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包子西施死西施

第四十七章 包子西施死西施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日子有时平淡如水,喝之乏然无味。但对于帅小戎而言,只要有蕾蕾在身边,一切都是好的。就像以前那样,蕾蕾是他的眼睛,他是蕾蕾的腿,他们都不知道离开彼此的日子是怎样的。

    他们有时候也争吵,有时候也会各自无理取闹。蕾蕾也会不理帅小戎,帅小戎也懒得搭理她。但这些都会在转过那个街头,拐过那个弯之后,彼此都会随之忘记。

    仿佛拐过一个弯,所有不开心的东西都会抛弃在弯的那头,开心和美好已经就在换个拐弯的后面。

    不管是大弯还是小弯,都是弯,都会有弯的尽头。他们从来都不会走进永远是弯的圆圈,因为圆圈也需要有进去的路。不管是九曲十八弯,还是三百六十度急转,都不过是他们生活插曲的一部分。

    只是,一连一个星期都没有拐过弯的次数实在是太少见了。只因为帅小戎现在能够看得见,尽管这些看见的画面是灰白色的,但终究是看见了,就是好的。

    一个星期前,能够“看”得见事物之后,帅小戎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仔仔细细观察张美蕾,而是跑去看菜场的那个包子西施。他一边狂奔,一边吹着哨子,显得是那么焦急。焦急地他,险些就将张美蕾丢在了羊角山上。

    蕾蕾很生气,一路上喋喋不休。她说:“好啊,帅小戎,你现在看得见了,不需要我了是不是,你刚才就是想把我丢在山上是吧,要是我不呼救,你是不是就不会回头来背我了。”

    帅小戎能够说什么,当然只有讪笑,以表示自己被看穿想法之后的尴尬。蕾蕾对他何其了解,一看之下,更加生气了:“好啊,原来你还真有把我丢山上的想法啊,啊。。。”她掐住帅小戎的脖子,抓狂的尖叫。

    男人们的好奇心实际上一点都不比女人若,只是领域不同而已。对于未知的东西,女人们的选择大都是用耳朵听,嘴巴问。而男人则是直接用眼睛去看,用行动去探索。对于女人们的叽叽喳喳,男人显得更加直接和注重结果。

    这些问题的体现乃是几千上万年时间沉淀下来的厚重累积。古时候男人们出去打猎,他们需要做的就是不发出任何声音,眼睛盯着猎物,然后用手中的武器给予猎物致命一击。

    在那个时候,通常女人是负责采摘野果,纺织衣服。在这枯燥之中,于是她们选择用相互交谈来打发寂寞。她们会问哪个部落的小伙子比较强壮,哪个部落勇士杀了一头凶猛的怪兽,他们还会讨论烹调的时候应该放些什么,是否应该加入那种会让男人血脉喷张的植物进去。。。

    时间在演变过程中,会演变出无数新事物,人在这些事物的演变中,各种各样人群的种族和民族都会出现。但这个世界上只有男人和女人,基础的构造不变,根本的性格不变。这是根生在基因链中的彩带。

    “那可是你说的,你说那个包子西施美丽地紧,那细长腿儿,翘屁股。就冲那说话的声音,那么甜美,定然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胚子。”帅小戎说话之间,没有感觉蕾蕾放在他脖子上的手已经渐渐开始绷紧了,就好像蟒蛇蓄力之前的盘踞。

    不知死活的某人还在述说:“我还要去看茶馆老板的女儿,你上次说她有着堪比金锁一样的美丽。虽然我也不知道金锁到底有多么美。”

    于是,帅小戎在一声惨叫后,脖子歪了。他歪着脑袋,嘴中叼着哨子,走一路,就吹一路。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很清楚地看见路是什么样子,就不会摔跤。

    他在钟秋月的陪同下,来到了菜场。他的哨声就好像是一个雷达,将所有声波经过的地方都反射回馈到他的脑海,实际上,这之中有一秒多的延迟。

    也就是说,在帅小戎的脑海中,需要在吹出声音一秒钟后才会成像。他就像一个老式相机,拍摄着经过的一切地方。只是,他歪着脖子,走路的小心翼翼,看起来就好像是镇上的地滚龙巡街来了。

    由于嘴中叼着哨子时间比较长,而且还要长时间吹,所以,口水顺着哨子滴答下来。然后,在别人眼中,帅小戎就成为了一个球溪镇刚刚荣升的傻子。

    他穿过了河边那经过十年依旧未有再如何改变的菜市。充斥着焦臭味儿的禽类屠宰场,让人闻到就留口水的大头菜疙瘩。干辣椒和花椒的味道。一个个街角,一条条小巷,都以前一样。和以前那如同刻录机一般刻录下来的场景重合,似乎从来都未曾怎么变化。

