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公主御狐最新章节 > 公主御狐最新章节列表 > 20 不得无礼
    卫果在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董勋给抱了起来,来不及大叫,耳边口边就被呼呼的狂风给淹没了。

    只好两手紧紧的圈住董勋的腰身,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心里把董勋给咒了一个半死。

    死董勋,突然就飞起来,害得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是幻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她也学会绝世的轻功,能够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可是今天她第一次飞是在被人抱着的尴尬的境遇下,周围的强风猛烈的吹着,狂烈的冷风吹进衣袖,脖子……吹得她眼睛都睁不开,身体像是要散架了似的,浑身的难受。

    董勋唇角微勾低头看向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卫果,眼神划过一抹深意。

    等落地之后,卫果腿脚一软没有站好,倒在董勋的怀里,董勋眼中带着笑意将她扶起:“大小姐,这么快就顶不住了?”

    卫果头晕乎乎的站好,还不忘反驳:“谁说我顶不住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都是你啦,连说一声都不说就带着我飞,显摆你轻功好是不是?”

    董勋摸了摸鼻子,还很赞同的点头:“你说得很对,我的轻功天下无敌,这天底下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能比得上我的。”

    “说你两句你就登天了,”卫果不屑的斜睨他一眼:“不就是会点轻功吗?有什么了不起啊!本小姐不稀罕,你要是能打败天下无敌手我才会心服口服。”

    卫果说这话时。从来没有想到,她说的这句话真的成了现实,也造成了后来一系列发生的事情,后悔……失望……那个时候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董勋拧眉,仔细的想了想:“打败天下无敌手啊,本公子武功高强,轻功一流,这还不简单吗?你等着,终会有一天我会向你展示我自己的绝世武功。”

    “等你到那时候再说吧,现在说大话未免太早了点。”卫果说道。抬眼瞧了一个四周。顿时觉得十分的熟悉,一抹惊讶窜上心头:“这是……”

    “没错,这里就是范家外院了,我们现在是在范家外院书房的外的一颗梧桐树后面。”

    卫果透过梧桐树看向那红漆雕花大门。大门的前面站了两个把守的门卫。

    心中一喜。兴高采烈的就要出去。被董勋拉住:“慢着,就你这样大摇大摆的出去,还不被那些护卫发现才怪。我带你去,抱着我。”

    卫果停住脚步,迟疑的抬头看董勋一眼:“我……男女授受不亲,我们……”

    “这个时候你废话多了,刚才我抱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快放我下来?”董勋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刚才她是想他带她来范家,要是说了,他还肯吗?再说,他是一路飞过来的,不抱她的话还怎么过来。

    卫果凝滞,无话可说了,犹豫了半晌,一咬牙伸手抱住董勋,贴近他温热的胸膛:“好,带我过去。”

    为了范哥哥,她抱一抱他也值得了。

    暗暗祈祷,希望范哥哥以后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要怪罪她,她是被逼无奈的。

    董勋一双黑眸溢满了笑意,对怀里人道:“先屏蔽呼吸。”

    卫果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从心里面相信他,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董勋伸手一挥,一包粉末状的东西随风散开,脚尖一点,以肉眼不可看到的速度抱着从书房门里飞了进去。…

    门卫神情恍惚了一下,有些怔怔的摸着自己有些迷糊的脑袋,仿佛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两个人进去之后,董勋带着卫果坐在房顶上面的横梁之上,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情形,清晰的听到下面的声音。

    “维儿,自从邓先生来了之后,你学的如何,跟哥哥说说。”范宗和邓林,范维席地而坐在案几旁边。

    一身青色衣衫的范宗面色仍然有些苍白,但是在面对着范维的时候仍然带着些许笑意。

    “哥哥,我学了好多东西呢,维儿很听话,将先生所教的都用功的学了,除了一些功课之外,还学了射箭,书法,强身健体的武功……维儿很聪明呢,一学就会。”范维喜滋滋的说道,满面的喜色。

    邓林也忍不住笑道:“是啊,维儿聪明着呢,有些东西我只教了他一遍他就记得清清楚楚,很有学习的天分,以后肯定能够功成名就,做出一番大事业。”

    “我只希望以后他平平安安的几就好,别的也不奢望他能够做到。”范宗说道,摸了摸范维的头:“维儿,你先出去玩,哥哥和你邓先生说一些事情。”

    “好,”范维懂事的点头:“那我先出去了。”

    范维出去之后,范宗再也忍不住用手帕捂住嘴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邓林大惊:“少爷,你吐血了!今天你喝药了没?”

