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四回 调虎离山
    第一百五十四回调虎离山

    摔到地上的黑衣人摇摇晃晃爬将起来,就毒箭的毒性已然发作,急忙除去手臂上的毒箭,见流出来的血早已是黑色,便封了身上几个要穴,再从身上取出毒箭的解药服下,这才缓和了剧毒的侵蚀。

    他站起身来朝着适才纪小可发出毒箭的那个方向瞧去,他练武多年此时内力深厚自然是耳聪目明,加之月光皎洁,那个方向此时在他眼中清晰如斯,只见打在墙上的那几枚毒箭已然不见,只留下黑乎乎的几个洞孔,心中更是惊叹不已。

    他练武数十年自恃甚高,可是要用他的毒箭在墙上留下几个洞孔而后拔出来却不毁坏墙体,是他所无法做到的,此时那墙上几个洞孔,心中再无一点傲气,对纪小可更是佩服无比,旋即拱手说道:“姑娘武功之高老夫平生从未见过,实在叫老夫佩服得五体投地。”

    纪小可也不说话神色依旧极为冰冷的盯着那个黑衣人看,忽而忽而缓缓抬起手来,手中那三枚毒箭在银辉之下闪着诡异的幽光,实在叫人冷意乍生。

    在纪小可心中这三枚毒箭先前射向自己也就罢了,他逃走的话也是不会去追的,可是他居然是射向重伤昏迷的潇客燃,此时便是杀意大起,非要用这几枚射向潇客燃的毒箭叫那人尝尝到底都是什么样的味。

    那黑衣人见纪小可手中的毒箭随时有可能向自己射来的可能,当下急忙拱手说道:“老夫技不如人,死在姑娘手中也是罪有应得,只是老夫实在有一事不明,请姑娘赐教,我这毒箭剧毒无比,任谁武功再高也不能视若无物,姑娘何以能泰然处之?”他这话说得甚快,深怕迟了纪小可就要对他出手。

    “在我面前玩毒,你还是等下辈子吧。”纪小可言语冷漠丝毫瞧不出喜怒,说完这句话后右手向前一探,手中三枚毒箭便是对准了屋下的黑衣人,忽而“嗤”的一声,手中一枚毒箭已然脱手而出向那个黑衣人射去。

    那黑衣人听了这话才猛然醒悟,才想去原来纪小可的父亲纪啸钢也是一个用毒的高手,想必纪小可也是学了不少精要才对,只是他旋即又是一阵不解,他有自信即使是纪啸钢在此中了他毒箭上的毒也绝不可能如此淡然,可纪小可握在手中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但也容不得他多想,毒箭来势极为凌厉,瞬间已然再次来到他近前,他虽自知武功不及纪小可,但要他束手待毙也是不可能,惊慌之下身子急忙一侧,毒箭险而又险从他身侧掠过,他庆幸避得及时,否则毒箭定然射透他的胸膛了,只是立时又见眼前人影一闪,纪小可的人已然出现在他眼前三尺外的地方,只见她左掌微抬,一掌便向他的胸口拍去。

    纪小可虽不想跟他靠得太近,只是知道眼前之人武功也高,若是要用手中三枚毒箭就将他杀了的话似乎太难,心中微微一琢磨,已然有了去处,当即先射出一箭引开他的视线,再冲向近前,谁知此人居然破绽百出转眼便被她攻到近前,只需要这一掌便能将他劈命。

    那个黑衣人却是暗暗叫苦,他练的本是上乘功法,数十年来勤勤恳恳从不敢耽搁了,先前见纪小可小小年纪武功却如此之高心中本就有怨,老是觉得自己数十年来所练的武功算是白练了,加之对纪小可更是深深的忌惮,知道要跟纪小可对招是绝胜不了,有这样的想法先入为主,应付纪小可的攻击就显得手忙脚乱。…

    忽然呼呼声响,纪小可听到隐约有破空之声,但见十几个发着幽幽蓝光的光点正从两面向她飞来,心中一惊,才知道原来此人引自己来此还有后援,可旋即一声冷笑,左手回转,同时右手一抖,只听得“铛铛铛”几声响,适才那十几枚向她射来的短箭同时应声而下掉在了地上。

    纪小可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潇客燃,那个被她追得无处可退的黑衣人就是相对潇客燃出手才引得纪小可的杀意大生,适才虽有得手的机会,可无论是左手一掌,还是右手一枚短箭射出都能给对方致命的一击,但这样定然也会伤到自己。

    纪小可对自己的武功颇为自负,要她跟敌手拼个两败俱伤却是不可能,所以她只能先回手自救,但是待得向她射来的短箭都落在地上的时候,更是不忘再一次向那个黑衣人射出短箭。

    那个黑衣人适才在被纪小可近身的时候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以为他命就此休矣,幸好同伙来得及时发射出短箭救了他一命,他仰天摔倒在地,见纪小可在应付那些向她射出的短箭,心中没有丝毫一丝杀意想要去助同伙杀了纪小可,有的却只是深深的惧意,面对着纪小可他想也不想就转身要逃。

