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古镜古荞和甘来

第四十五章 古镜古荞和甘来

作品:逐梦千寻 作者:二帝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个小时后,一桌子上已经是好酒好菜上了来。酒有剑南春的白刀子,菜有清水鲶鱼炖豆腐。花生豌豆下啤酒,越吃越有精神头。酸豇豆炒瘦肉,虎皮海椒伴着油。一盘麻辣的螺丝,不止江南才有。一钵梅山扣肉,当真咬断舌头。看地蕾蕾口水横流,闻地帅小戎咽坏了喉咙。

    “我来和你们介绍一下。”钟秋月站起身,对着帅小戎和蕾蕾说:“这位是我青梅竹马的妹妹古荞,你们叫他小荞就可以了。”他见帅小戎吞着口水,脸上猥琐。顿时不悦:“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但你帅小戎真做出来,我也是会撵断你的命根子。。。”

    帅小戎继续吞了一口口水,闻着味儿,嗅着鼻子,提着筷子,向着眉山扣肉所在而去。却是被蕾蕾一筷头打了手,只有吃痛缩回。想起钟秋月刚才好像是说了什么,于是点头说:“哦,好的!那我吃饺子。”钟秋月咬断了牙,乐地旁边的古荞咯咯娇笑。

    “这位是古荞的哥哥,大家都叫他癞麻子。。。”钟秋月见帅小戎抬手似乎是要说什么,赶紧打断说:“你个瞎子就不要问为什么会叫癞麻子了。”帅小戎撇嘴不悦:“不问就不问。”对着钟秋月所在弯身行礼道:“麻子兄好!”

    “你大爷,在那边。说你狗耳朵,有时候还真他娘的耳朵里面长了毛。”钟秋月知道这家伙存心想气自己,却也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癞麻子的真名别人已经不记得了,或者说,从小就没有人知道他真名是什么。因为他从小就这个样子。

    就是因为他这副尊荣,他母亲早几年就开始帮他物色相亲对象了。他娘的意思是,早点物色,选择的机会就会多点。于是乎,七大姑家瘸腿的女娃,八大姨家歪嘴的姑娘。异乡几十里外有傻包媳妇一个,就是年纪大了点,以前还生过娃,就是掉茅坑了,而且还不知道是谁的种。

    经过了几年各色神奇物种的观摩,癞麻子秃顶谢地越发厉害了,麻子也越发多了。和母亲约法三章,最多一个月看一次。母亲寻死觅活,最后双方各让一步,半个月半次。癞麻子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他妈也是高兴忘我。

    “这位姑娘叫做张美蕾,以前我们一个坝子一个小队的。”钟秋月开始向古荞和癞麻子介绍。两人都是向蕾蕾点头微笑。蕾蕾歉然道:“我行动不甚方便,就坐着敬哥哥还有嫂子一杯。”古荞脸色通红,也不反驳。倒是癞麻子大咧咧说:“哪里,你就比我七大姑介绍的那个姑娘漂亮多了。那次要是是你和我相亲的话,我就已经是你的人了。。。”

    帅小戎不悦,捏着喉咙咳嗽一声。钟秋月看都不看他,对癞麻子说:“我看行,反正蕾蕾还没有结婚,也缺一个人照料。。。”癞麻子咧开嘴,笑地开心,牙齿缝的韭菜叶半吊着。好在帅小戎看不见如此尊荣,不然定然也不会那么生气了。

    他怒道:“那我就吃饺子,玩嫂子。”古荞的脸更加红了。钟秋月呸了一声,警告道:“吃饺子有时候也会吃到辣椒馅儿的。。。”古荞啐了钟秋月一口:“你才是辣椒陷的。”钟秋月搂住小荞的肩膀,在她脸上捏了一下:“好好,不是辣椒陷的,是猪肉馅儿的好了吧。”古荞得意点头,随即一想,又觉得上了当:“你才猪呢!”

    说说笑笑间,钟秋月和古荞以及癞麻子之间的关系清晰了起来。

    原来,钟秋月的父亲钟首善,由于老婆离他而去,终日醉酒烂赌。稍微有点钱就到三阳路洗浴一条街玩耍。他不像其他人那样每次玩不同的,他只找同一个姑娘,叫做古镜。

    每到他要去找古镜的时候,大家会发现倪发财不再酒醺醺,而是穿得规规矩矩,打扮地非常清爽。知道原因的,就知道他是去找古镜了。

    古镜那时候大概二十多左右,好像是陕北人,会说简单的普通话,是被人贩子卖到这里来的。老钟那时候刚刚离婚,心情不好,来到三阳路,自暴自弃下就走了进去。第一天逛窑子就遇到了古镜。

    钟首善听说那是古镜第一次接客,不相信。他是何等人物,才不会相信这些风月鬼话。他满身酒气,强行成为了古镜的第一个男人。说实话,古镜并不好看,脸上甚至还有一块拇指大小的红色胎记,形状有点像蘑菇。

    混合着酒气和烟草的味道,让古镜崩溃,想死却是不能。老钟完事之后,发现还真是如小姑娘说地那样,不觉一阵愧疚。他坐在床边,看着如同受惊小鸟一般的古镜,突然就哭了起来。

    一个老男人,一个小姑娘,就在那个房间中各自哭泣。待到天亮,老钟离开了那里,他说:“我还会来找你的。”

