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竹哨映摄天地光

第四十六章 竹哨映摄天地光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钟秋月不能和古荞与甘来多见面,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个危险人物。而且,他隐隐感觉有人跟踪他们。钟秋月和帅小戎都想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但自从他们和天书沾染上关系的那一天,这注定就是一个奢望。

    两人都知道前途艰险,这今后的世界还不知道怎样。一条曲折蜿蜒的路上,劫匪和凶手一样,饥饿如狼。烽烟里,血气长,山河斗转夜未央。望君庞,也生苍,何时得脱烦扰网。

    他们拿起武器,演练着技艺。利用可以增强自己的一切力量。不论是人字卷,还是神兵谱,只要能够提升战斗力,他们都会学习。

    某一天,他们两人突然发现,两人合力会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力量。以前他们是一人天罡,一人地煞。现在他们是两人天罡地煞,那威力自然是今非昔比。十年前他们实力还不是很高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吓走倪发财,更何况现在。

    他们突发奇想,打算用这样的力量,互相帮忙打通各自任督二脉上的穴位。却不想,两人合力的力量,居然是轻而易举就打通了以前看起来是那么坚固的穴位。如今,两人都是任督二脉打通到了同样的穴位。

    也就是说,帅小戎任脉也打通到了建里穴,钟秋月督脉打通到了陶道穴。他们现在双拳的力量足有千斤,这仅仅是两个月的结果。只是,当两人境界都相同后,后面的修炼又开始变得艰难。在他们面前,重新出现了一堵墙。不,已经是一座山。

    两人都知道,想要打通督脉的大椎穴和任脉的中脘穴,非一日的功夫,也只有慢慢来。将甚于的精力放在了神兵谱上。

    帅小戎不敢使用王国云给他的那把浴血唐刀。因为那把唐刀当真古怪,好似在那把刀里,有着一个血魔。一旦出鞘,就必须饮血,否则不会安然入鞘。帅小戎使用了一次,只感觉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差点就杀了钟秋月。受了一次惊后,帅小戎便再也不敢使用浴血了。

    他们使用未开峰的刀,相互攻击演练。两人虽然功力相同,但一旦战斗起来,帅小戎完全是被钟秋月压着打。原因无他,自然是因为帅小戎看不见。

    虽然帅小戎能够靠敏锐的听力判断敌人位置,但只有是高手,完全可以糊弄帅小戎。声东击西,对于一个瞎子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两人还都只是练习,假使帅小戎真的遇到高手的话,帅小戎定然会吃大亏,甚至是翘辫子。

    只是,这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帅小戎和钟秋月也没有办法。以前帅小戎把希望寄托在打通风府穴,然后产生意念力,通过意念感知,就可以清晰地探查这个世界。只是打通一个穴位都要几年时间,急也急不来,只有叹息。

    终于,帅小戎在被钟秋月一刀击中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挥手道:“不打了,不打了。。。”蕾蕾走过来,帮他又是揉肩又是敲背,看地钟秋月好不羡慕,但终究还是没敢频繁去见古荞。偶尔去吃饭,也都是在包厢里面,生恐被人看见。

    他们始终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这种感觉非常不爽。而只有他们在山顶练功的时候,那种感觉才会消失。实力才是一切,美丽和幸福,钟秋月坚信一定会到来。

    “小戎,我好久没听你吹哨子了。。。”蕾蕾一边揉肩,一边说。帅小戎听了,不禁一僵。是啊,好久好久了,他是否还记得哨子是怎样的?

    “钟傻儿,帮我弄一根竹子来。”帅小戎叫钟秋月说。钟秋月的思春被打破,非常不爽,不耐烦道:“做撒?!”帅小戎说:“别唧唧歪歪,我有用!”钟秋月哼了一声:“就你事儿多。”说完起身向山下懒散走去。

    钟秋月不耐烦地砍了一棵竹子来,而某人只取了硕大一截枝桠。当真是好不火恼。他一脚一脚把竹节踩地咔咔作响,似乎这样可以发泄他对于这个死瞎子的不满。

    恰是此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钟秋月抬头看去,见帅小戎吹了一下口哨后感觉音质似乎有点沙哑,又用小刀削了削。如此反复,足有十数次,每一次的修改,那个单孔的哨子都感觉多了一分生命气息。

    那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神奇,某一瞬间,一声穿透灵魂,穿透旷野,回荡山谷的哨声诞生了。

    “没错了,就是这个久违的声音。”帅小戎喃喃说。蕾蕾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也是痴了。那一瞬间,这个哨声好似穿透了她的肉体,乃至灵魂,让她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舒张开来。

