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九回 何苦折磨自己

第一百七十九回 何苦折磨自己

作品:天下双玲 作者:林潇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九回 何苦折磨自己

    “嗤”的一声。

    潇剑萍只觉的自己手掌一阵剧痛,紧跟着政治受失去了意识,长剑应声脱落,最后“铮”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潇剑萍挣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只觉手背一阵红肿,又看了看地上的娉婷剑,此时即使想要再次抓起长剑多半也是有心无力了。

    忽闻背后传来隐约破空之声,转身望去,但见一道白裳身影从天而降,最后缓缓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似乎在着地的那一刻毫无声响。

    见来人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竟有如此武功修为,在外人眼中定会大吃一惊,但潇剑萍看着眼前一脸阴沉的壮年汉子,心中却不为所动,甚至怒喝一声:“你干什么?”

    她岂会不知道来人正是一直跟着她的莫少龙。

    “这句话好像是该我问你才对。”莫少龙面无表情问了一声:“你干什么?”

    潇剑萍一愣,仿佛他早也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便将脸转向一边,说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莫少龙似乎并没有听到潇剑萍这句话,看了地上长剑一眼,说道:“以前的事真有这么重要吗?”

    或者这句话在别人耳中会听得糊里糊涂的,可是潇剑萍却也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什么“以前的事真有怎么重要吗?”那可是一个女人视之为生命的贞操,如今贞节已失,自己的事也完成了,留在这个世上又有什么意义。

    “你不是女人,你不懂的。”潇剑萍摇了摇头,泪水再次簌簌而落。

    “迂腐。”莫少龙忽然一声喝道:“这不过是前人迂腐之见,若是如此那天下那些被休的女子和寡妇那又该何去何从,岂不是都要自行了断了。”

    莫少龙忽然的一声厉辞倒是叫潇剑萍为之一怔。她认识莫少龙这么多年,从来不见他在自己面前有过一丝严辞厉色。

    但也被莫少龙这么一说,原本一直对莫少龙没有过好脸色的潇剑萍一时竟不知道如何以答,低下头来默然不语,只是眼中的泪水还在不停的掉下来。

    莫少龙转身看着潇剑萍,眼中满是不舍之意,上前几步来到潇剑萍面前,轻声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不要想太多了。”说着伸手就要去将潇剑萍脸上的泪水拭去。

    潇剑萍忽然神色一凛,一手打开莫少龙伸来的手。退后一步,说道:“莫少龙,我不用你可怜,你当真为我好的话,你就成全我。”

    自己好不容易才下了决心,竟然被莫少龙给破坏了,心中一阵痛苦,便想着莫少龙给她一个痛快。

    莫少龙摇了摇头,说道:“你既然想死。那为什么当日不再清风堂就给自己一个了断,何必等到今日呢?”

    “我……”潇剑萍一时经也想不到莫少龙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愣了好一会才说道:“当日老夫人交代了遗言。我要将这遗言告知少爷,不然我不能死。”

    “为什么你当时就不能死,潇客燃又不是你什么人?”莫少龙依旧不知轻重地说。

    “你……”潇剑萍最是愤怒别人说这样的话,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她。脸色跟着阴沉下来,厉声说道:“老夫人于我有大恩,我若是这点事都做不到的话。那我岂不枉为人!”

    莫少龙点了点头,似乎也在赞同潇剑萍的话,便又问道:“那我呢?当日你被张孙桐吊起来,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一命呜呼了,岂能等到今日将老夫人的遗言带给潇客燃,我对你也算是有救命的大恩,你怎么不报就想着死呢?那岂不一样枉为人了。”…

    “你……”潇剑萍一指指着莫少龙,真没有想到莫少龙向她讨要功劳,但他的话也却是不虚,自己还真就欠他一条命,最后只能按捺心中的怒意,说道:“你堂堂莫阳寨之主,这对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自然不必我去报答什么了。”

    莫少龙摇了摇头说道:“若是以前我是莫阳寨之主时,这事或者真的不必你来报答,但现在不同,我现在什么都不是,自然稀罕你的报答。”

    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般不要脸的,还真亏莫少龙说的出口,潇剑萍一时无奈,转开身子,背对着莫少龙,便说道:“那……那你想要什么?”

    莫少龙一笑,这话正是中了他的下怀,几步走到潇剑萍身前说道:“这么多年来,我心中只有你,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吗?”

    被人如此表白,潇剑萍心中一怔,脸上飞快闪过一阵绯红,抬起头来看了看莫少龙,见他眼中没有一丝玩笑的意味,心中一阵感动,泪水跟着再次狂涌而出。

    两人怔怔看着对方,忽然莫少龙身子缓缓倾向前就要向潇剑萍红唇吻去。

    潇剑萍脑中忽而一丝清醒,急忙推开了莫少龙,转身走了几步,擦了擦脸上未干的泪水,说道:“我不过是个肮脏龌龊的下贱女子,你堂堂莫阳寨之主就不要寻我开心了。”

    “即使在千万人眼中你肮脏龌龊那又如何?在我心中你永远圣洁无比,今生今世我心中只有你,不会再容得下其他人了。”莫少龙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说完这话,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片刻,莫少龙再次说道:“潇客燃适才千方百计把你托付给我,为的就是不希望十天之后你跟她一起出去冒险,若是让他知道自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此时离他而去,大伤初愈的他受得了吗?再说了,现在他还需要人照顾,你就真这样舍得离他而去吗?”

