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回 匹夫无罪怀玉其罪

第九十六回 匹夫无罪怀玉其罪

作品:天下双玲 作者:林潇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九十六回匹夫无罪怀玉其罪许文清左手持剑,但见武行风手中并无兵刃,若是他拔剑相迎的话倒也是给武行风涨了威风,再者现今自己还不到非要拔剑的时候,自然就不想拔剑,便用万青古云之前所传授的掌法跟他对打起来。

    万古青云教给许文清的是他们自创的《青云掌》,这套掌法讲究的是随心所欲,出掌行云流水,掌风是有若无,给对手一种错觉,好在关键时刻出其不意。

    “怎么回事?”陆怀恩先前还真怕许文清能接下武行风那一掌只是侥幸,还真怕他接不了武行风接下来的攻势,谁知许文清淡定从容,倒是大出陆怀恩的意料,他这才退到一旁低声询问陆志德许文清的武功来历。

    “在他护送柔儿去送英雄帖之前,我曾经教过他一套掌法,想不到他聪明过人一学即会,但是我并不知道他会什么掌法之类的武功,想必是这段期间机缘巧合之下学会了什么武功了。”陆志德只能如实回答。

    “你就没有询问过他吗?”陆怀恩忽见秋水山庄多了高手,心中不知是喜是忧,唯有先将事情弄清楚再说。

    “当时他回来的时候我是想要问他的,可是山庄事多,一时来不及问他就让他先去休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问他。”陆志德忽而又说:“爹,你看文清他使的都是什么掌法,为什么他的掌法招式我都不曾见过。”

    “他的掌法我觉得有些眼熟,就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见过,想必教他掌法的人定是隐居江湖多年的老辈人物。”陆怀恩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许文清的身上,就是想要看出一些端倪来,可始终未能如愿。

    武行风跟许文清越打越是吃惊,铸剑门在江湖上也算是响当当的一个势力,武功自成一格,不弱于其他门派,他是铸剑门门主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锤炼铸剑门的武功,功力日益深厚,在当今江湖上自认少有敌手。

    适才许文清多番出言不逊,气得他肺都快要炸开了,若是在私底下,他非要将许文清一掌毙命不可,可如今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们看,若是他真就一掌将许文清杀了,以后不免在江湖上落下话柄,所以在出掌的时候既想狠毒又要极力掩饰对许文清的恨,最好就是逼得他能出掌暗算,最终将他施杀以堵住芸芸众生之口。

    想不到他的武功远远超出自己所料,莫说他不用施什么毒计,就算是他真的施毒计,自己也未必就能讨到什么好处,心中想道:“这小子必除,否则他日后患无穷。”

    许文清原本武功高强,即使失去了记忆不懂得如何催运元化神功,可是内力犹在,随着内伤日益恢复,内力也跟着臻至巅峰,他在催运《万古青云秘笈》的武功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体内的另外一股内力,可是几番思量都无法将这股内力全力施展出来,不过倒也让《万古青云秘笈》的武功更上一层楼。

    他无法掂量对手是否有尽全力,若是尽全力的话甚至他感觉能稳压对手一头,但是他此时也不敢使出全力,若是真的将他给打败了,无疑就是将自己推向风口浪尖,到时候无尽的车轮大战自己可也消受不起。

    转眼间三百余招过去了,一个忌惮江湖上的口舌利害只能掩饰招式,一个不肯成为众人眼中钉,以至都没有使出全力,场中一些老辣的江湖人物隐约看得出他们的顾忌,纷纷暗自骂道,老狐狸,小滑头。…

    两人打了这么久不分高下,更瞧不出谁有败象,一些想要静观其变的人倒也不着急,静静看着情势变化。

    可是铁斩心却是着急万分,他之所以那么早就上台来争双玲宝剑却是生怕拖得太久会有变故,想要速战速决,只是适才跟陆志言两人僵持不下,才答应武修义暂时退下来。

    如今演变到许文清跟武行风两人对打,可他二人却似孩子过家家根本不肯出全力,不阻止的话还不知道要在耗上多久,便说道:“既然你们都不肯尽力,还是让我来帮你们一把如何?”说着不待他们两人回应,一掌便向许文清抓去。

    许文清本就没有尽出全力,此时铁斩心忽然打将下来,他脸色不变应接了下来。

    “我不用你出手。”武行风冷漠地说,心中却是暗暗称妙,适才铁斩心的人被潇剑萍所杀,他还出来呵斥潇剑萍的不是,如今铁斩心出来帮他格挡许文清,也算是“礼尚往来”了。

    “他跟妖女联手杀我坐下之人,该死,还是由我来出手将他拿下再说。”铁斩心说着不顾武行风的言辞就向许文清扑去。

    “他是我的对手,无论如何都要先分个高下再说别的事。”武行风也丝毫不让,向许文清扑去。

    忽然多了一个人,许文清自然感到棘手,心中暗骂:“这两个老东西果真是心照不宣。”却也丝毫不惧。

    陆志德听武行风两人口中满是冠冕堂皇之辞,却巴不得两人联手速速解决掉许文清也不至于落得个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的罪名,心中不忿,手中提剑正欲上前相助许文清。

