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金蛇郎君蛇腹生

第五十六章 金蛇郎君蛇腹生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钟秋月笑,笑地眼泪都出来了。他用手拍着大腿说:“你啊,我真是服了你,壮士断腕这个词大概就是说你现在吧!”

    钟秋月身形再一闪,出现在了倪发财左侧,老倪亡魂皆冒,赶紧魔影权利抵挡,以免自己左手也被攻击。他的知道今日是自己败了,心中已经有了逃离的念头。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经过了时间苦修,到头来,钟秋月和帅小戎两人中的任何一人他都对付不了。

    与其肉体上的折磨相比,他心上受到的打击更加让他难受。一直以来认为天书《魔天变》难道并没有那么厉害,为什么这两人都能够使出克制自己的招数。那个帅小戎不说了,一套刀法威力绝伦,居然有当初王国云的风骨其中。这个钟秋月虽然还好点,但却下手比帅小戎狠辣十倍百倍不止。

    然而,这一切都晚了。钟秋月从来没有觉得像今天一样清醒。倪发财的任何行动,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当初他在中江市的黑市拳里,挨着别人攻击锻炼下来的意志告诉他,今天是最好的机会,错过了就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报仇。

    他看似是攻击倪发财的左手,实则是攻击在倪发财的右腿。“嘶!”倪发财的大腿上出现一根口子。他仰天嘶吼,心道自己今天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吗?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

    修炼天书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自己万法门重复辉煌。如今卍法教已经在四川魔须蔓延,只待解决了钟秋月和帅小戎,得到他之前的天书,然后再打垮刺客联盟。不要说中江市,就算整个四川都是自己的。

    梦幻泡影,空有一梦,那一瞬,他好像看见无数的影像从眼中划过。这就是死亡前的恐惧吗,我不要看,我不要看。倪发财心中嘶吼。他一跃而起向着山下跳去,来不及管自己的伤口,先离开再说。没有了双腿,那才是最后生机都没有了。他是这样想的,但是事实真是这样的吗?

    身后魔气忽然晃动,接着魔气从他的身体之中突然汹涌而出。只是霎那间,他就失去了所有的修为。这就是他的魔天变,这就是他一直克制的周天魔气。他一直努力克制,让那些相互排斥的力量揉成一团。

    这就是王犬生给他那本书中下的套,直到现在,他倪发财才真的觉得那本天书有问题。可是明明自己是从何家池塘中挖出来的,不可能是假的吧。除非打锣山中石壁上的字是假的。

    他忽而想起倪丘,想起倪丘和他说过。心中懊悔晚矣。悔不该不听倪丘的话,自己这么多年来,从来不听别人的话,独断专行,刚愎自用。终于还是吃了亏,而且是大亏,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星空中,月色下,刀芒呼啸间。树下眸闪烁,泪水流。那一瞬倪丘真想冲出去,哪怕是何自己的父亲死在一起。泪水无声滑落,他看见倪发财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老倪啊,你可知道,杀人者恒杀之。”钟秋月走到倪发财身边,看着他那腐烂的伤口。脸上现出惊讶和不可思议,他说:“哎呀呀,都烂了呢,我帮你切了吧!”他说着,拿起带着尸毒的浴血,切了下去。

    倪发财单独一只左手拼命挥舞,想要抓住钟秋月,将其撕成碎片。然而剧烈的疼痛很快就让他神志都开始有些迷糊了,除了惨叫,他已经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

    “当初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你让杀手在球溪,在资州牧四下寻找我。甚至还开出了价钱。一只手一万,头颅五万,啧啧啧。。。我的老倪啊老倪,我亲爱的老泥鳅,你真是看得起我,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钟秋月的人头可以值这么多钱。”钟秋月看着被切的断腿处,红色转绿色,坐了下来。

    他用刀去刮,企图刮去上面的腐烂。尸毒一点点渗透,钟秋月就这样一层又一层刮。泪水也从他的眼中滴落,秋月赶紧擦了擦眼泪:“哎,有点辣眼睛。。。”

    倪发财满脸是汗,浑身痉挛,他说:“钟秋月。。。是个汉子就给我一个痛快!”钟秋月摇了摇头,淡淡说:“我听你的话了,你说地很有道理。做事情嘛,看的是结果。而我要看的结果就是你生不如死。”

    倪发财恍惚间,好像看见远处树后的倪丘。看倪丘的样子,显然是要来救自己。他心中大急,霎那间神志都是为之一振。“不。。。”他几乎是突口而出,声音嘶吼。

    声音非常大,以至于让钟秋月的身体都是一震。钟秋月浴血刀挥出,砍在了他左腿之上。如同切豆腐一般,倪发财的小腿断了开去。让钟秋月惊讶的是,这一次倪发财却是一声不坑,不住摇头,视线看向一处。