    那刻,她仿若又回到了打锣山上,她跳起了如同精灵的舞蹈。他坐在狗尾巴草中,哨声时缓时急,有着无穷的魔力,夹杂了欢声笑语。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如今只有灵魂可以到达。

    帅小戎摸了摸蕾蕾,微笑道:“没有了欢快的舞姿,你现在一样美丽。来吧,很久没有合作了,我的大明星!”蕾蕾笑了,揉了揉眼睛,说:“我唱地不好,你可不许笑话。”他温柔说:“那是肯定的。”

    “孟庭苇的《潮湿的心》,你随便合!”蕾蕾笑容很美,这些年蕾蕾的成长,让她出落地更加温婉可爱。一颦一笑间都好似天使在人间,那么温暖,那么让人舒畅。只是无法观察的帅小戎,不知道自己坐拥美人多年。

    “是什么淋湿了我的眼睛,看不清你远去的背影,是什么冰冷了我的心情,握不住你从前的温馨。是雨声喧哗了我的安宁,听不清自己哭泣的声音,是雨伞美丽了城市的风景。。。”她跳舞,她是舞动的妖精,她唱歌,她是歌唱的精灵。

    帅小戎长长出了一口气,平缓自己的气息,将哨子轻轻地放在嘴边,随着蕾蕾的歌声缓缓吹奏,巴掌长的哨子,可以吹奏出几乎所有的音节,一切都在他手的控制里。

    这一刻,他们都好像年轻了十几岁,他们再一次回到了那空旷的山顶,又回到了欢乐和开心的起源。歌声是那么单纯,没有掺杂任何的瑕疵。哨声也是那么干净,好似来自青天的天籁。

    蝴蝶在飞,风儿微微。它们飘荡在天际上,穿梭在音符中。不需要想起今生前世,不用管他过去将来,我们只要这一刻,这一刻美妙的存在。

    忽然,某一刻,哪一瞬,帅小戎难以置信。哨声霍然停止,蕾蕾也是从美妙的意境中退了出来。他看向帅小戎,问道:“小戎,你怎么了?”

    帅小戎怔怔看着远方,忽然狠狠吹了一哨子。声音悠长,甚至有些刺耳,带着穿透震裂鼓膜的冲击,这是他将真气运到丹田时候,吹动哨声产生的效果。

    那是怎样一副场景出现在了帅小戎脑海,或者更加贴切地说是——眼前!双眼之前,黑暗一片,仿佛这里已经沉寂了不知多少年岁。然而随着哨声的响起,一副灰白的画面传递了回来,印在了黑暗上。就好像黑暗的胶卷上,被深深留下了影子。

    声音想起,画面出现。那一刻,所有的事物都仿若成为了永恒。空洞无神的眼中,一滴倒影的泪水凝聚。山风徐徐,他缓缓闭上了眼皮,泪水晶莹落地,在阳光下的空中,拖着亮的光尾。

    帅小戎突然霍地站起,拿起旁边未开封的刀,吼道:“钟秋月,吃我一刀!”这一下突兀之极,钟秋月怎么也想不到帅小戎会突然暴起,完全没有任何预兆。更加诡异的是,这一刀是这么快,这么准,甚至是到了刁钻的地步。

    钟秋月慌忙闪退,险险闪过。耳中忽然嗡的一声,却是帅小戎吹动了那个哨子。哨声尖锐,钟秋月只觉得一阵心烦恶心。翻身就向着自己武器所在地而去。

    让他更加惊骇的一幕出现了,帅小戎一脚踢在了一块石头之上。石头带着破空的呼啸,向着钟秋月的脑门而去。他惊呼,爆喝一嗓子,右手上黄色光芒一闪,随即就听“砰”的一声,石头碎裂了开来。钟秋月挡下石头,终于是拿到了武器。“嗡”的声响,那把唐刀发出一声金属震动的鸣叫。钟秋月笑了,用手擦了一下自己鼻子:“有点意思。”他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也是发自内心地为帅小戎高兴。他早就觉得虐待一个人完全没有成就感。

    他跃跃欲试,步伐前后左右,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是魔鬼的步伐,在这崎岖的山上,摩擦摩擦,摩擦摩擦。。。

    蕾蕾想不到两人说打就打,缩着脖子看着两人的交手。一会儿张大了嘴巴,一会儿又瞪圆了眼睛。

    一个黑影忽然跃起,挡住了天空中的太阳。一个声音好似来自天籁,他说:“你还可以跳地再浪一点吗?”这是一招简单的开山势,刀锋带着淡淡的刀芒。

    “噹!”钟秋月的眼睛几乎都要凸出来了,因为他手中的唐刀居然被帅小戎一刀劈成了两半。

    “叮当。。。”

    这一声断刀落地的声音是那么清脆,也如同响在了钟秋月和张美蕾的心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