    “等等,先看看再说。”

    陆志德见是自己父亲拦住自己的去路一时也不好发作,情知父亲不会放任许文清任人欺压,想必另有打算,只好按捺下来再作打算。

    一个武行风还有顾忌不敢放开手脚,可是铁斩心先前看到许文清的时候还真以为他就是潇客燃,即使他真不是潇客燃也要杀了他才能放下心来,否则无法安下心来,便以为人报仇的借口肆无忌惮要杀许文清,逼得许文清不得不谨慎应对。

    两人合攻许文清几十招之后,刷的一声,许文清终于用内力逼入剑鞘之中,却将手中的长剑硬生生比了出来,长剑在虚空旋转,最后落在许文清手中,顺而往前一划,竟同时将他二人的攻势尽数给拦了下来。

    武行风的袖口被许文清割破了,而铁斩心则是胸前的衣裳被许文清割破了,两人各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破口处,不禁相顾愕然,还好都是练家子,否则这一剑定叫他们见血光。

    适才武行风还好,可是铁斩心咄咄逼人,逼得许文清不得不拔剑,他先前用的都是从万青古云那边学来的拳法,即使变化精妙,但也双拳难敌四手,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最终只能在情急之下使出陆志德教给他的剑法。

    陆志德所教的剑法经过他的反复推敲,练得极为精熟,再由原先的掌法化成剑法,这一招可谓出其不意,打得他二人防不胜防,险些命丧剑下。

    铁斩心在关外之所以能重伤潇客燃原因甚多,一者潇客燃日夜奔波敢去清风堂已然疲惫不堪,二来铁斩心有意要谋反自然对潇客燃的底细了解得一清二楚,于他的性格武功了解个透,知道他年少不经事,见到父亲身死,定然会暴怒起来,心性受到影响,武功自然也就无法施展到极致。…

    此时铁斩心对许文清的武功套路全然不知晓,即使许文清此时的内力发挥不如先前来得强横,可是剑法变化多端,险些真就能伤到了铁斩心。

    铁斩心在清风堂多年,于潇客燃的xìg格身形很是了解,今日听许文清的声音还一度坚信他就是潇客燃,可是再仔细一听,许文清却没有潇客燃言语中的冷厉霸气,再看到他的武功招式,甚至动摇了自己的心,以为真是看错人了,但是先前潇剑萍也将许文清唤作少爷,他可能会看错,可是一个自小陪伴在潇客燃身边的丫头竟然也会看错,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他再一细看,若是许文清戴上潇客燃的面具,那简直就跟潇客燃一般无二。

    不管是自己多疑,还是潇客燃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当下一定要先将他擒下,以免事情生变,当即手指成爪,又向许文清抓去。

    “住手。”陆怀恩忽然拦在了许文清身前。

    铁斩心见陆怀恩出面知道他的厉害,也不愿跟他消磨,旋即收掌,再伺机行动。

    “胜负已分,两位还想继续打吗?”陆怀恩虽说对他们拱手,语气却是冷漠无比。

    “哼……”两人各自一声冷哼,甩了甩长袖下台去了。

    “你先退下。”陆怀恩撇了一眼许文清。

    许文清冷冷扫过他们二人一眼,转身退了下来,可是不经意之间眼睛从陆静柔身上扫过,心中不禁一凛,脑海中不禁浮现当日在迷依宫紧抱陆静柔的经过,心中大骂不该,不禁哦扇自己几个巴掌,立马错开了也朝他看来得陆静柔的眼眸,站在了一旁。

    陆静柔也斜眼见到许文清看着她,脸上一红,不禁也将脸转了开来,当日她中毒迷迷糊糊之际,神志难于言清,隐约感受得到那时真有一道身影将她搂抱,她还以为就是潇客燃,可是过后清醒过来,知道潇客燃一定不会出现在自己身边,不用细想也就知道那一定就是许文清将她抱在怀中,不禁尴尬万分,将头低了下来。

    “妹妹,你怎么了?”站在陆静柔身旁的陆静岚见妹妹一张俏脸红扑扑的,不禁好奇,问了一声。

    “没……没有啦。”陆静柔只觉脸上一阵滚烫,脑袋发懵,转过身来不敢再去瞧上一眼。

    陆静岚只觉得妹妹平时腼腆害羞,不喜欢什么大的场面,如今不得不来这里,当然有些不习惯,还真是难为她了,但一时也不好叫她回避,只好暂时不去理会她,看着擂台上的爷爷了。

    “各位武林同道,请听老夫一言。”陆怀恩对众人拱手说道:“老夫不想将双玲宝剑占为己有,但也不想召开今日的英雄大会,匹夫无罪怀玉其罪啊。”

    “几十年前一对双玲宝剑搅得江湖腥风血雨,潇亭更是因此妻离子散。”陆怀恩一声感叹又说道:“当年潇亭的武功何等惊世绝艳,不也落得如此场地,诸位就算真敢说自己能胜过潇亭,也敢说就不会步潇亭的后尘吗?”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