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八回 天差地别
    第二百三十八回天差地别

    纪小可似乎看出了纪啸钢的顾忌,便说道:“既是如此,那不知爹爹你还犹豫什么,动手吧!”

    闻言,纪啸钢大怒,江湖上敢这般跟他说话的人可不多,而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多数也只剩下臭尸烂肉了,还无法入土为安,如今自己的女儿如此不把他放在眼里,心中之怒可想而知,身形一晃,已然夺身想纪小可冲去。

    纪小可也毫不犹豫,挺剑刺去,纪啸钢心头一凛,他没有想到自己女儿真向他动手,旋即身形一闪,避开了长剑,两人便打在了一起。

    潇客燃看他们两人打斗起来,内心不免也担忧起来,纪小可毕竟年纪尚轻,打斗阅历还尚浅,此时手中更是没有五刑琴而只是一柄她不擅长使用的长剑,再者她所面对的却是她的生父,以她的性情,即使待人再冷漠也绝不会对自己的爹爹下死手的。

    可是纪啸钢不同,他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即使眼前之人乃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只要是他的绊脚石,他同样只要有可趁之机就无情抹杀。

    “铮铮铮”只听见几声琴响,纪啸钢居然拨弄了几下手中的琴弦,几道琴气便向纪小可激射而来。

    潇客燃脸色一变,纪小可不是说当今世上能使用五刑琴的只有她自己吗?怎么纪啸钢也能拨弄琴弦,虽有先前他也很怕纪啸钢最能使用五刑琴,若是五刑琴真到了他手中的话江湖可就危矣,想不到如今自己的猜测都成真了,脸色自然变得极为难看。

    心中有些怪纪小可不该为了替自己寻回双玲宝剑而以身犯险还把自己最重要的兵刃拱手送人,但是回过神来想想。纪小可都是为了自己才把自己的五刑琴给丢了,这份恩情真不知道怎么回报了。

    但幸好纪啸钢这几下琴气虽都想纪小可射来,但是都被纪小可以巧妙的身法躲闪开来了。

    这倒是把潇客燃看得一愣。纪小可在清风堂的时候都是小巧端贤,除了拨弄她随身的五刑琴外。甚少在他面前舞枪弄棒,他以为纪小可最大的倚仗便是五刑琴了,若是丢了五刑琴,临阵对敌时碰到于她武功相若的人顶多便只有自保的能力了,可是此时即使面对着纪啸钢的五刑琴,她却还能丝毫不处下风倒是让潇客燃大吃一惊。

    心中再仔细一想,顿时醒悟:“是了,小可说药刑老人并没有把所以本事都教给他的每一个弟子。而是每一部分都有些残缺,看来小可正是利用纪啸钢那一部分不懂的在跟其周旋而不落于下风了。”转念潇客燃又想:“五刑琴的威力霸道自己可不是一次两次听说的,小可身形再灵敏,终究不习惯以这种身形跟人打斗,只要有丝毫闪失,后果可也不堪设想,再说此地终不是久留之地,须得马上离开才行。”想着潇客燃已然拔出双玲宝剑准备随时可回救纪小可而离开。

    然而这一声抽剑的声音却是引起了费斌的注意,先前他见纪小可父女打斗的招式都很是出奇,不禁就看得呆了。他见有药仙峰的人打斗自然也是想要仔细琢磨一番,日后要真是对上纪啸钢或是纪小可也好能相处破解之法,当然此时他们父女二人都能斗个两败俱伤那是再好不过的。但也看得呆了却忘记潇客燃这边的情况。

    当听到潇客燃这边抽剑的声音时他回过神来看了潇客燃一眼,便冷冷道:“怎么?你也想要跟纪啸钢打吗?”…

    潇客燃虽时刻都盯着纪小可这边看,却也没有忘记费斌的动向,便笑道:“我是没有兴趣跟他打的,倒是有些兴致跟你打,不知道你敢不敢奉陪?”

    “有何不敢?你若是想要打的话,我随时奉陪,只是你身上的伤可是好了?”费斌虽知此人潇客燃跟自己两人身上都有伤,若真是动起手来自己可也未必便是潇客燃的对手。硬碰硬是不行的了,但是此地是他的府邸。他又怎么会如此不明智去跟潇客燃选择一对一打呢?不过口头上却还是要占一些上风的。

    费斌如此说着双手却也负于后,手指却开始不停的比划着。但也似乎不敢让潇客燃瞧见一般。

    他身后有几人看了他的手势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身形一闪便闪入墙角不见了踪影,似乎接受了什么命令去行事了。

    “我们是半斤八两还是不要说彼此了,但只要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很想再跟你分个高低的,不过今日这里场地太过于狭窄,不好施展身手,还是先看看他二人什么时候分出个高低再说不迟吧。”潇客燃打个哈哈,漫不经心地说。

