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八回 邪魔外道
    第二百零八回 邪魔外道

    面对二僧望来的眼神,费斌一愣,心中似乎有些做贼心虚,又似乎不愿意面对此二僧,旋即说道:“看来是江湖上其他门派的好汉到了,大师,它们定也是看不惯潇客燃的滥杀无辜,想要为江湖上除此一大害。”

    二僧又相视一眼,也不接口费斌的话,只是对来僧说道:“你把诸位好汉都引到这里来吧。”

    “是,方丈。”来僧应声而退。

    看着僧人离去,了慈方丈自言道:“如此说个明白也是好的。”

    费斌跟着说道:“两位大师也不要误会,只因这几日潇客燃犯下累累罪行,前些日子在秋水山庄相聚首的武林好汉尚未散去的人觉得若是如此纵容潇客燃的话势必对武林酿成大祸,所以商议着来少林寺召开武林大会,意在除去潇客燃,还望两位大师恕我等冒昧之罪。”

    “除恶即是扬善,我佛慈悲自然也不肯看到恶瘴满天,只是这恶是不是?万?书?吧? .Nsb. COM潇客燃所为,却还未可知?”了善禅师喃喃念了一句。

    “大师此话又是何意?”费斌很是不解,便问道:“难道说当今世上还有跟潇客燃手中两柄双玲宝剑一模一样的的宝剑不成?”

    了慈方丈准备在说些什么,只见远来黑压压一片人马在接引僧的引领下来到了大殿。

    二僧均是一惊,秋水山庄的英雄大会散去多时,此时来者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七八百人,他们若都是为了潇客燃杀人的事而来的话,足以见得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了。

    不过既然来了,少林寺也不会怕他什么,见各路人马已然到齐便提起一口气说道:“诸位英雄驾临敝寺,少林寺倍感荣幸,只是敝寺地方浅陋。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诸位见谅。”

    群豪均说:“好说好说,方丈实在客气了。”

    众人也都怕少林方丈误会,便都急忙解释,都是此次不请自来乃是出于无奈,还请方丈见谅。

    既然都把事说开了了慈方丈也不好多去怪罪什么,只是淡淡一笑而了之。

    众多英豪之中不乏有知书达理之辈,他们知道此事乃是昨夜从匆忙决定下来,来不及告知少林寺便匆匆群雄聚首少林已是不该,有的便匆匆忙忙跟了慈方丈说明了来意。顿时大殿前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了慈方丈再一次耐心听完群豪的解释之后,便双手平展,示意众人听他一言,众人见了慈方丈要说话,自然便停了下来静听了慈方丈都有些什么高见。

    只听了慈方丈说道:“在场的诸位英雄好汉想必知道潇亭潇施主的十之不过一二,之所以知道潇亭潇施主这个人的多半还是在长辈口中得知,想必大伙儿心中或多或少都知道潇亭潇施主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清风堂跟双玲宝剑的事想必大伙多少也知道一些。”

    诸多豪杰均是点了点头,但是都不肯多说什么。

    了慈方丈便继续说道:“清风堂的覆灭数十年来老一辈的人物均是闭口不说。以至于关外清风堂的事发生之后很多武林同道均是不知道还有此一门派,但其中原由想必诸位此时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吧?”

    说到这里,在场之人很多均是低下头来,其实了慈方丈说得很对。清风堂的覆灭之所以老一辈的人物闭口不谈,均是觉得这其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此事已经无足轻重了,所以不说也罢。但是几个月前清风堂的事重现江湖,老一辈的人心中各有想法,觉得还是要将此事告诉后生晚辈。让他们心中有个底也是好的,不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灾难会降临到他们头上。…

    此时了慈方丈说起此事,虽当年之事不是他们所为,即使一些更不是他们长辈所为,但都还是低下头来陷入了反省之中。

    “江湖传闻,潇亭潇施主手中的双玲宝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说什么得此两柄宝剑者的天下,可是谁也说不清这两柄宝剑都藏着什么秘密。”了慈方丈不管众人心中想些什么,便说道:“清风堂不是潇亭首创的,双玲宝剑也不是在潇亭手中问世,为何之前双玲宝剑却从未传出什么谣言来呢?其中曲折,诸位都是聪明人,不用老衲多说,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世间功名皆虚妄,百年一到便是空,诸位何必执着一些身外之事。”

    说到这里场中更是一片寂静,个个低垂着头也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忽然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方丈此言差矣,昔日潇亭的事着实令我辈中人感到无比痛惜,只是今日我等前来少林寺乃是为了潇客燃只是而来,方丈无缘无故说起潇亭的遭遇,不知却是何意?”

