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回 入住秋水山庄
    第五十四回入住秋水山庄

    许文清一行人一路狂奔而来,一些时候之后,他们便发现了地上几具黑衣尸体,一动不动的,早已气绝身亡。

    许文清他们此时已经听不到兵刃相交之声,不知道义父怎么样了,心中一股不祥的预感升起,急忙大声叫喊“义父”希望许伯能回他一声。

    许文清一路过去,稀稀疏疏能够看到一些黑衣尸体,虽说没有看到许伯的身影,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去了山庄,若是脱围而出定然回去山庄找自己的,为何一路过来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还是说他往别处去了。

    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横爬在地上,四周都是血迹,许文清大惊,急忙跑了过去,大声叫道:“义父。”

    扶起许伯来之时,只见他禁闭着眼睛,在许文清一阵摇晃之下才悠悠转醒,见到许文清安然无恙,脸上微微一笑。

    陆志言也蹲了下来握住许伯的手说道:“你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回山庄医治。”

    许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只是我有些放心不下文清,你帮我好好照顾他好吗?”

    陆志言见他进气的少出气的多,随时都可能气绝,不忍心他报有遗憾而终,便点头答应了。

    许伯又转过头来看了看许文清,见他已然满脸泪水,脆弱的声音响起:“男儿之泪岂是说掉就掉的,不许哭,以后在山庄要好好听庄主他们的话知道吗?”

    许文清点了点头说道:“义父,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声音已经哽咽不清了。

    许伯心中大慰,说道:“记得,不要为我报仇。”就此闭上眼睛离人而去了。

    许文清大哭,他失去了记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被许伯救回,给了他一个依靠,这一个多月来的相处,虽说有时候对他很是严厉,但是许文清早已将他当作了亲人,唯一的亲人,如今亲人就这样离开了,他心中怎么可能会不痛苦,抱着许伯的尸身放声大哭着。

    在场的人心中都很是伤悲,许伯以前在山庄的时候,除了一些场合要严肃之外,很多时候都是一个慈和的老人,众人对他的印象都很是不错,如今死了心中仿佛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亲人似的默默落泪。

    陆志言心中更是难受,许伯辛辛苦苦为秋水山庄劳碌了大半辈子,可谓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如今老了,本想要他在山庄安享晚年的,可是他却坚持要搬出来住,心中知道他那是为了山庄着想,让一个不做事的人住在山庄,多少会惹来闲言闲语的,最好只好顺着他的意思让他搬出来。

    这些日子清风堂的事搅得江湖一阵风浪,此后矛头定然会跟秋水山庄有关,毕竟秋水山庄是跟清风堂有血缘关系的一脉,今日索性就借此缘故要他回来帮山庄解一解燃眉之急,可是谁能料想到竟会发现这样的事,他在山庄几十年就像是一个至交好友,如今好友已故,要再去哪里找一个有怎么多年深厚情感的挚友呢?想到这里心中一阵落寞。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伤心也是无济于事,这么多年来的生死自己也不知道看过了几回,很快内心就平复了很多,叫人收拾了一下,把许伯的尸体送回了山庄。

    第二天,陆志言安排了许伯的葬礼,之后还引来了一个人,此人圆圆的脸上满是髯须,身材魁梧,手臂粗大,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强悍之人,还跟许文清说此后这人就跟他是同一个房间住的人。…

    之后许文清在他的引领下回了房间,此间,许文清得知他叫张常在,今年已二十有七,是山庄的一个教头。

    许文清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岁数,但是见他要比自己老态,便称他一声张大哥,没有想到他一脸彪悍,先前还有些怕被他欺负,却是一个很是随和的人,见自己称他“大哥”很是高兴,还来拍自己的肩膀称自己兄弟,这让许文清放心了很多。

    两人来到了他们的房中,这里以前就有人来住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搬出去了,就只剩下张常在一个人,他一个大男人的,生性豪迈,屋子弄得很是凌乱,见许文清一脸惊讶,很是尴尬,表示了歉意。

    许文清这一个月来跟着许伯干净管了,但是也没有说些什么,收拾了一番之后,觉得还行两人就这样同住了下来。

    来日,许文清正在睡大觉,这一个多月来每天都睡得很晚才起来,许伯也没有去叫他,结果他来到了山庄也有了这样一个习惯,忽然听到一阵吆喝声。

    这阵声音将他从梦中惊醒,起初还以为有发生了什么事,定了一下神才知道这声音像是有很多人又很是整齐,应该是有什么人在操练。

    反之都已经醒来,这样的声音也无法再能睡得下去,心中又是好奇,便起床来看个究竟。

    他起床穿上衣裳,朔了口水之后,出了门遁声行去。

    不多时,许文清不禁为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百来号人马正在整齐操练,声势浩大,不知道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许文清不知不觉中走了上去,这些人中其中有几个并没有加入演习,其中一个许文清认得就是昨天跟他一块儿住的张常在。

