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六回 一心二用
    第二百二十六回 一心二用

    潇客燃自然也听得出殷罡正话中之意,便是说自己若还是执迷不悟的话他便要对自己动手了,但他不愧是年轻力壮之人,几个呼吸之间,内息便平稳了许多,随之也淡淡一笑,说道:“你是我舅舅便是我舅舅,岂有什么白不白叫之说,舅舅要教训外甥自然也是合情合理的,外甥洗耳恭听便是,只是不是什么时候都是舅舅说的便是对的,有时外甥也能教教舅舅的!”

    闻言,殷罡正勃然大怒,知道潇客燃毫无回心转意之想,大喝一声:“找死。”便不再多说什么举起手中铁棒便向他脑门劈去。

    潇客燃脸色微微一沉,心中却也丝毫不惧,握住手中长剑便迎了过去。

    殷罡正虽说气怒,但是心中也极是沉着稳重,知道即使先前那般打法极耗潇客燃的内劲,但是自己极为危险,所以此时不能再像先前那般被人压制了,手中铁棒一抖,便又跟潇客燃战在了一起。

    此时的打斗两人手中的兵刃不断发出“铮铮”的碰撞之声,碰撞的火花  ..</>也随着四散而开仿佛一朵朵一闪而逝的烟花,璀璨而夺目。

    潇客燃由于先前的急攻,消耗的内力远比殷罡正要多许多,经过片刻的调息此时内息虽不像先前那般紊乱,但是却也让他明白殷罡正这么多年能统领岚云宗这样一个组织而且其势力还在不停增强,武功内力绝非一般人可比,想要一口气把对方决解还是有些异想天开。

    当日在秋水山庄的时候他身受重伤,许多时候都不过是顾自保命,很难校对殷罡正与自己的武功差别,此时两人再次较量,却也不知道孰强孰弱。

    潇客燃心中思量,殷罡正武功高强不是自己一时三刻可以击败的。再者他是自己的舅舅,就算击败了他难不成真要杀了他不成,想想适才的急攻,自己倒有些性急了。

    他忽然明白一个道理,自己的急攻固然能把殷罡正逼得处处防守无法瞧出殷罡正的真正武功修为,也无法瞧出他武功上的破绽,想要牵制于他自然甚难,再者自己所练的元化神功本就是要求修习者能在江湖上多跟一些武功跟自己伯仲之间的人比试过招,从剑招变化上让自己有更为深刻的感受,元化神功的威力也自然随之而增。眼前之人不正好适合自己修炼,自己暗叫一声糊涂,当即放缓一丝剑招,不再向殷罡正猛攻。

    殷罡正却是因为先前的教训而不敢轻敌,手中铁棒招招都很是毒辣,但是却也有不少乃是虚招,一来他觉得潇客燃年纪尚轻,比武过招的阅历尚浅,自己的虚实招他未必便能看得破。二来便是潇客燃武功突飞猛进,但是自己却胜在扎实稳打,跟潇客燃耗下去最后的胜者定是自己无疑。

    只见潇客燃手中长剑寒芒闪烁不停,殷罡正的铁棒也是棒影连连。两人各占一边天,一时之间倒也斗得难舍难分。

    由于潇客燃心思先前的一转,此时便是以较技为主,右手剑招变幻不定。左手掌法也如落叶一般无迹可寻。

    殷罡正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更是惊叹不已,潇客燃这些日子武功的造化实在是他吃惊。此时居然双手同时使用两种不同的武功对敌,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识过的,今日面对之时手足一时也显得慌忙无措。

    只见潇客燃右手长剑将自己手中的铁棒的招式无论虚实尽数接了下来,先前自己还想这招式本来就是实中有虚,虚中有实,只要自己瞧出些许潇客燃的破绽,就算自己使的是虚招也可以瞬息变成实招,到时候就算不能杀了潇客燃也要叫他脱一层皮。…

    想不到潇客燃手中长剑虽无进攻之势,只是要拦下自己的招式,可是这变幻不定的左手却也无时无刻都想要往自己身上的穴道点去,若是被其点中的话,想必原本丝毫没有攻势的长剑立时又会变得凌厉无匹,这个想法也在他打算先对付潇客燃的左手时得到了验证。

    别看潇客燃长剑只是为了护住自己的身形,可是只要殷罡正一旦露出破绽,手中的剑招立时也是一变,向着殷罡正的要穴刺去,若是殷罡正没有露出破绽的话,自己依旧只是用长剑拦下他的铁棒,而自己的左手也在游荡不定向他身上要穴点去。

    这种打法也是刚刚对付殷罡正的时候才想到的,他想此时自己跟殷罡正的武功持平,若是这般打法三两百招那是分不出胜负的,可是自己若是多了一个臂助,就算武功只是她们两人的几层功力也是有可能大胜殷罡正的,便在这时他突发奇想若是自己右手使剑左手化掌,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既然这样想,试试看不也就知道到底如何了,旋即他也不再犹豫便使用了起来,谁知立时心头便是一凛,这一心二用之法,听起来简单,想起来也容易,但是做起来实在叫人感到异常生疏难学。

    只是好歹潇客燃资质算得上是上佳,在长剑的舞动之时,左手也慢慢随着摆动,不久之后还真有些上手,只是要一心二用实在是难,左手的变化越是快的话,那相对而言右手长剑的舞动就会越慢,最后慢到只能勉强挡住敌手的攻势而自己右手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

