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六回 老宗主
    第二百一十六回老宗主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门被狠狠撞开了,只见眼前出现一上一下两个赤sē露i的人躺在书房前的地毯上,其中在上面的正是费玉亭。

    他见竟然有人敢踢他的门,叫他满腹的兴致顿时一扫而空,心中不禁大怒转首就要发作,待得他看清来人之时顿时到了嘴边的气一股脑咽回了肚子,旋即深深的惧意代替了先前的怒意,低声叫道:“爹。”

    费斌并没有搭理费玉亭的喊话,袍袖一挥径直往屋里行去。

    费玉亭见父亲走来也不再理会地上的少女旋即伸手抓过自己的衣裳,站起身来低着头退到一旁,心中做好准备等候父亲的雷霆大怒。

    “啪”的一声,费斌狠狠赏了儿子一个耳光,喝道:“谁叫你光天化日之下掳劫女子的?”

    费玉亭脸上被扇,旋即红肿一大片,更是惊吓不小,退了两步,急忙解释道:“爹,都是王福给我出的馊主意,回头我定找他算账。”

    闻言,费斌怒意稍止,旋即往地上的少女望去,只见她身子娇小玲珑,浑身晶莹剔透倒是一个美人胚子,即使费斌这种心坚如石之人看了这全身裸u之妙龄少女,心中也不禁微微一动,同时暗叹一声难怪儿子也会看上此等绝色女子。

    只是此时这少女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双目发直而无神,咋看之下还以为是死了一般。

    费斌知道她只是因被儿子糟蹋,此时心中难以接受,并无求生意志,既是如此不如就此送她上路对她也算是一种解脱。也免得以后到外面宣扬,坏了自己的名声,所以就在胸口上补上一脚。

    费玉亭对适才供他欢乐的少女已死。心中默然只是冷冷看了一眼,不敢对父亲的做法有何不满。更不敢抬起头来看父亲,他知道父亲定还要呵斥他一番平息他的怒气。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他自己没有自己的厢房,他父亲对他很是严厉,很多事情都想要管他,无论是平时的练武还是读书识字都想要亲自督促,所以叫他不要有自己的房间了,就直接在书房住下了。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在这里跟少女玩乐的原因。

    “你知不知道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还怎么跟江湖上的人说话。”费斌厉声对费玉亭喝道,可显然声音不像先前那般狠厉。

    “爹,这个孩儿自然知道。”费玉亭听父亲的声音心中便是一喜,知道父亲的气已然消了大半,便说道:“孩儿做得很彻底,两个老不死的都已经叫人给埋了,不会有人知道的。”

    “真的?”费斌脸色虽还不是很好看,但也越来越缓和。

    “爹,孩儿做事你还有事什么不放心的吗?”费玉亭顿时来了干劲。拍了拍胸膛说道。

    费斌思虑片刻,说道:“下次绝不可再做此等败坏声誉的事了知道吗?”语气顿时又加重几分。

    “是是,孩儿只是一时受人迷惑鬼迷了心窍。下次绝不敢有这样的事了。”费玉亭知道父亲已然原谅自己,心中大喜,不住向父亲保证。

    费斌听到儿子的保证,心中一块石头似乎缓缓落下,他转身背着费玉亭走了几步,不再理会费玉亭。

    “爹,您不是去找潇客燃要人了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啊?”费玉亭看着父亲的背影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来到费斌身前急切的问道。…

    “潇客燃此子狡狯无比,居然敢以毁去他祖上传下来的双玲宝剑做要挟。我心中也是一时捉摸不透他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给他洗清罪名。叫他以后在我们面前也说短一句话,另一方面彰显本盟主的大德。这样也更能服众,以后更让江湖上的同道心悦诚服加入本盟。”费斌言语中无喜亦无忧。

    “妙啊,爹此举真是高明,对一个罪大恶极之人爹也能够如此宽容以待定是江湖上一段佳话,人人称颂爹的盖世英德,何愁不能得到天下。”费玉亭为了讨自己爹的高兴不禁满口谀词,但接下来又说:“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便宜了潇客燃,任他逍遥自在了,那样可是纵虎归山啊爹!”

