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回 条件
    第一百四十三回条件

    殷罡正父子似乎也发现了殷素琴的不对,几番派人下来催促殷素琴行动,可是殷素琴始终恍惚不前,然而殷素琴异常的举动岂能躲过陆思彤的法眼,最终还是被陆思彤发现了岚云宗的行为。

    殷素琴抱着年幼的孩子跪在陆思彤和丈夫面前说出了一切,还将所有她知道的潜伏进清风堂的岚云宗的人都拱了出来。

    陆思彤派人一举将清风堂所有奸细扫掉,可是不忍心潇客燃没有亲娘,最后便把殷素琴交给了潇志扬,要他自己处理。

    潇志扬念及旧情,不愿杀死自己的结发妻子,甚至答应殷素琴去见她父亲一面。

    丈夫见了岳父,一个要丈夫为其卖力得到天下,一个则是死活不肯,言称此次前来只是向岳父讨要女儿再无其他。

    殷天豹如何肯将殷素琴白白给潇志扬,最终两人甚至大打出手,虽无死伤,但是丈夫跟自己的父亲想必也无法再聚在一起了。

    最后殷素琴选择了跟丈夫回清风堂,潇志扬并没有为难她,只是说要走要留任其尊便。

    殷素琴知道丈夫性子,也了解爹爹的脾气,知道他们二人走不到一块去的,但是最终她还是选择留了下来,一者是因为丈夫,再者是因为年幼还不懂事的儿子潇客燃。

    潇志扬待她一如既往说不要去理会世间的是是非非,殷素琴也时常依偎在丈夫怀中点头称是,可是破镜难圆,即使两人不想去向这些无聊之事,但是心中的间隙却永远无法再愈合。

    再者岚云宗不断想办法找人潜入清风堂就是为了找到殷素琴要求她帮忙得到双玲宝剑,越是这样,殷素琴即使不想去理会,可是陆思彤和那些知道内情的人呢?即使他们口中不说,可是他们异样的眼神告诉殷素琴,他们始终对自己不放心。

    在潇客燃懵懂世事之际,殷素琴觉得自己到了该走的时候了,她如同一个异类,在清风堂处处容不下自己,即使自己强行想要留下来,那只会给更多人烦恼,更多的猜疑。

    终于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为潇客燃洗了脚,哄他入睡之后,摸着他嫩滑的小脸,最后还是不舍地离开了潇客燃,离开了清风堂。

    结果一隐居就是十几年,但是心中一直挂念丈夫孩子,想重新出来找他们,可是深怕见到他们只有两眼汪汪泪水还会连累他们,所以一直都没敢出来,直到这次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知清风堂被人灭掉的事,她知道大事不妙,定然是当年一些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人潜伏进清风堂最后酿成的惨剧。

    所以她无法再压抑心中对儿子的思念,更担心儿子的安危,最后还是出来寻找儿子,可是人海茫茫要去哪里寻找孩子,后来听说秋水山庄要召开英雄大会商议如何处理潇亭留下来的双玲宝剑,她知道儿子要是知道这件事定然回赶往秋水山庄,与其漫无目的的寻找,不如去秋水山庄等待儿子出现。

    儿子出现了,她却犹豫了,她生怕因为自己的离开在儿子心中埋下阴影,儿子会唾弃她,又怕自己的哥哥会因为见到自己而更为气愤而对儿子下死手,最终还是将事情弄成这样。

    说到这里殷素琴已然泣如雨落,院子里除了殷素琴的泣噎一片寂静,几人均是均是沉默,更是暗叹,造化弄人啊,到底孰是孰非还真说不清楚。…

    “夫人,事已至此伤心难过也是无用,请节哀。”先出口说话的还是一直冷艳对人的纪小可。

    闻言,殷素琴的情绪这才稍稍缓和下来,抬起头来看着纪小可那始终冰冷的脸蛋,又抬起手来牵过纪小可的一只纤纤玉手,拉着她到自己身边就着石阶坐了下来,柔声说道:“好孩子,你能这般豁达,我都不禁感到惭愧了!”

    纪小可却是全身一颤,似乎明白殷素琴话中之意,不禁低垂下头来,低声说道:“夫人,有些事不想豁然开朗又能如何,还不如坦然面对。”说着一双玲珑眼睛却是向陆静柔撇了一眼。

    纪小可一个微细的眼神也被殷素琴给察觉到了,她先前就听纪小可在擂台上说过纪啸钢是她的生父也是她的杀母仇人,像有这样生世的人心中能不苦吗?她也想要间接安慰纪小可,可是谁知她的话却是给人另一番感受,她知道纪小可这样做是希望自己不要提及她的事,同时也是在向自己倾诉什么,心中岂有不明白的道理。

    想到这点心中一乐,不禁笑了出来,伸出另一只手握住不远处的陆静柔,也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就这样陆静柔跟纪小可两人一人一边坐在殷素琴两边,又将她们两人的手心重叠在一起,再自己紧紧握住,说道:“燃儿这孩子从小就爱胡闹,不懂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们跟他一般见识好吗?”

