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章 老人泪下落云袍
    “蕾蕾,你先写作业,我去看爷爷好点没有。”帅小戎将蕾蕾放到写字台前。蕾蕾点了点头,放下书包,开始在田字格上写字。

    帅小戎拿出一张纸,上面有几个字,全是繁体,他需要去问爷爷。家里只有爷爷精通繁体和简体。

    人类对于未知的事物都有畏惧和探索感。很多人会再畏惧下放弃,而有些人永远也不允许不知道的事物挡在眼前。那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很难受。

    帅小戎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发掘出了他心中原始的欲望。这在人类进步的路上,是必不可少的一步。畏惧,是人类的绊脚石,但可以让人暂时安乐。探索,是死亡的导火索,但可以推动人一直向前。

    “小戎,你回来了啊!”帅御武中气低迷,即使如此小声,也好似耗费了他不少力气。他的心脏病是老毛病,小戎能够做的就是帮他舒展胸口,让他呼吸感觉顺畅通透一点。

    “家里是来了客人吗?”他早就听见外面有人对话的声音,只是帅军和刘昭蒂都没说是谁。他也没那个力气喊问。

    帅小戎答道:“是球溪小学的教导主任,来家访的。”帅御武嘀咕道:“球溪小学的老师跑来我们四平坝拜访,真是吃错药了。”

    本来还起身向去看个究竟的帅御武又躺了下去。他对小戎低声说:“小戎,你现在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加努力了,这一点,我很欣慰。相比列祖列宗看见了,也会大慰幽冥。走,我想去打锣山看看。”

    帅御武拿出自己的柴头拐,在小戎的搀扶下,一步一趋想山上行去。原本帅小戎只要两分钟就走完的路,今天却走了大半个小时。

    好在现在的帅小戎很有耐心,他几乎和以前换了一个人般。一言不发跟在后面,他知道,爷爷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

    打锣山下,山神庙前。帅御武总算停了下来。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帅小戎有些反应不过来。

    帅老爷子跪下了,然后痛哭流涕。他只是哭泣,却什么也不说。此时正是正午,大家都回家做饭去了,山头上也没有人了。

    “张常贵,我对不起你!”帅御武说地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说完这些,他从怀中拿出一个酒壶和两个杯子。“程老祖,我更愧对你啊!”

    帅御武泣不成声,帅小戎跪在旁边,不知说什么才好。他只知道爷爷可能做错了什么事,现在后悔莫及。他听大人们说过什么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于是就用这句话劝说。

    爷爷更加痛苦,哭声如唱戏:“我就是死百次,我不足以抵消我这辈子的错。好在,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很快我就要去给张常贵谢罪了。”想到这些的老人家,似乎稍感安心。

    帅小戎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去问爷爷的事情,是在揭爷爷的伤疤,但他还是忍不住去问,想知道一切。好在,爷爷在他开口之前说了所有事情。

    事情的发生,要从帅小戎给张常贵指路之后说起。

    张常贵走到半山腰,看见了一个老头子坐在大门前的石墩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晒太阳的老人家帅御武。老爷子也看见了这个村中陌生的人。

    “您好,老先生,我和你打听一个事情!”

    上了年纪的人,接触的事物多了,自然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他也听过沿海的人说话口音,于是说道:“我听你口音,好像是广东人,距离这里可不远,有什么事情吗?”

    张常贵拿出信纸,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帅御武毕竟是老人家,留了一个心眼。问道:“我们村子好像没有这号人物,你是不是早错地方了?”

    他需要去问一问陆玉凤。毕竟没有人知道陆玉凤为什么来到这个偏远的山区中,万一是仇家怎么办。而且看此人一脸横肉,不像是什么善类。

    “不可能啊,有一个小孩子指引我来到这里来的。都说童言无忌,他想必是不会骗我的。”张常贵非常肯定,只是现在看着势头,自己想上山不是那么容易。

    他拿出了自己怀中的红双喜,发给帅御武,自己却不抽。他是舍不得,而在帅御武看来,就是这烟有问题。他摆弄着烟,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常贵。

    就在这个时候,陆玉凤出现了。她刚从路转角的大青石后面出来,脸上还有泪痕。而当她看见张常贵的那一刻,刚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张常贵爆喝一声:“臭娘们,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你可真会躲!”他上前就要去抓陆玉凤,却是被帅御武抓住了衣服。

    “老家伙,我给你礼子,你不要丢了皮子!”张常贵转身一绕,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了帅御武眼中。匕首向着他的手筋而去,若是继续抓住张常贵的衣领,势必伤在此人手中。

    张常贵吐了一个唾沫星子,向着跑向山上的陆玉凤而去。

    帅御武不是一个喜欢看冷眼的人,所以他的出手是必然的。他虽然人老了,但毕竟从小就开始练武,遵守这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手中柴头杖在青石地板上戳出了一个白白的痕迹,他有点愤怒了,在这个村里,他不是村长,但在越过了那块大青石之后,进入这个地盘的,就必须要听他的。任何人!就算白天不行,晚上他就会去找那个人。

    “玉凤,听我的,回去吧!我以后再也不赌了。我也不再怀疑你了!”张常贵在门前拽住满脸是泪的陆玉凤。

    “张常贵,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我要说地话都已经说完了,我们就像是破碎的瓷碗,摔碎了,就算拼凑起来也不再好看。”泪水粘稠,带着不舍还有很多的情绪。那一滴之中有很多不能说出的故事,有甚多不能表达的感情。

    张常贵很生气,他死死捏住陆玉凤的手。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你有别的男人了?你一定是给我戴了绿帽子,你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说啊!”

    陆玉凤没有张口,眼泪也没有再落下来。他是一个成年人,是一个满身伤口的成年人。再多的泪水也无法让她身上的伤口愈合。

    竹叶哗哗响,帅御武的脚步声落在青石台阶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我杀了你,你个贱女人,反正我在小渔村已经没有脸面活下去,你陆玉凤生是我张家的人,死也要是我们张家的鬼。”他双手掐住陆玉凤的脖子,陆玉凤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是解脱的笑容,但在张常贵看来,那是对于他的嘲笑。一个自卑的人,最看不得的就是嘲笑。笑,就像是刀子,隔断了他内心最后一丝理智。死吧,死吧,让我们一起走在黄泉的路上,看幽冥的河水,吹阴间的风。

    一只有力的拳头突然出现在了张常贵的侧身。张常贵只是一个稍微有力一点的普通人,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飘飞了出去,落向了坎下的黄金柴桩子上。

    尖尖的木桩子无情贯穿了颈部,从他嘴中冒了出来。鲜血红色的寒光,将帅御武从愤怒中惊醒。而陆玉凤则是呆立了十几秒,突然冲了下去,趴在张常贵身上呼喊。

    而就在此时,一个人出现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