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 > 逐梦千寻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萤火闭月舍死崖
    “小戎哥,我们去哪儿?”蕾蕾看了看天色,有些害怕。此时已是晚上的七点钟了,一般这个时候,她都已经到家吃完饭,开始喂猪食了。

    她和帅小戎放学之后,就一路向西走,在路边小吃摊一人买了两个锅盔,就算是解决了今天的晚饭。

    只是,她越走就越害怕。帅小戎带她向着舍死崖而去,最大的问题是天色开始暗了下来。问帅小戎的话语也显得焦急多了些。而帅小戎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快到了,快到了。。。”

    可这句话,他半个小时之前就已经说过了。天色终于暗道前路难见,耳边还传来浪叫声。它们带着回巢的呼唤,诉说着一天的结束,给人慎人的气息。

    终于,蕾蕾有些受不了了。她大叫道:“小戎,你一个人玩吧,我先回去了。”她飞也似地向山下跑。小戎见了,赶紧拦住她,说:“你怕什么,再说了,你现在下去看得见路吗?”说着,他从书包里面拿出了手电筒。

    好家伙,这可是一个充电的大电筒,是帅军晚上去田里抓黄鳝时候用的。蕾蕾看见这个电筒之后,再看了看山下的漆黑,终于还是像帅小戎妥协。

    她一边抽着鼻子,一边说:“完蛋了,回去铁定被妈妈骂死,说不定还要挨打。”帅小戎贱兮兮道:“那算什么,我黄金条子都准备好了,挨打是一定的了。”

    “那你还来这里,你这不是找打嘛。别到时候把你爷爷的心脏病给气出来。”蕾蕾拉着帅小戎的手,时而怯怯地看看四周。

    大晚上的,到舍死崖来,还真是吃饱了撑的。舍死崖下是就是通往球溪河的一条直流,帅小戎也不知道这河叫什么名字,只知道这条河的上游有条小溪,叫做清水湾。而清水湾上面,就是舍死崖。也就是说,现在,他和张美蕾就站在舍死崖的上面。

    舍死崖的名字不知道是谁取的,大体来由是说这里很诡异,如果谁走到这里,看不见自己的鼻子,那么就要小心脚下打滑和山上的飞石。

    这里有调皮的勾魂小鬼,他们尤其喜欢看见人们塌鼻子的样子。如果你路过此处,发现看不见自己的鼻子了,一定是勾魂小鬼盯上你了。

    张美蕾听着帅小戎的讲述,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自己鼻子。于是,张美蕾的斗鸡眼让帅小戎哈哈大笑。

    帅小戎的没心没肺,让张美蕾总是感觉他们两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张美蕾就像一张美丽的画质,而帅小戎在画纸上面浓墨重彩,触目惊心。

    “你知道吗,在清水湾的上游,住着一个古怪的老头子。他家里居然有电视机和录影机。”帅小戎诉说一个自己的小秘密,可张美蕾显然不关心。

    “你还是直接告诉我们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吧,我好有个心理准备。”张美蕾现在可是肠子都悔青了,怎么就会跟着这个小混蛋来这个地方,而且还是大晚上的。

    “我们还要下去!!!”看着这家伙开始向山下走,张美蕾终于爆发了。他抓起旁边的树丫就要抽帅小戎。小帅童鞋赶紧控制局势:“下了那个坡,拐过那个湾,如果你还想回去的话,我任你处置。”

    张美蕾叉腰指着帅小戎道:“你说的!”帅小戎点头,拉着蕾蕾手就走,顺便还说:“不要叉腰,弄得你和村里的那些婆娘一样。。。好好好,你自便。。。”在三八神指的扭动下,帅小戎唯有叹息。

    小手拉着小说,走过了崎岖的山石小路,穿过了阴凉黑暗的小树林。听见了猫头鹰的咕咕叫,还有远处山狼的呼嚎。

    在还没有转过那个山角,张美蕾就被飘荡在山岭间的荧光所吸引。她隐隐明白了山角后可能出现的情景。她听见了隐隐传来的溪水声,感受到了偶尔吹来的凉风。

    帅小戎在山石道路的这边阻止了张美蕾。关掉了手电筒,然后用双手蒙住了蕾蕾的眼睛。他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个生日礼物。”

