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 > 天下双玲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回 是否回山庄
    第五十三回是否回山庄

    鬼面人见霍天行却始终没有要走的意思,便说道:“你还不去办?”

    “属下这就去办。”霍天行有些语顿说道:“还有就是······”

    “什么事?说吧。”

    “当年我被江雁枫追杀最后掉落万丈悬崖,险些死去,此仇不报我枉为人,可是这该死的江雁枫却是如此早死,所以我要他在天上好好看看他儿子是如何死在我手上的,只要将双玲宝剑这个消息传开,他儿子到时候一定会来的,我希望宗主成全我一桩心愿。”霍天行对鬼面人深深一揖,言语中即使诚恳。

    鬼面人一声冷哼,说道:“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吗?你不就是想要从江雁枫儿子身上得到当你师傅教给江雁枫却没有教你的心法口诀吗?”

    霍天行一愣,只能说道:“宗主明鉴,还望宗主成全。”

    “江誉鹤可也不是什么好找的茬,你能应付得来吗?”

    “宗主放心,属下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嗯,你有把握就好,免得到时坏了我的大事。”

    霍天行笑道:“江誉鹤说来也算是我的师侄,若是连一个晚辈都应付不来,我这个师伯可就白当了。”

    说着霍天行就欲退下,鬼面忽然喝道:“且慢。”

    “宗主还有何吩咐!”

    “硕大的秋水山庄即使引来江湖上的骚乱,也未必就能把他们怎么样,所以你先找些人去铲除掉秋水山庄外围的势力,我要让秋水山庄先乱阵脚,到时看看他们如何摆平双玲宝剑的事。”

    “宗主英明,属下这就去办!”

    话说这天夜幕,许文清在厨房中稀里啪啦炒着菜,瞧他那个欢喜的样,今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事,不多时房中几上就放满了各色小菜,虽说累得满头大汗,但也意得志满。

    忽闻门外脚步声响,许文清知道是许伯回来了,急忙走出门外,果真见到了许伯,只是好像很是疲惫的样子,便叫道:“义父。”叫着迎了上去。

    许伯抬起头来就到许文清,顿时郁气全无,应了一声。

    许文清拉过许伯的手说道:“义父,你来看看,我做了什么?”说着拉着他的手往屋内行去。

    当许伯看到了一桌丰盛的酒菜之后,顿时乐了,说道:“你小子还有这般手艺啊?”

    “还不是义父教得好!”

    “哈哈,好,义父今日就尝尝你的手艺到底如何?”说着拿起筷子就要往盘子夹。

    “等等。”许文清劝说道:“义父,你刚回来,还是先休息一下,我给你倒碗水之后再吃吧。”

    许伯听着也是有道理,毕竟走了这么多的路说不累的话那是假的,就这样吃东西对身体也是不好,索性放下筷子说道:“好。”

    许文清从旁边桌上倒了一碗水递到许伯身前,不禁问道:“义父,今天山庄到底有什么事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没事,我和老庄主多谈了一会,就耽搁了。”

    “您和老庄主都说了些什么啊?”许文清不禁好奇。

    许伯笑道:“他叫我们都搬回山庄住。”至于原因就是潇客燃被人追杀坠崖生死不明,老庄主生怕此时回牵连到秋水山庄,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其在外的部下回山庄好一些,但是此时却没有对许文清言明。

    “不去,不去。”许文清急忙摆手说道:“打死我也不去。”…

    许伯不禁好奇问道:“怎么了?山庄闹鬼吗?这么怕回去?”

    “义父,你是不知道。”许文清一本正经地说:“山庄那个婆娘比鬼还可怕,一想到去山庄住以后天天都要面对着他,我就遍体通寒。”

    “哈哈······”许伯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口中的“婆娘”自然知道是说的是陆静柔的贴身丫头蕾儿,只是没有想到竟会怕成这个程度,便说道:“怎么,一个多月过去了你还没有制服她啊?”

    “就他那泼辣相,谁能制服她。”许文清想到她那野相,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了。

    “这一个多月来你不是遇到她很多次了吗?难道就没有跟她过招吗?”许伯心中有些纳闷,这一个多月来的亲身指点,许文清武功进展神速,心智你也是暗叹不如,找他现在的武功就算不能打赢蕾儿起码跟她一个平手还是有把握的。

    许文清摇了摇头说道:“你又不肯教我什么武功套路,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对手,她一上来我撒腿就跑,根本没有对过招!”

    许伯想到上次许文清被蕾儿压在地上吃了一嘴泥巴的事不禁又是哈哈一笑,说道:“原来你是怪义父没有叫你武功套路,还因为上次被蕾儿压制的事耿耿于怀啊?”说着不禁又笑了一声。

    许文清脸上一阵火红,毕竟这对自己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撇了撇也不肯多说什么。

    许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可要知道,这些天你在地里的跤可不是白摔的,下次你对上她就按你平时种地的时候跟我比划那样对她就行了!”