    命运对于力弱的小女子而言,是那样一个庞然大物。她在这条能够看得见街道却下去不了的楼上,注视别人幸福,感叹自己的悲凉。有一瞬,她甚至是想从楼上跳下,却被护栏紧锁。锁住的,还有她从没打开就已封死的心房。

    钟首善来了,身着干净的衣裳,看样子如同一个成功人士。他付了足够多的钱,足够和古镜在一起一天的时间。他说:“我知道你不明白什么是爱情,实际上我也不知。但我愿意让你在固定的时间休息,我愿意对你好,让你再这一天回归一个真正的姑娘。”

    古镜木讷地看着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她认为,对于粗暴的男人,一定要放弃抵抗,这样可以省一件衣裳。因为妈妈桑说:衣服也要钱买,如果被客人撕坏了,只有等到下个月才有好的衣裳。

    老钟捡起衣服,帮她穿上,将他扶到镜子面前,对着里面的人说:“你可曾知道,我以前也有一个心爱的姑娘,他是我的老婆。我也曾发誓要好好待她,却终究还是辜负了她。”他让妈妈桑拿来了梳子剪刀,对着镜子,帮她打理梳妆。

    梳子下的姑娘,眼中没有神光。空洞的眸子,已然失去了念想。魂魄或许都是残缺的,所以不会对任何事物抱着希望。她夺过了剪刀,还没有插入心房,就已被钟首善点穴跌倒。

    第二次如是,第三次如是。。。钟首善就这样和古镜做着游戏,只为抢一样可以自杀的东西。然而古镜总是未遂,钟首善也总是微笑。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古镜终于抢到了一把刀。

    刀刺在了她的肌肤上,却怎么也刺不下去。当抢夺已然成为一种游戏,自杀就不再那么有意义。她想起了钟首善和她说的故事,说这个世界没有地狱和天堂。人的存在,都是一个独立而扩展的思想,当锋利的武器刺入心房,剧烈的撞击挨到头脑,所有的思绪都会化作飞烟飞翔。

    没有下辈子,不用指望你可以下辈子重新再来一场,这样只会让你在这个世界白走一趟。时光就像是河水流淌,你的现在蜿蜒曲折,甚至它平静地似乎没有流淌。但你没有走完就闭上眼睛,看见的始终都是蜿蜒和曲折。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向远方,在那有光的地方。你是否看见了帆船,他们似乎航行在了天光上。那就是海的方向,那就是你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天堂。这里才是你我魂归的地方。

    古镜拿起梳妆,穿起了钟首善给她买的第一件衣裳。她用陕北话说:“呃要吃馍,吃肉夹馍,带羊肉的。。。”钟首善擦了擦眼角滴落激动的泪水,嘴中只说出了一个长音的字:“诶!”

    洗浴坊的妈妈桑倚着门框,忽然说:“古镜,我送你回来的地儿吧。”她摇着头说:“我已经回不去了,找不回那个干净的地方了。”

    于是,穿着西装的老男人拿着羊肉泡馍到了洗浴坊。这需要到资州牧去才能买到,一来一往两个小时。只因为古镜开心,喜欢那带着家乡的味道。每一口吃下去的都是回忆和过往。

    钟首善给了古镜所有嫖-客都不可能给的东西,这就是爱和活下去的信仰。古镜想看一看未来的远方到底是怎样,这蜿蜒的河床什么时候会变得宽敞,他什么时候能够走到海的方向。

    有一天,古镜问老钟:“你会赎我吗?”老钟摇头。她淡淡问为什么。老钟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古镜点头,靠在他肩上,忽然说:“今天你想不想,我可以的。”老钟摇头,用手拂过她的脸庞,拂过她脸上胎记的地方。

    后来,古镜怀孕了。是双胞胎,而且还是龙凤胎。老钟付给了妈妈桑足够的钱,让她休息一年时间,让她生下这两个孩子。就这样,古镜生下了一个头发不是很正常的男孩,一个一切都正常的女孩。

    她看着生下来的女儿,哭着说:“你就叫苦荞好了。”钟首善说:“苦荞始终还是植物,把草字头去了吧,刚好和你姓氏一样呢。”古镜点头,抱过男孩,看着他那脸上星星点点的黑,隐隐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因为脸上长这么多麻子的客人只有那么一个,可这都不重要。她抚摸着他的小脸说:“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你的名字就叫甘来好了。你一定要苦尽甘来。”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钟首善也开始带着钟秋月前来。钟秋月喊过古镜“妈”,喝过古镜的奶,和古荞与甘来玩过耍。

    他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这样平静下去,却想不到,钟首善为了帮古镜赎身,答应了倪发财盗掘打锣山程宗猷的墓穴。帮古镜赎身之后,他却被捕入狱,然后无干系的罪名刻在了他身上,从此离开了这烦扰的人世。

    古镜得知消息后,只是看着远方,哭泣地等待时间流淌。直到用钟首善留给她的钱,开了这个夜排档。然后她就离开了球溪一年,说要去看海,去寻找魂归的地方。

    古镜虽然姿色不佳,但客人还是有不少。其中就有好几个地滚龙,只要有他们在,古荞和甘来这里就不会有人闹事。后来钟秋月也走了,但每年都会给他们寄来一些钱,也会诉说外面城市是怎样。

    在钟秋月给他们的信中,外面的世界是和善的。那是一个白天由欢笑和人来人往构成的大世界,晚上霓虹灯下歌唱的天堂。人性的黑暗从来没有触及到他们两人的心上。描述和她妈妈说的一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