    了慈方丈脸色微微一沉,他是在说潇亭的事,也不是在说潇亭的事,心中喟叹一口气,利益熏心,世人几时才能看破,便说道:“即是如此,那便言归正传,敢问费施主说这些天来四处滥杀无辜昨夜更是杀了苍云门门主苍炫化的凶手乃是潇亭的子嗣潇客燃,不知道费施主可有什么证据?”

    费斌也不多说废话,转身又望向他身后那个穿着孝服年轻人,此时那个的情绪已然比先前要好得多,费斌轻声对他说:“你不要害怕只要将你昨夜看到的事情说出来就好了,一切自有长辈为你做主。”

    那年轻人深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来到了慈方丈面前,拱手对他说道:“方丈大师一定要为晚辈做主,昨夜潇客燃传入我宅子,将我年迈的父亲杀了,我父亲死得可惨了,方丈一定要为晚辈做主啊!”

    了慈方丈一愣,转身望向旁边的了善师弟,了善禅师便又对那苍姓青年问道:“你昨夜可亲眼看到潇客燃杀人了,可有亲眼看到他的容貌?”

    苍姓青年一愣,说道:“没有,当时他用黑布遮住了脸,但是。”他立时提起声音来说道:“可是我看到了,看到了他手中的那柄双玲宝剑,正是当日我在秋水山庄看到的那柄双玲宝剑一模一样。”声音虽大但也颇带颤音,显是一想起当时之事心中便是害怕。

    “黑纱遮面?”了慈方丈问道:“怎么说你还是看不清来者的脸孔了?”

    苍姓青年一愣,他确实没有看清来人的脸面,但是回想起昨夜那杀他父亲之人的眼神,那是何等凶神恶煞,至今想起来自己都不禁感到一阵后怕,一时惊慌退后了两步竟不知道回答。

    费斌显是看出了苍姓青年的内心,左手在苍姓青年腰间轻轻一托,稳住了他的身子,之后又对了慈说道:“方丈,苍贤侄虽没有看到潇客燃的脸孔,可是那人手中的剑却是双玲宝剑无疑的。”

    “当今世上,双玲宝剑有两柄,秋水山庄那柄乃是阳剑,还有一柄较为薄却更为犀利的阴剑,外表看似相同却是不一样,你确定你看到的真是双玲宝剑?”了慈缓缓问道,言语中没有任何一丝怒色。

    苍姓青年又是一愣,其实他看到的确实跟之前在秋水山庄看到的有所不同,可是他年纪轻轻少了阅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时也不清楚那到底是阳剑还是阴剑。…

    费斌见苍姓青年有些答不上来,便先开口说道:“大师明鉴,昨夜苍云门还清了一些江湖同道去验尸,发现尸体上的剑痕正是双玲宝剑中的阴剑留下的,而且招式也是清风堂的,当今世上知道双玲宝剑阴剑的下落的便只有潇客燃一人,还能有谁?”

    “阿弥陀佛。”了慈方丈念了一声佛号,说道:“清风堂基础的武学并不是怎么难学的,江湖上懂的人怕也不在少数,费施主觉得可否有这么一种可能,嫁祸,有人盗走潇客燃的双玲宝剑并想要嫁祸于他,好让他成为武林公敌。”

    闻言,自唱的诸多豪杰不禁都是为之一愣,堂堂一代武林名宿竟会说出这样一个猜测,想必他也有他的想法,纷纷你看我我看你的,想要从旁边的人口中得知了慈方丈何以这样说,说真有证据还是信口开河想要为潇客燃辩护。

    “大师这是何意?潇客燃武功那么高强,再者他对双玲宝剑的重视似乎不亚于性命,难道还有人能盗走他的双玲宝剑的?”立时有人提出怀疑。

    “阿弥陀佛。”了善禅师说道:“双玲宝剑对潇客燃来说关系甚大,不仅是他个人,还牵扯到秋水山庄,他若是想要隐藏身份的又为何要把把双玲宝剑摆出来给别人知道呢?若是明摆着想要杀人又何必遮头盖面呢?诸位英雄不觉得奇怪吗?”

    闻言,在场的诸位英雄豪杰不禁哗然一片,均是觉得了慈的话很有道理,不禁又在探讨起到底该不该追杀潇客燃的事来。

    费斌闻言,脸色也是微变,可是却看不出他此时心中所想,双手往上一扬,众人纷纷停下议论之声,不多时场中又是一片寂静,费斌又说道:“当日潇客燃在秋水山庄的一些想法做法事后很是叫人感觉到此人极为奸险,他什么鬼主意都能想得出来,所以此人绝不可以常理推测,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潇客燃可是抵赖不了的,还是说大师不肯相信潇客燃如此嗜杀的手段。”(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