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二回 对弈
    第二百零二回 对弈

    “啊。”陆静柔二女一声惊呼,两人吓得脸色雪白,立时朝着潇客燃的方向奔去,潇客燃面对着如此高手,如今挨了一掌,上次重伤初愈,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岔子才好。

    潇客燃身子往后飞出,终于落在了地上,此时他左手捂着胸口,脸色更是一片雪白,但还真是站稳了脚步。

    “少爷,你没事吧?”纪小可冲了上来急切问道。

    潇客燃胸口一阵疼痛,但还是摇了摇头。

    “老和尚,你叫你伤我家少爷的,我跟你打。”纪小可瞪着了慈方丈眼中满是愤怒之色,说着就要冲上去跟了慈方丈拼一场。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纪小可的纤纤玉手,她心急之下往回看时,却是潇客燃的手。

    潇客燃又摇了摇头,竭力把她往后一拉,同时勉力提起一口气,上前一步对了慈方丈拱手说道:“大师武艺高强,晚辈佩服,若不是大师手下留情,晚辈或者就不能站在这里了,今日得以领教少林高招,当乃是一生快事,晚辈无憾啦。”

    了慈方丈却是站在原地听潇客燃的话勉强一笑,心中却是极为震惊,他先前本就是觉得潇客燃若是再这般拖下去的话输的定是他,所以他不禁激了潇客燃一`长`风``.Fx.N下,想不到潇客燃当真应他之激,不再退缩,谁都知道两个武功差不多的高手比武过招当是有进有退才对,可是潇客燃却在最后只选择进而不退,先前他是觉得潇客燃有些托大了,但此时倒是觉得事情不尽然。

    潇客燃胸口虽受了自己一掌,但是自己当时是几分气力,自己还不清楚吗?反而自己被潇客燃这么一指却是点中了手腕穴道,此时疼痛不已,即使潇客燃受伤但若是再一次向自己进招。自己未必就能接的下来。

    潇客燃先前听了慈方丈的话之后当即心思一动,就要向他手腕的穴道点去,他知道此时若是自己那般回复的话,了慈方丈的动作定有顷刻的停顿,那便是自己的机会,只要点中他手上的穴道,这龙爪手也就成不了气候了,所以他也就冒险一试了。

    不过两人分开之际,除了几人武功高强之人外,都觉得此战潇客燃吃了亏。但潇客燃心中却不在乎,他想要的便是这样了。

    “少爷,你再上前跟他打,他定打不过你的。”纪小可她自然也看出了两人优劣。

    “不得放肆,小可。”潇客燃急忙喝退她。

    了善禅师已然来到了了慈方丈身前,两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愕然,原本他们就很高估潇客燃了,想不到潇客燃的武功还在他们想的之上。了慈方丈勉力提起一口气对潇客燃说道:“潇施主年纪轻轻武功便是如此卓绝,假以时日定是一代武林名宿。”

    “大师缪赞了。”潇客燃拱手一揖,说道:“大师慈悲为怀,晚辈才能在大师手中躲过这么多招。晚辈输得心服口服。”

    了慈方丈一愣,他先前已然看得出潇客燃看破他的龙爪手,只要潇客燃再加追击,他必败无疑。心中还在踌躇那个时候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少林寺数百年来的声名今日便是要毁在他手里了,想不到潇客燃居然先开口认输。但还是开口说道:“潇施主年少气盛,若是再打下去可不一定就会输啊。”

    “大师过奖了,大师慈悲,手下留情,晚辈岂有不知之理,再者晚辈此番前来乃是有要事找大师相商,至于比试之举只是晚辈一时兴起,多有得罪的地方还望诸位大师不要跟晚辈一般见识。”说着潇客燃又向先前败在他手中的那七人一揖。…

    那七人虽觉得脸上无光,但也不敢失了礼数,连忙对潇客燃回礼,再说他们师祖不也胜了潇客燃了,他们自然不不敢多说什么了。

    了慈方丈这才知道潇客燃不是由于阅历少而不知他其实已经胜了,而是有意相让少林寺,心中想到:“潇客燃如此回护少林寺,这回也就算是承他一个人情了,只是不知道他来少林所为何事?看来定是跟日前传闻他因恨杀人的事了,看他不像是那种卑微小人,此事定还有什么曲直才是。”

    了善禅师也对潇客燃说道:“潇施主还是里面请,我等在详谈。”

    潇客燃心中一喜,连忙说道:“谢大师。”

