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远洋归客四平坝
    钟秋月身如灵猴,跟在后面的帅小戎就狼狈非常了。他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年纪轻轻好似已经将入黄尘的老者。

    钟秋月看了帅小戎一眼,摇了摇头表示轻蔑。帅小戎也不在乎他眼中废物的眼神。这底子在那里,有什么办法,说白了他也不过是七岁的孩子。

    。。。。。。

    一九九七年,四平坝引接来了远洋归来的王犬生。身穿员外服饰的薛镇长,带着浑身的菜园子气息,接待了王英才同志。

    他们深入探讨了无机肥的有效利用,王犬生表示,在日本的农地资源宝贵,现代化技术运用深入。但在有机肥这一块的利用还是不如华夏新农村嘛。

    对于薛伟这个镇长,能够以身作则,身先士卒,王犬生感慨万千。他说:“想不到,多年没有回来,我的祖国,我的故里,已经孕育出了这样优秀的镇长。您带头挑粪,这种苦干的精神少有少有,看来我回来发展是对的。”

    薛伟心中欢喜得甚,更得知陆玉凤已经同意去镇上。得到了一位有为英才,还抱得美人归,四平坝此行非虚。唯一遗憾的就是那个叫做铁掌严屶家伙,居然没有帮他挡下那两担粪水。看他刚才那样子,显然是有心让我难堪,此子留不得,等回去再收拾你。

    安静了十多年的清水湾,今天热闹非凡。数十个一百瓦的灯泡照亮了整个湾子。桌子被铺开,几十个厨子杀猪宰羊,大摆筵席。

    整个四平坝的人几乎都来了,他们谭天说地,大多数已经拿出了私房钱或专用赌资,开始围起来巴蜀复古而响亮的长城。扎金花的人,吓得待宰公鸡哆嗦。斗地主的人,叫地比山上的猴子还嚣张。

    高台处,戏班子的人已经搭起了台子,班头忙得焦头烂额,一会儿这个没带,一会儿那个忘了。他不敢大声吼,怕伤了嗓子,因为他今天晚上要唱一宿。

    而唯独只有两个人清闲,那就是帅小戎和张美蕾。他看着张美蕾,红了眼睛。小拳头握地咯咯作响。他努力让自己眼泪不流下来,但毕竟是小孩子怎么能够控制地住。

    原本的开心,在张美蕾的消息下,化成烟雾飘散。他们粉碎在空气里,和喧闹的喊声混合,支离破碎。

    钟傻儿离开了,不知道以后能否相见。只是毕竟钟秋月和他相处的时间不是很长,虽然能够说得来话语,也不过是一个能谈得来的朋友。

    现在,就连蕾蕾也要离开了。他感觉好像站在了山顶之上,周围四下空寂,唯独只剩下落寞孤独的自己。除了风,除了雨,就只剩下了忧伤的心。

    很快帅小戎就想通了所有,因为他知道,他和蕾蕾还会再见面,这是一种强烈的预感。全国各地的铁路都通了,互通有无。只要在国内,就不远,更何况蕾蕾依旧在球溪镇。

    身穿白色中山装的王犬生出现了,右手还挽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子,那想必就是他的妻子。此女子虽然体态圆润,但却不失美感,相反,他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让人想接近。

    她叫宫井惠子,岛国神户川人,和王犬生同所大学。王犬生的离去,让她没有安全感。于是前往上海的日本船票又多卖出了一张。

    他们吹着海风,看过了曾经海战的战场,来到了这个饱经沧桑的大地。她想看一看这数千年造就的大地,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

    无论是一路走来的大城小镇,繁华亦或者是贫瘠。无论是道路宽敞上面车水马龙,还是烂路泥泞,他都没有说什么。

    王犬生很爱他,对她的关怀是很多日本男人所没有的。这些都让她更加坚定自己好好对待王犬生的决心。

    大多数四平坝的人都没进过大城市,唯一一个拥有电视机的人家还是王权王老头。这家伙抠门已极,哪会让人去看他家的电视。

    所以,村里的活动很少,晚上大多早早上床睡觉。偶尔来了性趣的老两口,会小声地来上一炮打发时间。这宫井惠子今天穿的这一身衣服,当真是何那三阳路里面的姑娘似的。

    只是宫井惠子穿着比较保守,端庄非常,俨然有大家闺秀的气质。何家二娃子咋舌道:“洋麻批就是好。。。”话到一半就被自己老婆差点拧断命根子。

    何二娃的媳妇儿叫李玉喜,大家喜欢叫他李二姐。是个大嘴巴,从来不介意别人的说法,家管甚严,何二娃从来就没有去三阳路的机会。

    李二姐说:“你看看这骚蹄子,刚走一个陆玉凤,又来一个东洋破鞋。”何二娃觉得老婆说话有些刻毒了,想说几句话免得李大嘴巴闹笑话。但听老婆话语的意思,好像陆玉凤要离开四平坝了,这可是大事儿啊。他闻到了异样的味道。