    二女不禁全身又是一颤,均知她话中另有深意,两人四目相对,均是觉得对方红霞满面,不禁低下头来良久不敢见人。

    “怎么好端端的不说了,快再说说你们的事好让我们听听。”古云见她们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心中视乎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

    潇剑萍撇了他们二人一眼,心中嗔怪他们这些大老爷们根本不懂得一点女儿的心思,好端端的一幅场景便被他们破坏了,本想嗔骂,又想到他们是潇客燃的结拜兄长,适才又出过很大的力,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小娃子,先前听你说爹杀了你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快说来听听!”古云根本不去理会这许多,来到纪小可身前便追问。

    纪小可微微低下头来不肯对着古云,也不知道是平时根本不跟陌生人说话,还是不喜欢人提及她父母的事。

    殷素琴也似乎看出了什么,对着古云说道:“两位前辈,女儿家害羞你们不要这样追问她啦,再说了今天忙活了一天也累了,你们还是让她好好歇息,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好吗?”

    “你这样说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是潇客燃的亲娘,我们是潇客燃的结拜兄长,你前辈长前辈短叫我们岂不是贬低了自己的身份,再者岂不是我们很老,我们真有那么老吗?”说着还不断跳脚显得自己活泼天真。

    陆静柔瞪了他们一眼,心中暗骂:“你们都七老八十了,不老,还能有多年轻。”却走到纪小可身前拉过她那嫩滑的玉手,对着万青古云他们说:“二位,你们看,小可姐姐今天东奔西跑的也累了,还是让她先休息一下先吧。”说着扶起纪小可便想要往走廊行去。

    “等等,等等,哎呀,小娃子你那么着急干什么?”这回拦在陆静柔面前的却是万青,他依然呵呵笑道:“你看你们急的,我们又没有要这小娃子东奔西跑,坐下来也是可以说的嘛,再说了我们真的很是好奇,五刑琴的名头当年略有耳闻,应该也算是一把绝世古琴,只是能用它的人甚少以至于名声不大,今日见纪啸钢看着古琴的那种眼神,好像极是喝望想要得到似的,可你是怎么将他引开的?这把古琴又有什么样的秘密,我们实在好奇,小娃子你就不要让我们干等好不好。”…

    这回殷素琴倒是听出来了,原来并非他们不识趣,而是怀疑纪小可,怀疑她跟纪啸钢串通好要偷取潇客燃的双玲宝剑,不然的话纪啸钢不会这般轻易放了纪小可,心中根本叹了一声:“要是你们知道小可的武功的话,想必就不会怀疑她了。”

    陆静柔和潇剑萍却像是被万青的话点醒一般,两人相视一眼,后儿便望向纪小可,在她们心中均起了疑云,适才见纪啸钢的毒功如此厉害,纪小可却能在他手中走脱,这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真像万青话中之意所说的那般,纪小可想助纪啸钢夺取双玲宝剑。

    纪小可看着他们异样的神色,樱桃小嘴一翘,自己舍生忘死赶来就潇客燃最后却还要被人用这种眼神相待,心中不禁一阵不悦。

    “二位,二位老哥。”殷素琴此时对着万青古云二人倒是觉得身份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微笑道:“我知道你们很是好奇,可是人家毕竟是女儿家,不比男子,现在想必也是很累了,你们就先让她歇息一下,有什么好好奇的改天都跟你们说了好不?”

    闻言,万青心中的疑云更大了,适才听殷素琴的说辞,即使他是殷罡正的亲妹妹,可也是潇客燃的亲娘,适才那般袒护潇客燃定然不是只想在他们面前演戏好夺得双玲宝剑,所以殷素琴他也就不加怀疑了,可是纪小可却是不同,看她神色虽然对潇客燃像很是依恋似的,但他也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所以他才迫切想要知道纪小可跟纪啸钢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殷素琴绝非愚昧之人定然听得出他适才的话中之意,此时却是此般袒护纪小可,却又是为何?万青心中不明,但心念一转:“儿子是你的,既然你愿意相信我也就无话可说了。”

    “你们想要听的话也无不可,只不过我可是有条件的。”纪小可微微翘起小嘴漫不经心说道。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