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九回 郑重其事
    第二百四十九回郑重其事

    潇客燃收敛了一下心神,摘了一些野果,递给了陆静柔几个,两人吃了果子便又重新启程。

    这一路上,两人心情都不是很好,加之纪小可的不在更是显得极为落寂,所以两人在路上除了一些食宿的事说了一些话,其他的倒是甚少说话。

    陆静柔自己心情不好,也知道潇客燃的心情比她还要难受,自己没有兴致多说话,而且也定会搅乱潇客燃的心境,此时最好的还是多给他一些时间好叫他从纪小可逝去的阴影中脱离出来。

    潇客燃也还算是一个提得起放得下的人,即使开始一两天还跟陆静柔一般怏怏然,后来心境逐渐好了,最后还会安慰陆静柔一些。

    陆静柔即使有时想到纪小可的事内心还是一阵刺痛,但是看着潇客燃逐渐好起来内心也很是欣慰,两人的话语渐渐的也多了起来。

    几日之后潇客燃两人用自己带来的干粮填饱了肚子之后,看了看天气,此时虽是响午,可是四周林木茂密,水雾缭绕,倒是感觉很是清凉,潇客燃看着四周寂静无人,一时兴起,便打坐疗伤起来。

    陆静柔见他运功疗伤,即使潇客燃没有多说什么,这护法的担子自然落在她的肩上,不过陆静柔对此却是乐此不疲。她盘膝而坐,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潇客燃,见他相貌端庄气宇昂扬,不禁看得呆了。

    可是此时的潇客燃闭着眼睛运功疗伤,哪里看得见陆静柔的深情款款,只好这般任由陆静柔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潇客燃收了功深深吐了一口浑气挣开眼睛,当他挣开眼睛之后第一眼便是看到陆静柔竟然痴痴看着他,他心中微惊,急忙问道:“怎么了?”还以为是脸上沾了什么东西,急忙往脸上摸去。却没有发现脸上有何异物。

    “没……没有啦。”陆静柔被潇客燃如此一问才回过神来,此时脸颊一片绯红,急忙转过头来不肯面对潇客燃。

    潇客燃见陆静柔神情很是忸怩不安,心中微感奇怪,其时二人于男女之事也只是一知半解,潇客燃虽从小有潇剑萍和纪小可陪伴。可是两人他都如妹妹一般看待,对她们的神色有何变化了解倒是甚少,对陆静柔的神色也同时不知了解,便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我看看。”

    “没……我没事啦!”此时的陆静柔脸上一片滚烫。哪里肯让潇客燃走近,急忙对着潇客燃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来。

    潇客燃见陆静柔的模样不似身体抱恙,忽然又想起前些天纪小可的事,他心中忽而觉得定是陆静柔又是想起纪小可的事而伤心了,可是她又怕被我知道引得我跟她一起伤心,是以不肯相告与我。

    潇客燃望了陆静柔一眼,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纪小可死去有几日了。这几日来他两人本来因为伤心甚少说话,但渐渐地话还是多起来了,今日虽不像以前那般欢乐无忧。但总算也多了些许,何以今日又要想起那令人悲恸的事呢?看来想要淡忘纪小可的事还要些许时间,他有些无助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陆静柔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颊,但见滚烫的一阵,她急忙收敛了心神,过了一会。转过头来,见潇客燃正目不转瞬的看着她。脸上又泛起一丝微红,见潇客燃眼睛却没有要移开的样子而且眼中满是关切之色。心中旋即明了,他不似之前自己看着他的那般景况,而是关心自己,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反而问道:“你身体怎么样了?”

    潇客燃笑道:“已经全好了。”说着还用双手比划了比划,显得自己精神抖擞。

    陆静柔微微一笑,问道:“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潇客燃一阵迷茫,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此时漫无目的的走下去我也觉得不是办法,只是费斌疯了,便不用多去跟他计较,张孙桐行踪却是不明,无法追踪,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不然……”陆静柔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却一副吞吞吐吐难于启齿的模样。

    潇客燃见她神情有些怔仲不安,心中不禁也是一慌,问道:“不然什么?”