    说这么多的话莫少龙为的只是希望潇剑萍能想开,不要总是活在过去,见潇剑萍此时依旧沉默不语,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自己好好想一下吧,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命也就这么一条。不要到了阴曹地府才被老夫人喝骂你的不该。”说着不再理会潇剑萍转过身来,双足一蹬,人便跃上了墙头不见了踪影。

    潇剑萍听到身后呼呼破空之声,忽然转过身来,看着莫少龙适才隐没的地方,许久之后,独自喃喃说了一句:“你我风马牛不相及,根本不配,你这又是何苦呢?”

    她看了许久之后,心中一声叹息。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适才被莫少龙击落的长剑,此时长剑依旧静悄悄的躺在地上,只是在月光的照拂下,剑刃依旧闪着阵阵寒芒,仿佛世间任何变故都与之无关一般。

    她拾起地上的长剑,顿时豁然开朗,长剑无情人有情,自己对这柄长剑有着深厚的情感,在自己手中还能助自己御敌。可是这柄长剑若是落在别人手中或是想要挥向自己,它依旧会毫不犹豫抹杀自己。

    往事也是这般,若是好事想想也会感觉心中甜甜的,可是若是坏事。想起它来,便是一种心魔在不断吞噬自己,自己使自己无法自拔,自己偏生要想着它不肯放下心来这又是何苦呢?何苦为别人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而饱受折磨呢?

    想清了这点。她缓缓收起了长剑,辨认了一下方向便朝着自己的屋子行去。…

    若是潇剑萍再次回来这里的话定然会发现,适才她路过的一间房舍上站着一道身影。这道身影抱剑而站,目不转瞬看着潇剑萍身影隐没的方向,嘴上却是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若是潇剑萍在此的话,她定能认出这人是莫少龙,只是他脸上的笑容实在不怎么好看,但对甚少对人言笑的莫少龙来说,却是难得的一回笑。

    他虽当着潇剑萍的面离开,可是潇剑萍此时的心绪是否稳定,他还不敢确定,若是自己就这么走了,而潇剑萍再次想要寻短的话,恐怕真就没有人能来得及救她了,所以莫少龙看似离开,身形到了隐没之处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折返到潇剑萍身后,看看潇剑萍还有何等异动。

    当他听到潇剑萍说了一句“你我风马牛不相及,根本不配,你这又是何苦呢?”这句话虽然当时没能使莫少龙有何异动,但是心中一股掩饰不住的狂喜还是涌上心头,他若不是这么多年来的孤傲,恐怕就要马上冲下去将潇剑萍搂在怀中大声说道:“配,配,世上再也没有谁能比你更配的了。”

    想到这里莫少龙忍不住又是一阵狂喜,双足一点,身子一晃,整个身子便轻飘飘向适才潇剑萍行去的方向飘去。

    即使他内心肯定潇剑萍是不会在寻短见的了,但是内心却还是那般放心不下,他还想要继续守护潇剑萍,如若不然一失足成千古恨,他可就只有一生,他可不愿输了。

    此后数天里,潇客燃每天除了运功疗伤外,就只是跟母亲和陆静柔纪小可他们散步聊天谈笑,似乎忘记了先前的所有事,也忘记了不久之后要去面对的武功高手,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

    或者就是潇剑萍有这种豁然的心态,加之有纪小可的神丹妙药从旁相助,他的伤势恢复的甚快,就是饱经风霜的陆怀恩也暗暗惊叹潇客燃如此神速的恢复。

    直到第七天,潇客燃的日子也是这么过的,虽说日子越来越是临近,众人脸上不禁也闪过一丝忧色,但是潇客燃却始终没有一丝着急之色,这天早晨起来,他打开房门早想要活动一下筋骨的时候还是想往常一般看到了早也在此等候的殷素琴陆静柔和纪小可潇剑萍四人。

    潇客燃心中一声无奈,他本觉得自己已经够早的了,没有想到还是最后一个让人等的人,便迎上了几人,几声招呼之后,几人再次绕着秋水山庄四下闲逛起来。

    秋水山庄后院花草不少,早晨醒来,脚踏滴滴露珠,迎面清风袭来,闻着阵阵花香,这倒也是一种享受,着实叫人陶醉。

    潇客燃很是喜欢这种感觉,每次对着满目的花儿都会为之驻足,又是甚至还逗留不短时候。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声,似乎人数还不在少数,潇客燃遁声望去脸色微微一变,但瞬间便恢复如常。(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