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八回 排场
    第二百一十八回 排场

    费斌忽然抬起手来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道:“只要你肯用心,你爹不会一辈子屈居人下的!”

    费玉亭看着父亲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更是受了鼓舞,说道:“爹,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费斌微微一笑,眼睛却往上挺去,似乎在看屋檐上的东西,忽然一声冷笑,便说道:“好了,把她收拾一下便去歇息吧!”眼睛旋即往地上的尸体望去。

    费玉亭似乎立时明白父亲心中所想,说道:“是,爹。”说着便往门口行去打开房门叫来了两个家丁收拾了尸体。

    话说潇客燃三人出了少林寺之后马不停蹄的赶路,途中纪小可见过几处风景迷人的景色便要潇客燃停下来跟她一起观赏,可是潇客燃却是不敢有丝毫停留,便跟纪小可两人说怕身后还有追兵所以只能赶路。

    二女闻言脸色也是微变,也就不敢有所停留,便匆匆跟着潇客燃赶路。

    潇客燃看着二女的兴致都被他一扫而尽,心中颇为歉然,便趁着马儿停歇的时候跟着她们在周围观赏一番。

    二女因为潇客燃陪她们观赏,心中很是欢喜,不过这也叫潇客燃感到一丝奇怪,向来对他们前面的路都很是担忧的陆静柔也没有再提醒他不能玩物丧志的话,不过不久之后便也就释然了,想必陆静柔定也看出潇客燃的内心,知道他心中有底的便也就不再提醒他。

    离开少林寺两日之后,这一日谈三人在山野树林之间稍做休息并拿些干粮吃着,纪小可自然也极为乐意为潇客燃拭去额上的汗水,同时还问潇客燃累不累。

    潇客燃轻轻一笑,说到累相信他要是觉得累的话二女一定更是受不了,便摇了摇头之后反过来问她们二人是否累了。

    二女自然也是跟着摇头,口称不累。但虽说如此潇客燃心中还是歉然,三人乔装倒还罢了,只是生怕太过于招摇所以才会舍弃马儿,二女可不比男子没有了马儿当脚力,一路下来即使没有说什么但也一定很累。

    潇客燃看着二女又说:“我们再赶一天的路估计即使有人在身后追赶我们,也会被我们甩掉了,到时候再找几匹好马给你们当脚力。”

    “少爷,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纪小可听潇客燃的话后嘻嘻一笑,旋即问道。

    潇客燃一愣,这几天都只是想着如此把对手甩开。倒是没有想到接下来怎么办,便说道:“这我倒是还没有去想,那你们想要去哪里呢?只要你们愿意而又没有危险的话我陪你们去。”

    二女不禁相视一眼,均看出对方都不知道个所以然,看来她们也是觉得潇客燃心中有所打算才没有去问他的。

    “少爷去哪我就去哪,什么地方都没有关系!”纪小可到还是第一个说出来。

    “我们都以为你先想好了所以也就不去想了。”陆静柔也在纪小可说话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反正闲来也是无事,你们想要去哪我就带你们去就是了。”潇客燃饶有兴致地说。

    “好啊,好啊,少爷你带我们游山玩水啦。”纪小可忽然兴致更是高了。

    陆静柔双眉微微一蹙。本以为潇客燃心中是由自己的打算,原来也跟她们一般什么都没有想,这样怎么行,便说道:“客燃。这样可不好我们如今已然很是被动,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好!”…

    潇客燃说道:“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此时倒是觉得有很多事情不宜去插手,不然我的出现对事情的进展反而不好。”

    “你指的是什么事呢?”陆静柔不禁问道。

    “便是费斌那边的事和那个拿走我双玲宝剑的人。如今我把我丢失宝剑的消息以及那黑衣人的一些特征传出去,接下来最好的办法还是等等看他们那边传来的消息好,若是随意去搅合恐怕会事倍功半。”

    陆静柔点了点头又是说道:“那我们真就什么都不做吗?”

    “我觉得少爷应该先回清风堂一趟。怎么说也要拜祭一下老夫人他们。”纪小可不禁抢先开了口。

    “说的也是。”陆静柔也点了点头,说道:“若是能联络到以前的一些旧部那是再好不过的。”

    “清风堂一定是要回的,我奶奶也定是要拜祭的,我爹的遗体却是被江叔叔带走的,我也一定会去拜祭的,只是想来此时清风堂到处都是伏兵,所以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至于我爹以前的旧部……”潇客燃顿了一顿,忽然抬起头来看了看蔚蓝的天,忽然一声叹息,说道:“死去的已然无法再生,幸存的想必现在隐藏起来也能过得好好的,若是我爹在天有灵他也不希望清风堂成为我的负担,我若失去召回旧部的话定要再重振清风堂雄风不可的,我对这些权势利益早已厌倦啦!”