    其实他哪里有心恋战,只要有机会他就带着纪小可二女离开,说话之余也想一旁的陆静柔使了一个眼色,要她随身准备离开。

    陆静柔自然会意,便暗自提气准备离开。

    费斌闻言倒是一愣,他没有想到潇客燃只是一句话便不想打了,但这也很合自己胃口,一来此时他还不宜动用真气,二来此地很快便会是天罗地网了,他自是懒得去出这份气力了。

    只见纪小可手中长剑直指纪啸钢右手,纪啸钢几番想要去拨动左手中的琴弦却也没有办法,几次趁纪小可不备去拨弄琴弦,可是纪小可却是用其不算精妙的剑法攻得纪啸钢手中五刑琴即使有琴气溢出也是射偏了,要么就是纪小可不去逼纪啸钢的右手反而去刺他的左手,逼得纪啸钢不得不使用左手抵挡纪小可的长剑而失去用右手拨琴的时机。

    潇客燃心中一声暗叹:“纪啸钢自认一世英名,如今得到了五刑琴更是觉得如虎添翼,可是却把所以心神都放在五刑琴,在小可面前却如同一个被五刑琴束手束脚之人,一身功夫却也施展不开了。”

    渐渐的纪啸钢不禁落了下风,他不禁有些着急了,自己数十年的苦练,如今他日思夜想的五刑琴更是握在了手中,却连自己的女儿都对付不了,若是传了出去他的脸面却要往什么地方搁。

    他心中虽急但毕竟还没有失去理智,忽而豁然开朗,想通他初得到五刑琴而太过于亢奋而不自知却是着了女儿的大当了。

    面对纪小可再一次向她手掌刺来的长剑,一声冷笑,左手翻转,却用五刑琴格去了纪小可刺来的长剑。

    纪小可略有些惊讶,本以为他会后退两步而卸去自己的长剑在使用五刑琴的,谁知却是如此,但她也没有丝毫犹豫,一剑再向纪啸钢刺来。

    纪啸钢一声冷笑,他此时不再把心神都放在五刑琴上了,右手摇摆不定向纪小可的长剑迎去。

    纪小可不善剑术,如此放对的话要是换成潇客燃自然是大占上风,可是纪小可却只是在两人再次对招的时候只是持平罢了。

    纪啸钢错过纪小可手中的长剑,手指在剑刃上一弹,纪小可长剑便在他右手臂旁掠过,随之身形一跃,便要从纪小可上方掠过了。…

    潇客燃暗叫一声可惜,若是自己使用这招的话,适才纪啸钢早已险象环生,此时定是不死即伤,但是又想到纪啸钢乃是纪小可的父亲,若是纪小可真有机会杀得了她父亲,她也未必就能下得了手。

    只见纪啸钢在纪小可上方跃过,同时一脚往纪小可肩头撞去,纪小可身法倒也不慢,急忙回剑一挡,纪啸钢的脚便只是撞在纪小可的长剑剑刃之上。

    两人虽是相安无事,但也因此有了两股力量相冲,各自跃出数尺之远。

    纪小可站定之后只觉肩头有些疼痛却无大恙,回过头来见父亲已然在她丈许之外了,便也不多说些什么一剑又向他刺去。

    纪啸钢一声冷笑,此时正是绝佳时机他又如何会错过呢?左手一晃,五刑琴已然出现在身前,右手打在琴弦之上“铮”的一声,数道琴气已然想纪小可射去。

    潇客燃脸色大变,五刑琴的威力他很是清楚,如今纪啸钢却用它来对付自己的亲生女儿,常言道虎毒不食子,纪啸钢简直禽兽不如,居然连自己的女儿也真想要杀,待他反应过来,琴气已然临近纪小可了,若是想要相救也来不及了,只有眼睁睁看着琴气打在纪小可身上。

    “铮铮铮”几声,只见纪小可却是把双玲宝剑横在身前生生挡下了五刑琴的琴气,自己身子却不晃更不退。

    纪小可说道:“爹,我说了师公只是把五刑琴琴谱的三分有二教给了你,你没有学全即使真拨动了五刑琴却发挥不出其三成的威力。”

    潇客燃心有余悸,却也暗叫侥幸,心中想道:“是了,一件宝物落在不同的人手中威力自然也跟着天差地别,世人都说双玲宝剑无坚不摧,可是双玲宝剑要是到了一个莽夫手中,即使可以劈树断木,可是要说得上无坚不摧又怎么可能,纪啸钢徒有五刑琴,可是他没有相应的法诀,心术更是不正能发挥出这般威力已然不错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