    闻言,费斌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这不用你说我自然知道,但你也不要以为他一个毛头小子就能翻出我的手掌心,迟早我要他生不如死。”他说到这里眼中尽是杀意,手掌也是握得紧紧。

    费玉亭却是一阵高兴,只要爹爹真的不忘记要对付潇客燃,他心中就是高兴,只要潇客燃一死,以后不禁陆静柔垂手可得,纪小可更有机会得到,他想到能和陆静柔纪小可一夜*的一刻,身子就不禁轻飘飘的,魂都飞到天外去了。

    “咳咳。”费斌见到儿子那一副醉生梦死的神情,知道他心中又在想些什么,脸色一沉,便咳了两声。

    费玉亭如是大罪初醒,见到父亲青色有异,心中不禁大惊,不禁往后退了两步,心中大骂自己不该失态。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在想些什么,潇客燃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纪小可是百毒鬼手纪啸钢的女儿更不是什么善类,你最好不要把注意打到她身上,否则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费斌厉声教训儿子。

    “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纪小可是怎么样的人孩儿心里明白,你放心我定不会把注意打到她身上的。”费玉亭立马解释道。

    费斌自然看得出儿子说的不是真话,但也说道:“但愿正如你所说的那般不要动什么歪脑筋,还有以后你最好把心思多放在正事之上,否则有一天一定会死在女人手中的。”

    费玉亭听费斌这话都听腻了,便说道:“好啦,好啦,爹,孩儿谨记在心啦。一定不会耽误正事的。”

    即使儿子再三向他保证,可是费斌始终觉得儿子还很是不靠谱,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管这个儿子。江湖上的各路好汉他都能制得服服帖帖的,但就是无法控制住儿子。心中微叹了一口气,脸上神情依旧深沉似水,想想觉得既然约束不了儿子那最靠谱的办法还是尽快把纪小可杀了,那样的话就不用担心纪小可会伤到自己的儿子了,此时便陷入了沉思之中,想着怎么样才能把纪小可给铲除的计策。

    忽然呼呼几声破空之声传入耳中,费斌回过神来脸色一变,到底是谁敢如此大胆明目张胆闯入他的书房。那简直就是找死,便顺声望去,想要看看来人是谁,同时体内内力急运,双手顷刻间便蓄满内劲,准备对战。

    “什么人?居然……”显然费玉亭也发现了来人,他长这么大去哪里都是都是受人奉承礼敬,对他说话从来也是客客气气,甚至是低三下四的,使得他对这些人说话都是从来都是极为嚣张跋扈。从不把人放在眼里,如今有人敢闯入他的府邸,心中自然大怒。便出声喝道,可是他话说到一般旋即只觉得肩头一紧,一股绵柔之力抓住他的肩头就要把他往后一拉。…

    他心中大骇,这股内劲虽带有绵柔之意,但自己想要挣开却是挣不开,再者他身后还有父亲在,但还是被人偷袭,看来身后偷袭他的人也绝不简单,同时心中也暗暗觉得不妙。难道自己的父亲已然被对方伤到了,可是想来也不可能。爹的武功何等高强,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被击败的。再者打斗声响也没有又是怎么回事。

    费玉亭心中电闪雷鸣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但他也不会就此束手就擒,右手一转,抓住搭在自己肩头上的那只手就要使劲扯开,同时也回头想要看到底是谁抓住了他的肩头。

    下一刻他心中便是一惊,原本蓄劲的手顿泄去所有内劲,因为他看到抓他肩头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便任由父亲摆布自己的身体。

    费斌把费玉亭拉扯到自己身后,旋即又对忽然出现在他眼前的人拱手说道:“拜见老宗主。”

    闻言,费玉亭心中骇然“老宗主”那是谁?自己长怎么大从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只见眼前之人一身大氅,脸上却戴着一个鬼脸面具,看不清模样,只是见他双鬓斑白,显然年纪也不在小。

    这所谓的老宗主见费斌给他行礼也不搭理,双手负于后,缓缓转头看了一眼适才想要呵斥他的费玉亭。

    费玉亭顿时觉得全身毛骨悚然,只觉对方望来的眼神极为冰冷,叫他如坠冰窖一般全身发寒,同时又忍不住一声哆嗦,自己这些年来也见过不少冷血无情之人,他们的眼神也是异常冰冷可怖,甚至隐隐还有杀意可言,可是今日此人的眼神却是他从所未见过的,杀意可比他之前看到过的都要浓上许多。

    费玉亭见到这双眼神之时,双足一软不禁“噔噔”往后退了两步,脸上更是被吓得血色全无。

    费斌见状立时身子一闪,挡在了儿子身前,对此鬼面人拱手说道:“老宗主,我儿年又不懂事,多有得罪的地方老宗主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他说此话之时内心也是惊慌不安,他对眼前这个老宗主的手段也是知道的,若是有什么不称他的意的话出手杀人也常有的事,其神速就是旁人想要阻挡也是来不及,就算来得及以他那深不可测的武功根本就无法抵挡,如今他这般看着儿子生怕真会出手杀了儿子,到时候后悔可是来不及的,便只能挡在儿子身前暗暗祈祷他眼前这个老宗主不要动怒杀了他儿子。

    “老宗主”还是不理会费斌,又把眼神从他儿子身上移开落到了地上适才那个被费玉亭践踏而又被费斌一脚踩死的少女,终于开口说道:“你儿子如此沉迷于女sè,成不了大事的。”说着还轻轻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