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六回 一点教训
    第一百九十六回 一点教训

    潇客燃冷冷一笑,说道:“但凭阁下一句话就要潇客燃我相信你,你未免把我当成是三岁小孩了。”

    胡翎脸色微微一变,又说道:“我崆峒派的处世或者潇兄弟你不知道,但你身边的这位陆二小姐想必再清楚不过了,你可以问问陆家小姐就是了。”

    潇客燃转身向陆静柔望去,眼中露出相询之色。

    陆静柔见到潇客燃的目光,不假所思点了点头,先前他也是听过爷爷陆怀恩他们说过崆峒派的事的,听说暗中他们也出了不少力。

    潇客燃又望向胡翎,拱手问道:“不知贵派要潇客燃前去有何见教?”

    胡翎也不敢怠慢,拱手说道:“若是潇兄弟是被人冤枉的话,我派自然竭力为兄弟洗清罪名,还请潇兄弟相信我们跟我们走上一趟。”

    潇客燃一声冷笑,说道:“我自认做事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良知,若是兄台能为我洗清罪名,在下感激不尽,不过在下向来我行我素,想必是跟不了兄台去崆峒了!”

    “潇客燃,我们好心帮你,你若是心中无鬼,何必怕跟我们回去一趟呢?”旁边一个较年轻的汉子不禁说道,其言语也多了一些相激之色。

    胡翎。长.风。 WW.FWX.N旋即把手往上一扬,示意那人不要在继续说下去,转而对潇客燃说道:“潇兄弟,今日之事牵连甚大,搞不好又是一场武林浩劫,今日在下遇到了你也便不能不闻不问了,还是请你勉为其难跟在下上崆峒一趟吧。”

    潇客燃淡淡一笑,说道:“还请胡兄相信在下,我的事我自己能处理好就不劳崆峒诸位了,我等告辞。”说着潇客燃手一摆就要领着二女离开。

    可是围在他们周身的人哪里肯让路,反而个个手中多了一条铁链。铁链看起来虽不粗,看见其闪着乌光,便知道这些铁链不简单,想要破坏它们定也不是那般简单的。

    而且这些铁链多半被他们缠在手中,想必拉长了扔到对面一定也是能接到,若是一条两条的话潇客燃自然不怕,可是这么多,加之还有二女在身边,潇客燃的脸色不禁也为之一变。

    “潇客燃,我胡师兄好心请你上山你不要不识好歹。”先前那人在马上又吆喝一声。

    “不可造次。”胡翎也觉得这人说话有些放肆了。再一次喝止。

    潇客燃看了看如此大的阵仗,又转身撇了胡翎一眼,说道:“不知胡兄这是何意?”

    胡翎说道:“江湖险恶,潇兄弟年纪尚轻江湖阅历尚浅,如今又遇到了这种棘手的事,以几位今日的武功造诣随时不会惧怕分毫,但在江湖上闯荡的话难免还是会出现什么意外,在下还是希望潇兄弟能相信我崆峒派一回跟我们走上一趟!”

    潇客燃笑道:“崆峒派乃是武林名门大派,在下又有何理由不相信的呢?只是在下向来我行我素。不喜欢受到什么约束,所以上崆峒的事还是希望兄台免开尊口。”

    胡翎一声无奈,说道:“你何必如此不听劝?”

    潇客燃一声冷笑,说道:“你还是直接说怕我应付不来然后直接大开杀戒吧。”

    胡翎一愣。虽然他心中就是这样的意思,可是他却不会明说,如今潇客燃直接说了出来明显还是不肯听他的劝说执意要离开,心中叹了一口气。说道:“近些日子听潇兄弟的武功像是如雷贯耳,在下好生佩服,但心中难免好胜心强想要跟兄弟比上一比。不过我也知道一个人不是潇兄弟的对手,所以我这些弟兄若是能潇兄弟胜得了兄弟一招半式还是希望潇兄弟能走上一趟崆峒,若是你胜了的话在下便当今日从未见过潇兄弟。”…

    潇客燃一声冷笑,说道倒是好听,还不就是想要以多欺少吗?便说道:“我虽然好武,可是刀剑无言,我从来不喜欢无缘无故对人出手,你不是我的敌人,在下也不希望跟你刀剑相对。”潇客燃看了看手中的长剑淡淡地说。

    “哦。”闻言,胡翎心中一喜,说道:“怎么说,潇兄弟你是愿意跟我们走上一趟了?”

    潇客燃却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何?”他饶有兴致地说。

    “打赌?”胡翎倒是好奇便问:“你想要赌什么?”

