你是我的。。。眼!”

    蕾蕾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中嗡的一声,像是有一把锤子狠狠敲击在了心灵中的某个地方。她摸着自己的头道:“啊,好痛!”小戎慌忙扶住她,温柔问:“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感觉头晕,过一会儿就好了。”蕾蕾坐到一旁的岩石上,看着下面蜿蜒的河流道:“我为什么会忘记一切,我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岭山上?”小戎也有些不解说:“一切都是地球意志的安排,你的失忆也是。但是她的目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相信你恢复记忆的时候,就能够想起一切。”

    “走,我们下山,去我们的学校看看,来,我背你。我已经很久没有背过你了。”小戎弯下腰,背对蕾蕾。蕾蕾微笑说:“好吧。”蕾蕾很自然地趴在了小戎的背上。

    小戎缓缓站起道:“嗯,感觉和以前一样,稍微大了点。”蕾蕾红了小脸蛋,并没有感觉道什么不妥。手不自然就拉住了小戎的耳朵。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这种自然,发自骨子里,似乎已经是一种肢体惯性。就好像一个失忆的人,不会忘记骑自行车一样。

    “前方五步下坡路段,请小心行驶。”蕾蕾知道帅小戎用头巾蒙住了眼睛,所以一边用手拉扯小戎的耳朵控制方向,一边语音导航。小戎蒙住眼睛的头巾湿润了,他说道:“好熟悉的感觉,除了少了一只狗,什么都和以前一样。”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自然。他们走过橘林,走过竹林,路过小时候存在的,而如今已经被新事物覆盖的地方。

    那个地方,曾经有一位孤独的老人生活着。她没有老伴,没有子女。独自生活,冷暖自知。每当看见小孩们放学的时候,她就会端一张木椅,坐在屋檐下,微笑看着,就像是在看自己的晚辈一样。

    她家有一只猴子,被老人用铁链拴在门口的古井边。后来,不知道是被哪个调皮的孩子,用石头不小心把猴子打死了。老人的哭泣只要是路过的人都能够听见。那之后不久,老人就病死了。村里人帮忙找了一个地方安葬了她,和她的猴子一起。

    那茅草屋,也在那之后失去了人的气息,变得破败,带着Y惨惨的感觉。直到最后倒塌,成为了一块荒地。如今,那里已经被推平,变成了油菜田。

    小戎问蕾蕾说:“你还记得毛阿婆么?”小戎问。蕾蕾摇头,表示没有印象。“就是那个养了一只猴子的毛阿婆,没有人知道,是我打死了那只猴子。”

    蕾蕾看着面前白瓷砖的学校道:“你为什么要打死那只猴子呢?”小戎叹息说:“因为它抓烂了你的裙子,我为你报仇。。。”小戎叹息一声:“我想不到的是,毛阿婆居然伤心过度死了。”

    小戎是一个善良的人,那是他第一次杀生,也是无意的杀生。这对于一般人来说,会内疚很久,小戎也是。在那段时间中,他一直做噩梦,梦见那只猴子来找他,并且将他的脸蛋抓得稀烂。然后,毛阿婆尖利的笑声中说道:“叫你杀我的猴子,纳命来。。。”

    后来,小戎的爷爷帅御武问小戎:“如果事情可以从来,你还会那样选择么?”小戎的回答很坚定:“是的,我还会。何况,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从来。”也就是在那之后,小戎晚上才没有再继续噩梦。

    两人相继沉默,蕾蕾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真假的无言,而小戎是对于埋藏心底的愧疚的难过。

    小戎指着学校后面的J公堡道:“看见那个山顶了没有,那座山叫做J公堡。”蕾蕾看了看紧闭的学校大门,说道:“走吧,我们去J公堡上,在那上面,应该可以看见学校的整个面貌的。”

    还记得那些年,小戎和蕾蕾在这J公堡上,用纸飞机放飞希望。那些纸飞机上承载的欢乐笑声,被时光割刀一年年刻画。那些大槐树下挥打陀螺的身影一点点拔高,而挥打的人却不知去了何方。

    树皮一点点退却,作为人类,并不能理解树的体会。树的上面,有刻画的痕迹。这是一棵从J公堡半腰生长起来的大树。不知年岁,有成人腰粗,蜿蜒似蛇,结结实实包裹住了岩石。

    小戎拉着蕾蕾的手,走到树边,指着一处道:“看看这里,这是我们十多年前刻下的。”他抚摸着上面已经结痂的树皮,那种用时间留下的厚重,让人感觉沧桑无比。

    蕾蕾也用手触摸道:“十年时间。”她手指划过的地方,上面是一个爱心,爱心里面是两个字,一个张,一个帅。从刻画的笔法来看,确实可以看出其中的稚嫩。蕾蕾喃喃道:“好痛,好痛,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什么都记不起。”

    所有的往事,被隔离。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一把钥匙,只要有打开心门的钥匙,才可以走进去。这把钥匙地球意志说过,叫做A。而小戎从来没有思考过,什么是爱。他只知道,两个人互相有好感,然后在一起生活。

    他抱着蕾蕾,突然之间好失落。他居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爱蕾蕾,还是说,他所以为的爱,不是真的爱。所有的一切都会有答案,只是不现在。所有的目的,难道真的就是让蕾蕾恢复记忆么?

    小戎心中好像有一把刀,一把满是倒刺的刀,横冲直撞,上下翻飞。他忽然说:“蕾蕾,算了,过去的事情,我们不再去想了。因为,过去的始终过去的,想起了也没有意思。我只知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是一样的爱你。”</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