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佛寺门前会红名

第七十四章 佛寺门前会红名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浑浑噩噩,迷迷糊糊,他这样的状态下,又一次离开球溪,离开了四川。此行一去,不知前程何样。没有了上次离别时那般感慨和忧伤,剩下的是无尽的痛苦和生不如死。他宁愿那些埋葬在土下的是自己,那些逝去的记忆,不被抹上尘埃。

    车到沐夏市豆豆舅舅的别墅,两人才坐下没有半小时,正在诉说真实见到的那如同炼狱的惨烈。就听外面传来门铃声,过了一会儿,仆人拿着一个快递包裹说:“帅先生,这是你的快递。”

    小戎眉头蹙了蹙,让豆豆帮他打开,小戎心想,会是谁给自己送快递,难道是蕾蕾。他心中一直有一个执念,那就是蕾蕾还活着。想及此处,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哟,是一个手机呢!”豆豆看了看,除了手机,就在没有别的东西了。

    他拿过手机,心道:我一个瞎子,怎么用手机。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到现在都还没有使用手机经验的帅小戎,把求助给了豆豆。豆豆帮他按了接通,然后放在小戎耳边。他犹疑而期待地对着电话“喂!”了一声。然后电话的那边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

    “你还有三天完成任务的时间!”小戎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刘老六。小戎走到了院子外,说:“我没有说过,我一定要完成任务,而且你上次说了,任务没有期限。”小戎对于这个杀人的任务非常厌恶,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那边刘老六呵呵笑了一声,叹息道:“实际上,我也是为你好,你既然加入了刺客联盟,又何必还把自己当成一个正常人呢,应该冷下来了,你的心还热乎着,这样不好。”

    “我不喜欢杀人,那人我也根本就不认识,和我也没有什么仇怨。所以。。。”小戎听着院子中狗的叫唤,还有别墅外汽车时而响起的声响,感觉杀人这种事情,离自己实在是太远了。

    刘老六听罢,长长出了一口气,听那口气,似乎是很惋惜。小戎道:“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就挂了。另外,这手机送我真是浪费,我根本不会用。”刘老六一副不在乎的口气:“没事儿,充话费送的,你就拿着用。鉴于你对任务如此的抵触情绪,我还是告诉你一个实情吧,你的父母都还活着!”

    此话如同晴天霹雳,震人心神。以至于小戎如同傻了一般,站在那里。过了十余秒后,小戎忽然阴冷说:“你这是在威胁我!”

    刘老六说:“这事情与我无关,我只是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而已。你与其过段时间听到这个噩耗之后投鼠忌器,还不如现在就乖乖答应我。”小戎握了握手机,说:“我要和我父母说话,以确保你说地事情是真的。”刘老六说:“这个我也帮不了你,不过,如果你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我可以帮你争取。”

    刘老六的声音没有奸猾,没有威胁,是那么和蔼,那么暖人心怀,但却让小戎寒彻心扉。

    “你最好没有骗我,不然,不要怪我不尊敬你老人家。”小戎的语音很淡漠,如那刚从冰箱中拿出来的冰块,冒着寒气,缓缓下沉。刘老六呵呵一笑,说:“你就没有尊敬过我这糟老头子吧,明天晚上十二点,你的目标会出现在惠山公园二茅峰小佛寺。你明天要是没有完成,你这次任务只怕是完成不了了。”

    沐夏市的天,开始逐渐热了起来,但帅小戎的心却逐渐寒冷。他已经冷似铁砣一般的心,开始布满寒霜一样的冰丝。

    杀人!说起来多么简单的事情,有着无数历史的人类,拥有着众多杀人的手段。方法万千,有让人立刻死亡的,有让人延迟死亡的,也有让人始终在生死那条线上,左右摇曳而不得的。

    人类对于死亡,始终拥有着无限的恐惧。不是因为死后可能会进入阿鼻地狱。也不是因为死亡时灵魂肉体的痛苦。而是对那黑暗之后未知事物的恐惧。是对于一旦死亡之后,就永远无法用肉体形态,表达灵魂思想的颤抖。

    已经有无数的人,回归了大地母亲的怀抱,而小戎要做的就是强行让他们,提前让他们,感受大地的爱,大地的厚重,以及大地的冰凉。虽然已经有无数人在时光轴转动之间离去,而未来,投入大地母亲怀抱的人将会更多,但他就是不忍。是他太懦弱,太胆小,还是他太过于善良。他都不知道。

    任何生命不应该被别人抹去,那是恶!可当这个恶,因为自己的亲人受到威胁时,他不得不拿起屠刀。生命是有重量的,如果有一个天枰,当砝码成为了亲人时,没有什么可以让亲情所在的一方翘起。

    黑夜,肃杀。乌鸦归枝叫声沙哑。哨声响着,一次一次。风儿吹着,一阵一阵。空气中带着檀香,在潺潺叮咚溪水流动的山林间飘荡。溪水流淌,溪边岩石上站着一个中年人。他手中拿着糖葫芦杆子,脚步声到了这里,停止无法前进。

    终于,他开口问道:“叔叔,一串多少钱!?”