    钟秋月眼珠子一转,看向老倪看的地方。却是觉后脑勺凉风袭来,钟秋月一掌抓住了倪发财砸向他的石头。钟秋月说:“哎,当真是,人越老,演技越好。”抓住倪发财的左手一扭,硬生生将其左手扭断。倪发财撕心裂肺惨叫一声。声环山谷,悲极苍凉。

    “钟秋月!”倪发财突然说道,眼睛死死看着秋月:“你不就是想看见我哀嚎的样子嘛,我可以成全你!”钟傻儿听罢,来了兴趣,即将死去的人,也耍不了什么花招。

    “不要为难我的儿子,他一直很努力,我都看在眼中。不要让仇恨继续下去了好吗?”他说这话,实际上不是说给钟秋月听,而是说给倪丘听地。对于自己的儿子,他再清楚不过。平时候,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但只有他知道,倪丘在乎的是自己关心的。

    这么多年来,倪丘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自己的想法。老倪不知道小倪到底喜欢什么,不过他可以肯定,一定不是他现在所做的事情。他不喜欢功法,但看自己父亲性情大变,便苦读天书魔天变,企图能够找出对自己有帮助的信息。他毕竟还是一个普通人,和这些江湖的血雨纷争,实在是太不搭界了。

    “放心,我不是你,我才不会如同当初的你一样。那我们现在开始吧!”钟秋月拿出浴血刀,比划了一下。倪发财说:“来吧,你不就是想听我惨叫,我成全你。”

    凌迟酷刑不过如此,哀嚎于野,除了倪发财的惨叫,只有树叶悉悉索索的声响。古时候凌迟,讲究刀法,那是一门刑法的艺术,乃是一个让人胆寒的专业。对于钟秋月这样一个非专业的人来说,自然会显得刀法不够娴熟。

    哀嚎声不过十余分钟,倪发财就一命呜呼。钟秋月看着已经快腐烂成烂泥的倪发财,伤心地哭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对着一个自己的仇人哭泣,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受了多少苦,就只是为了报仇。

    他缓缓站起身,浴血收入鞘中,心中杀心这才缓缓平静了下来。他看了看黑漆漆的羊角洞,缓缓向里面走去。

    山洞深处,杂草堆中,一条黑色盘踞,看着眼前身穿黑衣的男子。它吐着蛇信,时不时动一动自己的尾巴。每当王犬生想站起的时候,它就会又将王犬生扫倒在地。

    王犬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这么大的蛇。这头黑色的蛇也不知活了多少年岁,直径居然有一米有余,通体黑色,极致的黑。只有头部中央有一条白色的箭头形状的线。

    借着旁边地上电筒的光芒,王犬生大致判断这条蛇有五十米的长度。这样的长度的黑色,也不知道要吃多少人。看这蛇的样子,似乎并不精明,时不时打量王犬生,兴许是在等待消化完金蛇郎君再说。

    然而,就在此时,黑蛇那腹部的位置居然开始扭动了起来。黑蛇想不到那肚子里面的家伙还没有死亡,中了自己的毒,怎么可能不死。他眼中看向王犬生,发现一个惊恐的事实,这个卑微的人类也没有死,且脸色似乎还好了起来。

    突然间,黑色感觉从腹部开始酥痒了起来,仿若有成千上万的虫子在撕咬他的身体,那种感觉非常难受。他无法控制地开始蠕动身体,而那腹中被吞进的金蛇郎君居然开始一点点被推动着腹部隆起处向喉咙靠近。

    王犬生心中冷笑:吃东西也不看看,吃错东西可是要反胃的。此刻的他,感觉体内的五彩飞蛇毒好像消失了般,感觉分外轻松。猜想着定然是以毒攻毒,两股毒素相互抵消了。

    此刻那黑色正忙着吐金蛇郎君出来,抓住这个机会,王犬生迅速躲到了一处岩石后。借着微弱的灯光,他开始观察起着山洞的情况来。

    光芒有限,王犬生也判断不出这山洞的大小。粗略估摸着至少有一个足球场大小。他很想逃走,但这一时半会儿,怎么可能上得去。来时的洞口在现在这个山洞的上方,距离怎么说也有十多米。一时半会儿想爬上去,却是不可能。

    “噗!”辛苦的黑色终于是将金蛇郎君吐出来了,刚吐出来就要攻击金蛇郎君,企图再咬死这个家伙,然后再吞下。只是,金蛇郎君到了黑色肚子里走一趟,总不可能什么也不留下。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