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二回 瞒天过海
    第一百八十二回 瞒天过海

    “这样可以吗?”几个教头也是兴奋异常,想要说些拒绝的话根本就说不出来,所以就只有这样问了。

    潇客燃说道:“这有什么不可以,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们彼此切磋切磋罢了。”说着潇客燃便向一个较为空旷之地行去。

    见周围丈许无人,潇客燃深吸一口气,便开始打起适才在用的那套掌法,只见开始的时候潇客燃双掌缓慢来回摆动着,倒是叫人看了有些像是武当山的太极,可是若是仔细看起来却又有些不像,当下也不再多想些什么,一心看潇客燃的掌法。

    潇客燃刚开始的时候拳法甚慢,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快了起来,若只是前后眨眼的功夫来定的话根本看不出潇客燃拳速上的变化,若是从刚开始到现在便能轻而易举看出他确实在慢慢变快。

    此时正是金秋时节,落叶枯黄,飘洒满天,许多枯黄的树叶随着风儿哗哗地飘到了潇客燃身边,可是说来也奇怪,枯叶本是死物,在潇客燃的引领之下,竟然似有灵性逐渐跟着潇客燃的手势运转,直到最后还是顺着他周身转动起来,似的每一片落叶都像是一个守护的精灵在潇客燃身旁守护着他一般。

    在场的众人都看得呆了,他们不乏江  ..湖上的好手,有见过能劈山碎石,有见过能飞叶伤人的,可是像潇客燃这般带着落叶守护在身旁的还是从所未见,怔怔看着他在演练。都不知道这种武功潇客燃是怎么练成的?

    潇客燃一声冷笑,其实他纵是有心想要叫这些人这套武功,但是这套武功这种奥妙无穷。莫说是看上一遍,即使看上万遍,没有口诀心法照样练不成,即使有也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练成的,他之所以敢如此作为就是想跟众人关系好一些,更是想要威慑一下众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出现一道身影。他一身黑袍,在风中猎猎而响,不禁有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威严。只见他手中提着一个包袱转入院子之后,张望了片刻之后似乎瞧见了潇客燃这边的情况便朝着潇客燃这边走来。

    但他见到潇客燃的招式以及身旁那奇异的现象之后,心中也是为之一凛,但是脸色旋即恢复如初。脚步不增不减向他这边走来。

    “爹。”陆静柔见来人不禁轻呼了一声。

    此人正是陆志德。他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些什么,又摆手示意不要乱动,便站在一旁看着潇客燃的演练,心中暗叹想不到潇客燃小小年纪武功已然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就算是自己对上此时的潇客燃,多半也是凶多吉少,更何况他就这几天功夫,伤势一定不可能痊愈。

    潇客燃一套拳法打完。周身的落叶随着缓缓落地,而每一片落叶都似有规律而落。落地之时大片的落叶形成的形状似乎有什么可言,可是却也叫人一时说不出些什么来。

    他转身对陆志德拱手叫道:“二叔。”

    陆志德点了点头,手一摆示意秋水山庄的护卫散去,便向潇客燃走去,问道:“你伤势好了吗?”

    潇客燃笑道:“好了七七八八了,想必再过几天也就差不多了。”

    那些还未散去的教头闻言,脸色一变,此时他们才想起原来潇客燃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可他此时的武功便是这般厉害,若是伤势全好的话,那能施展出来的武功那便是超俗脱凡了,心中暗叹一声也跟着中渐渐散开了。…

    陆志德见护卫散开了,便递出手中的包袱对潇客燃说道:“你要的东西我已经叫人都弄好了。”

    潇客燃心中一喜,接过包袱说道:“谢谢二叔。”

    陆志德心中却有些惊疑,问道:“只是不知道你要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潇客燃笑道:“我要给费斌来一个瞒天过海之计!”

    “哦。”陆志德一声诧异,说道:“费斌为人谨慎,城府极深恐怕不是这么好骗的。”

    “放心吧,我倒是想要跟他斗上一斗。”潇客燃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那你打算怎么做?”陆志德还真就对潇客燃的智谋感兴趣了。

    潇客燃笑道:“我打算明天就走。”

    “明天。”陆志德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说道:“现在离十日的期限还有三天,你怎么打算明天就走呢?”

    适才没有离开的殷素琴几人更是一阵惊疑,围了上来,殷素琴更是问道:“燃儿,你伤势不是还没有好吗?怎么就打算明天离开啊?”