    说着领着纪小可两人向着少林寺里面进去,他知道此战过后他在二位高僧心中的位子会重新衡量,有些事无论是在武林之中还是像在少林这种方外之地都是需要用拳头说话的,只要先用拳头说话,别人才会在乎你的存在。

    二位高僧也相视一眼,跟在其旁引在潇客燃进了少林寺。

    潇客燃来到了少林寺后山安顿下来,潇客燃便又对二僧说起这些天来他们都去了哪里,并且还都发生了什么事,其中说到双玲宝剑丢失的事,潇客燃不禁面带忧伤,想起奶奶临终前交代给潇剑萍的遗言,心中更是大口叹气,更何况如今还遭受在不明之冤,自然便是希望少林寺能帮他洗清罪名。

    二僧像是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茫然,少林寺内大都是出家之人,江湖上的事即使还有干预,但都是俗家弟子,他们可都不怎么干预的,了慈方丈便说道:“潇施主,老衲还是方外之人,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已然多年不曾干预了,此次要不是因为双玲宝剑关乎甚大,老衲也就不会派遣师弟前去相助了,不知道潇施主要少林寺如何相帮潇施主。”

    潇客燃脸色一沉,面露难色,沉吟片刻之后,拱手说道:“若是两位大师觉得为难的话,晚辈也绝不会强人所难,我等另寻他人便是。”

    二僧不禁相视一眼,了慈方丈连忙说道:“潇施主,为难倒是不会,再说双玲宝剑关乎甚大,如今又多出事端,我等也不想看到武林从此多事,若是可能的话还是希望能出一点绵薄之力,少林弟子满天下,潇施主若是想要打听消息的话,少林俗家弟子是再合适不过的。”

    潇客燃闻言一喜,说道:“原来这样,倒是晚辈鲁莽了,二位大师不过见怪。”

    二僧相视一眼,均觉得潇客燃心智倒是挺深的,了慈方丈便又说道:“潇施主远来是客,而且想必也定是累了,若是不嫌弃敝寺粗茶淡饭的话在这里住上些个时候。”

    其实了慈方丈心中的想法就是如今有人死在双玲宝剑的剑下,杀手疑是潇客燃,可潇客燃却出来说他是被冤枉的,虽然少林寺不想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但这也不过是潇客燃一面之词,再说他也有杀人的动机,少林寺自是不会放过杀人之人,此番开口要潇客燃留下来,除了款待他一番外,自然也起到了监视于他的想法,就算潇客燃武功再高强,若真是杀人凶手的话也敌不过少林千万僧众的。

    了慈方丈便是抱着这样一个想法开口要潇客燃留下来,本以为潇客燃不敢推脱,但也定会思虑片刻,甚至还会跟他讨价还价的。…

    可是潇客燃闻言,顿时脸露喜色,连声说道:“若是大师不嫌弃晚辈一介凡夫俗子,晚辈自然稀罕在少林寺住上几日跟诸位大师讨教一番,还望大师能不吝赐教。”

    二僧不禁又相视一眼,他们实在想不透潇客燃心中都在想些什么,按理说潇客燃定然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但潇客燃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却是为何?但不管怎么说,潇客燃肯留下来便是最好不过的,了慈方丈又说道:“赐教那是不敢当的,若是潇施主有闲暇的话彼此探讨一下老衲也是乐见,你们也累了,先休息一下,等会老衲便叫人送上斋饭。”

    潇客燃连声答谢,就将二位大师送出了厢房,忽然潇客燃想起了什么似乎急忙对了善禅师说道:“大师,当日在秋水山庄晚辈曾听说大师喜欢对弈,不知是真是假?”

    了善禅师眼中似乎微微一亮,说到下棋他最适喜欢不过的,便问道:“潇施主也喜欢下棋吗?”

    潇客燃笑道:“晚辈以前常跟家父下过,对棋道也是颇有研究,不知大师可愿不吝赐教?”

    “若是潇施主有这个闲情雅趣,老衲自当奉陪。”了善禅师也是饶有兴致地说。

    “那晚辈晚上便在这里恭候大师大驾了。”潇客燃似乎想到了棋局对弈,心中也颇为喜欢,将其他事都弃之一旁一般。

    了善禅师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随在了慈方丈的身后离开了潇客燃的厢房。

    看着二僧走远,潇客燃不禁也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往屋内走去,进得屋后便看到二女各自揉着肩头,似乎一副很是舟车劳顿的样子,不过陆静柔便显得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而纪小可则是撇着小嘴,心中似乎很是委屈的样子,潇客燃微微一笑,对纪小可说道:“怎么了?我的纪大小姐,少爷什么地方有得罪你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