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七回 潇剑萍的决别

第一百七十七回 潇剑萍的决别

作品:天下双玲 作者:林潇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七回潇剑萍的决别

    陆静柔心性善良,听完潇客燃说的话后,一时沉默不肯说话,眼眶红肿,泪水几欲夺眶而出,实在为梅雨芙感到不值。

    “我奶奶也时常叹息,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就这样死了,实在是老天不开眼,心中也有一个遗憾,更加恨纪啸钢,要不是因为纪啸钢那一掌的缘故,我爹跟梅雨若或者还是另一对。”潇客燃继续说道:“我当时虽然有些不了解大人的事,但是后来慢慢懂事之后,心中又在想,这能怪得了纪啸钢吗?要不是纪啸钢将梅雨芙打成重伤,她也就不会来清风堂找我爹了,她不来清风堂,我也不可能有个后母的。”

    陆静柔不经意撇了他一眼,心中一丝嗔怪,有个后母好吗?自己觉得就很是不好,心中顿时一惊,隐隐觉得自己的母亲辞世多年父亲却没有再行他娶,难道是为了自己吗?

    “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一开始相遇的太美好,离别的时候又都不肯说出心中的想法,要说肯说自己内心的话的话,或者就不会这样了。”陆静柔一声叹息。

    “相遇美好没有错,只是做人很多时候都很是无奈的,有些话根本就是开不了口的。”潇客燃很无奈。

    “你想说些什么?”陆静柔忽然把脸转过来,似乎觉得潇客燃话中有意。

    “我奶奶除了以为有个高手在身边保护我之外,也希望上一辈未能完成的夙愿在我们这样被完成,但我对纪小可这份情永远都只是兄妹之情,那不然上次也只是带萍儿出来没有带她出来,而我内心的人是你,你明白吗?”潇客燃握着陆静柔的玉手深情款款地说。

    陆静柔点了点头。忽然目中尽是哀求之色,说道:“我明白了,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不要伤害小可好吗?她人长得美,又温和善良。身世更是可怜,若是你再伤害她,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潇客燃一怔,他生怕陆静柔会误会什么,所以才将一切他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不过自己也觉得似乎一切都有些晚了,一边是自己心爱的人,一边是奶奶的遗命。若是只娶陆静柔的话,奶奶的遗命怎么办,要是两个都娶了的话又觉得这样太对不起她们了,对她们两人来说都很是不公平。

    可是陆静柔这句话明显就是要告诉自己一个方向,他神情为之一滞,心中一阵触动,缓缓将陆静柔搂入怀中,两人相偎在一起,许久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潇客燃忽然睁开了眼睛。只见门口糊纸之上映了一道身影,人影此时依旧还在晃动着,要不是这道身影在这里徘徊甚久。以其轻灵的轻功身法,潇客燃的耳力一时倒也是无法察觉,便问道:“谁?”

    身影一怔,旋即也站稳脚步犹豫了一会便又说道:“是……是我,少爷。”

    “萍儿。”潇客燃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潇剑萍,只是心中疑惑她为何忽然又回来了。

    依偎在潇客燃怀中差点睡着了的陆静柔此时也被惊醒过来,她急忙轻轻梳理一下装束便又有些羞涩地站起身来往一旁站去。

    此时潇剑萍听到潇客燃呼自己的名字,认出了她来,她犹豫了一会便推门而入。原来潇剑萍离开之后,想起潇客燃阴霾的脸色。心中也是一阵悔意,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要多说什么都是无用,她不管什么,只是希望能得到潇客燃一丝谅解,不然她一辈子都会不安的。…

    潇剑萍推开门后,低着头缓步来到潇客燃身前,眼睛丝毫不敢看潇客燃一眼,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深怕潇客燃责备似的。

    “怎么了萍儿?”潇客燃岂会看不出她的异常。

    “少爷,我……”潇剑萍将话压得甚低,既想少爷听到,又似乎不想让潇客燃听到,话还没有说完便再说不下去,依旧只是低垂着头。

    “有什么话就说,不用吞吞吐吐的。”潇客燃一时倒是不清楚潇剑萍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潇剑萍却还是低着头沉默许久都不肯说出一句话来,后来她实在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便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力说道:“少爷,你怪我吗?”