    但是同时打斗的两只手却要比原先一手对决要占一些上风,若是这般下去说不定还能轻而易举打败殷罡正。

    殷罡正在打了十几招之后立时便发现了潇客燃两手的打法的优势和劣势,只是此时潇客燃便真的像是出了一半的人,在招式上原本还持平的他又经过几十招后便处于下风了。

    他心中一凛,难于招架的他不及多想便又不甘地往后退了两步,也只有往后退两步才能暂时缓解当前的危势,也好让他有时间想出反击的办法。

    潇客燃一声冷笑,心想:“若是你也有此能耐,尽管使出来便是了。”想着双足一蹬便再一次向殷罡正扑去。

    殷罡正心中微微一愣,他感到先前潇客燃在他退后之时的攻势慢了一拍,在自己往后退为自己争取一丝缓解的时间潇客燃似乎比他想的攻上来的时间慢了一眨眼的功夫。这又是为何?是潇客燃不想赶尽杀绝还是无意为之。

    向着殷罡正他手中铁棒不停,“铮铮铮”几声又跟潇客燃的长剑撞击在了一起,只是这几下擦出的火花却要比先前暗淡些许,因为把一部分心神用在左手上,所以力道虽大,却不如先前一心只用长剑的大,而他却是因为要防备潇客燃的左手,竟也无法使出全力。

    二十几招之后殷罡正有感觉有些有心无力了,双足不禁又往后一蹬,便又退了两步。

    潇客燃虽无心想要殷罡正的命。但是一时兴致大起,便又一剑向殷罡正的胸口刺去。

    殷罡正眉头微微一皱,虽说很是微妙,但是他还是感觉潇客燃慢了一个眨眼的功夫,心中一横,转瞬接了潇客燃十几招之后便又往后退了两步。

    潇客燃心中一凛,高手过招胜败常在一招半式,自然对其中的微妙变化到了潇客燃这种武功境界的只要有稍微的不对便多少有些察觉的,他前几次将殷罡正逼退自己也觉得已经把他逼到了绝境。若是不退的话恐怕就要伤到他自己了,可是此时这一退,他却觉得有些出乎寻常,但是心中一时也瞧不出其中的蹊跷。但眼下却是趁胜追击的时刻,他自认身上还是没有什么破绽的,身子一闪手中长剑便又向殷罡正刺去。…

    殷罡正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不定的神色,脑中转了数转在想自己的猜测是否有误。但是仔细想想他的想法确实有几分可信,常人若是想要一心二用甚难,就算潇客燃这种资质上佳之人也未必能随心所欲。在反应之上自然要比常时差上一些。

    心中虽有这样一个想法,但是还不敢真就做出什么冒险的举动来,心想潇客燃狡猾异常还是先再试一下他的虚实再说,但又生怕潇客燃心中会有所猜疑,所以双手上的劲道依旧霸道无匹,但是却也微微放松自己的攻势,好让潇客燃以为自己乃是无力应敌而往后退开。

    他接连退了好几次,每一次都看似被潇客燃逼得无法喘息才不得已退后的,而潇客燃则是在殷罡正退后之后慢了眨眼的功夫再再一次向他扑去。

    几次下来殷罡正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潇客燃还真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高手过招也要讲究眼疾手快,潇客燃此时一心二用,使得自己精神无法集中,这便是他致命的弱点。

    他心中一声冷笑,心想潇客燃实在过于天真了,天下哪有什么掉下来的馅饼,武功从来都是循序渐进的哪有什么可一步登天的,眼下可要吃大亏啦,他手中铁棒微微一缓,似乎威力少了几分。

    潇客燃见他攻势放缓,看其情形应该是有些有心无力了,他脸色不变,既然有此机会,若是能给舅舅施加一些压力,叫他盟主的梦清醒一些也是好的,当即手中长剑也跟着微微一缓,想要多吧一些心神放在左手的掌法之上。

    若是左手使出的掌法能伤到殷罡正几处经脉穴道,那这场也就算自己赢了,到时候即使无法留下他,能使他多长一分见识也是好的,旋即左手摆动较之前便迅猛了几分,向着殷罡正的胸口点去。

    殷罡正见此一声冷笑,左手提防潇客燃的手时右手中的铁棒劲道猛然加重,一棒便向潇客燃脑门劈落,若是真被劈中的话定是脑浆开花而亡。

    潇客燃脸色一变,猛然就要将左手缩回,同时右手长剑横摆,就想要挡住殷罡正此棒,还心中不无法肯定到底能泄去对方几分威力,心神便也瞬间都留在手中长剑之上,不敢再有丝毫傲慢之意。

    殷罡正却也是一声冷哼,心想你这小子实在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如此就能安然无恙了吗?他手中铁棒劈落下来乃是虚招,意在搅乱潇客燃的心神,此时潇客燃的心神全都在长剑之上的话,那便是自己天大的良机了。

    他铁棒落在潇客燃的长剑之上后只是听到一声兵刃撞击之声,便横在身前再无异常,只是左手一抖猛地一掌拍出,一阵破空之声响起,便向潇客燃胸口拍去,他便是想要将潇客燃震得五脏俱碎不可。(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