    “真的?”许文清都有些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许伯知道他还没有真正跟别人对过招,不敢相信也是理所当然的,便说道:“好了,明天义父就正式教你一套武功拳法,不过你要记住一点,什么武学路数都只是引人入门,都是假的,临阵对敌才是真,知道吗?”

    许文清是懂非懂点了点头,说道:“好的,义父菜都快凉了,我去给你盛饭。”说着拿了两个大腕去盛来了两碗饭。

    两人抓起筷子,说了一句“吃饭”就欲去夹菜,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嗡嗡”几声,一只苍蝇在他们周围飞过,山野之地,虫蝇多也不足为奇,许文清便伸出手来驱赶苍蝇,没有想到这只苍蝇却是越往汤里窜。

    忽然苍蝇一头栽进了汤里,挣扎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许文清有些莫名其妙,用勺子盛了出来,说道:“看你这贪吃鬼,这回搭上命了吧!”说着准备将它倒了。

    忽然一只粗糙厚重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许文清一惊,自己的手竟然动弹不得,抬头望来却是许伯的手,他脸上森然,杀气毕露,像是要杀什么人似的,自己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右手轻轻一动,许文清手中勺子脱手而出,许伯左手按在桌底用力一掀,整桌饭菜往窗口撞去。

    许文清一惊,这可是自己忙了一整晚才做出来的小菜,如今却被许伯这一掀,什么都没有了,适才还是一个慈和的老人,有说有笑,怎么说变就变,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事得罪了他才让他如此大发雷霆的,一定要好好跟他赔个不是才行。

    只见一桌饭菜破窗而出,“啊······”旋即几声惨叫传来,不禁叫人毛骨悚然,许文清这才知道窗外有人,适才的饭菜有毒,这几声惨叫定然是被饭菜上的毒沾身,以招死祸,心中更是暗自庆幸,要不是义父发现,自己可能也跟他们一样命丧黄泉了。…

    “砰,砰,砰。”几声好几道黑影从屋外跳了进来,个个手持长刀,在月光之下刀身闪着幽幽蓝光,显是刀刃上涂了剧毒。

    许伯数十年的江湖经历自然十分镇定,他抓起座下木凳迎了上去,三两下撩倒了几道黑影,可是人影越来越多,一眼望去,足有二十来道,个个武功精湛,出手很辣,定是经过训练的杀手。

    许伯脸色不禁也凝重起来,这么多人他可未必应付得来,若是在跳出一两个武功比他高的人出来,自己父子两人今儿个可就要饮恨在这里了。

    许文清此时却是被吓得有些犯傻了,一道幽光往他头上劈落,他都不知道,幸好许伯将手中木凳往那黑影身上一扔,震开了大刀,许文清才不至于出事。

    许伯叫道:“你干什么?找死啊。”

    许文清这才回过神来,脸上汗水淋漓,照着许伯平时教自己那般,将一个扑将上来的黑衣人踢开,抓起一条凳子又要向一个黑影袭去,无奈背心一紧,整个人往后飞出,破窗而出。

    许文清正挣扎站起来,是谁在背后袭击了他。

    “还打,快走了!”许伯也跟着跃出了窗外,扶起许文清就走。

    许文清先前也是因为有许伯,以为他应该能够应付得来的,所以回过神来才有恃无恐要去拼杀,没想到他却是早已萌生退志,心中一惊,撒腿就跑。

    可是身后还有二十几个人穷追不舍,田间野路又是哇哇坑坑,即使这些日子走得还算熟悉,可是夜间灯火昏暗,慌忙之下,许文清不止摔了几次,虽然没有大碍,但是眼看追兵就要追上来了。

    许伯看着也觉得不是办法,便说道:“你快去山庄找人来,我在这里挡一阵。”说着把许文清往前一推。

    “义父,我······”许文清回过头来想要让他跟着自己走,对方有备而来显然都是高手,义父一个孤身老人,如何能够跟他们相比,僵持久了一定会出事的。

    “还不快去,你想两人都死在这里吗?”许伯一声大喝,言语中满是威严。

    许文清一惊,义父说得对,现今只有先回山庄找人来才是上策,若是两个人一块儿走的话,一定会被他们追上,到时一路奔跑累得不行,哪有的气力反抗。

    于是许文清转身就拼命往山庄跑去,只有从山庄找来救兵才能解当前危难。

    许伯见他离开,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迎上了追来的黑衣人。

    听到背后铮铮声响,许文清不敢再回头,心中暗暗祈祷:“义父,你一定要坚持住,等我回来。”

    许文清到达秋水山庄之时已然是深夜了,大门前已经无人,只剩下两个大灯笼高高挂在墙上,照亮门前的扁额——秋水山庄。

    许文清一阵猛敲大喊救命,一些守夜之人过来开了门,得知敲门的事许伯的义子许文清,又从口中知道他们被人追杀,许伯现在生死不明,便急忙召集人马,另外有人将此事去禀报了庄主他们。

    陆志言知道事情后,急忙就临时召集到的几十号人马都带上,在许文清的带领下出了秋水山庄,往许伯那里去了。

    不求别的,就求一张推荐票,谢谢各位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