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回 迷依仙子
    第七十九回迷依仙子陆静柔与许文清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雁难归”,可是这一带山林丛立,遍地野草荆棘,甚至一些满铺野草的“平地”上还时不时出现一些深坑,叫人防不胜防,几次许文清都险些掉进去。

    许文清在前面开路,不断用手中长剑斩去挡在身前的野草,但还是难以避免这些“陷阱”,他心中暗骂,这都是什么鬼地方。

    他们在杂草堆中走了两个多时辰,总算是走了出来,许文清出了一大身汗,回头见陆静柔额上也是香汗淋漓,不禁找了块石头歇息一会。

    此时腹中咕咕作响,原来为了赶路连东西都顾不得吃了,当下将在“雁难归”中摘取的果子拿出来吃了,在这里荒山野岭走了这么久也不见得一户人家,满山野草丛生,更不见得有什么能吃的,心下越是着急,此时已然响午,若是在不走出这片山林,到时又要在这荒山野岭过夜了。

    两人吃了点东西之后便又继续赶路,他们走在山岭之上,极具崎岖,许文清在前面开路都觉得很是难走,何况是跟在身后娇弱的陆静柔。

    他们接连翻了五七座山岭可是前面漫漫,依然见不到人烟,许文清心中愈是着急,之前几次在野外露宿,都是在平地山林之间,又是还能找到个山洞暂躲寒风晚露,可是这一片崎岖的山路却让他心头感到一阵悸动,好像是误闯进了不该闯进的地方。

    万青古云带着他们来到“雁难归”的出口处便没有再跟着他们走,只是告诉他们北上的方向,没有说出确切的行走之路,心中一阵咒骂,他们不该这样不负责任,怎么说也要跟自己走出这片荒郊野外再说吧。

    不过细想一下,许文清也觉得这不应该全都怪在他们头上,他们在松林中空守了几十年,这几十年来不曾出过“雁难归”一步,这几十年来一些前人铺就的山路被一些野花杂草遮盖了也是说不定的,自己两人无法寻得前人的足迹也是在所难免。

    想到这里,心绪微微平复下来,带着陆静柔继续赶路,他们有翻过了一个山头,来到了一片树林间,笔直的树木依稀可见铺得老远,莽草齐腰,一眼望不到边。

    许文清在前面开路,他最怕的就是这种地形,野草之中还不知道都隐藏了什么毒蛇猛兽,若是忽然跳出一只来,能够斩掉的还是万幸,万一被毒蛇咬到了那可就是哭天不灵叫地不应。

    夕阳的余晖洒在陆静柔那香汗淋漓的小脸上,白中透红,光洁绚丽,无比动人,许文清心中一阵感叹,让一个俏丽佳人在这里跟着自己翻山头拨莽草还真是一种罪过。

    “嘻嘻,嘻嘻……”一阵阴柔的yí笑声传来,如鬼似魅,说不出的诡异。

    许文清立时变色,心中大惊,调转身形,四下顾望,除了陆静柔外再无他人。

    “怎么了?”陆静柔见他脸色凝重,不明所以,便柔声问道。

    “小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女子的笑声?”许文清原本就内力精深,耳力自然极好,听到了一个女子嘻嘻笑声。

    陆静柔一愣,望四周瞧了瞧,说道:“会不会是你听错了。”此时她双足酸麻,浑身无力哪里听得到什么声音。

    闻言,许文清不禁也松了一口气,或者心中着急,无意中的一中幻觉,不禁摇了摇头,责怪自己大惊小怪,转身继续在前面开路。…

    “嘻嘻……”声音依然如影随形,让人听了不禁直冒冷汗。

    许文清脸色大变,适才声音虚无缥缈,他问陆静柔了,听她说什么也没有听到,心中便相信了,可是这一声长笑,许文清清晰入耳,绝不会再听错,虽说四下无他人,但他可以肯定一定是一个女子的笑声,而且此人内力深厚,不比两位兄长差多少。

    “铮……”许文清拔出手中长剑,随时防范未然。

    此时陆静柔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显然这一次的笑声她也听到了,听得出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可是不知为何却让她全身冒冷汗。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许文清知道情况不妙,连忙催促陆静柔赶路。

    “哈哈,竟然来了何必这么快就要走呢!”一道鬼魅的身影从远处跃来,几个翻身已然来到许文清近前。

    此人一身紫衣,衣裳甚窄,更是无比单薄,依稀能够把里面的一幕看得一清二楚了,浓厚的胭脂水粉依然,脸上浮现的几道或深或浅的皱纹,一股香味扑来,不禁让许文清都想要作呕。

