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苟且懦弱的偷生

第七十九章 苟且懦弱的偷生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关于司丽兰塔的心思,小戎从来没有想过,对于这一切,他有的只是愤怒和一点点的悲哀。他想不透,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在仇恨之中,变得麻木而嗜血。

    那一刻,他也知道了周子昂那痛苦,想寻求死亡的心态。看着无辜地人因为他而死亡,因为他的花心而失去对于这个世界观赏和享受的机会。他周子昂是自私的,是充满了贪欲的。但是他有着最后一点点的良知和后悔。

    “我为了引出周子昂,我让所有的杀手去杀他。为了找到他,我发布了杀贴。他对于一个小女孩的猥-亵,也不过是一场虚拟的幻想。”司丽兰塔拿着匕首,在自己肚脐的地方左右比划。

    “在这里,曾经是我和我母亲连接的脐带。我现在好想念她。只是,十年了,我出来十年了,想过回去,却终究还是不敢回家。”她是一个孩子,是一个迷失在爱情道路上的孩子,是一个为了爱情失去了太多快乐和幸福的女人。

    痛苦的迷雾在她周围包裹,悲伤的瘴气侵蚀了她身体中所有。她,是一个带着负面能量游走的孤魂,祈求寻找一个能够让她超脱的人或者是物。

    “曾经,也有三条脐带连接在我的身体中,他们弱小,但是我感觉到了他们生命的律动。而最后,他们从我的身体中死去,被排出体外,成为了烂肉,成为了腐肉。他们过早地被蛆虫噬咬,兴许,蛆虫都觉得肉太嫩没有味道。”泪水滴落在寒光映射的匕首上。

    “放下屠刀。。。”小戎想说些什么,可是只说了半句,却无法继续说出来。他看着那滴映射着寒冷和悲伤的脸庞,感受到了前次站立在惠山顶上的难过。

    “还我周郎!!!”“咻!”

    那是司丽兰塔疯狂的嘶吼,还有匕首划过空气阴恻恻的悲嚎。匕首划开空气,插入了小戎的肚腹。冰凉的匕首,像是一块坚冰,没入他的身体。骤不及防的小戎只感觉到了冰凉和痛苦。

    “噗!”又是一声。司丽兰塔一口鲜血喷在了小戎脸上,她眼中露出不甘和羞恼。

    有人在背后偷袭了她!

    她很讨厌那个人,想回头,哪怕是看一眼敌人的模样。艰难,没有力气,纵然是她想继续给刺入小戎身体的匕首加力,也做不到。她说:“周郎,我来了。纵然我们生不能相随,你就让我死后陪着你吧。。。”

    “今天的天,真黑,一点光都看不见,真是稀罕啊。”司丽兰塔眼中闪烁着星光,闪烁着对于故乡草原的回望。

    那是一片漫无边际的草原,那是他们一家生活的地方。风儿吹过了大地,绿绿的青草向着一个方向倾倒起伏。那是草原绿色大海的碧浪,天上有白云,地上有白羊。红马长袍的牧民,吹着天籁般的口哨。

    她好想回到故乡,回到出生的地方,在看最后一眼亲娘,告诉她自己错了。

    缓缓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黑暗的那方,是周子昂的等待。依稀之间,他似乎是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站立在一条长阳古道之边。他就像是第一次出现在自己身边时候那么秀气洒脱。

    笑容在她脸上绽放,这是最后死亡真心的笑容。小戎却看不见,因为他再一次感觉到了熟悉,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那味道他上次在惠山顶上也闻到过,但是没有在意。如果不去在意,他甚至会忽略那香味。

    “你是谁?”小戎对着面前开始失去温度的尸体说话。

    没有回答,没有声音,死气中,一片寂静。这方圆几百米之内,就像是陷入了无声的世界。他想崔口哨,想用哨声分辨那个人的位置。可他知道没有用,自己的哨声也不可能会找到他的。

    血液开始从他的身体中被流出,他大脑中的黑暗,变得恍惚而飘渺。那一刻,好像有着一个旋转而无法摆脱的漩涡,在不断吞噬他。

    那个飘渺的声音又出现了,出现在了小戎的脑海。还是以前那副场景,还是那个小岛,那第一个离开大海,想摆脱大海的生命。

    生命在时光和空间里,显得是那么渺小,尤其是这种走在生命之源的物种。在整个宇宙之中,他们在别的文明里,甚至是那些大人物们眼中,根本就看不见的尘埃。

    万物始于小,生命最是微。从孱弱,到能够存活。从存活,到开始形成意识,需要多少时间流转。探索,发现,了解,创造。生命,就是在这样初始的地方,在这块看起来特别渺小的陆地上繁衍开来。