    二女心中虽觉得潇客燃的话有道理,但是心中同样明白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潇客燃去重建清风堂,但潇客燃退出的话不知道会寒了多少人的心,同时潇客燃心中能安吗?这才是她们心中真正关心的。

    看着二女均是不说话而望着自己的潇客燃,忽然一笑,说道:“那些忠于我爹的旧部我会想尽办法帮他们剔除那些威胁到他们的人,好叫他们能安心过日子,让他们不会觉得白跟了我爹一场,而清风堂说实在的却只是我爹对我奶奶的孝心,若是可以的话他也不会去做什么清风堂的堂主的。”

    潇客燃这话无非就是想跟陆静柔二女说他爹重建清风堂也不是他爹自己想要的,而是因为他奶奶的缘故,此时奶奶去世爹爹亡故,他便也不必再去当什么清风堂的堂主了,心中也不会觉得有愧的。

    “无论你做什么,我跟纪姐姐都支持你,只是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心结才是。”陆静柔深情款款地说。

    “我知道啦!”潇客燃忽然内心感到无比温暖。

    “哦,我知道了啦少爷。”纪小可忽然没头没脑说了这么一句。

    “你知道什么?”潇客燃有些不明白所以。

    “我们此时应该先去找张孙桐算账,那不是他少爷也不会像今日这般狼狈了。”纪小可忽然把拳头一紧,有些愠怒地说。

    “我这几天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有时候觉得他其实也挺可怜的。”潇客燃喃喃自语。

    “少爷。”纪小可一声嗔怒,说道:“要不是他的话堂主也就不会死了,你也不会经历这般多的痛苦磨难,此时你怎么还怜悯起他来了?”

    潇志扬对她也是很好,所以就纪小可也把潇志扬当成自己的亲人一般看待,如今潇志扬死了,她心中自然也是很凄苦,而且还差点害死了潇客燃,心中对张孙桐的恨更是难于遏止。

    “其实他不过是一枚任人操纵而不自知的棋子罢了,心中却坐着皇帝的春秋大梦,你说他是不是很可怜?”潇客燃轻轻说道。…

    “或许他不过是跟殷罡正达成了什么协议罢了,认为那不过是两利的事情而已。”陆静柔说道。

    “或许是吧!”潇客燃不可置否哼了一声,说道:“但是说来,想必此时他定在左近竭力寻找我们呢?以为找到了我得到了双玲宝剑便能得到一切。”

    纪小可连忙把头朝四周望去,又把自己的小拳头微微一捏,撇着嘴说道:“他要是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潇客燃哑然,虽说纪小可对人素来冰冷,但是这样的话倒也很少听到,便问道:“怎么了?他哪里得罪你了?是不是上次清风堂变故的时候你不小心受伤了?”

    其实他心中并不觉得纪小可会受伤,所以这些日子见她好好的也就没有提起此事,此刻听她的话觉得有些异常才忽然想起此事便问道。

    “他啊。”纪小可不禁愤愤然,说道:“上次我因事离开了清风堂,回来之后居然被十几个小喽啰拦下并要我回心转意归顺他们,你说气人不气人?”

    潇客燃倒是还好没有追问,可是陆静柔心中却有些急了,便问道:“那他们没有难为你吧?你有没有受伤啊?”

    纪小可小嘴一翘,说道:“我怎么可能受伤,只是好歹我也是一个香主来的,他们居然只是派遣几个小喽啰来拦我,实在不把我放在眼里,结果三招两式便被我解决了,之后又在清风堂里里外外找了好几遍都找不到少爷的人影,最后听人说你离开了,我便出来找你了。”

    闻言,陆静柔哑然,先前还真就担心她的安危,可是她居然说得却是排不排场的事,忽然觉得纪小可真的很多时候都挺可爱好笑的,同时心中一声叹息,她武功那么高强又怎么可能在清风堂有危险呢?结果她便是一阵沉默。

    潇客燃也是一阵沉默,别看纪小可说得风轻云淡,即使当时在清风堂的时候真正知道纪小可武功的人不多,可是硕大的清风堂一定也还有人对纪小可心存戒备,想来她口中的小喽啰也一定不是那般简单,再者她还回到清风堂搜寻了一遍才离开,想必期间定也有不少人想要拦住她的,只是谁也想不到纪小可的武功如此之高,不但拦不下,可能多半也是送了性命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