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回 事不过三
    第一百二十四回事不过三

    潇客燃心中虽惊讶,却不至于惊慌,江湖险恶他这几个月来感受颇多,眼前这个汉子并不认识他并不认识,先前殷罡正又摆出如此庞大的阵容,已然吓倒了江湖上诸多汉子,使至迄今为止还很少有人敢上来跟殷罡正敌对,如今他一个江湖上不知名的小混混便想要跟殷罡正叫嚣,潇客燃本来心中就有**。

    再说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要是之前的潇客燃的话他或者真的会感激在他面对大敌之时有人肯出来相助的人,可如今他怎么可能不留个心眼,眼看那把匕首刺来,潇客燃怒骂一声:“卑鄙小人。”

    他的脚忽然加力,身子却是向前一倒,后足往上一勾正好打在那个汉子的手背之上。

    那汉子经受不住潇客燃这一脚,手中匕首呈一个半圆形从他身前掠过,那汉子原本脸上狰狞之色转而变成了惊慌,他先前冒着不敬之罪大骂殷罡正就是想要通过取巧的办法靠近潇客燃,伺机拿下潇客燃,好在殷罡正面前邀功,眼看就要得手,可谁知潇客燃居然能在电闪雷鸣之间反应过来将自己手中的匕首打开。

    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偷袭不了潇客燃反而得罪殷罡正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可是他也不肯就此罢休,抡起手中大斧便向潇客燃劈去,势必要跟潇客燃来个两败俱伤,到时候好给殷罡正来一个坐收渔人之利。

    潇客燃身子空翻,即使他手中的是伏金刀,可是他自幼习惯使剑,竟把刀当剑使,一刀刺向那个汉子的咽喉,只见一道血光闪出,潇客燃手中的伏金刀已然送进那个汉子咽喉之中。

    那汉子只觉得全身再也发不出一丝气力,想要在挣扎却始终也无法动弹一下,软倒了下来,死前只有那硕大的眼珠还死死地盯着潇客燃看,眼中充满了不甘和难以置信,为什么明明已经把握得极为精确的手段最后还是失败了?

    潇客燃收回冷漠的眼神,转身望向殷罡正,喝道:“这就是你的人!”语气之中充满不屑。

    “这不关我的事。”殷罡正冷冷地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其他,继续向潇客燃扑来。

    潇客燃心中也无法断明这个汉子是受殷罡正指使来偷袭自己的,但是这已经不再重要,他心何曾不明白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不知道手里有多少是无辜的血案,就算是他的祖父潇亭他也绝对不敢说他一辈子真的就没有错杀过一些无辜之人,殷罡正想要成为武林霸主,若是当真有一朝被他成功了,那还会有什么人愿意指点他的不是,所以此时人潇客燃如何再将这件事泼在他身上也是没用的,不如直接先将他擒下再说,于是两人又厮杀在了一起。

    可是秋水山庄这边即使有了善禅师,万青古云和陆怀恩父子几人,从人数上还是抵不过殷罡正那边的人数,台下的人大多又是抱着冷眼旁观的心态,所以斗了许久之后擂台之上便有两个黑衣人空出手来支援殷罡正。

    殷罡正适才拔双玲宝剑的时候内力尽出,内息还未稳住又遭到潇客燃的狂攻猛击,即使内力恢复得快,此时倒也有些不济,见两个手下搭手,心中不禁微松了了一口气,站在一旁暗自喘息,还美其名不想以多欺少。

    潇客燃脸色不变,使用的是五式霸刀诀,手中的更是与五式霸刀决成对的伏金刀,可是潇客燃自幼便使惯了双玲宝剑的阴剑,即使此时的伏金刀更为称手,不过还是有点不适应宝刀的劈法,也不如双玲宝剑的轻便。…

    潇客燃面对两柄刺来的长剑,即使身有不便,但也决不退缩,依然迎了上去。

    元化神功最后的两层需要自己在江湖上领悟,先前潇客燃失去了记忆在江湖上流浪,感悟颇多,可他却不识得元化神功,如今恢复记忆懂得如何驾驭元化神功,不过最后两层也是刚领悟不久,离真正的融会贯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眼下跟他对招的却又是两个他从未接触过的高手,以至一时间也制服不了他们。

    那两个黑衣人嘴上虽不说,脸上又有黑布遮面,但从他们的眼神之中便可看出他们脸色的凝重,他们见过不少江湖上的年轻才俊,甚至他们也为他们的武功造化感到无比骄傲,但是跟眼前这个看似只有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相比,确实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得一提。