    他缓缓松开小手,让呆立的蕾蕾在惊愕和愣神中,看见了人生中第一个最美丽的景色。

    漫天的萤火虫,犹如天际洒落的星光,照亮了整个清水湾。它们时明时暗的尾部,带着生命的喘息,绽放出短暂的光华。

    随着清水之上的微风,荡漾起舞。在蕾蕾晶莹的眼中,它们时而跳着芭蕾,时而飞如仙鹤。仙女撒着花瓣,好似瑶池舞会落在凡尘。

    蕾蕾已经记不清自己又多久没有跳舞了,她努力回忆,回忆自己母亲教授自己的每一个姿势。那个精灵在复苏,被洒溢下的萤火虫之光治愈。

    那个精灵活了,那个曾经在打锣山上跳舞的精灵再一次回来了。她旋转着,小小的手,在萤火虫中如同丝绸一样顺滑。她融入进了萤火虫中,成为了它们的一份子。

    亮点停止了翅膀,在她身体上休息,温婉的小女童不忍打扰。如果她拥有翅膀,她也想如它们般飞翔,舞动在空中。

    叮咚的溪水,低沉的虫鸣,诉说着从没被打扰过的宁静。兴许千年百年前,也有人在这里舞蹈,他们拉手或依偎,他们肯定也看了萤火虫遮蔽天空的月亮。

    帅小戎从书包里面拿出一根蜡烛,缓缓地,小心翼翼地点燃。蜡烛有些弯曲,带着不小心断裂的痕迹。这样色彩斑斓的蜡烛很难找,只有蛋糕店才有。虽然细小,也是帅小戎用零花钱换取的。

    他用手遮住微弱烛光,对着留着汗水的蕾蕾说:“快来吹蜡烛,许下你的愿望。”蕾蕾看着帅小戎烛光下那期待的小戎,笑着点头。

    祝福的小手放在胸口,一个愿望被凝聚起来,化作一口气,吹散烛光,洒溢开来。

    八卦的帅小戎赶紧问:“是什么愿望,快告诉我。”蕾蕾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帅小戎撇嘴,哼了一声,表示极度的不满。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拉着蕾蕾的小手,来到清水河边。他用电筒向溪水照射,反射的光芒照亮了崖壁,光波荡漾,和天空中的萤火光芒交相呼应,诉说着水的宁静美。

    清澈流动的溪水中,蕾蕾看见了黑糊糊的鱼儿。它们贴在岩石边,似乎在沉睡着。好家伙,这里最起码有着上百条,河底都成了黑色。这就是鲶鱼,球溪河最有名的鲶鱼。

    “好多鲶鱼啊,我们捉几条回去吧!”蕾蕾提议。在他惊愕地目光中,他看见帅小戎从书包里面拿出了渔网。她张着嘴不敢置信,这家伙带了这么多东西去学校。

    找到岸边草丛里藏好的竹竿,帅小戎说:“我知道你妈妈很久没有买肉给你吃了,这东西可好吃了。加上酸姜和酸海椒。。。”说着,他吸溜了一下口水。

    蕾蕾呵呵笑,看着帅小戎笨拙地在清水河里面捣腾。纵使帅小戎的技术再差,也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时候。短短十分钟,就已经抓了四五条鲶鱼,每条都有一两斤。

    正准备再捕捉,却突然就被强烈的光芒照射。两人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你们两个兔崽子,敢偷我的鱼!”帅小戎一拍大腿,惊呼:“哎呀,糟糕,被这死老头发现了。”

    他打开电筒对张美蕾说:“快闪他眼睛!”张美蕾哆哆嗦嗦,拿着手电筒,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居然被帅小戎这个家伙哐来做贼了。

    帅小戎则是顾不得那么多,将鱼全都装进书包里面。里面的作业本是铁定不保了。当务之急还是逃命要紧,扯下渔网兜子,将竹竿随便就丢了出去。

    “哎哟。。。狗-日-的仙人板板。。。”老头子被竹竿子打了眼睛,闪着星星,骂骂咧咧。

    “还愣着做什么,跑啊!”帅小戎一拉蕾蕾的手。向着山上跑去,直到爬上了山顶才停下来喘息。山下还传来老头子的骂声:“妈-卖-逼,不要让我晓得你是那个屋头的舍物崽儿!”

    帅小戎对着山下做了个鬼脸,回头就被张美蕾劈头盖脸一堆巴掌。“都是你,还说是送我生日礼物,我看你纯粹就是来偷鱼的。亏我还感动地一塌糊涂。”

    挠了挠头,乐呵呵掂了掂书包:“我把两条最大的给你。”蕾蕾哼声不语,拿起电筒就走。“别啊,那三条好了。。。”

    。。。。。。

    直到快到家门口,听见了倪家哭丧的声音,两人才从打打闹闹中回过神。即将等待他们两人的,会是各自家长的干柴火伺候。

    在帅家的堂屋里,常年供奉着一根柴神爷。它是帅家财运的象征,是帅家执行家法的法器。这根黄金柴,会在新一代诞生的时候就被搁置安堂之上。

    现在安堂上搁置的黄金条,系爷爷亲手打造。爷爷曾经为了寻找这样一根何时的黄金柴,寻找了一个山头。在那根黄金柴上,寄托着爷爷对于孙子深深的期望。

    父亲帅军的那一根,也是帅御武亲自寻找和监制。他一直很遗憾,说当初都是自己没有用心,才让那根黄金柴在帅军十六岁那年被打折了。

    鉴于有过前车之鉴,所以属于帅小戎的黄金柴更加结实,更加韧性。帅小戎已经在黄金柴,还有母亲改锥寒光的关心下,度过了七个年头。

    好在至今头脑完好,筋骨还算结实,没有烙下残疾。黄金柴几乎每个月都会和他做出最亲密的接触。这是爷爷帅御武对孙子最真挚的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