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三回 挑拨离间
    第二百二十三回挑拨离间

    那黑衣人转眼间便到了屋檐的角落处,只要再走一步便可跃出此屋,而他似乎也看出了潇客燃想要追击他的意思,忽然脚下一沉,脚尖点在瓦砾之上,紧接而来的便是“砰”的一声响,屋顶上一片瓦砾瞬间便被震烂了。

    潇客燃心中一怔,此间房屋灯火通亮加之此人在此偷窥于人,下方之人准是费斌没有错,以此人的轻功如此作为不是不小心踩烂瓦砾的,定是想要告诉屋下的人屋顶上有人,这样的话自己夜探费斌的事也随着东流甚至还会落得被人追杀的下场。

    见此,潇客燃知道无法再在这里逗留了,体内内力狂注双足,施展轻功便向此黑衣人直奔而去。

    “是谁?”当屋底下听到房间上面的声响,顿时传来一声暴怒,潇客燃却也确切的听得清楚,此人正是费斌无疑。

    潇客燃不到万不得已可不想要跟费斌多做纠缠,此人他人也已经到了先前那黑衣人踩烂瓦砾的地方,一下腾空而去便要去追击那人。

    而在费斌的那句“是谁”响起之后,潇客燃却也看得清楚费庄上下一阵骚动,数十个家丁手持兵刃便冲出房间来,四下灯火一下也通明了许多。

    潇客燃一阵暗叹,费庄看似风平浪静,一片祥和,实则却是暗藏杀机,一个不慎便有可能尸骨无存了,下次要进入到这里还真要多加小心了。

    他只觉身后似乎有身影闪动,向来定是费斌已然上午查看,但这些已然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他已然跃出十几丈之远,想要费斌很难再发现他的身影。更何况是想要追击于他。

    潇客燃追着这道身影一口气便追出了费庄,两人速度之快向来在江湖上还是鲜有人能比。

    黑衣人却也暗暗吃惊,虽说他若是施展全力的话自是不止当下如此速度。但是此时的速度已然是江湖上少有人能匹敌的,眼前之人竟能和他不相上下。怎么多年来他除了那个差点把他杀了的师弟江雁枫就只剩下不久前才发现的江誉鹤有此能耐,此时又见到这样的人他最先想到的自然就是江誉鹤,心中暗叫一声晦气,打算深提一口真气把自己的轻功施展到极致好逃之夭夭,但旋即神色一变,一声冷笑,脚步微微一缓,便跟潇客燃保持一定的距离而让他跟在身后。

    潇客燃眉头也跟着微微一皱。虽说对方的变化极为轻微,可是依旧逃不过他的眼睛,先前对方明明是想要施展全力将他甩掉的,可是如今却只是跟自己保持相当的距离,既是自己无法追上对方也不至于被对方甩掉。

    这样的可能只有两种,一种便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施展全力把自己甩掉,另一种可能就是此人另有目的要把自己引到一个地方去。

    两人一逃一追便奔出了十几里的地方,潇客燃见此时的费斌的府邸已然被他远远甩开了,相信费斌不会追来了,转而看着眼前这道黑衣身影。心中冷笑,旋即急运内劲使到双足之上,忽然身形一闪。这个人的速度远要比先前快上许多,转眼功夫便来到黑衣人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黑衣人见此变数,心中也是大骇,想不到此人也是这般有所保留,跟自己全速的时候那是差不了多少的,仅此眨眼工夫此人便闪到自己身前,若是自己再这般催运内劲往前狂奔的话绝对是直接往敌手的剑锋上撞去,到时不死也定是重伤了。…

    他不再多加思虑。单足在屋檐上一蹬,便想要硬生生停下自己的脚步来。可是谁叫他速度之快到了此时想要停下来却不是那般轻易之事,随着单足在屋檐上一蹬。整个身子却不禁在半空中一掀,几个翻身自己便落到了冷清的街道之上。

    当他站稳身形之后不禁喘了几口粗气,心中不免还有些惊悚,对眼前之人的轻功更是不敢轻视一丁点,但旋即却有似乎明白了什么似乎,神色微微一松,原本加快的心跳也缓缓平静了下来。

    原来眼前之人此时虽说站在他的眼前,可却是气喘吁吁,明显就是先前提调内力过度,此时内息出现紊乱,若是此时掉头便走的话说不定此人已经没有余力再追自己了。

    但既然对方没有余力,那便是来去由得他,心中一定,反而不急于走掉,冷笑一声说道:“想不到当今世上还有这等轻功好手,只可惜啊……可惜。”说着还不止轻蔑地摇着头。

    潇客燃在揽下霍天行的时候自己也是一个翻身落在了街道之上,虽说隔着一层布纱说话,无法听出这是霍天行的声音,可是从他那沙哑的声音还是可以确定此人是一个老者不错的,当今世上乃是老者又有这般轻功造诣的据他所知便只有霍天行一人了,便极力调整内息并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我那可怜的师弟从此就要后继无人了。”霍天行声音忽然变得愣了许多,隐约是吃定了潇客燃一般,下一刻就要动手杀人了。

    潇客燃神色微微一变,原来霍天行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叔叔江誉鹤了,这也难怪自己的轻功虽有施展出来,但是渡燕门的轻功他却从未在人前卖弄过,霍天行把自己当成了江誉鹤叔叔也是在所难免,转而冷笑一声,说道:“想不到飞天罗刹霍天行也会怜悯于人,不过真的很是可惜你此时才会怜悯别人却不为你叫一声可惜还真是可惜了。”

    “这声音……”霍天行神sè一变,似乎从掩着黑布的潇客燃口中听出了什么似的,惊呼出声来:“你……你不是江誉鹤?”

