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七回 山间小路
    第一百八十七回山间小路

    见被人说中了心事,费玉亭一时无言以对,沉吟片刻又说:“爹,纪小可固然貌美胜仙,可也是一朵带刺的花,孩儿纵是有什么非分之想,但也不是三岁小孩,我知道怎么做的,绝对不会让爹失望的。”

    费斌冷冷望了他一眼,说道:“你能明白那是最好不过的,不要忘了上次你为了陆静柔却搞得一身重伤回来,不要一次教训还不够重来一回。”

    费玉亭在听费斌说到前半句的时候知道自己的话算是蒙混过关了,他这话可灵活得很,要是有机会的话他还是会去找纪小可的,但听费斌说到后半句的时候脸色一沉,当他知道当初的许文清就是潇客燃的时候心中更是怒火中烧,恨得牙齿痒痒要找潇客燃报那一掌之仇,却说道:“放心吧,爹,此事孩儿不会忘记的,你还是跟孩儿说说如何对方潇客燃的事吧。”

    他一想到潇客燃那一掌之仇,心中就有气,也实在觉得窝囊,便不想多去想,自然也不喜欢别人去提。

    费斌点了点头只道他记得上次的教训,却不知道他是记得上次的仇,便往门外看去,发现门口关好,更无人进去,转身走到角落处一个铜狮子旁边用手按在上面用力一扭,旁边的书架居然向一边移动,露出一条黑幽幽的暗道了。

    费斌取过火折子点了一盏油灯,二话不说便走了进去。

    费玉亭对这条密道也并不陌生,所以这条密道出现的时候他也不感到惊讶,索性跟着父亲身后一起进去了。

    ……在一条僻静的山间小路上,三道身影轻步走着,其中一男二女。只见他们都是淳朴的农家打扮,也看不出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两个女的是用轻纱遮面。可即使那样依旧遮掩不住她们那出尘绝世的惊艳容颜,而那个男的则是戴着斗笠。微微垂下头来,似乎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样子。

    他们身上都或大或小拧着一个包袱,至于包袱里面是什么东西便无人可知了,他们一行三人都只是顾着赶路此时无暇去谈些什么。

    但是其中一个女的似乎很是不愿意,她不时拍着身上的衣裳,似乎对身上的衣饰很是不满意的样子,都让人有种感觉就是她想要把身上的衣裳撕掉了,脸上即使是轻纱遮面。但也遮挡不住她那独自生闷气的俏丽模样,撇着嘴似乎很想说些什么。

    旁边那个男的一开始还没有意识盗嫂门,但是到后来他也觉得不对,转身看了那个女的一眼,便问道:“小可,你这是怎么了?”

    这三人便是从秋水山庄出来的潇客燃三人!

    纪小可嘟着嘴将头转向一旁不肯说话。

    潇客燃一愣,一时间也不知道纪小可这是为什么,便又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先前我不肯让你出手,你还在怪少爷啊?”

    “才不是呢?”纪小可最是不希望潇客燃想错她的想法,便轻轻扯了扯身上的衣裳说道:“少爷。你看这衣裳多难看,丑死了!”说着嘟着嘴还轻轻跺了几下足。

    潇客燃一愣,他向来觉得纪小可对他百依百顺。不会挑剔什么,今儿个怎么为了一件衣裳而独自生闷气啊,而且在他看来纪小可身上这件衣裳也不是很难看,穿着正好合身,更是无法很是衬托出身上的玲珑起伏,为什么她反而嫌弃呢?…

    潇客燃心中纳闷之余,便说道:“你现在就不要挑剔了,等过些日子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你爱穿什么衣裳。我都设法去买给你好不好?”

    “不要。”纪小可居然摇了摇头,说道:“我才不要呢。我只要我原来的那件就可以了。”

    闻言,潇客燃不禁一愣。忽然才有种感觉,原来自己打从认识纪小可以来,这么多年了,他都只是看到纪小可穿着一件红色的衣裳,不曾穿过其他的什么衣饰,今日穿着一件农家淳朴衣裳,仔细看来倒是有种奇怪的意味,便柔和地说:“委屈你了,不过现在我们还在风尖浪口上,过段时间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你爱怎么穿都随你啦。”

    “真的?”纪小可当即嘻嘻笑了出来,说道:“不许反悔。”脸孔凑到潇客燃面前,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潇客燃看个不停,似乎在等待潇客燃发话。

    潇客燃心中一阵感叹,他们从秋水山庄出来之后,潇客燃便要她换上别的衣裳,当时自己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就领着自己的衣裳去别的地方换了,如今看来当时纪小可心中一定经过了一番折磨最后选择了遵从自己换了衣裳,现在向来还真是难为她了。

