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回 并肩作战
    第一百二十五回并肩作战

    看着再一次扑来的殷罡正,怀中搂抱的女子却又是那般柔弱,他宁愿自己死也绝不愿意看到他怀中的陆静柔出现一点闪失,可眼前确实无计可施,在想到他手中的双玲宝剑,一咬牙,转身一把紧握住双玲宝剑的剑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啊……”潇客燃大吼一声,右足在地上一踏,手中所蓄的内力一触即发,势必就是要将双玲宝剑拔出来。

    扑身近来的殷罡正却是一声冷笑,先前他几番想要将双玲宝剑给拔出来,可是双玲宝剑丝毫未动,有的只是白白消耗自己的内力,如今潇客燃居然不吸取他先前的教训,逞什么英雄也跟着别人想要去拔出来,莫说他此时身上有伤,即使全盛之时他也不觉得潇客燃能做得到,心中满是不屑之色,心中想道:“看你这回还不死?”

    忽然一道耀眼的青光从他的眼前掠过,顿时殷罡正眼睛无比刺痛,睁都睁不开来,他感到一股莫大的危机感,手中银棒下意识往前面一挡,手心只感到一股巨力传来,顿时他感到手心无比酸麻,整个身子倒飞而出。

    忽如其来的惊变吸引了所有人目光,那些适才还在哪里争斗不休的人纷纷停止攻击敌手,跳到远处安全的地方看向这边的状况。

    殷罡正被撞飞之后双足着地依然无法卸去适才加持在他身上的内力,直到又退了十几步才停了下来,顿时脸上写满了惊容,背心冷汗淋漓,放佛劫后余生的样子看着潇客燃这边。

    只见那边岩石之下,一道身影屹立在那里,衣裳猎猎而响,看上去无比英姿飒爽,他手中一柄长剑在阳光之下闪着青色的光芒,每每跟这道光芒相碰的时候眼睛便睁不开,更别说能看得清他手中的东西长什么模样。

    可是他们心中都清楚,双玲宝剑被潇客燃拔出来了,那柄锋芒毕露的长剑便是当年潇亭在江湖上闯荡出名声来手中所持有的宝剑。

    原来先前潇客燃见殷罡正凌空袭来,心中大急,若是自己还好,可如今身边却还多了一个陆静柔,他不能让陆静柔有丝毫损伤,这是他一个男人的承诺,更是一个男人的责任,可有苦于无计可施,在危急之时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他身边这柄双玲宝剑之上了,在这种种因由之下,他所能发挥出的气力更是超出了常人所能预料到的,再者双玲宝剑适才被铁斩心跟殷罡正几番折腾已然松动不少,所以最终他拔出了这柄在这里静静地等了数十年的双玲宝剑。

    击退殷罡正之后,潇客燃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非他不肯继续追击殷罡正,而是因拔出双玲宝剑后体内那股内力如同汹涌澎湃的海潮来得快去得也快。

    极速退去的内力自然叫潇客燃难于适应,很快的他便感到胸口气血翻腾,一股气血还在不断的往上涌,终于到了嘴边,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鲜血喷在寒光闪闪的剑锋之上,显得无比鲜艳与凄凉。

    吐出血后,潇客燃感到全身一轻,舒服了很多,可是身子也随之一软,顿时摊在了地上,好在有双玲宝剑的支持才不至于那么狼狈。

    “客燃。”陆静柔急忙扶住潇客燃的手臂,声音显得那么的急切而又轻柔悦耳。

    “我没事。”潇客燃勉力提起一口气说道,原本急促的喘息也慢慢地缓和了下来。…

    适才被潇客燃一招击退的殷罡正怔怔看着半蹲在地上的潇客燃,想起先前那股危机之感,此时依然心有余悸,看着远处半死不活的潇客燃,想要再次发力向他扑去却提不起这个胆,当即右手一招,示意他带来的这些黑衣人向潇客燃攻击。

    当即便有四个黑衣人向潇客燃扑去!

    潇客燃一声冷笑,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看着那轻盈矫捷的身影说道:“你退后。”言语中带有一股威压。

    陆静柔明白他即使没有当着面对自己说,可是却是深怕自己受到伤害不让自己有危险,非要自己后退,可是如今潇客燃伤上加伤,她又如何舍得让潇客燃独自面对,即使自己武功实在差劲,可是她依然想要跟潇客燃一同进退。

    潇客燃原以为陆静柔不会像先前那般糊涂再一次冲向敌人的刀口,因为即使那样她定然会想到自己决计还会冒死再一次相救,为了她自己的安危和不让自己操心一定不会再去犯傻冲上去的。

