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心魔起红颜命危

第六十九章 心魔起红颜命危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地球是蓝色,蔚蓝的水,使得天空看起来也蓝汪汪。白云流转,吹尾迹,在天空迷幻追逐,心随之动,好似遨游天际。只是,这是十多年前,帅小戎在四川雨后晴朗天空看见的景色。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天空,并不知道天空早就开始失去了心中那份蔚蓝。映照的永远是灰蒙蒙的,时不时出现白云,也不过是化工厂那粗大的烟柱形成。蕾蕾曾经告诉他一个环保的公益广告,广告是讲一个小女孩恢复失明眼睛之后,看见的是灰蒙蒙的天空,哭着说:“这不是我想看见的。”

    当时,小戎还只是从蕾蕾嘴中得知这句话。就是直到现在,也无法理解那个小女孩的心情。他心中想的,仅仅是灰蒙蒙总比黑暗要好。

    耳边浪声,风声,哗哗声伴奏着呼呼声。捕鱼已经归来的渔民叹息着,无精打采。小戎张开双手,试图感受一下拥抱面前太湖,他心中的太湖,波澜壮阔,蔚蓝似海,湖水清澈,下面有沙石水藻。一切就像是蕾蕾向他诉说的那个样子。

    想着想着,泪水就从他的脸庞滑落。他心中想着蕾蕾,无尽的思念,如同一个漩涡,几欲要将他吞没其中。那些过往的回忆,如同是一根根美丽的光带,试图卷起他,将他拖入无边的痛苦轮回里。

    背后传来了温暖的怀抱,一双娇小的手抱住了他。小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语音哽噎说:“蕾蕾,是你吗?”他感觉到那双小手也颤抖了,只是很快又平静下来。因为,他用自己温暖宽厚的手掌轻轻握住了那份柔夷。

    他说:“蕾蕾,不要离开我了好吗?”然后反身抓住了那娇小的身躯。娇小的身躯也在颤抖,显然也是哭了。那个声音说:“小戎,我从小就喜欢你,从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小戎用手感触她脸上的泪珠,说:“我也是,我喜欢你跳舞,喜欢你唱歌,喜欢你的一切。”

    拥抱,紧紧地拥抱。小戎从那个痛苦的漩涡中走了出来。他看见那光带似乎带着不甘,缓缓消失在了漩涡里。他只是抱着,感受着怀中的温软。

    他抚摸着青丝,想象蕾蕾那柔夷绕青丝的美丽,还有那青丝上的香味。。。香味!这香味有些陌生,不!这不是蕾蕾!他惨叫一声,推开了眼前的女子,脑中好似有一道雷电劈过。

    曾经一幕出现在了他的脑中,如同卡带的碟片,不停重复,重复!

    那时,蕾蕾搂着帅小戎的脖子,说:“如果哪一天,我和你走散了,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声音,记得我身上的味道。”

    帅小戎点了点头,随即又呵呵笑道:“我都成狗了!”

    记住声音,记住味道!“啊。。。。”他抱住自己脑袋,蹲在地上,痛苦抓挠。他说:“可是,你已经死了,我记住你的声音有什么用,记住你的味道有什么用。”这一次的痛苦,比起刚才,还要严重。他的心脏上缺了一个洞,血淋淋的洞。蕾蕾就是上面的一块肉,少了一块肉,他变得血淋淋,奄奄一息。

    “小戎,你没事儿吧,你可不要吓我。”豆豆从地上爬起,顾不得刚才被推倒在地的痛苦,跪坐在小戎身边,担心的哭着。

    “离我远点,我要我的蕾蕾,我要我的蕾蕾。。。”他低低地说着,如同失魂一般。豆豆紧紧抓住小戎的手,生恐情绪不稳定的他,一冲动,跳进湖中。

    小戎没有挣脱,手就如同是木头一样,身上的生机开始涣散,居然如同行尸走肉。

    黑暗中,他感觉进入了一个迷宫,四下都是岔道,无数不同方向的通道。上方,是无数灰色的云,带着闪电,发出轰隆的雷鸣。他就像是一个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在迷宫的路口无助哭泣。

    她去了哪里,现在可还好,她是否依旧记得我。记得我身上汗臭的味儿。如果可以,他愿意一直活在记忆里,活在美好中。不离去,就那样安息。

    豆豆拨通了电话,电话的那头,男子冷冷问道:“有什么事情?”他显然并不高兴,也没有看是谁打的电话,语言中还带着被打扰的杀机。豆豆哭着说:“张美蕾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那边变得安静,甚至听不见呼吸的声音。良久他才柔和说道:“是豆豆啊,不好意思,刚才心情不好。不知道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该不是已经被那家伙攻陷,倒戈相向了吧。”