    陆静柔再看潇客燃时,见他眼中满是关怀之色,终于还是提起一口气,缓缓说道:“不然我们还是会秋水山庄吧。”

    潇客燃一愣,他们离开秋水山庄的原因除了寻费斌的晦气,自然还有就是纪小可不能再在秋水山庄呆下去的事,此时纪小可身故,即使之前有何天大的怨仇也会因为纪小可的死而烟消云散了,而且此时离开秋水山庄也有好些日子,莫说陆静柔思念在秋水山庄的亲人,就是他也颇为想念他那相认不久的娘亲,便笑了笑说道:“是不是想家了。”

    陆静柔低着头不敢看潇客燃,她知道若是他们回秋水山庄的时候那定有很多人会提及纪小可来,甚至又有人来秋水山庄问潇客燃要人了,到时候不说会有一场纷争,潇客燃也会再次因为纪小可而伤心欲绝的,可是她也真的想家了,想到她那和蔼可亲的爷爷,严厉而又慈祥的父亲,从小一起玩闹的姐姐,心中不免怏怏然,便又以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我们偷偷回去一趟就好了,不要被人发现了。”

    潇客燃的内功何等深厚,即使陆静柔的声音极为细碎,可是还是尽数被他听了去,心中不禁为之一颤想到了陆静柔心中所想,心中也是感触良多,想道:“她是想家了,却又如此为我着想真是难为她了。”便朗声说道:“为什么要偷偷回去,秋水山庄是你的家,什么时候想要回去自然是要光明正大的回去了。”

    闻言,陆静柔抬起头来忘了潇客燃一眼,眼中放着异芒,似乎是在问潇客燃说你回秋水山庄后要面对什么你心中可曾想过了。

    虽没有言语,潇客燃似乎也懂得了陆静柔心中所想,便说道:“我也很想回秋水山庄一趟,毕竟我也很是想我娘了,只是一直不敢开口跟你说而已,况且我还有好些疑问要问我娘和傅淮通,今儿个你这样说了,我们便赶紧回去吧。”

    陆静柔微微一宽,原来他自己也是想要回去的,害我独个儿在这里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伤心。

    潇客燃去牵过马来,想让陆静柔先上马自己再上,忽然他脸色为之微微一变,此时潇客燃的内力深厚已然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是以耳力也极为惊人,但凡百步之内有何风吹草动他都能有所察觉,此时传入耳中的却不是风吹草曳,鸟莺鸣鸣之声,而是细碎的脚步之声,还是从四面八方传入耳中,看来人数还不在少,并且声响压得甚低,不用多想也知道定是冲着他二人而来,而且个个武功了得。

    陆静柔回头看了潇客燃一眼,见他神情有异,再看四周,除了林木葱郁,山石高低不平之外倒是瞧不出个所以然来,便问道:“怎么了?”

    潇客燃一声冷笑,说道:“看来还真是阴魂不散,这一次我们就是想走未必就能那般轻松了。”说着把陆静柔扶下马来。

    陆静柔一阵诧异,从潇客燃的言语中她自然知道有人埋伏,可是潇客燃扶她下马似乎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不再多想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只见不远处山坳之中转出几个人来,其身后还源源不断走出人来,陆静柔在看看四周均是一般,最后差不多有一百来人才没有再从山坳走出来人,只见他们有男有女个个手持兵刃神色冷冰冰的看着他们,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此时陆静柔忽然也想到了适才感觉不对的原因,潇客燃不是一个恋战之人,适才自己已然在马上了,若是发觉周围有埋伏的话,潇客燃一定想溜之大吉以避免不必要的争斗,可是他却是要自己下马,原来是被这么多人围住,想要脱身也走不了啊。

    看这些围住他二人的人衣饰都是一般,知道他们都是一个门派的人,他们个个脚步轻盈缓缓向他们二人合拢过来,最后把他们围在垓下,只是离潇客燃他们有一丈来远便不肯多移动半步了。

    陆静柔一声冷笑,上前一步,说道:“我秋水山庄跟崆峒派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敢问诸位这是何意?”

    只见人群中忽然让出了一条小道来,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他一上来先是向潇客燃两人拱手施礼。

    潇客燃却也认得他来,他便是数月之前在山间小路上遇到的那个崆峒派胡翎,见他虽在这些人不算年纪最长的,但是这些人见他的样子都带有几分恭敬之意,看来此人在崆峒的武功和辈分都是不低才对,而看他们这般郑重其事,想来定是想要请他上崆峒派一趟不可了。

    只见胡翎拱手施礼之后又对陆静柔说道:“陆二小姐,在下崆峒派胡翎,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在下,在下这些师兄弟不请自来是让你受惊了,还望你不要见怪。”

    陆静柔脸色微微一变,她本是想要用秋水山庄的名头压住胡翎的,可是胡翎始终都是江湖老道之人,懂得避重就轻只是说让她受惊却不说自己出动这么多人的用意,便一声冷笑,说道:“受惊倒是不会,只是你带领这么多人来此不会就是想让我受惊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