    张常在看到了许文清微微点了点头,继续监督他的人,许文清这才想到昨天张常在说他是一个教头,今日一见,所说不假,看到这些护卫一个个骁勇彪悍,可见张常在武功之了得,心中不禁一阵暗叹,庄主把自己安排跟他一个房间原来也是为自己好,这样的话能够更好跟他学到东西。

    而且他天生好武,看到他们都在演练,不禁手脚痒痒,跟着他们一起比划起来了。

    “什么人?”一声喝道,许文清想到入神处,不禁被惊醒过来,一道魁梧身影朝他走来,只是脸上没有什么肉,下巴拉得有很长,嘴唇微薄,倒像是个刻薄之人,见他打扮跟张常在一般模样,想必也是一个教头。

    那人来到许文清面前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来此偷学秋水山庄的武学。”

    “徐彪。”张常在也走了过来说道:“他是许文清,许伯的义子,现在也是山庄的一员,难道你没有见过他吗?”

    徐彪楞了一下又说道:“原来你就是被人追杀而后来秋水山庄求助的许文清啊,上次好像见过,只是没什么印象就忘记了,真是不好意思了。”说着走开了。

    听他话中带刺,许文清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但还是微微一笑,不想与他有过多计较。

    “不要理他了,他这人是这样的。”张常在拍了拍许文清的肩膀说道:“是不是也喜欢学武啊?”

    许文清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生性见喜欢学武,此时张常在问起这个问题,看样子就是想要叫他几招了,自然不胜之喜。

    张常在微微一笑说道:“好吧,你跟他们一起去学吧。”…

    许文清顿时一乐,就欲走到他们当中一起打拳。

    “站住。”徐彪乃是练武之人耳力自然要比常人好上一些,适才许文清两人谈话又没有什么遮掩的,他自然听得一清二楚,转身过来对张常在喝道:“他不过是许伯一个多月前收的义子,至于他是什么来历他也说不清楚,你就让他学秋水山庄的武功,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你有能力承担这一切后果吗?”

    “他是许伯的义子,许伯看中的人我相信他?”张常在言语中颇为冷淡。

    “相信。”徐彪冷哼一声,说道:“老子还相信这个天下是太平的呢?可为何每次出门送货的时候,都有那么多护卫去送,还有那么多大盗土匪,害得山庄总有兄弟或伤或亡。”

    闻言,张常在实在也说不出话来,一眼看向许文清,心中倒也为难,许文清是个识相之人,虽说不知道为何得罪人家,但是他都这样说了,若是自己在坚持,到时张常在大哥脸上也不好看,便拦在张常在面前对着徐彪笑着说道:“这位大哥说的是,我也只是一时好奇,不想却是坏了山庄的规矩,我若是要学的话定当请示庄主再来学了。”许文清也不是什么欺软怕硬之人,眼前之人咄咄相逼,若是不假以辞色还真以为是自己怕他了,以后还要怎么在山庄生活。

    “哦。”徐彪一声冷哼说道:“你这是在拿······”

    “我还说是谁在这里大吵大叫的呢?原来却是你们这几个小泥鳅,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还想要在这里将山庄都吵翻了不成。”一个清脆婉转的声音响起。

    徐彪本来想要说“你这是在拿庄主压我吗?”听到了这个抬起头来旋即一该先前的冷眼热讽,走到那人面前满脸堆笑说道:“原来是蕾儿姑娘啊,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风?”蕾儿也没有什么好脸色,说道:“你这是在拐着弯骂我弱不禁风,一阵风就能把我吹到这里来是不是?”

    “不是,不是。”徐彪连忙解释道:“蕾儿姑娘这说的什么话啊,我哪有一丝敢对姑娘不敬的意思啊!”

    “量你也不敢,赖得再跟你说。”旋即将头转了开来,对另一边说道:“喂,你给我过来。”

    众人随着她的眼神望去,只见许文清背对着蕾儿,低着头也不敢吭一声,先前蕾儿开口的时候,许文清就知道这是谁来了,这些天他最怕的就是蕾儿,有时候做梦还会梦见她,无不被惊醒,吓得一身冷汗,如今有听到她的声音想到的就是如何才能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适才听徐彪对蕾儿的语气,倒是超乎了平常关系,倒是让许文清觉得徐彪对蕾儿有意的样子,有想到他先前对自己的言辞,多半是这一个多月来,蕾儿老是来找自己麻烦,以至让人误会,闲言闲语自然传到徐彪耳中,他这才来寻知己麻烦的,想到这点,心中开始想办法怎么才能里蕾儿远一点。

    如今蕾儿一声:“喂,你给我过来。”听她语气多半就是跟自己说的,如今众人一定都在看着他,自己如何去的,可是若是不去的话有该怎么办才好,心中暗自叫苦,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