    “看我说得对吧不为你叫一声可惜还真的很是可惜,看你步伐如履身轻如燕,居然却是这般老糊涂连自己的师侄都会认错,而且我这不久前才见过的人也会看错。”说着潇客燃将自己脸上的黑布摘了下来。

    霍天行看清来人之后脸上旋即布满了一层难以置信的神情,失声叫道:“潇客燃,怎么会是你?”

    “哦。”潇客燃似乎是恍然有悟。说道:“看来你还不至于老糊涂到无可救药啊。”

    “想不到你也会我渡燕门的轻功!”霍天行从震惊中缓缓回过神来。

    “这有什么想不到的,江雁枫是我叔公,江誉鹤叔叔又时常教我。我若是不会那才叫人意想不到呢!”潇客燃毫无隐瞒地说道。

    “看你如此火候应该不是一天两天的苦练了,为何我却从未听起过你练渡燕门的轻功的?”霍天行神色森冷。似乎是在逼问潇客燃。

    潇客燃神sè微微一变,听他怎么说就是一直都有人给他清风堂的消息,先前自己觉得在秋水山庄霍天行跟殷罡正的出现只是一种巧合,此时看来霍天行也在为岚云宗卖命了,不然的话他不会说从未听过自己身怀渡燕门的轻功的事,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又想今日霍天行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想来也是殷罡正叫他监视费斌的了,看来殷罡正也不是全没有提防费斌。旋即潇客燃脸sè缓和下来,反而淡淡一笑,说道:“那你的消息可就真是不怎灵通了,几乎整个清风堂的人都知道我潇客燃身怀渡燕门的轻功,看来就只有你是蒙在鼓里了。”…

    其实整个清风堂知道潇客燃身怀渡燕门轻功的人还真就那么三个人,同时陆思彤还千叮咛万嘱咐潇客燃不可随意在人前卖弄渡燕门的轻功以至知道潇客燃轻功的人便是陆思彤潇志扬和江誉鹤三人了。

    此时霍天行听了潇客燃的话眉头一皱,心中电闪雷鸣闪过种种念头,脸sè随着慢慢沉了下来,却是一句话不肯说。

    潇客燃见状,便又说道:“你自己想想也便清楚了。清风堂被混入内奸的事我奶奶和爹爹他们早已知晓,渡燕门的轻功作为一种逃命的保命符,我奶奶和爹爹怎么可能答应不让我练这种武功的呢?相反的还要我日夜苦练呢!”

    “潇客燃。你不要挑拨离间。”霍天行吃的盐比潇客燃吃的米还多,很快的他便听出了潇客燃话中的玄机,一声怒喝,喝止潇客燃的话。

    潇客燃一怔,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看破自己的心思了,不过即使不能离间他们也没有关系,旋即不可置否轻哼一声,便又说道:“反正我话是这样说了,相不相信就是你自个的事了。”

    霍天行又沉思一会。旋即原本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说道:“你的话或者骗三岁小孩还可以。可是却是骗不了我的还是省省说话的气力吧,你也不想想隐瞒你身怀渡燕门轻功的事有什么好处?”

    潇客燃心中一声冷笑。想道:“我确实就是把你当成三岁小孩一般骗的。”旋即说道:“你也不想想渡燕门的轻功闻名天下,你的造诣更是出神入化,即使无法将人施杀,可是想要逃之夭夭却是轻而易举,所以他们不肯告诉你我会轻功的事,自然是怕你要想办法把我铲除了,那样的话就无人可以压制你了。”

    闻言,霍天行神sè微微一变,潇客燃此话说得确实有些道理,自己对岚云宗来说便是一枚棋子,等到自己功成圆满的时候自己知道的也会很多那便是要灭杀自己的时刻了,这个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他觉得自己的轻功无人能比只要自己多加小心即使殷天豹也不一定能追上自己,所以也就不怕岚云宗真就会对自己下毒手只是尽可能利用岚云宗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罢了,想通了这点,反正自己早有防备岚云宗灭口的事,那就算潇客燃说的说真的那有何妨,便哈哈大笑一声,说道:“潇客燃,你太自视聪明了,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都无所谓了,但你能不能离开这里却还是两说,说不定等会就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潇客燃眉头一皱,所谓无风不起浪,霍天行说得这般信心满满想必有他的道理,便说道:“我的话你信不信随你,可是你的话我却愿闻其详。”

    “想不到平时对人极是冷漠无言的的你居然这般能说会道,还想要挑拨我们啊。”在街道的拐角之处大跨步走出一道身影来,这道身影双手负于后,一副气势凌人地向潇客燃走来。

    “舅舅。”潇客燃闻声脸色已然一变,遁声望去,看清来人的容貌之后,不禁喊了一声,脸色却也彻底沉了下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