    很快的他们便感到力不从心,隐隐无法再压制潇客燃的感觉,甚至隐隐有一股危机之感,若是再不避开潇客燃,可能会败在他手中甚至死在他手中也说不定。

    “你们闪开。”忽然一声道喝,殷罡正大吼一声,可是他人已经从两个黑衣人头上向潇客燃扑来。

    潇客燃心中一凛,对方表面看似正面攻击,不曾违背江湖道义,没有在背后偷袭敌手,可是他的动作何等快速,远非先前那个汉子可以比拟,所以此时潇客燃知道他手中那一棒砸得极为凌厉,但想要闪开却已然不及,只能强行接下来。

    潇客燃于危急之时强行提起一口气,一刀挥出便向殷罡正的银棒斜劈而去,想要跟他硬撼。

    “砰……”的一声,殷罡正身在半空之中,对着潇客燃虽有优势,可是脚无借力点,整个人便飞了出去。

    潇客燃身上本有重伤,又强行运功抵挡殷罡正的攻势,此时胸口气血翻腾,一口气提不上来,哇的一声竟吐出一口血来,退了好几步,倚靠着伏金刀半跪在地上,脸色顿时显得有些苍白。

    不住喘息的潇客燃即使不因为那一掌而使至伤势太过恶化,但毕竟还是牵动了伤势,他深提了一口气,左手食中二指蕴含了内力在自己胸口上封住了两个穴道,顿时他才感到胸口好受了很多。

    被潇客燃震退的殷罡正最后双足点地,一个跃身重新向潇客燃这边飘来,势要将潇客燃震得五脏俱裂不可。

    面对殷罡正那道如恶魔吞食的邪恶身影,潇客燃一把拭去嘴角的鲜血,一声冷笑,他虽然年纪不算高,可是他从来都不曾畏惧过死亡,何况他本就不觉得殷罡正真的能将他杀了,他的倚仗不是秋水山庄,而是他祖父留给他的天残三式。

    若是真就将他逼上绝境,他也会不去那些许,只要找一个没有他的亲故的地方便使出天残三式中的回龙式,就算是死他也要拉上殷罡正当垫背,不过此时还不是跟殷罡正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正准备先闪开殷罡正这一次的攻势先。

    忽然一道身影挡在了自己身前,潇客燃心中一愣,再看时,只见那道淡黄衣裳的身影背对着自己,一把挡在自己身前想要接下殷罡正这凌空的一击。

    潇客燃岂有不知这道这几个月来一直走在他前头神情恍惚的倩影,那幽怨的眼神;那可可动人的身姿无时无刻都在潇客燃脑海中闪烁,如今她就挡在自己身前,自己岂能真的如此让她去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先前陆静柔见潇客燃吐出了一口鲜血,心中大急,更恨自己为何没有能力跟潇客燃携手并肩,眼看殷罡正再一次临近,她只觉得脑海是一片空白,也不顾自己是否真能挡住殷罡正的一掌,便跃身挡在潇客燃面前。

    潇客燃心中岂不清楚陆静柔的武功底子,也了解殷罡正武功的霸道,陆静柔如何能够抵挡得住殷罡正,若是真让殷罡正临近,陆静柔不死即伤,那样的话潇客燃以后即使不死也回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见殷罡正临近,潇客燃没有任何犹豫,双足一发力,向前冲去一把将陆静柔搂在怀中,同时右手一刀再一次当剑使刺向殷罡正。

    这一次两人所使内力都不如先前那次,可是显然潇客燃此番碰撞更是不如先前,他只觉得手心已然一片麻木再也把持不住伏金刀的刀柄,任伏金刀脱手而出,飞向远处。

    此一番撞击潇客燃左手搂着陆静柔那纤细的腰肢跟着他一同后退,最终自己撞在了身后的石壁之上,潇客燃经受不住又一次的撞击,最后再吐出一口鲜血。

    “客燃,客燃你怎么样了?”陆静柔一声呼唤,顿时花容失色,只觉得心中无比刺痛,眼前一片模糊泪水相继流了下来。

    “没事。”潇客燃勉强说了一句,那只按在石壁上的右手一晃想要握住陆静柔那柔弱无力的纤纤玉手,想要叫她不要为自己担心。

    忽然心中一凛,他右手碰到了一件物事,感觉是那般的熟悉,侧眼一看,却是那柄祖父潇亭留下来的双玲宝剑,此时更是静静地呆在潇客燃手心一般,似乎还在等待它的主人的到来。

    殷罡正被潇客燃震得再一次往后退了丈许,双足又在地上连点,再一次跃身上半空中,向潇客燃这边扑来。

    所谓事不过三,他本不想一招向潇客燃使用三次,可是他看到了潇客燃身边的女人,知道潇客燃是一个重情义之人,又有女人束缚住他的手脚,这一击他不可能不硬接,他不相信潇客燃还真是铜皮铁骨能挡得住他多少次攻击。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