    所以当这几道身影临近之时潇客燃一剑刺出迎向一个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将他的长剑给格了开来,同时迎向另外一个人。

    谁知就在这时潇客燃身后寒光一闪,一柄长剑从他身边掠过刺向一个正向潇客燃袭来的黑衣人,他心中岂有不知此人正是他舍命也要保护的陆静柔。

    “你退后。”潇客燃严厉地说,语气中还略带有一丝担忧。

    “不退。”陆静柔语气中也带有一股决然,上次潇客燃回清风堂她没有跟随让她懊悔至今,如今她要再不跟潇客燃共同进退的话,想必她会恨自己一辈子,所以无论潇客燃再怎么说,她也绝不会再后退了。

    潇客燃挡开了一个黑衣人向他刺来的长剑,望向陆静柔想要再劝说她些什么,可是当他看到陆静柔那如花的美貌上那种没得商量的神色,忽然心中一软,或者是自己错了,即使危险,可是能跟自己共同进退对于她来说才是她最想要的。

    就向先前陆静柔为保护自己挡在自己前面,自己也不顾一切危险冲去救她一般,有些事不是值不值得,而是自己愿不愿意后不后悔的问题,即使不值得,可是心中无悔就好。

    终于潇客燃合上了他那正欲说话的嘴,全心挥动手中的长剑对付向他们扑来的敌人。

    随着潇客燃这边的打将起来,其他的人也再次打了起来。

    陆静柔自幼并没有怎么刻苦习武,打起来内力绵绵薄薄没有什么威慑之力,就是在剑法上秋水山庄的武功她也学得乱七八糟,不过还好有一点好的就是先前陆思彤曾经教过他一套剑法,至今她却是在不断刻苦的学着。

    即使这套剑法不是潇客燃亲手教她的,可是陆思彤曾经跟她说过这套剑法无论对清风堂还是对潇客燃都极为重要,日后兴许能帮到潇客燃也说不定。

    她一直记得这话,所以每每思念潇客燃的时候,为了排遣,她便会练起这套剑法,心中一个信念不变,就是向日后相助潇客燃。

    此时若论最好的话就是陆思彤教她的这套武功,对她来说也是最精熟的。

    潇客燃却是因为有了陆静柔在身边而不敢再次使用五式霸刀诀,他生怕那样的话回伤到陆静柔,心有顾忌所以只能改用别的招式跟敌手对招。

    转眼二十多招过去了,潇客燃心中忽然多了一丝莫名的感触,总是感觉到似乎陆静柔的剑法跟他所使用的剑法有些莫名的契合之处,他所使用的这套剑法便是当日他奶奶在清风堂所传授于他的那套,最后还被他奶奶逼得练了不知道几遍,但是总觉得这套剑法破绽百出,面对有些歌小蝼蚁还说得过去,可是遇到了能跟殷罡正这种劲敌对招的时候,那便是自寻死路。…

    今日跟陆静柔共同御敌的时候,发现两套剑法真的很有相识之处,心中一个疑惑,顺口说道:“横剑当空。”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陆静柔倒是一愣,在她的记忆中,陆思彤传授给她的剑法之中确实也有这么一招。

    只是当日当日陆思彤在传授这套剑法的时候她也曾经说过这套剑法适合陆静柔她自己对于潇客燃来说却是万万不可学的,所以从来不曾将这套剑法教给过潇客燃。

    今日潇客燃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她心中有了一丝疑惑,既然不适合潇客燃为何他还知道这套剑法,到底是谁教给他的,还是说他说出这么一句话只是一个偶然,不过潇客燃这样说,也没有世间过多思虑,便真的使出了一招“横剑当空”。

    只见潇客燃跟陆静柔两柄长剑齐出向着他们两人扑来的那四个黑衣人刺去,两柄长剑在半空中飞舞,看似无章却是有序,很快的便真的镇住了那向他们刺来的四柄长剑。

    分在两旁的两个黑衣人退后了一步,立时感到情况不妙,立马重新分散开来,想要从四面八方攻袭潇客燃两人。

    站在中间的那两个黑衣人却被逼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身形,即使心中也是泛起了惊涛骇浪,不过久经风雨的他们很快还是回过神来,暂时稳住脚步,等待另外两人的合围,以伺机上去击杀潇客燃。

    “荡气回肠。”适才的那一招,潇客燃心中已然明白了七八分,见对方改变阵术,再一次喊出了这四个字。

    陆静柔立时会意,身子一缩,却被潇客燃紧紧搂在怀中,同时潇客燃身子旋转,他们两人手中两柄长剑就地画圆,任对方四柄长剑如何精妙刺来都是没用,甚至隐隐有招架不住潇客燃两人的趋势。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