    但潇客燃心中更加感慨的是往日在清风堂的时候,大伙都称呼纪小可为“红绸仙子”,他自然也是知道这“红绸”指的便是纪小可身上一身红衣,从来不曾变过,而“仙子”则指的是她人美似仙,笑靥胜花,但他也知道这“仙子”二字还不只是这些,还有人说她是谪仙下凡,不是人间烟火,更是那般冷漠待人,不言苟笑,但只是缠着自己,如今双眼水汪汪,似乎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同意不让她去穿别的衣裳,居然连自己向穿什么样的衣裳都想要征求自己的意见,想想自己还真是莫大的荣幸。

    心中一阵暖烘烘的,便说道:“当然是真的,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就有,你不久前才骗了我!”纪小可轻哼了一声。

    潇客燃却是一阵纳闷,自己什么时候去骗她了,而且还是在不久前,心中实在不解,便问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还请你指示指示。”

    “就有。”纪小可很是坚决地说:“先前我以为我们会从大门出来的,可你却是想要从密道出来还装得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这不是骗我是什么?”

    潇客燃好一阵无语,说道:“我说纪大小姐,你以为是你以为,又不是我说,再说了我哪有装得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我只是想说即使想要从密道出来那也要有相应的对策才行。”

    纪小可一阵沉吟,觉得好像也有道理,便说了一句:“好像也是咯。”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更是叫潇客燃一阵无语,纪小可却是乐此不疲,笑嘻嘻一把抱住了潇客燃一条手臂便把头依靠在潇客燃肩头上继续赶路。

    潇客燃不禁摇了摇头,对着纪小可他就是一阵头大。

    一旁的陆静柔看着他们也只是一阵轻笑,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走着,只是她心中也是有一个疑惑想要问潇客燃,但她向来是那种害羞腼腆之人,心中的话很多都是不敢问,当她看到纪小可这样跟潇客燃说话,渐渐的也提起一口气鼓足了勇气问道:“客燃,适才你们去哪了?都不带我去!”

    不等潇客燃开口,纪小可却是先说道:“我们去了城南,把费斌的爪牙打得落花流水。”忽然语气一顿,对着潇客燃的脸却说:“可惜有人只顾自己快意,就是不肯要我出手。”…

    闻言,陆静柔却是一怔,急忙问道:“你们去了城南?现在满城都是费斌的爪牙,你们这样实在太危险了。”

    潇客燃见陆静柔神色紧张,心中虽有欣慰,但也急忙解释道:“我们不得不去,不然到时候费斌照样会向秋水山庄要人,到时候给秋水山庄按个窝藏之罪,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你们这样去城南,若是费斌的人及时赶到,你们想要脱身可就不是那般容易的事,那是被缠住了,后面的人越来越多,那该怎么办?”陆静柔脸上闪过一丝怒意,眼中尽是嗔怪之色,怪潇客燃这样做事实在太鲁莽了,又不跟她说一声。

    “没事啦。”潇客燃却是轻笑道:“清晨的时候我让你爹在山庄门口安排的那出戏,一定吸引了费斌安插在城中大多数人手,那些人都到了城北去跟你秋水山庄的家丁侍女闲逛了,即使听到我们两人出现在城南的消息想要赶过去,那时我们还不知道都在哪里了呢?”

    陆静柔眉头一皱,似乎还是觉得潇客燃这样的想法有些冒险了。

    潇客燃脸色也跟着微微一变,他可不想陆静柔因此为他担心,再说若是有下次的话,陆静柔一定不肯再让自己做这样的事了,大也无所谓了,眼下还是想想办法让她不要为自己的事担心的好,忽然便说道:“你们说说此时费斌听到我们从秋水山庄出来还会去跟他报讯,他都是一副什么样的神情,不知道会不会……”

    “我来猜我来猜。”不等潇客燃说完纪小可第一个嚷嚷。

    陆静柔抬起头来一想到此时费斌的表情,脸色也不禁为之一松。

    “费斌一定是暴跳如雷,然后倒地身亡,说不定现在都在准备办丧事了。”纪小可倒是一副天真地说。

    潇客燃一阵无语,人要是有那么容易就气死的话那天下还能有人吗?再说了其实他并不觉得此时费斌真就暴跳如雷,即使自己设的计是一步一步让他去跳的,可是先前他也设了一个很巧妙的计让自己的人去跳,此时倒是觉得费斌即使有气心中也不惊慌,他还可以用剩下的一个办法,就是趁此时纪小可离开秋水山庄巩固他武林盟主的地位,这对他来说也是甚好的。

    但潇客燃不说这些,免得叫他们担心,反而说道:“承你纪大小姐的吉言,但愿费斌魂归故里,不会在你头上幽幽转。”说着把头往上仰去,手指还在纪小可眼前转圈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