    她站在许文清前面不远的树干上盯着许文清嗤嗤笑着,眼中显得妖娆之极。

    许文清见过像她这种打扮的人,当日张常在大哥带着他去悦香院就见到不少衣裳单薄无遮,浓妆加身的yí荡女子,此时见眼前这个至少也有五十来岁的女子也是这般打扮,自然免不了会想到当然跟张常在在悦香院的那一幕。

    “小哥,为何这般盯着人家看。”那个女子嗤嗤笑着,手中一条紫sè手绢在面前轻轻划过,显得极为害羞。

    许文清回过神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中年女子手中紫绢一挥,说道:“哪有想你这般直接询问人家芳名的。”

    许文清听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厚厚一层了,不禁对她拱手说道:“对不住,在下冒犯了,还请让出一条路来,好让我等赶路。”适才的传音,他听得出对方也是一个高手来的,不容得罪,姿态自然也放低了很多。

    “既然来到了我的地盘,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快活几天再说不迟。”那个中年女子依然戴着笑意。

    许文清一怔,原来自己误闯进了她的禁地,心中暗自叫苦,最近怎么回事,接二连三去闯人家的禁地,便说道:“我是一时迷路误闯进来的,还请……还请仙姑指引一下迷津,好让我等速速离开。”他本来想要说“前辈”的,可是从她这身打扮便能瞧得出她一定不喜欢人称她“前辈”,生怕她发起火来,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便改成了“仙姑”。

    闻言,那个中年女子心中更乐了,不禁嗤嗤笑个不停,说道:“小哥的嘴巴可真是够甜的,来跟仙姑回去,让仙姑好好侍候你。”

    许文清立时变色,这女人恶不恶心,尽说些乱七八糟的话,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又忌惮她的武功,许文清都有上前拔剑将她劈了的冲动。

    陆静柔原本也不想要说话,可是听她如此yí荡的话,心中作呕,差点就吐了出来,不禁不顾淑女模样,指着那个中年女子喝道:“你是什么人?请你让一条路好让我们过去。”似乎是非要走的语气,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那个中年女子撇了陆静柔一眼,似乎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她似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说道:“我还道是谁呢?原来是个长得挺标致的女娃在这里打翻醋坛子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陆静柔心中甚烦,不知如何取舍,毕竟这些日子的相处,怎么可能回没有感觉,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有人说到她跟许文清的事,不禁出言反击。

    “哟,看不出这么出俗的女子还挺泼辣的,不过来到我这里谁都得给我趴着。”中年女子脸色不善。

    “对不住了,我们是误闯进来的实非有意,就不打扰了,我们这就走。”许文清看出这个人也是绝对不好对付,明智之举还是好言相向退走为妙。

    中年女子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来到了我这迷依宫,我不尽尽地主之谊要是传了出去,岂不叫江湖上的人取笑我小家子气。”

    闻言,陆静柔脸色一变,柔声喝道:“你……你是江湖人称最yí荡的迷依仙子朱小巧?”

    “哦。”朱小巧听到有人骂她yí荡,心中却不气恼,反而轻声说道:“小小丫头就能知道我的来头,看来你也不简单,不知道你是来自那个大势力的?”

    “秋水山庄。”陆静柔愣愣说道。

    许文清见陆静柔脸色极为凝重,情知情况不妙,眼前这个名为朱小巧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类,适才又听小姐称她为是一个荡fù,心头更是为之一震,如今小姐又是报出自己的来头,想必就是想要用“秋水山庄”来威慑于她,好让她知难而退,可要是她不肯退走,看来今日麻烦可真大了。

    “秋水山庄?”朱小巧也露出了一丝异sè,说道:“看你这般打扮,到不像是秋水山庄低贱的丫头,想来定然跟陆怀恩有什么大的渊源了?”

    “他是我爷爷。”陆静柔冷漠地说。

    闻言,朱小巧呵呵一笑,说道:“看来我今日还真是荣幸,既然见到了秋水山庄的小姐,果然是绝世脱俗,不同于一般庸脂俗粉。”

    “我秋水山庄向来跟迷依宫井水不犯河水,今日无意冒犯,他日定当备上厚礼登门拜谢,今日我们还有事就此别过。”陆静柔虽是一个女子,却也有分寸,知道此人难惹,一番话语后便想要离开。

    谁知道朱小巧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不行,好不容易有个人可以进来陪我,要是这么走了,叫我如何甘心!”

    “你想怎么样?”陆静柔脸色难看。

    “你听说过我的名号,难道就不知道我处事吗?”朱小巧呵呵笑道:“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年轻俊俏的小哥,既然来到我迷依宫,怎么说也要陪我逍遥快活上几天再说。”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