    潇客燃一愣,原先他还以为潇剑萍这样说都只是遵照自己奶奶的吩咐去做罢了,如今看来她心中定是经过一番挣扎最后才决定当着众人把话说出来。

    先前还对潇剑萍微微有些气的潇客燃,此时看着潇剑萍那一脸悔恨的样子,心中之气尽消,似乎还有些觉得潇剑萍她做得没有错,要说错的话便只能说是造化弄人吧。

    “你不要往心里去,你也是为我好,我怎么会怪你呢?”如今潇客燃却是含笑说道。

    闻言,潇剑萍一愣,她最想要的自然是潇客燃这句话,但此时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话,抬起头来看了潇客燃,见他眼神柔和,丝毫没有一点愠怒之色,先前原本一直提着的心顿时松了大半,但还是有点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可是自己给他下了一个天大的难题,便又低声问了一句:“真的,少爷你不怪我?”

    潇客燃笑道:“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怪过你了?”

    闻言,潇剑萍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自己自幼就跟父母失散,幸亏爷爷抚养才不至于饿死街头,可也是跟着那种餐风露宿从来没有一餐饱,后来进了清风堂当潇客燃的丫头,可他并没有当做是丫头看待,而是看作是自己的妹妹,这让潇剑萍如何不感动,如今自己给了一件叫潇客燃难舍难分的难题,他还是不会怪自己,心中如何不感动,只觉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泪水也就跟着流了下来。

    “你怎么了萍儿,干嘛流泪啊?”潇客燃见潇剑萍流泪,心中不禁有些急了。

    潇剑萍连忙摇了摇头,用袖口拭去脸上的泪水,说道:“没有,少爷,我是一时感动罢了,愿少爷早日能跟陆小姐和小可成婚。”她在拭去脸上泪水之时居然也慌了神,当着陆静柔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陆静柔闻言,一掌俏丽的小脸不禁一阵滚烫,害羞难当之际便低下头来不敢见人。

    潇客燃眉头却是一皱,如今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纪小可,潇剑萍此时说起纪小可让他心神再次回到纪小可那里去,不禁又是一阵忧思,该如何解决他与纪小可的事还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少爷,你怎么了?是萍儿说错话了吗?”潇剑萍见潇客燃脸色微变,不禁问道。

    潇客燃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才让潇剑萍不要担心他的事,此时自己却是这般作态,若不解释定然还会让潇剑萍担心,便说道:“没有啦,只是我奶奶父亲相继离世不久,身上有还有重担没有完成,所以不想去说这些罢了。”

    “是吗?少爷。”潇剑萍跟着潇客燃这么多年,他的一举一动都看着眼里,潇客燃说的话有几分真假,自己还是能辨别几分的。…

    “当然是啦。”潇客燃明显也感受到了潇剑萍的疑问,便扯开话题说道:“还是说说你跟莫少龙的事吧,他对你好不好。”说着脸上还呈现出一阵似笑非笑的韵味,直板板看着潇剑萍。

    “少爷。”潇剑萍便潇客燃看得脸上一阵滚烫,羞愧难当之际不禁低下头来一阵轻嗔薄怒。

    “怎么?难道他对你不好?”潇客燃脸上不禁一阵愠怒。

    “不是的,他对我很好。”潇剑萍深怕少爷动怒,便急忙向他解释,再说莫少龙真的对她甚好,他说这话也没有什么隐瞒的,但在她说出口的时候忽然感觉特别的别扭,似乎她真的跟莫少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便急忙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潇客燃却开了口。

    “那就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潇客燃松了一口气。

    “少爷,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潇剑萍怎么听这话都觉得自己是莫少龙的人了,但又不知道怎么向潇客燃解释,甚至会越是解释越是浑浊,情急之下也就只能说出这样的话。

    “喔?那是怎么样的?”潇客燃就是不愿意跟她说起自己的儿女私事或者是十天之后将去出去跟江湖上那些人决战的事。

    潇剑萍忽然觉得潇客燃一阵不可理喻,不过有些事她也觉得即使是最亲昵的少爷也没有必要说,一些事说越说越不像话的,便说道:“少爷,以后萍儿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啊。”

    潇客燃一嘴巴微张,他原本的想要就是不希望十天之后潇剑萍跟他一起去冒险,所以在此之前先将她交托给莫少龙,也算是一件好事,此时听到潇剑萍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真的认定了莫少龙似的,心中惊喜之极忽然一阵失落,真是女大十八变,终是不能留,潇剑萍有她自己想要过的日子,这样也好,便说道:“嗯,你就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我就先告退了。”

    潇客燃点了点头说道:“嗯,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嗯。”潇剑萍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开,只是在她转身之余,余光向潇客燃身上撇了一眼,眼中满是不舍之色,忽然心中一阵莫名的悲怆,泪水再次簌簌流了下来,只是背对着潇客燃,任泪水在脸上流淌也不擦拭便往房门口行去,心中却是想道:“少爷,萍儿以后再也照顾不了你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