    豆豆看了看正抱着大树哭泣的人,伤心说:“他心中只有张美蕾,我好难受,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突然就像走了魂儿一样。”电话的那边,男人的声音有些惊讶,他问:“帅小戎也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一个“也”字,蕴含了多少内容。豆豆有些嫉妒,非常痛苦,心里像是有一把铰刀,正疯狂搅动她的心脏。

    “她真的在你身边!她不是死了吗?你骗我!”豆豆几乎是声嘶力竭,仿若受了莫大的委屈。电话那边一时无声,过了几个呼吸,那边才传来了不咸不淡的声音。他说:“豆豆,你要知道,我做什么事情,还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你要记住了,张美蕾已经死了,死在了球溪河里。你一直想弄死她,已经实现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呵呵笑了一下,感觉是那么寒冷。春日和煦的阳光下,她打了一个寒颤,听着那边的声音逐渐寒冷,带着杀机。“你最好关紧你的嘴,要是让我知道你说了不该说的事情,我会让你还蕾蕾双腿,反正那也是拜你母亲所赐,母债女还。到时候,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挂了。以后别有事没事儿的就打完电话!”

    豆豆从失神中回过神来,慌忙问道:“告诉我,蕾蕾洗发水什么牌子?!”电话那边的男子明显愣了几秒,他有些不明白问:“你想做什么?”随后,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说出了蕾蕾洗发水的牌子,挂断了电话。

    迷宫的天空中,小戎忽然听见了一个声音在呼唤。那个声音很熟悉,非常熟悉。那声音就像是天籁般动听,此时却有些惶急且带着哭泣。

    “小戎你在哪里!?”他听见了声音,从迷宫的那边传来。是蕾蕾的声音,是那天他喜欢,他爱护,死去的人。这一定是她的灵魂,不管了!纵然是灵魂,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灵魂。

    “我在这里,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小戎流着泪回答问。那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一切都不像是在梦中,那么真实,那么让人真切地感受到她活着的声音。

    “蕾蕾,你还活着是不是!”小戎焦急问。他们听见了,彼此之间,只是隔着一堵墙。没有了这堵墙,他们就能够相聚,就能够在一起。如以前那样,一起唱歌,你背着我,我给你指路。

    他想用拳头轰开这堵墙,抓住对面蕾蕾不放,从此两人不再分离。他要再次告诉她,他想她,想和她在一起,不分开,直到死亡。蕾蕾后面的话很模糊,他听不清,不知道到底在说什么。这让他更加痛苦。为什么眼睛都看不见了,还让我连听觉都出问题。

    他开始轰击那堵墙,用出了自己能够使出来的最大力量。墙壁纹丝不动,就如同击打在一座大山之上般。疼痛传来,可他不在乎,肉体的疼痛都比不上蕾蕾,这一切比起心痛,都算不上什么。

    豆豆看着小戎开始捶打那树,鲜血才几次,就开始渗出。红艳艳的,那是怎样的悲痛,那是怎样的思念,才会让小戎如此发疯。他越是发疯,越是让豆豆难受。难受的来源是双重的,包括对于蕾蕾的嫉妒,还有对于小戎自残的怜惜。

    她挡在了小戎的面前,挡在了小戎的拳头之前。她愿用自己的身体当作肉垫,减少对于小戎的伤害。只是,她才被击中一拳,就感觉天塌地陷,一阵眩晕传来。鲜血从嘴角流淌,那是深情女子心甘情愿的血,那是痴情女子对于爱的人傻乎乎受伤的心。

    小戎只打了两拳,就被豆豆嘴角喷出的血溅在身上。那无边的环境消失了,蕾蕾消失了,眼前是无边的黑暗。耳边还传来了豆豆虚弱的呼喊:“小戎,快醒醒,醒醒。。。”

    小戎胡乱摸索,将豆豆扶起,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他有些不知所错,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我没事儿,你刚才到底怎么了?”豆豆轻轻说。小戎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会是境界提升的心魔。刚才就是心魔接住他心灵的薄弱,疯狂冲击他的大脑,让他产生心灵幻觉。若不是豆豆用血煞帮他驱逐了心魔,后果还是未知。

    “我送你去医院!”他背起了豆豆,很自然地背起。他说:“你告诉我怎么走!”

    豆豆哭了,泪水大滴大滴落下。这一幕,曾经多少次是她幻想的。她幻想着小戎背着她,而不是蕾蕾。她曾经凝望小戎背着蕾蕾的样子多少次,如今终于实现,万般感慨涌上心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