    忽闻身后又有破空之声,他侧头一看,但见一枚短箭从身后飞来,来势也是极为凌厉,忽然他感到一丝莫明,短箭来势虽然凌厉,但是较之先前第一枚飞射而来的短箭却又颇有无力之处,只是此时刻不容缓,他不再多想右足一蹬,身子向左一闪想要避开这枚短箭。

    他只觉得他身子尚未移开半个身位,右手臂一紧,但见这枚短箭已然刺过他的衣裳从他右边掠过,心中大惊,照理说这枚短箭应当是要射向他背心的大椎穴才对,可是现在似乎有些偏向了右方,他顿时明白了什么似的,定是先前同伙射出的短箭搅乱了她的心神才使得她身形不稳,发力偏乱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心中闪过一丝庆幸,要是这枚短箭是射向他的大椎穴或者是再像向前那般的力道的话也许自己根本无法完全避开,至少刺入右臂还是在所难免的。

    他心中虽然庆幸,但是面对眼前之人他根本不敢有丝毫放松,双足立时想要再一次发力好夺路奔走之时,但觉小腹传来一阵剧痛,低头看时,只见一枚短箭插在自己小腹之上,短箭的尖端露出,此时在月光的照耀下滴淌着黑色的血。

    这时他终于明白了,先前那枚叫他给避开的短箭方位不准,力道不足的原因乃是一个幌子,意在叫他向左闪出,最后的一枚短箭才是想要他命的凶器。

    他微微转身看着不远处的纪小可,只见她神色依旧那般冰冷的看着自己,只是身形不动也不再追杀自己,他用力提起一口气说道:“你,你……”可终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今日见纪小可跟殷罡正的那一掌本就看出了些许出来,心中对纪小可本就有着几分惧意,不过见只是一个十几不到二十的小姑娘的时候心中微微还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心计,所以为了得到双玲宝剑他依旧愿意以身试险,适才见她杀了自己几个同伙之时,心中更是惧怕。

    越是惧怕,手脚越是慌乱,最后竟然没有察觉到身后还有一枚致命的短箭,他勉力抬起手来指着纪小可,眉头微动,只是脸孔被黑布遮去了大半却看不出何等神色,但看来也绝不会好到哪里去,最终眼前一片模糊“砰”的一声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再也一动不动了。…

    只是临死前那双来不及闭上的眼前却是睁得大大的,眼神中透着一丝挣扎,更多的却是不甘,他练武数十年,自认在江湖上不是顶级高手也称得上一流高手,最后居然死在了自己最为得意的暗器之下,更是折在了一个不过十几二十岁的小姑娘手中,这叫他如何肯甘心。

    纪小可既然想要他死在适才他自己向潇客燃射出的那几枚毒箭手中,以她的性子就不会再叫他逃脱也不会叫他死在旁物之上,适才她为了避开向她射来的十几枚毒箭不得不回手,只是她依旧没有放弃要杀这个黑衣人的想法,只是她在打落这向她射来的十几枚毒箭之时将左手的古琴夹于腋下同时将右手两枚短箭中的一枚弹入左手,迅速打落射来的这十几枚短箭之后便把右手的短箭向那黑衣人射去,但怕他躲闪后只是重伤而自己又受他人阻拦无法将其杀了,忽生一计,就是逼他向左边闪开,最后再补上一枚短箭,最后还真如她所算的那般,这个黑衣人死在了他向潇客燃射出的那三枚短箭之中。

    纪小可看着地上的尸体,脸色不变,转身就欲走,忽然却是停下身来,脸色显得更加冰冷。

    “杀了人就想怎么走了吗?”此时十几个黑衣人出现在了纪小可四面八方,手中个个拿着数枚如同先前那般的短箭,将她团团围了起来。

    “不然呢?”纪小可依旧是一副冰冷冷的模样,被这么些人围住也没有丝毫一丝惊慌。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先前那个开口的黑衣人冷冷地又说了一句,似乎他是这些人的首脑。

    “今日我不想再杀人,但你们若是再逼我,休怪我手下不留情。”纪小可身形也不动一下,就这么站在那里。

    她这话一出口,立时将这十几个人吓得不禁都退后了一步,他们见纪小可不过十几二十岁的年纪,可是武功却是高强的吓人,她这么一说也绝非全无倚仗,一时间这里倒是静得吓人,隐约能听得凉风吹拂的声音。

    纪小可见众人吓到,也不想多说什么,轻移莲步就要往回行去。

    “别听她的,莫说她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就算她有什么三头六臂,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她一个人不成?”忽然一个黑衣人见纪小可要走,又知众人被其吓到,不禁开口嚷嚷为众人定神。

    纪小可脚步停了下来,手指微动,杀意已泄,她虽不喜欢杀人,但是她对别人这般乱缠也是感到甚烦,眼下她最想要的就是回到潇客燃身边照顾他,居然出现这些个小喽??猜罚?灰??腔垢叶嗨狄痪洌?敲唇屑父鋈瞬医辛???故前斓玫降摹?p>  忽然耳中传来一阵喧哗之声,闹声中隐约还有兵刃撞击之声,纪小可抬起头来但见前面灯火照亮了小半边星空,声响也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而这个方向也正是她想要回去潇客燃身边的方向。

    “调虎离山!”纪小可喃喃说了一句,脸色立时阴沉下来。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