    辗转之间,终于是来到了那个包子铺前。他歪着脖儿,流着哈喇子,翻着白眼,看着包子铺里的“西施”。然后,他期待性地吹动了一下口哨。

    声波通过竹筒,颤动了管内的潺潺口水,发出了尖锐而挑逗般的哨声。声音如同音波,带着波浪,穿过了那个女孩肥硕而富有弹性的赘肉。那些音波在穿透肥肉时,受到了无穷大的阻力,有的甚至是被那弹性十足的赘肉不规则弹动。

    当那黑白的画面出现在帅小戎脑海中时,让他呆立当场。这就是传说中的包子西施,为什么他只看见一个硕大的包子?西施去了哪里,难道是包在了肉中。

    他呆呆的站立,呆呆地,呆呆地。“咕嘟”一声,重重吞咽了一口口水。直到他听见了钟秋月撕心裂肺的呼喊:“傻-逼。。。快跑啊!”

    钟秋月何等人物,他才不会前去和帅小戎站在一起呢。早在刚才帅小戎向着包子铺前去时,他就已经躲在了墙后面,等着看好戏。

    他看见包子西施那颤抖而激动的双手,纠结在了一起,显然是包子西施还重来没有被人这样肆无忌惮,放肆的挑逗过。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有点不正常,似乎还有点智障。不过她心中还算是喜欢。可不,帅小戎如今歪着脖子流口水的尊荣,别人实在无法将他和正常人比较。

    包子西施的父亲拿着剁肉的菜刀冲了出来,他叼着烟,怒吼道:“臭小子,你是吃了熊心还是虎胆,连我包子张的女儿也敢**,不过看在你有够胆,颇有我当初的风范,我且收了你做上门女婿。”

    他冲将出来,拿着菜刀。包子西施的母亲不甘示弱,颤抖着肥肉,拿着擀面杖,从里面山呼海啸,地动山摇地也冲将出来。包子西施当真高兴,做出小儿女姿态,双手握拳,捧在胸前,轻轻蹦跳雀跃。隔壁卖鱼的鲶鱼李看见了鱼盆中水波荡漾,随后水中鱼儿仿若受到了什么惊吓,纷纷扑腾起来,怕是以为地震来了。

    帅小戎是真的急啊,他心中顿时明白了蕾蕾是整了自己六七年。他完全想不到声音甜美如斯的包子西施居然恐怖到了如此地步。这要是被她那同样恐怖的母亲和彪悍拿着菜刀的老头子抓回去,只怕是当不了上门女婿,就要成为了那蒸笼里的包子。

    于是,球溪镇上,看见了这样的场面。一个翻着白眼,歪着脖子的智障青年,吹着哨子,狂奔于前。而后是拿着菜刀和擀面杖的壮汉和肥版母夜叉,紧追狂喊。

    所过之处,地面颤抖。正在勘探路面的地质工作者只感觉身子一震,看了看电脑振动仪。叹息一声说:“这样的地,如何可以修建马路,只怕以后祸事啊。”于是在报告上面用红笔打了一个叉。

    话说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帅小戎口吐白沫,剧烈咳嗽,左手s叉腰,右手撑着墙面,剧烈喘息。墙角下,蕾蕾一脸委屈和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问道:“发生了什么?!”

    这句话无疑成为了最为有效的嘲讽技能,勾起了帅小戎就快要平复的心。无疑,蕾蕾现在对于帅小戎造成了很高的仇恨值。帅小戎咬牙切齿道:“你个死瘸子,诓了我七年。我一直以为西施真的就是西施,没想到居然是包子。”

    蕾蕾感觉好难受,那三个字就好似有一根针狠狠扎在了她的心上,她跳动着嘴唇问道:“你说我什么?”帅小戎咬牙切齿,指手画脚说:“死瘸子,怎么滴,还想打我是不是,你把我脖子弄成了这样,还想怎么样?”

    “你可以不骂我死瘸子吗?”蕾蕾眼中闪着泪花说,但语言还是非常镇定。帅小戎哼了一声:“你难道不是吗,我今天还真就叫你了。。。死瘸子,死瘸子,死瘸。。。啊!”

    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不能明说。球杆击飞了高尔夫,木棒子打飞了棒球,保龄球击倒了仅剩下的两个落寞而孤独的身影。他们发出了“砰砰砰”那种撞击的声音,然而有人却是那么痛苦,躺在地上,咬着牙,咧着嘴,翻着白眼,弯着腿。

    “张女士,我现在对你提出严正抗议。你对我的人生攻击已经对我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无数睾丸酮在你刚才的偷袭中丧生,我需要贵方给予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真心的道歉,以及合理的赔偿。”帅小戎弯着腰,歪着头,咧着嘴。

    “帅先生,对你的不幸遇难的睾丸酮战士,我深表遗憾,同时我对你的抗议表示坚决反对。我方做出的一切武力行为都是对我方领土的坚决守卫,对于贵方提出的不合理赔偿以及没有必要的道歉,我方不会予以理会。”蕾蕾蜷缩在床上,脸色难看。

    这样的现象,持续着。如同各执己见,剑拔弩张的两个国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