    潇客燃轻声说道:“娘,十天的期限越来越近,费斌这个人自然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这个机会的,他密谋这么多年才有今天,到时候秋水山庄门口到处都是他的人马,我们要走可就是插翅难飞了!”

    “胡闹。”陆志德一声怒嗔,说道:“秋水山庄有密道,到时候你们从密道出去就行了,干嘛要跟他们硬碰硬,再说了此时你就觉得外面没有费斌的眼线吗?”

    潇客燃不敢怠慢,说道:“现在外面费斌的眼线肯定不少,可是我还是要他知道我是秋水山庄的大门出去的,密道之事尽可能不要暴露的好。”

    “你伤势还没有好,万一一出去就碰上费斌,那岂不是自讨苦吃。”殷素琴不禁也急了起来。

    潇客燃轻声说道:“娘,你不要急,正是因为我不想一开始就跟费斌碰头,所以我才要使用这个瞒天过海之计,让费斌知道想要跟我过不去,还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

    殷素琴却是不肯听,说道:“你伤势还没有好,明天就要出去,这样实在太冒险了,我不赞同你的做法。”

    “是啊。”陆志德也觉得殷素琴所言有理,便说道:“秋水山庄的密道固然隐秘,但它的存在就是为了在特殊的时机起到作用,如今便是要用到它的时候,你不用它更待何时?”

    潇客燃笑道:“二叔,你想一下费斌为何会费劲如此心机就是要为难小可呢?难道就只是因为小可一时间杀了太多的人吗?”

    陆志德一阵沉吟,说道:“难道你觉得他不就是想趁此机会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好一统天下吗?”

    潇客燃笑道:“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可是若是小可在秋水山庄的大门口被杀的话,那他就没有借口再坐这个宝座了?”

    “你是说他不会尽力去截杀你们。”陆志德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潇客燃摇了摇头,说:“不,情况正好相反,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在秋水山庄门口截杀我们的,若是在秋水山庄大门口拼杀的话,那秋水山庄绝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只会祸水东流,最后将灾祸引到秋水山庄。”

    “那你们还想出去跟他们拼杀?”陆静柔不仅也担心起来。

    “那日他带人来找小可晦气,若是小可自刎身死的话,顶多就是秋水山庄声誉扫地,他也就没有戏可唱了,可是我却出来阻挠,并揽下一切罪过,这也正中了他的下怀,而之后很多事都是在他的算计之内,即使没有一个月,十天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样,他不会怕什么?因为他觉得什么都在他的算计之内,若是第十天我们从密道消失的话,那就更是在他的圈套之内了。”潇客燃缓缓说着。…

    “少爷。”纪小可柔声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也不要太过操心了,还是我自己去做个了断吧!”她实在不想去拖累什么人,如今看到潇客燃为她的事如此操劳,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小丫头胡说些什么?”潇客燃不禁捏了纪小可的脸蛋一把,说道:“这件事已然牵扯到了我潇家和秋水山庄,莫说我不答应,就是秋水山庄也绝不会答应你去送死的。”

    若是纪小可出去在秋水山庄门口被人杀了,那对秋水山庄的声誉影响实在太大,到时候费斌若是利用此事在武林上造谣,秋水山庄在武林中的地位想必定会动摇,所以秋水山庄也绝不会允许此时发生。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们就真任他摆布了吗?”陆志德一时也拿不出什么注意来。

    潇客燃一阵阴笑,说道:“这一次我不仅要安然从秋水山庄离开,还要从费斌眼皮底下离开,叫费斌颜面无存。”

    “那你倒是说说你都有些什么样的办法啊,不要叫大家干着急嘛?”陆静柔听适才潇客燃的分析,觉得前有狼后有虎,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可是潇客燃有办法,心中不禁也急了起来,想要听听潇客燃的想法。

    潇客燃将先前陆志德给他的包袱又在众人面前晃了晃,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要给费斌来一个瞒天过海之计。”

    “什么瞒天过海,我看你这叫浑水摸鱼。”忽然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

    众人遁声望去,但见一道身影缓缓走来,衣裳虽说整洁,但也身后长袍却也洗得泛白,叫人看了倒像是那个穷酸落魄的人。

    潇客燃斜眼撇去,旋即一声冷笑,冷哂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失魂落魄的糟老头呢?”

    来人的正是人称三不通的傅淮通!

    傅淮通一手在潇客燃眼前一摆,示意潇客燃不要说下去,自己嘴上却说:“我虽是失魂落魄的糟老头,可是也比你这穷途末路的亡命之徒要来的强,起码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你说是也不是?”说着傅淮通一副得意非凡的样子。(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