    宴会热闹非常,声势也甚广,传到了资州牧市长的耳朵里。市长说:这球溪河现在当真不得了,人才济济,留洋归来的人才,想必能够给我们资州牧带来很多机遇。他想了想,给秘书拟了道信,说:“去给那个王犬生,告诉他,安排好了事物,到资州牧来工作。”

    薛伟的算盘落空了,人都知道向高处爬,谁会稀罕你一个破地方的小官儿。更加可恨的是,他薛伟的位置被王犬生给顶了。他薛伟如同吃了一个绿头苍蝇,很难受。

    陆玉凤被接到了他的宅子,但生活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因为,薛伟有一个妻子。她的地位是保姆,负责照顾薛家上下的饮食起居。

    生活看似美好,但却好景不长。

    薛家妇人陈嫚嫚看见了薛伟**,她怒火中少。蛇鼠一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东风卡车带着汽笛的轰鸣,驶过街道。蕾蕾妈牵着女儿手,问着学校的状况。另一只手提着菜篮子,里面有今天晚上的薛家蔬果和鱼肉。

    “蕾蕾小心。。。”“妈。。。”

    卡车驶过,血迹洒溢,玉凤魂归。鲜血在阳光下闪着光辉。蕾蕾感觉双腿冰凉,双眼只有满身红花的母亲。

    陆玉凤死了,肇事司机逃逸,没有牌照。公社警局备案,没有人前来询问案情,唯一家属还是一个孩子。档案袋被压在了箱底,直到上面被堆积上一份又一份文件。

    蕾蕾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上面。他看见的第一人是趴在床边的小男孩,正是帅小戎。

    四平坝有村民看见了这一幕,在村里一说,不出数人就传到了帅小戎的耳朵里。家中三人,无一人能够拗得过他。他就像是着了魔一般,说不论如何都要去镇上。

    “小戎,我妈妈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蕾蕾已经泣不成声。门外帅军听见了声音,走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和医生说着话。

    “蕾蕾。。。”帅小戎不知道如何安慰,想了想说道:“蕾蕾,你母亲在天堂的另一边一定生活比这里好,也不用为了你受罪了。”帅小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那样的话,但是很奏效。蕾蕾停止了哭泣。

    看见医生,蕾蕾问道:“医生,你看见我妈妈了吗?”医生看了看蕾蕾,认为她还只是一个孩子,说了也听不懂,于是对帅军说道:“孩子他妈妈在太平间停了三天,这是要收钱的,你们必须付了钱才能领人。”

    帅军心中很纠结,知道这件事办起来定然困难非常。家中夫人定然不允许,更何况家中两口子正在闹架,想要要钱难于登天。

    帅军问道:“医生,一共多少钱?”医生说:“加上小姑娘截肢的费用,一共三千!”帅军当时就傻了:“三千,医生,有没有弄错,怎么会有三千呢。”

    要知道,大家一年的工资也不过一两百,这三千块钱,简直就是抢劫。

    医生摇了摇头道:“最主要是太平间的位置有限,费用很贵。”

    张美蕾听见的不是那如同天文一般的数字,而是那生冷的“截肢”两个字。她撩起了被子,看见自己的两条小腿齐刷刷没了。

    白色的纱布上,还浸出红红的血色,如同红色莲花生。她感觉天一黑,就此失去了所有感知。

    张美蕾住到了帅小戎的家中,除了这里,他再无别处可去。她已经无家可归,无依无靠,她的命运好似正要绽开的美丽花朵,还没开放,就被白霜打地残败。

    从第一次看见张美蕾,到如今的蕾蕾。帅小戎看着她一点点变化,笑容的绽放越来越少,他记得最后一次笑容,应该是在清水湾的小溪边,那天是她的生日。

    帅小戎很心烦,因为家里现在两口子吵架的日子越来越多。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帅军脾气变得暴躁,对于帅小戎也开始不闻不问。

    香烟,醉酒,赌博。原本这些在以前帅军身上只是浅尝则止的事物,在他身上开始越来越频繁。一场风暴好像在靠近,这个家中很压抑,这低气压,孕育着下一个暴风雨的到来。

    蕾蕾到帅家并没有受到阻挠,最主要家中唯一一个能够做主的老人家极力促成了这件事情。他没有针对任何人,只是对即将冒出来反对这件事情的人说:“你们的良心都给狗吃了,蕾蕾多好的一个孩子,你们养不起吗!你们养不起,那每天给我吃的饭给蕾蕾好了。”

    老爷子说着,很是感慨:“真是不争气的东西,我想要一个孙女,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只怕我以后都看不见了。”说着,他抱着蕾蕾哭得稀里哗啦。

    话都说道这种分上了,帅军和刘昭蒂还有什么好说的。看着假哭的帅御武,两人到喉咙的话语都咽了回去。难不成还真的克扣老人家的粮草不成,那可是要遭雷劈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