    男人露出憨厚的微笑:“两块钱一串。”小戎没有犹豫,从身上摸出两个硬币,接过了糖葫芦。

    一颗颗红红的山楂,串着的是思绪,是记忆,是痛苦,是泪水。他咬在了那一层极薄的大米纸上,闻到了炒糖的香,尝到了炒糖的甜。忍不住再次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

    “油。。。你好恶心啊!”小女孩的声音,甜得发腻,话语中对那糖葫芦羡慕的酸意,能够感受得到。“哼,这是我出钱买的,当然我先吃。”说完,他将糖葫芦递向身后。在他背上的女孩撅着小嘴说:“你就是坏,第一颗都被你舔过了,你是让我吃你的口水吗?!”

    当眼中再次恢复黑暗,冰糖葫芦依旧伸向背后,却没有那熟悉的小手接过。一股失落,逐渐蔓延开来,如同冬日河里开始凝固的河面,丝丝点点开始冻结,失落成了寒冷,成了痛苦,凝结成了一团,全都揉进了他的心里。

    他在哨声中,举着舔了一口的糖葫芦,向山上一步一步走着。走过了面馆摊子,走过了白云道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了山顶。

    一千五百多个台阶,在他的脚下一点点升高,到了如今的这里,这个小广场,小卖部,小佛寺。寺院的门关着,因为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上香的信徒也要睡觉,香火会再明日菩萨醒来的时候继续点燃。

    在这里不知多少善男信女,求签保佑,多少官客匆匆,保佑前途似锦。门前有着狮子,面目有些憨厚,似乎带着天宫文殊的智慧气息。

    他坐了下来,坐在了不知被踩踏了多少年岁的青石台阶上。不惧怕上面被千百万次踩踏带来的尘埃和泥垢。他在等待,等待和那个目标的相遇。

    月色好撩人,月儿好柔美,眼中却是黑,看不见那美。空气动,风儿吹,山林哗哗枯叶坠。有人来,咳嗽着,喘息踏上了青石台。

    来人目光落在了坐在青石台阶上的少年身上,叹息一声,缓缓走上前去,也坐了下来。“抽烟吗?”那人问。少年侧头微笑,眼神空洞,在月光下带着慎人恐惧的白。他说:“吸烟有害健康,我听你的心脏不规律,气息紊乱,也别抽了吧。”

    男人呵呵笑了笑,良久说:“我都没有多少活下去的时间了,为什么还要逆着自己的本心行事呢!”少年听了,淡淡说:“人生不一直都是这样,你大半辈子都过来了,又何必还继续违背一切,去做自己认为是错的事情。”

    男人停下了打火机,良久,还是点燃了烟。“我烟雨江南何等名号,终究还是凡胎肉体,抵挡不住人世间贪和欲。都错一辈子了,就让我一辈子留下一个完整吧,哪怕是完整的坏,完整的恶。”他的话语带着无奈,有着对于自己的冷漠,这样的人对他人一样,定然也是淡漠的。

    “周子昂,有人下了红贴!”小戎将红色的杀帖递到了周子昂面前。周子昂笑了笑,接过道:“好气派,好手段,这也算是死得其所,没有玷污我这烟雨江南的名号了。”他将杀帖还给小戎,继续说:“小伙子是第一次接杀帖吧!”

    “何以见得?”小戎问。“一个杀帖代表的就是一个生命的结束,你应该在我死后给我看。就不害怕我看见杀帖之后,吓跑!?”周子昂说完摇了摇头,看向月亮。

    小戎也是叹息一声,没有说话,问道:“你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没?在我力所能及之下,我可以帮你完成。”周子昂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问,那人何以要杀我?”小戎淡淡说:“生命,只是宇宙之中,华丽绽放的一个小小烟火。它并不起眼,而且我也并没有好奇心,去了解别人的故事。就像有些人不想了解我一个瞎子的世界。那种永远在黑暗中的无助和恐惧,没有人会想体会。”

    周子昂说:“那来吧,我应该怎样死亡,才能够让你完成任务?”小戎说:“任何死亡都可以,哪怕你现在在我的面前自杀。我只要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出现,任何杀帖上的目标死亡,都会算在我的头上。”

    “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你的内心还有良知,你的血液也没有冰冷。但是,今天我必须死,我也做好了和死神拥抱的准备。我受够了流言蜚语,受够了人情的淡薄。我看不惯那些眼神中带着的讥讽和嘲笑,也看不透什么爱情的永恒和不朽。来吧,动手吧!”周子昂抬起了头,看向天空那孤冷的月亮:“让我感受大地的厚重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