    时光荏苒,光阴流转。为了生存和适应环境,他们开始变化。有的渴望天空,渴望自由的翱翔,于是他们在扑腾之中,渐渐翱翔于天。有的渴望山林,畏惧严寒,长出了毛发和能够攀爬的四肢。有的喜欢黑暗,但又畏惧海水,于是他们开始挖掘钻入地底。

    原本是安静地大地,原本是荒凉的土地,原本是没有情绪的一切,变得生机盎然,处处花香鸟语。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万千物种,他们看见了一个崭新世界的到来。

    未来是未知,未来是不可掌控,未来更加带着彷徨和憧憬。

    那是多少生命和物种的挣扎,那是多少思想和灵魂的裂变。他们在时光和生死之中掌握了语言。他们在危险和恐惧中学会了适者生存。

    高大的树木,充足的氧气。物种在无休止饥饿中变得强大,变得众多。隐藏的杀机,隐藏的威胁在悄然酝酿。

    她感觉到了威胁,感觉到了这些物种强烈的渴望。他们渴望的是冲破世界,统治世界,颠覆海洋和大陆。

    惊涛狂涌,雷电交加,火龙肆虐。红色闪电在充足的氧气中肆意燃烧。绿色的树木哭泣着,尖叫着,倒下了。他们似乎在疑惑,在渴求。疑惑为什么地球意志要抛弃他们,渴求地球意志给予他们活下去的希望。

    强大的陆地生物,他们在嘶吼中抗议,谩骂地球创造他们还要毁灭他们。杀戮开始,血腥滔天。天空中的蓝天白云,被乌云闪电代替。海洋的清澈蔚蓝,在火焰奔腾和翻滚中浑浊。

    天空之外,陨石落下,那火红的呼啸,仿若带着来自天外的怒嚎。那是地球意志最忠贞的捍卫者,他们是地球意志的执行者。那些捣乱的生物,那些破坏了意志法则的物种,终将被毁灭,在煎熬中惨嚎,在挣扎中被封印到黑色深渊里。

    任何威胁到地球意志的存在,终将毁灭在自食其果的贪婪之中。任何妄想凌驾在地球意志之上的物种,终将成为黄土和尘埃。

    生命,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真就像是一个实验,就像是一次失败的演变,需要从头再来。所有超出了实验预期结果的生物,都要抹杀。能够存活下来的,是弱小,是妥协,是胆寒的苟且偷生。

    在疯狂激昂的狂想曲后,是再度的和谐,再度的宁静而有序。先才的喧嚣,过去的死亡,毁灭,封印,终将成为尘埃,成为过往,不被谁人想起,更加不会有人会去记忆,记录。

    这只是文明还没有形成之前的序章,华丽歌曲之前的起手鼓点。接下来,会是如何,是否会有更多生命在不甘心中呐喊崛起,又会是怎样的一个物种站立起来,违背地球的意志。

    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史诗般华丽的电影。像是纪录片,像是魔幻片,更多的像是压抑的恐怖片。头顶如同悬着一把锋利的宝剑,风吹雨打,摇摇晃晃。宝剑之下的小戎感觉压抑,感觉惊悚。

    他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他的声音在金山下回荡,声音在辗转回荡之间沙哑而惶恐。他好像感觉到了一点事情的脉络,但那丝脉络就像是空气中飘荡的烟雾,抓不到,看得见,摸不着。

    “我是谁,并不重要!”声音依旧带着诸般万象的意味,像和蔼的母亲,似憨厚的熊猫,若高山流水的潺潺叮咚。“这是一场电影,一场你身在其中而不自知的话剧,你是万千生命中摇曳的火苗,细细感受这一切吧,时间不多,等你看完这一切,就知道需要做什么了。”语声淡淡,梦幻消散,所有归于黑暗,周身是彻骨的寒。

    一点温暖握住了他,一丝香风缠绕了他。有点熟悉的味道,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不要过来,你这个杀人凶手!”她对着面前的黑衣人吼叫。即便她的声音在颤抖,她的身体在颤抖,但她的灵魂没有丝毫的退缩。

    “我从不杀女人!”黑衣人的声音沙哑,缓缓走到司丽兰塔的尸体之前,抽出了一柄闪烁红芒的诡异长刀,缓缓切下了司丽兰塔的头颅。

    刀很锋利,没入肉体,就像是烧红烙铁切割黄油。已经冰凉的血液从司丽兰塔的脖颈中流出,顺着台阶,一点点向台阶下运河流去。“嘀嗒,嘀嗒。。。”然后是“啵。。。”的清脆响声。好似生命最后的音符,为司丽兰塔画上了句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