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张献忠收编无相

第八十四章 张献忠收编无相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丝颤抖摇曳了整个沐夏市,很微弱,就好像大地只是放了一个屁般。

    然而,这一切对于一些人来说,就如同是一个炸雷在空荡的山谷中炸开似的。声音悠扬着向远方,那远方,有着一个来自岁月尘埃埋葬了五百多年之人,正在缓缓走来。

    “他来了!”雪域道人喃喃自语。

    话语很轻,就好像是一个过客从他家门口经过一般。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没有一点的心情起伏。只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人来者不善,是冲着那东林书院来的。

    说了这么久,东林书院中到底拥有什么,大家到现在都还不知。作为沐夏市的市长,陈长青尤为想知道这一点。只是,看这几个道貌岸然的世外高人,估计是不会愿意告诉他的。不过,他深信,答案现在已经是锅里炖的鸭子,时间一到,揭开锅盖,什么都知道了。

    东林书院的黑夜,已经成为了死神的派对之地。在这里,又有着十数人失去了生命。他们的鲜血如潺潺小溪,汇聚入“海”。血腥之气弥散在这小溪之边。旁边的树木已经萎靡不振,树叶枯黄开始凋败。黑气缠绕在他们四周,腾腾地述说此地不祥。

    而这个时候,一黑衣人出现在了这里。他缓缓抬头,手中握着一把刀,是一把唐刀。他脸上没有五官,此刻面向一个方向,那已经变成深红色的小溪。

    他,是无相。

    “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好像我以前就来过一般,真是怪异。”他的声音沙哑,带着沧桑,又带着不真实。仿佛说话的那一刻,他站在了虚空之中。

    他手中唐刀微微颤抖,似乎是遇到了一个很畏惧的人一般。它居然是在恐惧,想逃离,这让无相非常疑惑。究竟是什么让这块土地变得如此血腥,如同阿鼻地狱。

    他缓缓走到了血红色的溪流之边,望向了那溪水中的红。微弱的灯光照射,漾漾的红色荡开。那溪水之中,似乎有一个人,在轻轻呼吸。均匀地,缓缓地。他,看不见,只是有一种感觉,那下面有一个非常恐怖的存在,但是,他居然不畏惧。

    红色的溪水,一圈圈荡漾,叮咚的水声,敲击灵魂。他模模糊糊,蹲了下来,抚摸那地上的沟渠,心中忍不住有一丝膜拜的欲望。仿佛那溪水中,有着一个如同圣贤一般的存在。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和鲜血肉体。膜拜的欲望让他逐渐低下了头颅,他的头,很沉重,如果可以敲击地面,发出崇敬的叩首,想必那溪水中的圣贤,定然会更加高兴。

    而,就在此时,一阵笑声传来。那笑声是粗犷的,是放荡不羁的。事一位没有羁绊的枭雄咆哮,是一个杀神缓缓走来的死亡颂唱。在那过去的岁月之中,也许有无数的生命就是死亡在了这样的笑声之后。

    他在猛然间醒来,发现自己的额头几乎快要接触到地面。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背后,一阵寒冷。那是发自内心地恐惧。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居然不知如何就已经走上了死亡黄泉。

    不敢再去看那溪水,不敢再去看那红色。他缓缓退后,直到面对一个黑影。

    那黑影是一个头戴斗笠,身穿布衣的男人。他的面容隐藏在了斗笠之下,但是一股杀气却是扑面而来。那种寒冷道骨子里的杀气,让无相感觉到了无可抗拒。

    他开口,说:“我闻到你的味道了,高攀龙!”他这样说着,纵然无相的面容无眼无嘴,但还是让人能够感觉到那茫然和不解。甚至还带了一丝“你个白痴”这样的意味。

    “呵呵,只要见过地球意志的人,都会忘记过去,只晓未来。”他走到那血红的溪水之边。感觉到了无相欲言又止的动作,呵呵笑了笑。那笑声是嘲笑,是叹息,是哀痛。

    “不用担心我会被那溪水中的家伙迷惑到。”他招了招手,示意无相到他的身边。但是无相并不听话,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如同一根木头一般。

    那男子手一招,无相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就到了男子面前。劲风使得斗笠微微扬起,然后无相看见了男子的面容。那是一张满是疙瘩,丑陋到了极致的脸。

    这张脸,一定饱受了无数人的嘲笑。而事实证明,那些嘲笑的人,都在他的屠刀之下死亡了。

    “在我大西皇帝面前,你居然敢露出厌恶的表情,该杀!!!”张献忠的脸上露出只有上位者才有的威严,而无相在他的面前,就是一个渺小的蝼蚁。

    只是现在,渺小的蝼蚁居然对他露出了几百年都没有人露出的轻视,甚至是厌恶和怜悯。这是他永远的痛。

    “知道我的脸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张献忠问道。他并不在乎无相会不会回答,只是那样说着,然后继续说了。“我原本只是一个孩子,是爷爷张居正最喜爱的孩子。而那天。。。”