    “我赌今日我们都不用武器,你们这些人没人能在我手中走上十招?”潇客燃倒是一副自信满满地说。

    闻言,众皆愕然,不禁面面相觑起来,就算真的不用刀剑,可是潇 客燃武功再高,他们当中也绝对有好手,可是潇客燃敢如此大言不惭,分明就是不把他们崆峒派放在眼中,心中不禁大怒,只要胡翎一声令下他们一定出手不留情。

    潇客燃见众人面面相视,面露疑色,继续说道:“怎么?难道嫌太久了吗?这样吧,你们一起上,能接得住我十招的我就跟你们走!”

    “潇客燃你太狂妄了。”当即马人之人均是露出狠色,胯下马儿都蠢蠢欲动,要不是生怕一个人不是潇客燃对手的话已经冲上去跟潇客燃拼命了。

    “我看你们今天是连少爷一招都接不了的了。”纪小可忽然趾高气昂说了一句。

    潇客燃倒也为之一惊转过头来看了纪小可一眼。

    那些汉子听到这句话心中更是大怒,手一抖,就要把手中的铁链抛 出,忽然他们觉得全身一软,脑袋觉得一阵眩晕,身子不禁摇了摇便纷纷从马上栽倒下来。

    “这么快?”潇客燃看到众人纷纷落下马来不禁也有些惊讶。

    “这是当然。”纪小可一副志在意得的样子。

    胡翎见众人栽下马来,心中大惊,待要发作,只觉得双足一软,不禁也软到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胡翎心中骇然,急忙就想要提起一口气,只觉得丹田处数十年来修炼的内力空空如也,根本提不起来。

    “怎么样?现在服不服?”潇客燃一副戏虐的模样。

    “你……你什么时候下的毒?”胡翎知道自己跟潇客燃接触的时间不多,实在想不出什么时候被潇客燃下毒的。

    “你猜猜,想到了我就给你解药。”潇客燃说着手却是伸向纪小可。

    纪小可会意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放在潇客燃手心。

    “你,你该不会是在我们的茶水里下的毒吧?”胡翎似乎觉得只有这个时候潇客燃才能下毒。

    “看来这解药是不能给你们的了。”潇客燃把手中的小瓷瓶放在眼前晃了晃,接着又向胡翎走去,“从你们的出现到离开我们从未从桌子离开过,有哪会有什么机会下毒呢?你说是不是?”

    胡翎一惊想想确实如此,若是在他们的茶水中下毒的话那边只有在他们去之前下毒,可是那个时候双方都无冤无仇,又不知道自己就会去吃东西,怎么又会在那个时候酒下毒呢?心中一阵愕然难明,抬起头看着潇客燃,要潇客燃给他一个解释。

    “江湖虽险恶,我年纪尚轻,阅历尚浅不足,可是我却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喏,你这江湖上的老道人物不也照样被我暗算!”说着潇客燃来到了胡翎的身前。…

    “你……你到底是怎么样下的毒?”胡翎百思不得其解,看到周围的师弟们一阵呻吟,心中不禁也急了起来。

    “没什么!”潇客燃笑了笑,说道:“只是你们来的风向甚好,我便叫小可在风中放了点调料好生招待你们一番。”

    胡翎心中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刚才我在马上过来的时候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难道就是那个时候……”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是这样被下毒的。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佩服,佩服。”潇客燃点了点头,言语中似乎又有几分调侃,说道:“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兴趣想要解药的?”潇客燃又把手中的解药在胡翎身前晃了晃。

    “你想要怎么样?”胡翎勉力压住心中的难以置信,同时也不得不向潇客燃妥协,自己数十人的性命可都在他一念之间。

    “你去告诉你的掌门和费斌等人,就说我潇客燃虽不是得道高人,但心胸也不是那般狭隘的,那些在秋水山庄为难我的人我还不至于一个个去寻仇,如今有人借助我丢失的双玲宝剑陷害于我,这件事却不可能善了,若是他肯交还双玲宝剑的话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若还想继续为恶的话,不要叫我潇客燃知道,哼哼。”潇客燃没有多说,可是谁都清楚他话中之意。

    “好。”胡翎不假所思地说:“我一定原原本本将你的话带到。”说着就要往潇客燃手中的瓷瓶抓去。

    潇客燃手一缩,胡翎抓了个空,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好?”

    “但凭你这么一句话,叫我如何相信?”潇客燃还是不肯放过胡翎。

    胡翎一愣,当即四指朝天,指天发誓说道:“我胡翎一定原原本本将你的话带到,否则不得好死,这回你相信了吧。”后面的话却是对潇客燃说道。

    潇客燃叹了一口气,他虽不知道胡翎都是些个怎么样的人但是眼前确实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便见瓷瓶交给了他,说道:“每人闻一下,然后调息一刻钟就可以了,不过今日你们栽在我潇客燃手中自然还是要受一点教训,免得下次同样这种情况栽在什么穷凶恶极的人手中,那可是阿弥陀佛也补不回来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