    范宗将手帕放下,虚弱的摇了摇头:“我一时半会儿的还死不了,记住这件事情一定不要让夫人和二少爷知道,他们若是知道,我和维儿都逃脱不了他们的毒手。“

    邓林沉重的点头:“少爷你放心吧,邓林是一个重守承诺的人,况且少爷对邓林有救命之恩,邓林就是拼了性命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只是,少爷,您的病……”

    “他……他吐血了……”卫果看到那点点斑驳的血迹,眼中泪顿时都出来了:“我的范哥哥怎么那么惨,谁招他惹他了,为什么他会得这种怪病。”

    董勋摇头:“他得的不是怪病。”

    “不是怪病?可是为什么吐血?难道不是人家都说的那种痨病吗?”

    “肯定不是!你有没有发现他吐的血中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哪里啊,我看不清楚。”卫果低着头看了几眼,皱起了眉头:“你能看清楚吗?我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啊!”

    董勋点了一下卫果的额头,神秘的挑眉道:“你可以猜猜看。”

    “我猜不到,猜不到啦,董勋,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和我说说嘛!”卫果亲昵的拉着董勋的手,撒娇的说道。

    董勋被卫果突然的转变恶寒了一下,轻咳一声道:“那血迹不是正常颜色的血红色,而是其中参杂了一丝黑色,不仔细看根本就瞧不出来,说明他不是病,而是中毒了。”

    “什么,中毒了?”卫果惊讶的大喊,声音洪亮清脆,就连外面的鸟儿都惊得飞了起来。

    “是谁在上面!”邓林眸光一亮,毫不犹豫的就将范宗护在自己身后,大声喊道。

    “少爷,你没事吧?”

    外面的守卫听到里面的动静也迅速的拿着长刀打开门进来。

    董勋无语扶额,他至今为止还没有见过这么笨的人,你想看人看就好了,还大叫什么唯恐别人不知道你在偷窥吗???

    一手抱起卫果从上面飞落到了两人的面前。…

    “唰唰!”几声,守卫都将长刀抽了出来,指着两人。

    范宗在看到红着脸低着头的卫果时,眼中划过一抹吃惊,对守卫摆了摆手:“你们出去吧,他们是我的朋友!”

    守卫犹豫的看了一下两人,前面那人道:“少爷,他们……”

    “我心里清楚,你们出去吧!”

    “是!”

    守卫将长刀收了起来,颔首离去。

    卫果不好意思的嘿嘿的笑了两声,低低的喊了一句:“范哥哥……”

    范宗走上前,笑着看她一眼:“小丫头长能耐了,都能不声不响的跑到上面去了?”

    卫果虽然知道这是句玩笑话,还是忍不住窘迫不已。

    她一个未出嫁的女子偷偷的跑到人家家里面,还被人家给发现了,以后不能出来见人了。

    范宗将视线移到看上去漫不经心的董勋身上,眼中多了一抹深思:“这位是……”

    “我……”董勋刚说了一个我,就被卫果给提前说了出来:“他是我们卫家的贵客,武功盖世,轻功一绝,就是他带我来的。”

    卫果上前一步,面上娇羞,涨红如霞:“范哥哥,我是来找你的,刚才我在上面看到你吐血,真是担心死我了,刚才董勋说你不是病,是中了一种毒,是不是这样的?”

    范宗若有所思的瞧了董勋一眼,笑着摇头:“并不是如此,我是得了一种怪病,不过至今为止还没有找到医治的方法,这件事情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果儿,范哥哥能否请你和这位公子为范哥哥保守这个秘密呢?”

    董勋手中一动,将折扇打开,颇有翩翩公子的风流风范:“范公子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本公子有幸见到范公子这样的人物,是本公子的幸运啊!不是我说,范公子这病差不多有十年左右了吧?日积月累导致了体内越来越虚,毒素积累也越来越多,直到慢慢的渗入五脏六腑,等到那毒素攻入心脏之时就是你丧病之日。”

    “你是什么人?休要在此胡说八道!少爷怎么可能会中毒?”邓林挡在范宗的身前,冷声喝道。

    “邓林,不得对这位公子无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