    “宪儿,爷爷以后可能就再也看不见你了,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像以前那样不学无术。。。”张居正看着才五六岁的张献忠,又看了看那天边红透的天际。晚霞,是那么美,是那么短暂。血色的红,穿透了他的瞳孔,夜色的黑,渐渐渗透其中。

    张献忠在管家和护卫的保护之下,向着苏吴而去。蜀都之中,血雨腥风,一个杀神由西而来。他带着对于仇人的愤怒,站在了张居正的面前。

    没有人会想到,张献忠在半路又跑了回来。他躲在厨房的角落,借着砖缝的余光,看向了外面。那是一个衣衫破烂,满身鲜血的恶魔。他沙哑着声音问张居正:“告诉我,告诉我这一切的答案,为什么要杀了她。。。”

    张居正看着指向自己的唐刀,淡然说道:“刀,不错!”而后,唐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之上,一条口子绽放开来。一滴鲜血,缓缓掉下。

    张居正已然不动如山,那一刻,他仿若成为了大地的一部分。他说:“大地的意志告诉我,你需要苦难和折磨。而我觉得,这一切还不够。。。”

    他顿了顿,看着唐刀缓缓移开,上面还有一滴殷红的血液。“你只是失去了全家,你只是失去了爱人,但你的意志还没有失去,你还活着,所以,这一切都还不够。”

    程宗猷眼中红芒闪烁,杀机隐隐,他阴恻恻说:“你是要我成为疯魔,成为杀神,成为这世间的罪恶。。。你是骗子,大地的意志也是骗子,你们都是一群骗子。天书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假的。。。假的。。。”

    浴血瞬间穿透了张居正的心脏,鲜血源源不断,一颗缓慢跳动的心脏中被抽离,为浴血中的灵魂所吸收。

    “啊。。。。。。”程宗猷疯狂呐喊,咆哮响彻了整个蜀都。他真的疯了。。。

    火焰,开始燃烧,火龙,开始肆虐。周遭的一切开始燃烧起来。小小人在火焰中呐喊,哭泣,无助地嘶吼。那是看见亲人被杀死的疼,那是肉体钻心的痛。

    “你知道一点点感受被烧烤的滋味吗?你知道在火焰中无助嘶嚎的感觉吗?你感受过亲人在你面前死亡的痛苦吗?”张献忠看向无相。那曾经五百多年前的痛苦,至今还存在。而这,紧紧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他在火焰中听见了一个似女人,似男人,似野兽,似仙灵的话语声。那一刻,他失去了身体的疼痛,抬头仰望,看见的是一位身穿蓝衣的女子。

    她时而变换如烟,时而飞扬似鹤,转瞬化作星辰,间或荡漾如波。无论哪一种形态,张献忠都感觉到她的注视,那么威严,居然还带着一丝和蔼。她说:“想报仇吗?”

    张献忠点头。

    “想杀了他?!”她问。

    张献忠点头。

    “那我给你一个机会,不过你将永无轮回之日。再无人间七情六欲,你将化作利刃,成为恶魔,抹杀毒瘤和病态。”

    张献忠依然点头。

    他复活了,拥有了一具不入轮回的身体。心中充满的是对于恶的仇恨,他真的成为了屠刀,杀戮无数。直到他感觉无数鬼魂缠绕在身,无法动弹而倒下。化作了一座山,站立在了沱江之畔。

    “大地的意志,欺骗了我,就像欺骗程宗猷一样。我始终杀不了他,杀不死他,而我没有失去七情六欲,我一直生活在痛苦和折磨之中。杀戮可以减少痛苦,但是会让痛苦累积到一定程度,突然爆发。她让我清除毒瘤和病态,而我渐渐发现,我也是一个毒瘤,我纯在的意义,只不过是清除她不喜欢的事物。”张献忠摸着自己的脸,呵呵笑了。

    “哈哈哈,程宗猷入了轮回,程宗猷他居然入了轮回。他这样一颗毒瘤,居然能够得以轮回!不!他必须死!”张献忠声音陡然响亮,震人耳膜。“入了轮回又如何,我有不死躯,我要杀无赦。”张献忠右手一招,无相手中浴血便入张手。

    “我麾下曾有四王子,可惜,他们没有不死躯。不若你归顺于我,我能够看见你眼中痛苦,那种看着亲人死去的痛苦。来吧,我会给你所向披靡的力量。”张献忠右手一挥,浴血刀光闪过,红色溪水断裂开来。

    “呵呵,断水一刀,想学吗?!”他问。

    无相没有说话,只是站立到了张献忠身后。于是,笑声猖狂而起,响彻东林书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